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广州文艺》2018年第5期|杨庆祥的诗

来源:《广州文艺》2018年第5期 | 杨庆祥  2018年07月31日08:51

    作者简介 杨庆祥,1980年生,诗人、批评家、文学博士,供职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出版有思想随笔《80后,怎么办》,诗集《这些年,在人间》《我选择哭泣和爱你》,评论集《分裂的想象》等。曾担任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委、第五届老舍文学奖评委。

敦煌截句6首

 

1

请把我埋在黄土里

和众人相会

请把我身体里全部的水

留给以为楼兰的少女

 

2

在大戈壁的烈日下

你可以拾到一块黑曜石

那里面隐约的纹路

是很多条河流爱过你

 

3

有缘人在石壁上凿佛

有情人在石壁上凿自己

黄沙掩埋了有缘人

黄沙也掩埋了有情人

 

4

黄沙的心就是佛的心啊

爱你恨你

一粒一粒

 

5

大西北,我会在夜深时梦你

胡杨、红柳和活命的骆驼草

还有一望无边的黑戈壁

那时大自然无情地完成它自己

 

6

烽火中的楼阁璀璨

将军宿醉了

蒙面女子反弹琵琶宽衣解带

菩萨菩萨,一起醉生梦死吧

 

我现在是落叶和风

 

我受过罪了

现在要变成落叶和风

 

林中的小兽爱我

天光微亮,山鸟歌唱

露珠璀璨如谜

 

我和众人握手

我爱他们

美或者不美

 

如果没有人

我就左手握右手

我就爱菩萨爱自己

 

我受过罪了

我现在是落叶和风

 

给母亲的一封信

 

我一直想隐瞒,她读的书不多

中年以后,几乎不修饰自己

她也几乎不爱我和弟弟

她只爱父亲,经常大吵一架

然后又在黄昏一块儿散步

 

她说话声音越来越大。做菜放了

太多的盐。有时候会掉进一根头发,

花白的。我把它偷偷挑走

抬头笑着说:妈妈

 

我都这么大了其实我没有给她写信

电话也很少

我们对彼此都没有要求

 

她从来不提自己年轻时的美貌

好像那是一件穿破了的衣裳

不过偶尔

她会要求我给她买一件漂亮的外套

 

她觉得会有很多人爱她的儿子

所以一直很放心

虽然事实并非如此,我还是会

笑着说:嗯,妈妈

 

有时候是在梦中

有时候

是在我恋人的耳旁

 

伟大的结局

 

灵魂从嘴里吐出来

灵魂不相信你会哭

 

不要生气啦

那些无用的肉体是错误

 

谁会在秋天不相信果实

喷了毒药的最好吃

 

这一天就是你的日子

这一枚鲜果也是

 

父母亲都已经死去了

接下来该是我们

 

不要哭不要哭

一个一个的灵魂走过树下

 

一个一个的果实灯笼在你的胸部

 

不变的信仰

 

嗯,记得吃饭前洗洗手

这样就可以边吃边啃手指了

小便前当然最好也洗洗

这样就不会过早患上前列腺炎

很多次在厕所遇到尿不出来的家伙

他们说着无比正确动听的话

然后,尿不出一滴纯净的尿

真该死啊

 

我记得了

要穿厚大衣出门,要用科颜氏润唇膏

要用春雨面膜和兰蔻小眼霜

要随时捂起耳朵,随时给你写信

说我们才懂的话

这个冬天尤其需要补水,因为水没有

什么敏感性

 

每隔几年我就更加确认

信仰其实只有一条:

活的时候要美啊

死的时候要更美

 

鼓浪屿截句

 

1

我给你心的苦蜜

破碎的河山上容不下

一枚小小的贝壳

 

2

我溯流而上

在汀洲和香草里哭泣

一枚矿石闪烁经久的光亮

 

3

浓雾如黯哑

细沙有面容

一朵一朵的浪花里有你

 

4

和风在一起

就可以成为鸟

和浪花在一起

就可以成为鱼

 

5

如今的爱变得稀薄了

因为我再没有水和石头的心性

 

世界等于零

 

对微微颤抖的尘埃说:我来过

对尘埃上颤抖的光影说:我来过

对光影里那稀薄得看不见的气息说:我来过

 

每一件衣服都穿过你,来自中原的女郎

你坐在门外等一个黑色的梦把你做完

你手握石榴提醒我戴假发的人来自故乡

 

与此同时

 

对比深井还深的眼睛说:我走了

对眼睛里比细雪还细的寒冷说:我走了

对比寒冷的晶体更多一分的冰棱说:我走了

 

每一句话说出你,舌头卷起告别的秘密

你采一朵星辰的小花插在过去的门前

愿我们墓葬之日犹如新生

 

我来过又走了

世界等于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