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海燕》2018年第7期|李忠元:春分

来源《海燕》2018年第7期 | 李忠元  2018年07月31日08:22

走出了正月,一转眼就到了春分,虽然春寒料峭,但在春风的吹拂下,大地解冻,春江水暖,一切复苏的生机都在悄然萌动。

春分可是个好日子,车旦车老汉的生日就在春分这一天。小小孩,老小孩,车老汉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数着星星月亮,早就盼着这一天的到来了。

这不,在车老汉爽朗而憨厚的笑声里,儿女们提着大包小包一个一个欢声笑语地回了家门。

车老汉倒不是盼孩子的生日礼物,他和老伴儿长期独居乡下,除了老儿子车生比邻而居,其他子女均在外地,车老汉深感孤独,因此常常盼着子女回门解脱寂寞,那些生日礼物有没有他倒是一点也不在乎呢。

虽然车老汉不在乎,但做儿女的,老父过生日了,不免买这买那,庆贺一番,献上一片拳拳的孝心。

大儿子车笑回家,带着一个大包袱,将包袱打开,给车老汉带来了孙媳妇新买的衣服。车老汉很感动,这辈子还真借上孙子光了,在众星捧月之下,他笑着试穿,没成想孙子媳妇还真有眼光,一试不大不小,还真挺合身。

二儿子车响买了点肉,预备下了酒菜,但大家都想去外面酒店吃。到了酒店,大家推杯换盏,就想喝个痛快了。

大女儿买的生日蛋糕拿上来,五彩的盒子打开,闪光的蜡烛点起来,在一片无比温馨的光晕里,车老汉佝偻着脊背,把嘴巴凑近烛火,运足了一口气,在儿女的共同帮衬下,将六十五支蜡烛一口气吹熄了。

儿女们纷纷拿出了自己的生日礼物,车老汉虽然不喜欢孩子们如此挥霍,但东西买来了,他同样感到满足和陶醉。

大家都有生日礼物,连最小的孙女、外孙女都献上了她们为老汉生日精心设计的画作,唯独老儿子车生迟迟不动,大家看了看车生,觉得有些尴尬。

车生却只是舞动着筷子大口吃肉,举着酒杯大口喝酒,对大家的反应置若罔闻。

正在大家感觉失落的时刻,车生却停下筷子,一脸诚恳地道出自己对父亲的生日祝词。而后,一扭身站了起来,微笑着来到父亲跟前,从衣袋里掏出一物,飞快地塞到父亲车老汉的衣袋里,并意味深长地说:“爸,祝您生日快乐!给您的东西拿好,你现在千万别拿出来,等大家走了您再看不迟!”

别人坐得远,谁也没看清,但车老汉却在老儿子一闪而过的动作里略有一瞥,似乎是一个白纸包。车老汉莫名其妙,这过生日的,要送也得送个红包啊!

车生如此举动,一桌人面面相觑,反倒觉得自己底气不足了,都想是不是给老父的生日礼物太薄了,让车生比下去了。大家彼次交换了一下眼色,各自又从衣袋了掏出两张百元大钞。

在酒桌上,车老汉如坐针毡,他觉得很纳闷,自己过生日,儿女们给这给那,还给了自己这么多钱,这老儿子却神神秘秘的,到底给自己的是什么宝贝呢?

车老汉是个急脾气,心里一向藏不住事,酒没喝足,菜也没吃好,心里一直惦记老儿子送给的那个纸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吃好喝好,彼此客套几句,二儿子车响见老父有点坐不住了,就匆匆结了账,大家这才高高兴兴地坐车各自回家去了。

众人走后,车老汉还是有些激动,高兴地对老伴说,老儿子以前我过生日一直舍不得花钱,这回在大家的带动下他格外出血,竟然给我送了个大红包!

老伴儿没说什么,只是嗔怪地白了他一眼,骂道,美的你!

车老汉可不想理会老伴儿,今天是他的生日,他感到格外高兴,车老汉一直陶醉在儿女的祝福里,觉得夕阳暖暖的,春风柔柔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心旷神怡。

车老汉见天色渐晚,就关上了院门,他可不想再浪费时间了,看儿女都走了,他再也等不及了,勉强安抚住那颗怦怦乱跳的心脏,激动得双手都有些颤抖了。

可打开这个纸包还真得费些周折呢,因为它不只是一个包。车老汉打开一层,又见一层,可谓包中有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车老汉终于左一层又一层地打开了那个纸包。

纸包一展开,车老汉顿时惊呆了,包里包的不是别的,正是上段时间自己借儿子五十元钱留下的欠条。

车老汉幡然醒悟,老儿子这是用欠条抵账,为自己献上了生日礼物啊!

看着这张欠条,车老汉心都碎了。这要是外人也不一定这么办事吧?何况这可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啊!

屋外,一直晴朗的天空飘起了雪花,虽然早已过了寒冬,但车老汉觉得依旧春寒料峭,心冷得都有点哆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