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上海文学》2018年第7期|田永昌:诗之旅

来源:《上海文学》2018年第7期 | 田永昌  2018年07月31日08:44

 

走进高迪的建筑艺术世界

 

走进巴塞罗那就是走进高迪的世界

风格是铁器,曲线与自然的完美结合

以及实用与观赏

所以高迪的建筑艺术传之后人无比伟大

 

站在高迪设计的建筑面前

情不自禁用两句话赞叹

每一个细节都是艺术

每一扇窗口都睁大着探索的眼晴

 

不朽的伟大建筑艺术

来自当时建筑艺术家的思想与生活

后人站在前人创造的建筑面前

伟大的艺术是无法模仿的

 

此刻,我把镜头对准高迪的每一幢建筑

想像着当年高迪设计作品时的模样

一脸的严肃与思考

他始终在各种争议中无畏向前

 

我在东撒哈拉大沙漠行走

 

沙石统治一切的时候

狂风也在这里肆虐

撒哈拉简直就是个死亡的名字

每一滴水都在远方叹息

 

台湾有个叫三毛的作家

那本写撒哈拉的书很畅销

我对撒哈拉的最初印象来自那里

充满恐惧也充满好奇

 

昨天的东撒哈拉毕竟是昨天

车窗外的现实让我为之惊奇

当我今天在这里行走

每一丛骆驼草都是猎猎之旗

 

飞机在风沙漫漫头顶飞过

汽车在沙石坑洼的公路上飞驰

长长的输油管沿着红海

血管般蜿蜒着伸向天际

 

没到过东撒哈拉大漠的人

脑海中是漫天风沙死亡地带

此刻,我望着池塘中骆驼草的倒影

镜头中是生命的顽强不息

 

月落多瑙河

 

看过多少次日出

都是在清晨

梦醒时分

多少欢呼声捧着太阳

在人们目光中一点一点上升

于是“伟大”两字

便与太阳密不可分

 

看过多少月落呢

你有几回,他有几回

反正我是头回

此刻,多瑙河畔

我目送月亮一点一点

向水里坠落

我知道那月亮留下的余辉

还罩着人们的梦境

 

我知道,此刻

会有很多人早早醒来

在海边,大漠以及高山之顶

架起“长枪短炮”

等待那光辉时刻旭日东升

而在这多瑙河边

也许有点冷清,不

我看见月亮一步一步远去

那是一位为儿女们守夜

天亮了,起身离去的慈祥母亲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