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花城》2018年第4期|玄武:明日不可测而我们依然前往(组诗)

来源:《花城》2018年第4期 | 玄武  2018年07月30日07:13

  

 

我们仍然在没过头顶的落叶中站起

 

一再写下不相信的事物,比如爱

但我们因它而来,链接从未中断

深渊和救赎,光和惩罚

明日不可测而我们依然前往

 

幽暗之海犹如执念的一颗心

破碎又完美地愈合

它也是我自己的心,风暴之源

在夜的深处寒流涌动

 

风在水波上无目的地奔跑

岸石崩裂,鸟的哀鸣远去

时光一年又一年幻灭

我们仍然在没过头顶的落叶中站起

 

亲爱的,我不信你,也不信自己

但仍然愿意沉默地走在路上

像远处的马匹衔着缰绳奔向你

像黑夜升起的灯笼慢慢落向你

 

明月变

 

孤单得像无可救药的昨日

和不能卜知的明天

它似乎走着重复的

因重复而弥显荒凉之路

像一代代人疲惫的循环

每晚看月亮的人被轻易抹去

从少年至今夜的高度变化

没有谁成为那轮明月

你不是我的,我也不是

它只是幻象

与我们相互映照的幻象

 

我写下一枚雄性的月亮

传说中的瞽者之眼望到的月亮

他掌握击响明月的秘密

安然与月对坐,若揽筑入怀

易水风起,大海在远处渺小而波动

 

注视它,虚妄地感知

目光射中它,抚摸了它

月光之芒无数次刺向

人间万物,包括你我

我们像海底的淤泥

溺于水却不能游弋

 

在黑暗的字迹中

一轮明月冉冉升起

我宛若靠近了永恒之物

它像拥有过的温热身体

一晃不见了

 

年终晨祷

 

祝福成就一朵花的风,夜之暗

土,雨雪和必需的寒冷

光,有朋友已经流逝在光中

祝福迷醉花香的人

 

也祝福匆匆的行路者

祝福与我饮酒的人

大笑的男子,我望其浅笑的女子

这一世相识皆缘,也祝福缘尽的人

 

祝福台山缥缈的香火之下

潘家村,葬母的七岁孤儿

他跪谢义捐葬礼的全村人

也祝福孝子身边,引领的郑姓汉子

 

祝福因进入时代太深

被喧哗抛弃的人

他的决绝像是暴虐

他的哀伤像是活该

 

山间

 

每一朵霜花不尽相同

每一座丘陵不可复制

每一滴水皆不重复

踏上的同一枚落叶,已经变化

 

褪去衣裳,狗一样自由

狗一样奔跑和发情

我是有多憎恶雷同的纸页

雷同的谄媚,及屈膝的优雅

 

日光白白地流淌

季节白白地轮回

有一天我会死到

这我出生的地方

 

瓦砾象

 

拖着长长的影子归来

这里却无故乡

 

正月出门的人

秋天没有音信

 

风在村巷里游荡

柿子寂寞地红

 

很羞愧有乡愁

乡民们顾不上

 

他们愁没活干 欠账

妻子在别的城里洗头

 

我知道你一样

你故乡一样

 

知道你也

随时离开你家

 

我们一起来清理

瓦砾上的碎月光

 

悬崖象

 

一个老汉,悬崖边的废墟间

面对尖刺般的建筑高顶

近在咫尺,却不可及

我驻车,他迟钝地回一下头

 

雨水要来,成群的燕子低飞

掠过车窗,他身影忽闪

村子已拆除。田地荒芜在深山

春天和秋收被抛弃

 

他只是土地的佃农

土地何等虚幻,它不是人

他心中有着怎样的荒凉

久久坐着,独对一条肮脏的沟壑?

 

他旁边刚生出嫩叶的树将被砍伐

光秃秃的树桩惨白如骨

他和我们一样,还想不通世事

该来的一切,却正不由分说地到来

 

感恩节诗篇

 

无缘无故来到世上

像童年玩的一块尿泥

愚笨,沉默,渐渐干硬

四十岁以后

心才像果肉中安坐的核

它微小到盛不下太多事物

也不用太多

 

月光下灰白的路

蜿蜒荒僻又清晰

感恩所有母性的力量

它们同样无缘无故

细雨缠绵

淋湿每一个春日薄暮

那个悲伤的妖怪

眼神里起了温柔

所有过往

生动如逆流水波

 

无缘无故地坐在世上

一手攥住他人舍弃的

寒凉的生铁

一手抓紧了你

你多么瘦弱

像一根稻草

 

快点老去吧

 

快点老去吧!

拥有落雪之后

一棵树的干净和好看

把一肚子坏水和小算计

树叶一般猛烈抛掉

啊,一棵树!

它多像

对着天空冥想的圣人

 

死去的树

树的骨头

苦涩的树液干透

仍有缭绕树香

夏夜裸身躺在

木头宽大的骨头上

它那么温和

让我有泪意

像我爱着

却恨透我的女子

忽然间原谅了我

我心宽大寂寥

如午夜之路

如这个世界

 

    诗人简介

    玄武,晋人。作家,诗人。祖籍河南滑县,1972年生于山西翼城南彰坡村。1989年开始写作。作品散见于《今天》《十月》《人民文学》《诗刊》等。入选百种以上选本。奖若干。著述十余种,新著有散文集《种花去》《物书》,诗集《更多事物沉默》等。创有纯文学公号“小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