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诗刊》2018年第1期|诗旅一带一路之二•陇南

来源:《诗刊》2018年第1期 | 马骥文 等  2018年07月27日07:43

 

访杜少陵祠

马骥文

 

你所面临的山崖

此刻,正与我相对

因为这恒久之物——

比如月,石,和乱草

我们遥远的心

穿过火与美

在云雾的陇山以南

总可以有所感知

然而,在这时空

可爱又绝对的转移中

鸟雀已翻越第二座山头

我在空空的祠堂

面对雕像,面如土色

这错位的寂静

这时间的不可读

使此地变成虚无之炉

山门内外是一色

我迈腿,走出

看见了霞光和流水

你所面临的山崖

此刻,正与我相对

 

访同谷子美

马 嘶

 

公元2017,陇南成县,南行

七里。浣花溪的你,来拜会同谷的你

处暑的你,拜会暴风雪中的你

草堂前挂着绝壁,脚下浊水湍湍

今天仍有人不停地将蝮蛇放入水面

同行者在你诗篇里攀岩、伐竹

制造心头的令箭

你还一直躬身孤云里,采竹实、掘醴泉

饲养雏凤,剖心取血

洗青山郁郁,洗苍生忧愁

和你坐在飞龙峡口

忆759年

雪盛无苗,山川败如白发

那一年,你四十有八

蜀中溪壑回春,我在那里等你

 

在秦公大墓望西汉水

飞 廉

 

1

西汉水自古就这样流着,

满山的野花自古就这样开着,

寂静深不可测。

 

2

盗墓贼

打开这沉寂的荒原,

取走了青铜剑。

那“蒹葭苍苍”的女子,

她秀丽的头骨,

像一轮沉埋了三千年的明月。

 

3

在这古西陲之地,在这莽莽大山,

我,年轻的庄子,用浑浊的流水,

抱叶的寒蝉,讲述着人间、生死的寓言……

 

注:西汉水,《国风·秦风》的发源之水。

 

谒杜少陵祠

胡正刚

 

秋风带走的哀鸣

流水顺着河谷,又送了回来

——它们是光阴的信使,怀中塞满

一封封地址不详的信件

 

竹影陈旧,苔痕却是新的

拾级而上,登高犹如临渊

这峭壁上的寂静,仿若一种训示

加深着我内心的暮色

 

这与在黑夜的深渊里向你呼救

不一样。杜甫先生

临渊而立,这胸中奔涌的热血

和夺眶而出的热泪

都是你递过来的一根稻草

 

西和山中

谈 骁

 

麻雀的视线从不离开树林

飞得再远,也是一种环绕

狐狸追逐野兔,身体起伏于潜身的草丛

 

山中,我也是起伏的一部分

见溪流便饮,见山石便坐卧

我服膺于我经过的地方

 

河流涨水了,流水不会漫出河道

人们舍下房屋和田地离开了

房屋不会废弃,飞鸟和蜘蛛去筑巢结网

田地不会荒芜,杂草茂密,长得比庄稼更好

 

南乡子

叶晓阳

 

“惟有旧时山共水”

 

小亭之上,白水江找到了圆心

一只黑色的老鹰从山顶的庙门里

俯冲而下三里外的虹光,飞快

如你我偷学的慌乱隐没在底片里

那时我正在登山的半道,玉虚山

摊开了它的舌头,灌木生长的沙沙声

在脚边,与江水的川流开始了合奏

合奏之中也有你试图回忆的蛊惑:

这一次,作为旅行者的我终于懂得了

此山之外自然还有远山、明天的陌路

 

登秦西垂陵

张雁超

 

埋葬你们后又过几千年

这块地才露出了它的本意

它生出各种野花并让它们同时绽放

如一片彩霞有根,从土壤里长出

当我站在高处,河谷递来一条细流

说,这是西汉水,曾洗秦马的西汉水

那些洗干净的马一并埋在这里

并在黑暗中也仍拥有白骨

西汉水青春期的情歌、壮年的奔腾

也埋在这里,并用《诗经》打了标记

 

仇池山中

段若兮

 

水有赴死之心,从山顶一跃而下!

危崖如怒!

 

松柏,楠木才是山的神灵,扛月而立

栈道如铁!山上没有房子

行路的人筑雨为宅

 

软绸的风从蝶翼上升起

一枚狭长的竹叶,为露水

铺开幽径

山顶孤亭,擎一朵白云

送客!

……转身,我心古旧如宣纸

难着一字

 

在陇南

庄 凌

 

这里是秦人的发祥地

走出了中国第一位皇帝

走在这片土地上

我遇见的黎民百姓很可能就是祖先

他们安居乐业,种植粮食和光明

后人就开满天涯

这里的年轻人装扮时尚,像青草一样

春风吹又生

老人纯朴善良,把自己活成了遗产

在他们的皱纹里能找到汉字的演变

在西峡,我仰望高悬的瀑布

气势不减当年

 

陇 南

郑茂明

 

我试图见到东亚最古老的部族后裔

头戴插着锦鸡颈羽的白毡帽

跟他骑上马,在秦岭腹地行军、游猎

 

想秦女在西汉水边浣衣

暮色中的身影缓慢,退出秋天

我想逆流而上,顺水逐寻

 

秋云映照的陇上江南

在泼墨岩上扯下一幅山水

给那忙碌的蜂蝶换一条闲适的瀑布

 

这儿的巧女曾为我献上红苹果

山坡上的骄阳,我吃了一个

带走了另一个

 

我常在身体的废墟上挖掘

像从脚下的土地上挖一座古墓

古老陶器,只呈给我一片碎瓷

 

绕湖而行,芦苇在水面轻晃

微风飒飒,静水生出涟漪

苍翠惊动水鸟,一个人失心飘远

 

有秦腔粗犷,有巧女盈盈

以不同的献词为大地祷告

我从耳边抻出诗书

 

山峦掌管着大地

天空布满星辰。这里

每一处家园都让我捂紧胸口

 

秦遗址上满是小野花(外一首)

纪开芹

 

秦遗址上满是小野花

世世代代开

活着和死去的人都在花香中

——迁徙在,战争也在

空气托着香味,在黄土高原上流动

于是,秋天

便多了一种轻

 

我该更多了解你们

——经书里的土著,像文字描述的那样

活泼而美丽

在大秦遗址上

你们就是一个个灯盏散发出光

保持对黄土地的热爱

也保持着善良

 

在这里,生与死相连

就是野花连着秦墓遗址

短暂连着永恒

现实连着历史

从旁边经过的西汉水

我看它是长者、智者、隐者

是几千年前宁静的月光

 

西汉水畔蒹葭苍苍

 

西汉水畔,蒹葭携带着爱情

从经书里走来

这苍茫的大西北——

芦苇柔软,摇曳在历史出口处

我希望像它们一样

在一个地方周而复始

 

我将生命看成普通植物

每一棵独立的个体都有思想

对于我来说

这一片水域内的珍宝,不是秦朝遗物

也不是乞巧传说

是蒹葭,像舒缓的音乐

 

西汉水在秋虫呢喃中

向远方延伸

这条闪亮的丝绸

难以描摹

我不能从中抽出

仅属于我的情感或风景

 

沉寂与方向

刘 山

 

所有叫不出名字的花都被称为野花

混合着深茂的青草给每天以希望

给每一个正午耀眼的阳光以掩饰

大片大片的沉寂叫人不得不睁大双眼

坚决不肯继续沉默下去

 

你可以看见凤凰山下整片平原都是道路

通向四面八方

却不知道在沉寂的末尾

初露锋芒的石头

究竟能不能指向家的方向

 

白云在前方,蓝天的边缘

而麦地也在前方,一大片杨树的右侧

现在,我们已经推断出前方关联着美好

只管向前,打马信步而行

再不用寻找方向

 

在西峡

郝 炜

 

再往里走

那名持铲劳作的泥瓦工

像秋日猎物

被石缝中的光捕获

那光芒,年少时

偶遇过另外一些人

他们虔敬、无私

如八月之阳

对此,泥瓦工好像一无所知

 

往回走时

也没顾上看我们一眼

他和不远处的《惠安西表》

好像知道

我们不会成为那少数的

另外的一些人

留下轻微的脚印

因为我们的伤害,过了栈道

像崖上的石头

会在适当的时候落下来

 

陇 南

马慧聪

 

在秦地与蜀地之间

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高

泉啊溪啊从顶部冒出

再延着草藤而下

石头、寺院、村落及巴掌大的天空

就这么绿了起来

原来秋天在不知不觉中

已被秦巴山水

留住了

我们应该留下这么一块地方

给大自然

 

送巧女孩

艾 蔻

 

细雨下午来临

女孩向东走

渐渐被树林遮蔽

离开养母的视线后

她跪了下来

火光中,巧娘娘就要升天

她哭得多伤心啊

她踩破过鸡蛋

扯坏了姐姐的耳环

不用说,再长大一些

还会继续闯祸

走路不稳,栽进臭水沟……

女孩没有见过亲妈

也没人告诉她

娘俩长得有多像

她想不到那些,只管哭

脖子以上的泪花

就快要让她死去啦

细雨一直下,打湿了屋顶

也打湿了头发

来源:《诗刊》2018年1月号下半月刊“诗旅·一带一路”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