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草原》2018年第4期|王笑风:散步(组诗)

来源:《草原》2018年第4期 | 王笑风  2018年07月24日09:03

    【作者简介】王笑风,1967年出生,作品散见多种文学刊物,现居呼和浩特。

   

思念令人迷惘

在草丛里久坐,冥想

不知何以忘忧

鸟飞起来,像是

两只手拎着

我的心脏,由低而高

由近而远,起初

听得见振翅声

后来看见风云之变

和空气的流动

反观自身,哦

那时我确实

感觉到一片空茫

 

罪与罚

我在草原上常听到海鸟的鸣叫

家园有时会变成陌生之地

海鸥、白鹭、红喉潜鸟和黑脚信天翁

随着苍白的流云

像流云中的一部分

哗响着漫天飞过

无边无际的空旷啊

米松叫声寂寥

虚无中的另一只狗

让它茫然无措

我站在半空中看到

远处巨轮倾斜

就要完全沉没

我恍惚记起

我是个灯塔看守者

某一夜忘记了点灯

因为我的错失

在这片土地上

天使撤走了我的大海

 

伫立

网围栏是灰色的,鸟也是

飘零的叶子,仿佛世间

之物,均不能身形合一

旷野的风,试图弹奏

不同的曲子,风声起伏

从七岁起我一直觉得

这蛮荒之地深藏大海

流水带走了我的亲人

必须到下游寻找他们

天使降落下来,因寒冷

而不能凝聚,大雪啊

大雪中藏着巨型钢琴

我抽着烟,有点冻耳朵

一匹黑马木然走过,鬃毛凌乱

我心里知道,我只要摁下一个键

春之交响就会轰然响起

 

四月

杂草里有贝多芬

他硕大的头颅

在沙尘暴中消失

不要以为空旷中一无所有

素描的草原还在勾勒

托列尔小姑娘和她的羊羔

黑芽变绿和花苞绽放之前

要及时捕捉正从屋顶掉下来的人物轮廓

那就是我啊,头朝下看到了

落日余晖照亮的卢浮宫、牛群和野骆驼

等待

一日将尽,而等待是永远的

也许有别的谁也知道这事儿

在死去的人当中,每天有一个生还者

我已见过我舅舅,他毫无变化,病痛也没有了

陪我走过一段夜路,关于奇异的漫游,却一句话也不肯透露

我父亲则像从前一样有趣,有时在麻雀中嬉戏,降落又飞起

有时藏在陌生人的脸后面,一本正经过来问路

去年八月在锡林郭勒草原,竟然变身一只大鹰,笑着向我俯冲下来……

活着意味着各种可能性,而死亡似乎更加神奇

你要做的只是顺其自然,小心不要错过,一次次的相遇

我知道命中注定的某些事,我略有焦灼是因为

还有一个我爱怜的人没有再见过

他或者会在夜里出现,他不怕黑暗,黄金的少年,他走到哪儿都闪着光

 

春分

少女从楼顶跃起

有人拍下了视频

春天啊,花蕾尖叫着绽开

我坐在草地上流泪,像一只灰鹤

白日焰火终日烧灼

但几乎是看不见的

我爱过鹰,也曾暗恋石头

石破天惊,一飞冲天

破碎啊,跌落啊

每个人都要从梦中醒来

听!在一切归于沉寂之前——

小小的柔软的肉体

发出巨大的声响

 

蝼蚁之不悦

星期五傍晚

我变得很小,并且

不为人所察觉

放弃了出走之念

就在家门口,一棵

长歪的矮树下

挨着脏地榆

待了一整夜

裂叶蒿都比我高啊

它收集了好多雨水

一滴一滴,每一滴

都击中我的触须……

嗯,是这样,当

不愉快的事发生

我就会变成发亮的甲虫

或脱去最后躯壳

以瘦长的黑蚁为真身

躲到细碎的植物根部

从疏密有致的缝隙里

去独自仰观星空之大

 

雨霁

在看不见的漩涡里

哭泣之人是有转速的

哦,那离心力甩出的水滴

那夜晚,那悲伤的小球

当雨停下来,乌云慢慢散开

一颗颗星星仿佛因寒凉凝集而成

 

清明

流水枯竭或污染,龙隐身于树

四月,人们找到了悲伤之源

死去的老父亲啊,哗然飞起来的鸟群

松塔里有青果的舍利

在坟墓里还打坐、祈祷吗

整个四月,晚上的月亮都是凉的

祭扫回来,依然不能明白啊

为什么生死是这样的安排

有的已化作无形

有的还两手空空地活在世上

 

草径

我体内有风,我的腹腔空荡荡

肝肠九曲,即是风的回廊

春风吹过,草向一边倒

我也草一样弯下腰

我的好身子骨呀,又要发芽了

杂草般的血管汩汩涌动

我觉得我的血正由红变绿,由绿变蓝

哦,我这一小段通幽曲径,又美又清凉

 

苍穹

青铜色傍晚,铅灰色的流水

当我有所忘怀,一切都停下来

后退!后退才能看到你的背影

再退,天地如画幅,人世有边框

我缓缓站住,一动不动

听到半空中惊雷闪电般的马蹄声……

 

散步

我舅舅对我微笑,有种永恒的味道

是夜晚,路灯,倒立的惊叹号

想跳起来,发觉已经冻僵了

凉意清新,散发荒草气息

看他身后,大海幽蓝而深远

倦怠者精神起来,呼出白雾

述说别后云霓,偶尔忍不住哽咽

长街安静,边走边谈,始终不语

笑着注视我,使我心里温暖

从遥远的地方回来了,我的舅舅

固执的人,天亮就要走,不知道怎样才能把他留下来

 

春天

落日的光里

枯枝长出发亮的黑芽

三只乌鸦,斜着身子

向西飞去

我饮过美酒

因为羔羊的白,心头战栗

我不知道怎样度过今夜

昨日子时,看着熟睡的女人

我忍住了身体的欲望

二十年了,长久地在一起

我们仍然不能够相爱

 

睡觉

在抽屉里睡觉

会睡得好点

烟缸里也有灰色的宁静

要是白色的瓷盘子

就不做梦

茶杯和喝咖啡的罐头瓶子

只能让我小睡一会儿

冰箱中有上下铺

睡着很难醒过来

把脸盆打满水,铺块儿绣花手绢儿

如果有爱欲,偶尔可以躺上去

更多时候我睡在一张纸上

我睡着了,它满屋飞

像阿拉伯的神毯

睡前在台灯边

醒来在窗台上

在一本书的中间

我睡着过两次,都掉了出来

从今儿晚上开始,我将睡暖壶里

因为最近老是觉得冷

 

降温

风里有无形之手

阴部的小冰凉,不由为之缩紧

倒春寒中,隐约有羞耻

哦,你的身体,那半开的门

你的爱人啊像一棵呆住的树

羞怯的幼芽就要顶破黝黑的肌肤

这尴尬,这第一股暖流,这惊喜的小花朵

忽然被野牛哗然一片的蹄声踏破

 

秘密

四月荒原茫然不知所措

唯一值得祝福的是牛和羊

吃草,喝泡子里的水,人叫它们牲口

纯洁的牲口,多么干净的肠胃

草原绵延不尽,都是牛和羊的

它们吃下的青草野花,化作牛皮羊毛

连接天边与地平线有一块巨大的蔚蓝色

也有牛羊越过那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没有谁知道我就是靠这个奇迹活下来的

还要带着使命继续活下去

 

月亮之上

鹰翅打开发灰

合上是黑色的

盯着它的脊背

那么慢,那么慢

飞得又那么快

东乌珠穆沁,它盘旋不去

暮光里身子变得通红

带动起上升的空气涡流

是的,就在一阵颤动的蓝色中啊

我迎接到了那个小小的我

 

阶段

生命尚未完结

但已另有意义

卧室变成神奇的走廊

关门即可从窗户出去

草原呈现新的启示

东乌珠穆沁,每棵草都是惊叹号

而在阿巴嘎纳尔旗则是问号

我试着把我所领悟的写下来

就像马莲开花,蜂鸟闪掠

当我站在旷野上,衣衫抖动

我和风沙中的我

终于达到了相互理解

头顶的海啊脚下的波浪

成群的大雁于其间缓缓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