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姜文给老北京写了一封情书

来源: 北京日报   | 周南焱  2018年07月12日08:47

“子弹”飞过八载,“邪不压正”归来。前晚,姜文的新片《邪不压正》在古北口长城剧场举行首映礼,上千人的剧场坐得满满当当。观影过程中,姜文式的黑色幽默不时逗得观众爆笑。影片故事并不复杂,比姜文以前的电影都要好懂,不只是抗日报仇,更是姜文写给老北京的一封情书。

一改霸气变得姿态谦逊

《邪不压正》改编自张北海的长篇小说《侠隐》,讲述习武少年李天然目睹师兄朱潜龙勾结日本特务根本一郎,杀害师父全家。李天然虎口逃生,赴美学医并成为特工,在1937年“七七事变”前夕受命回国,决意为师父报仇。

姜文上一部影片《一步之遥》首映礼遇挫,一夜之间口碑掉到谷底,而这回《邪不压正》首映看片显然更为慎重。长城剧场是一个露天剧场,古雅而大气,远处山上就是逶迤的司马台长城。电影放映前,姜文身着礼服登台,不像以往那样霸气,而显得格外谦逊,笑容可掬。他一上来就说没想到嘉宾这么多,有人没找到好座位,然后带着抱歉的语气鞠了一躬。

最近雨天较多,选择露天首映,姜文笑道:“我也害怕下雨啊,这都是周老板(妻子周韵)的主意。”他特意嘱咐摄影师等天色暗下来、光线适宜的时候再放片,还要求关掉所有场灯。看到空中的飞蛾掠过银幕,姜文抱歉地对观众说,这个没法赶走了。

影片放映开始,刚出现字幕,观众席就传出叫好声,也显现出姜文电影的魅力。观影当中,笑点频出,虽然不像《让子弹飞》那么密集,但每隔几分钟,黑色幽默的台词就令人忍俊不禁。观影结束后,主持人李艾情绪激动,言辞有些哽咽。导演宁浩更是直接力挺姜文,称赞影片“特别嗨,特别牛,特别姜文”。导演张一白则称,影片里呈现了一个屋顶上的世界,怀着简单的心情去感受这部电影就好。

姜文式浪漫爱情洒满银幕

片中姜文饰演的蓝青峰是一个前朝武人,表面上遛鸟赋闲,实则黑白两道通吃。他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也是幕后操盘手,既跟反派朱潜龙、根本一郎有来往,也是李天然的上级指挥。在《让子弹飞》里,姜文饰演的张麻子有着革命军人、土匪的混杂身份。这次,蓝青峰也是一个颇为复杂的角色,革命、抗日、私仇兼具,行为动机更是耐人寻味。

廖凡饰演的朱潜龙是片中最大的反派,伙同日本人杀害师父全家,还诬陷师弟李天然。他摇身一变,成为北平警察局副局长,惩治罪犯,骗得好名声。廖凡演这个角色基本不太费劲,眼神就流露出一股阴邪。朱潜龙这个角色,很容易让人想起昆汀导演的《无耻混蛋》里的邪恶反派,但可惜的是,该角色的性格层次不够,没能给人耳目一新的印象。

作为影片男主角,彭于晏饰演的李天然,更像既想报仇又犹豫不决的哈姆雷特。他早早设定了一个报仇目标,却又屡次拖延,缺乏决断,成为听命于蓝青峰的一枚棋子。在周韵饰演的女裁缝关巧红的屡次激励之下,他才去火烧日本鬼子的鸦片仓库,直接去取仇人的头颅。

姜文的电影素来有浪漫气质,爱情戏不可或缺。《邪不压正》里,许晴饰演北平交际花唐凤仪,身段妖娆、语调撩拨,跟廖凡更有一场相当搞笑的激情戏。观影结束后,廖凡戏称:“想跟凤仪多拍几场戏。”凤仪在片中与李天然也有情感纠葛。女裁缝关巧红身上背负杀父之仇,人物原型来源于民国时期为父报仇的侠女施剑翘。她在勉励李天然的过程中,两人擦出了一段没有结果的情感火花。

最大主角其实是老北京城

原著小说《侠隐》记录了民国北京最后的繁华,也见证了“传说中的武林”的消逝。姜文野心勃勃,在《邪不压正》里试图对老北京进行全景重现。开场不久,李天然从美国回到北平,从前门火车站下车,遍地白雪,玉树琼花,老城墙、前门箭楼、天安门城楼、南池子大街,像一幅长轴画卷一路展现,相当惊艳。

当李天然来到东城区内务部街11号院,姜文饰演的蓝青峰推着自行车,从院子里出门去买醋。有意思的是,导演藏有私心,这个院子是姜文小时候住的部队大院。电影里,姜文领着彭于晏入住,还声称曹雪芹当年就在这间屋子里写出了《红楼梦》。类似一本正经的瞎掰,在电影里比比皆是,也是典型的姜文式幽默。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在屋顶上行走的场景,令人印象深刻。这一回,姜文更是彻底放开了,拍摄了许多场李天然在屋顶上飞跃的戏份。李天然除了在积雪的屋顶上飞跃,还骑着自行车在屋顶上飞驰。有一场戏,他还光着身子披着一件披风在屋顶上跳蹿,引得全场观众爆笑。姜文也因此调侃主演彭于晏,“观众想让你把披风也拿掉。”

电影里最有想象力的场景,当属安排李天然藏身钟楼里撞钟,当他和关巧红站在钟楼上,老北京城美妙夜景展开,尽收眼底。正反双方最后的决斗戏也特意安排在日坛、北海琼岛。姜文这次几乎把老北京的标志性建筑一股脑儿都拍进了影片里。也许,这部电影最大的主角,不是李天然,也不是蓝青峰,而是那座留在历史记忆里的老北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