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青年作家》2018年第07期|李浩:拉拉布的快乐

来源:《青年作家》2018年第07期 | 李浩  2018年07月10日08:47

作者简介

李 浩 1971 年生于河北省海兴县;小说家、诗人、文学评论家;著有小说集《谁生来是刺客》《侧面的镜子》《蓝试纸》《将军的部队》《父亲,镜子和树》《变形魔术师》《消失在镜子后面的妻子》,长篇小说《如归旅店》《镜子里的父亲》,评论集《阅读颂,虚构颂》。曾获鲁迅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蒲松龄文学奖、孙犁文学奖、《人民文学》奖、《十月》文学奖等。

01

“你们说,我为什么不快乐?我为什么感觉不到快乐?”坐在拉拉椅上,嚼着拉拉樱桃、品着拉拉金箔酒、看着拉拉舞的国王拉拉布突然问道。

“尊敬的、伟大的国王,您是觉得拉拉樱桃不好吃?它,可是刚从拉拉贡山上摘下来的。您看,我让他们用拉拉瀑的水洗了三遍……”大臣拉拉里凑到拉拉布的面前。

“好吃。我最爱吃的,就是拉拉樱桃了。”

“尊敬的、伟大的国王,是不是拉拉金箔酒……一定是拉拉库又自己喝醉了,没有在酒中放入足够的金箔!看我不用拉拉针刺他的粗腿!”

“不,不是,酒没问题。不是因为酒。”

“那,尊敬的、伟大的国王——是不是您觉得刚刚编排过的拉拉舞不好看?可能,我们没有完全地理解您的意思……要不,让她们去跳过去的拉拉舞?”拉拉里再次询问。

“不,我喜欢现在的拉拉舞。就是我感觉不到快乐。”

“那,尊敬的、伟大的国王,是不是您对拉拉踏舞曲不够满意?一定是拉拉踏作曲家拉拉瑟不够认真!他竟敢蒙骗我们的国王,说已经穷尽了全部脑仁儿,头发都想掉了一半儿!看我怎么收拾他!等会儿,一定要用拉拉皮鞭狠狠地抽他的屁股……”

“不,我对新的拉拉踏音乐还算满意。就是,我感觉不到快乐。作为国王,我这里什么都是最好的,应该感觉到快乐才对,可我就是感觉不到……”

“ 哦,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

02

拉拉围墙、拉拉线杆、拉拉广场以及拉拉酒馆的墙上、旗上、线杆上、柱子上贴满了告示,告示上说,最近一段时间里,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总是为国操劳的拉拉布国王不知出于怎样的原因,染上了一种不知名的、不知是不是疾病的疾病,就是他无论吃什么、喝什么、做什么样的事都再也无法提起精神,他,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总是为国操劳的国王不快乐。没有了快乐的国王郁郁寡欢,自然不能很好地为国家着想啦,不能很好地处理国家的内外纠纷啦,长此以往,一贯伟大正确的国王也许会……有那么一两件事处理得不够周全,这一两件不周全的事很可能会影响到拉拉国的臣民们……想都不敢想,想想都叫人后怕!所以为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找到快乐的办法便成为拉拉国的当务之急、重中之重。为此,敬告全体拉拉国臣民:凡是能够为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万能的拉拉布国王找到快乐、能让他高兴起来的人,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官员是农民是船夫还是正在服刑的盗贼——这样说吧,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身份哪怕你犯有滔天大罪,只要有能让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万能的国王快乐起来的方法,就会免除一切责罚和劳役,免除一切拉拉税金,并且会得到国王极为丰厚的奖赏!

拉拉布国王一向说到做到,绝对不会食言……

“国王怎么啦?”三个农夫从人群里挤进去,他们终于挤到了拉拉围墙的下面,“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是不是中暑啦?天这么热。我昨天就在拉拉橡树下昏倒了,现在还没精神。”

“别瞎说,小心你们的舌头!”挤得满身是汗的一个老头儿制止了他们,“你们知道尊敬的、伟大的国王住在哪儿吧?拉拉贡山新建的王宫里!他的宫殿,据说是拉拉国历史上最伟大的设计师拉拉风设计的,虽然我们拉拉国处在赤道上,但国王的宫殿里却是四季如春,如果愿意,拉拉布国王可以穿上棉衣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何况还有三十八个侍卫为他不停地扇着扇子!我们尊敬的、伟大的国王怎么会像你们一样中署呢?他只是不快乐,不是中暑!”

“可是……”刚刚说话的农夫还想辩解,“可是,去年的时候拉拉布国王就是因为热得难受,才叫人去南极运冰山的。他的王宫也热,在我们拉拉国就没有不热的地方。”

“去年热不等于今年也热……反正我们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总能找到办法,让自己舒适起来的!”脸上也是汗水的老头儿显得更不耐烦,他急于转过话题:“现在的情况是,国王不快乐,国王不快乐拉拉国就不能有人快乐得起来!你们几个,有什么办法让国王快乐起来吗?”

三个农夫挤出了人群,他们找到一个拉拉墙角蹲下来。“兄弟们,你看看,有那么多的赏赐!我们三辈子、三十辈子也得不了那么多!我们怎么也得想出个办法,让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高兴起来!你们说是不是?你们想,你们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最快乐?能让咱们快乐的,也一定能让我们的国王快乐!”

他们蹲在拉拉墙的墙角,努力地想着,天那么热,他们把自己的脑仁想得都疼了。“我最快乐的是……有一天我在官道上捡拉拉马的马粪,没想到那天马粪那么多!我只走了不到三拉拉里,就把筐子拾满了!那天甭提我有多高兴啦!现在想起来还美。你说,我们尊敬的国王……”

“得了吧,这算什么主意!要是报上去,拉拉官员们不打烂你的屁股就算不错!让拉拉布国王拾粪去——也就你这样的笨人才想得出来!我想的是,我前几天听到的一则笑话,别提多可笑啦!我笑得差一点儿把我的拉拉肺都笑炸了。哈哈哈,你们让我再笑一会儿。笑话说……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这么好笑?另外两个农夫支起了耳朵,好不容易才等到大笑不止的那个人停下。“说是很早很早的从前,有个国王,他从来都不敢在别人面前摘下自己的大帽子,哈哈哈,就是睡觉的时候也戴着。可是他要理发啊,没办法,他就在整个国家里找了一个口最严的理发师,并再三嘱咐,你可不能把你看到的说出去啊!理发师傅再三保证,国王才摘下了他的帽子……哈哈哈哈,你们猜怎么着?国王长着一对驴耳朵!哈哈哈哈……”

还没有说出自己点子的农夫急忙堵住了他的嘴。“亏你想得出来!”他压低了声音,“要是你去给我们尊敬的、伟大的国王讲这个笑话,哼,他不光会打烂你的屁股,还会砍掉你的拉拉头!你竟敢说国王长着驴耳朵……”“我说的不是他!而且不是拉拉国的国王!”“真是的,你觉得拉拉布国王会听你解释?你还记不记得前几年拉拉布国王在犯忌妒病的时候,拉拉维镇的大力士,因为长得比国王胖,力气比国王大,而被关进了监狱?拉拉冈镇的拉拉雨则是因为比国王瘦,看上去苗条被抓走的?所有的牧童都不让吹笛子,因为国王不会吹;一年一度的拉拉马术比赛也被禁止了,因为国王的马术算不上一流……你说你笑话里的国王不是他,要是万一他不那么想呢?”

“我,要不讲个别的笑话?”“拉倒吧!你觉得国王会没听过笑话?我可听说国王身边的红人儿拉拉里就是讲笑话的高手,他比我们的见识多得多!”

三个农夫再一次蹲下来,他们当然并不甘心,毕竟,告示上的赏赐太丰富太诱人啦。

“你还没说你的快乐……”

“去年秋天的时候,我家院子里从来不长拉拉苹果的那棵树突然结满了拉拉苹果。那个香,那个甜!我收了整整三筐拉拉苹果!我最快乐的时候,是我去摘拉拉苹果怎么摘也摘不完的时候……”

03

告示贴出去之后,可把负责收集工作的大臣拉拉里给忙坏啦!谁让他是国王拉拉布最信任的人呢!于是,他坐在一张拉拉藤椅上,吃着拉拉樱桃,喝着拉拉金箔酒,听听拉拉踏舞曲,听着办事员们宣读从各地搜罗来的、能让国王快乐起来的方法。那些办事员也够忙的!

——来自拉拉眩镇一位叫拉拉可的商人说:“能不能把尊敬的、伟大的国王的金子做成小金拉拉马、小金拉拉鹿、小金拉拉蛇,分别藏在国王的寝室里、大殿上、水井里或桌子下面,或悬挂在某些房间的房梁上。国王偶尔抬头、低头,或者偶尔打开抽屉,就会发现金光闪闪的小金拉拉马、小金拉拉鹿、小金拉拉蛇或者小金拉拉鸽子,这样,国王就会高兴起来啦。”

拉拉里把拉拉樱桃的果皮吐进面前的拉拉筒里:“不采纳。下一个。”

——来自拉拉井城一位叫拉拉读的书生:“建议每个夜晚,寻找一位拉拉美女陪伴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共度,同时她还要负责为国王讲述美妙的、精彩的故事,如果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满意这位拉拉美女则可得到赏,如果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不满意她就要受到责罚……”

拉拉里把拉拉樱桃的果皮吐进拉拉筒里:“不采纳。他以为我拉拉里没读过《拉拉一千零一夜》?下一个。”

——来自拉拉泽一位名叫拉拉台的渔夫:“为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组建一个崭新的马戏团,国王也许看厌了拉拉猴、拉拉熊、拉拉狗、拉拉狮与拉拉老虎们的表演,但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也许没有看过主要由拉拉海狮、拉拉海豹、拉拉海象、拉拉海豚以及拉拉军舰鸟表演的马戏。当然也可以有拉拉鲸和拉拉鲨鱼的加入!如果训练得法,能让它们听从拉拉训练员的指令,将是一场壮观而伟大的马戏表演!相信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也一定喜欢。”

拉拉里直起身子,把拉拉樱桃的果皮吐进面前的拉拉筒里:“这个,采纳,先放在一边。下一个。”

——来自拉拉因山的牧羊人拉拉猎:设立拉拉笑话采集官,为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进行全国搜集,为国王编一本或两本《拉拉国笑话大全》,每天在国王不高兴或不太高兴的时候读给他听……“不采纳,下一个!”

——把饥饿的狮子或老虎赶到拉拉角斗场,然后把拉拉监狱里罪大恶极、已经判处了死刑的犯人也关在里面……“不采纳,”拉拉里朝着拉拉筒吐出拉拉樱桃的果皮,但没能吐进拉拉筒里。“他把尊敬的、伟大的国王当成什么人啦。他才不会喜欢那么血腥的场面呢!尊敬的、伟大的国王,见到一只拉拉兔流血都会难过一整天。不采纳!”

——尊敬的、伟大的国王拥有的都是最好的,可他依然感觉不到快乐,那,我们不妨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试试,譬如撕毁它、砸碎它?我们可以请拉拉宫女们在拉拉布国王的房间里撕裂一些拉拉扇,或者是拉拉锦;我们也可以请拉拉宫女们在房间里摔掉一些精美的拉拉瓷、拉拉玻璃,让房间里充满那种破碎的声响……“不采纳,”拉拉里把拉拉樱桃的果皮吐出了一半儿又咽了回去:“等一下……先放在采纳建议里面吧,让尊敬的、伟大的国王自己定夺。”

——拉拉各,一个关在拉拉监狱的囚犯:给国王脱下靴子,让人用小号的拉拉挠来挠国王的脚心,如果国王不笑就换中号的拉拉挠……

“呸!”拉拉里把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拉拉金箔酒喷到了地上:“这样的主意也能想得出来!不采纳!我真想用拉拉挠挠他的脚心,直到他哭出自己的心来为止。下一个!”

——拉拉参,一个居住在拉拉野的医生:在一本来自留留国的《留留医药学总谱》的书中,他读道,留留人的情绪变化完全可以通过刺激留留神经来控制,让留留人笑就刺激留留神经的某一段,让留留人哭就刺激另一段,他发怒、兴奋、悲伤、痛苦……总之都可以找到相应的神经段,只要刺激得当,就会让他表现出相应的情绪来。拉拉野将《留留医药学总谱》中所记载的方法在自己的拉拉病人的身上做了相应的实验,完全可以证明刺激神经的方法对留留人适用也对拉拉人适用,只是拉拉国的人个子略高神经也相较反应迟钝些,需要做微小的调整。如果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一直找不到快乐之源,那不妨用来自留留国的方法试试。只要取一根长针,从拉拉布国王后脑三吋的地方斜36度向上……

“不采纳!坚决不采纳!”拉拉里从拉拉藤椅上跳起来,他一脚踢翻了立在面前的拉拉筒,吐在里面的拉拉樱桃皮溅了一地——“去,把这个拉拉参给我抓起来,用拉拉皮鞭抽他的屁股!他难道不怕承担谋杀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的罪名么?把他的《留留医药学总谱》抄来烧毁,他竟敢用留留国的邪恶方法对待我们拉拉国人,而且还想用在国王的身上!至少,我要打他四十拉拉皮鞭,不,六十拉拉皮鞭!”

……

一天一天过去,又一天一天过去。一向对拉拉布国王鞠躬尽瘁、拥有着耐心的拉拉里也渐渐疲倦,而各种各样的“献策”还是从拉拉国的四面八方雪一样涌过来,拉拉里不得不开辟出三栋院子存放那些没有读到的、贡献来的献策书。“现在,你们要严格地筛选一下,内容大致相同的、明显得不到国王喜欢的那些方法就不要送到我这里来啦!”

这下,那些负责收集、传递和宣读工作的办事员就更忙啦。先后有三个办事员在传递文件的时候昏倒,拉拉里不得不让更多的办事员参与进来,专门设立了运输部、收捡部、筛选部、审核部、复核部、宣读部、保障部、落实部、回收部、存档部、文件待处理部……

“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叫什么戴维的人发现了一种‘笑气’,它会让人发笑,在当地被当做麻醉剂使用。如果可以,可以派船去购买……”“不采纳!尊敬的、伟大的国王是不快乐而不是不会笑,都是些什么人,怎么会提供这样愚蠢的建议?”

“尊敬的、伟大的国王对美好事物不感动、不快乐,我觉得是他不懂得施舍。所以我建议……”

“不用再读啦,不采纳!”

“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感觉不到快乐,一定是他的生活太紧张太操劳,压力大、标准高,而平时的工作生活又太单调太规律的缘故……”“不用再读啦,下一个!”

“我们拉拉国的臣民信仰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因此我们拉拉国的臣民是快乐的;而我们的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为着伟大的拉拉国事业操劳的拉拉布国王则很可能没有这样的信仰……”“大胆!不要再读啦,把写了这条办法的人给我送进拉拉监狱!”

“有位遥远国度里的思想者说过,能做到仁和义就会感觉到快乐。他说仁是……”“够了!不要再读啦!如果被拉拉布国王听到,他会不会感觉是在讽刺他不仁不义?提这样建议的人真是愚蠢至极!我都懒得派人去打他的屁股!”

“智慧会让人快乐……”“下一个!”

“放弃会让人快乐……”“下一个!”

“什么都不争,会让人快乐……”

“呸!下一个!”

“让自己愚蠢一些,会变得豁达而快乐……”“呸呸呸!把他给我抓进拉拉监狱里去!”把口里的拉拉金箔酒喷得满地都是的拉拉里怒不可遏,他又一次踢翻了刚刚放回面前的拉拉筒。这条命令经由落实部的办事员传达下去不久,一位保障部的办事员匆匆回来向他汇报:拉拉监狱已经人满为患,是不是把这个人送到别的监狱中去……“好吧,把他送到另外的监狱,对了,把那个提出智慧让人快乐的拉拉人也抓进去,把他们关在一起!”

一天一天过去,又一天一天过去。尽管坐在拉拉藤椅子上,喝着拉拉金箔酒,吃着拉拉樱桃,听着拉拉踏音乐,看着拉拉踏舞,极有耐心的拉拉里终于也消耗尽了他的耐心的最后一截:“你们,”他指指站立着的运输部、收捡部、筛选部、审核部、复核部、宣读部、保障部、落实部、回收部、存档部、文件待处理部的办事员们:“你们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别把什么蠢建议都递到我这来!”拉拉里往自己的嘴里又塞了一枚拉拉樱桃,“再这样下去,我也要感觉不到快乐啦。”

04

拉拉贡山上的王宫里。坐在拉拉椅上、嚼着拉拉樱桃、品着拉拉金箔酒、听着拉拉扇撕碎声音的拉拉布依然并不快乐。也许刚刚开始的时候他快乐了一小下,但随后他又陷入不快乐之中。

王宫里,坐在拉拉椅上,嚼着拉拉樱桃、品着拉拉金箔酒、听着玻璃和瓷器摔碎声音的拉拉布国王依然并不快乐。也许刚开始的时候的确他快乐了一小下,但随后又陷入不快乐之中。“哎,我为什么就快乐不起来呢?”

王宫的后花园。坐在拉拉椅上,嚼着拉拉樱桃、品着拉拉金箔酒、听着拉拉踏音乐的拉拉布国王凝视着前方。在他的前方,是一头刚刚从皮皮国运来的皮皮棕象。尽管皮皮国也处在热带,但远不如处在赤道上的拉拉国那么炎热,也没有建立在海岛上的拉拉国有这么厚的水汽——这只皮皮棕象尽管前面有皮皮香蕉的引诱,尽管身上已经挨了狠狠的几拉拉皮鞭,但它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只是费尽了力气拉了一摊拉拉象屎。“我不想看啦!”拉拉布国王试图去扶一下前面的桌子,可已经被赤道的阳光晒红的桌子实在太烫,拉拉布国王的手刚放上去便被烫得跳了起来。

新建的拉拉水族馆里,坐在拉拉椅上,嚼着拉拉樱桃、品着拉拉金箔酒,观看着拉拉海狮、拉拉海豹、拉拉海豚、拉拉海象表演的拉拉布国王看上去是快乐的,但这个快乐只保持了不足一个小时。“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我知道您已经感觉疲倦啦,兴致正在慢慢地减小……但我们,还有小小的保留,还有小小的节目。希望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国王您能够喜欢。”

“好,那就快点!我觉得快乐已经回到我的身体里来啦!拉拉里,你会得到你应得的赏赐的!”

拉拉里打了一个拉拉响指,天空中,立刻出现了五只拉拉军舰鸟,它们时高时低地变幻着队形。随后,拉拉里的秃头鹰在更高处出现,它朝向拉拉军舰鸟们扑过去,就在它将要抓住一只拉拉军舰鸟把它按进水中的时候,突然又松开了,那只拉拉军舰鸟腾空飞起,只落下了两根羽毛。“好!”拉拉布国王兴奋异常,“我最爱看这样的游戏啦!”

接着,五只拉拉军舰鸟在空中排成一排,停滞在那里,然后一只只朝着拉拉海象的头上冲过去。它们,用坚硬的嘴去啄拉拉海象的硬脑壳。砰砰砰砰砰!笨拙的海象根本反应不过来,好在它的脑壳够硬,也好在那些经过排练的拉拉军舰鸟也并不真是想把拉拉海象的头啄破。“哈哈,好,我最爱看这样的游戏啦!”

05

拉拉布国王终于找到了快乐,大臣拉拉里、拉拉阁、拉拉波们,以及拉拉国的小民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啦:已经快乐起来的拉拉布国王现在应当可以集中精力处理拉拉国的大事,他心情愉快,那处理起来就会把愉快也带到他颁布的法令中、政策中,拉拉国的臣民就不会那么在担惊受怕中过日子了。那个叫拉拉台的渔夫当然得到了丰厚的赏赐,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派人敲锣打鼓,经历了不少的艰辛才把所有赏赐送进了拉拉泽。其中有二十只拉拉鸡,国王的人马把它们送到拉拉台家里的时候它们已经变成烧鸡,炽热的阳光已经烧焦了它们的羽毛,但同时,拉拉台还收获了几十只小鸡——拉拉布国王的赏赐里还有三百枚鸡蛋,一路上,有些破损的鸡蛋在慢慢变臭,而另外的一些则被孵出小鸡来啦!

国王赏赐的拉拉棉纱没受到影响,国王赏赐的拉拉黄金壶也没有受到影响,国王赏赐的……那么丰厚的赏赐真的是让几乎所有拉拉国的人羡慕,拉拉台的名字四处流传,我们的眼珠都快掉出来啦!尤其是在拉拉泽,尤其是那些平时和拉拉台一起出海的渔夫们,他们天天都沉陷在懊悔之中:我们天天也都到海上去,天天都能看见拉拉海狮、拉拉海象、拉拉海龟,为什么我们就想不到呢?

他们决定,再也不和拉拉台一起出海。不,绝不。就是拉拉台说下大天来也没用。

拉拉布国王终于找到了快乐……可是,没过多长时间,这位尊敬的、伟大的国王又对拉拉水族馆里的表演感到厌倦。“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所有的快乐都不能持久……拉拉里,你给我听着,现在你必须给我想出另外的解决办法,否则,我就砍掉你的拉拉秃头,挖掉你最后一只拉拉眼!告诉你,我可是说到做到的国王!”

“ 哦,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

06

重新张贴了告示之后,可把负责收集工作的大臣拉拉里给忙坏啦——谁让他是国王最信任的人呢!于是,他坐在一张拉拉藤椅上,吃着拉拉樱桃,喝着拉拉金箔酒,听听拉拉踏舞曲,听着办事员们宣读从各地搜罗来的、能让国王快乐起来的方法。那些办事员也够忙的!

“不,不行。”

“不能采纳。难道他不知道我们尊敬的、伟大的、正确的、万能的国王最不喜欢这件事么?真是的!难道,他从来没好好读过去年刚刚出台的拉拉国国王禁止令?”

“不采纳。”

“不行,下一个。”

“说过多次了,这样的……把他给我关进拉拉监狱里去,随便哪个监狱吧,难道,这样的事还要我来操心?”

“不行。”

“下一个。”

“下一个。根本行不通。”

这时,一个筛选部的办事员跑过来,他凑近拉拉里的耳朵。

“什么?”拉拉里直了直身子,他把口里的拉拉樱桃的果皮吐进拉拉筒里,“哼,又一个故弄玄虚的人,这样的人我们已经打发过上百个了!告诉他,不见,如果他再纠缠就直接让落实部的人把他送进牢里去。”

“可是……可是这个人不同。”筛选部的办事员犹豫了一下,他决定向拉拉里说出来。

“是的,他也是不肯把自己想出的办法告诉采集官,非要直接见到您或者尊敬的、伟大的国王才说,可他还表示,如果他的这条办法没用或者惹得国王生气,那他愿意将自己全部的家产都奉献出来,这是他的契约。”

“是吗?”拉拉里再次直起身子:“我倒是看看,是谁给了他这样的信心。让他在门外的太阳底下等三个小时!如果他真不肯走,我就带他直接去国王的宫殿。”

07

“你是说,你有让我快乐起来的办法?”

坐在拉拉椅上,嚼着拉拉樱桃、品着拉拉金箔酒、看着拉拉舞的国王拉拉布问道。“而且,你都不肯向我的大臣拉拉里透露半个字?”

“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我,我其实……”

“好吧,你说说看,我怎么才能快乐起来呢?”

“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您拥有整个拉拉国里最大的荣耀,最最多的赞颂,最丰富的财富,天下最多的美味、美色和美酒,可您却感觉不到快乐了,为什么?作为愿意为您分忧的忠诚的子民,我天天也是茶饭不思、夜不能寐,一直在想我们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还缺什么呢?想来想去,国王陛下,拉拉里阁下,我觉得您可以说拥有全天下了,唯独还缺一项。”

“你快说,我们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还缺什么?能缺什么?说不出来,我一定要砍你十次拉拉头!”拉拉里冲着那个跪在拉拉布国王面前的人吼叫。

“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您还缺一项……大功业。不不不,我没有那样的意思,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建立的功业已经足够多啦,但您是拉拉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国王,您想成为拉拉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国王……所以您还缺乏一项大功业。有了这项大功业,您就会更受拉拉国臣民的爱戴,您的快乐自然就在啦。”

“你倒说说看……我还缺一项什么大功业?一项连我自己都不清楚的大功业?”拉拉布国王探着身子,他似乎很有兴致。

“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啊,我们拉拉国建在赤道的岛屿上,一年四季都是炎热的夏天,世世代代都是如此……我猜想,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一定想打破这样的局面,开疆拓土,为您的子孙和您的子民把拉拉国的版图再扩大些,再扩大些,这是前辈拉拉国的国王们想做而没能做到的事儿,现在,应当由您,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拉拉布国王来完成了。您的事迹将在拉拉国的史书中万古流传。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啊,我知道您一直想要一个秋天一个冬天,至少是一个春天,前几年您命令去南极运输冰山就是想为拉拉国造福,让国王您和您的子民不再天天受这种炎热之苦……您知道,过了拉拉海、留留洋和石榴洋,就到了雪雪国的地盘儿,他们那里常年积雪,一团火从树上落下,落到半路的时候就会被冷风给冻住,掉到地上的时候它们已经是冰。据我所知,那里的雪雪克国王是一个无赖而无能的暴君,雪雪国的子民早就不满他的统治很久啦,我们如果跨过大洋把雪雪国吞下来,那样,每年夏天您和您精选的子民可以在雪雪国度过,您将拥有完整的寒冷和炎热,您将占领雪雪克国王的宫殿并建一所更大的……尊敬的、伟大的、万能的国王啊,我想这就是您的大功业,难道,您会不想么?”

“想,你这么一说,我就想啦!之前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你要什么样的赏赐?只要你提出来,我会满足你的全部愿望!”拉拉布国王激动地直起身子,踢倒了面前的拉拉筒:“拉拉里,你还在等什么!快,颁布我的命令,拉拉国的子民动员起来,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打造战船,我们要到雪雪国的土地上度过夏天!”

“可是……”拉拉里看着国王洋溢着快乐的脸色,不得不把已经吐到嘴边的话又重新咽回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