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黑麋峰的花花草草

来源:中国艺术报 | 王彬  2018年07月09日07:54

黑麋峰在长沙望城,是著名的风景旅游区。

黑麋峰有三座水库,一在山脚,称下水库;一在山腰,称中水库;一在山顶,称上水库,而山的腹部被凿穿一个巨洞,发电机在里面静谧吟唱,周而复始地把下水库的水吸上来冲下去而调剂电量。

黑麋峰的山顶上有长沙天气雷达站,是一座灯塔形状的建筑。它的对面是黑麋寺,原称洞阳观,相传吕洞宾曾经在此修炼,不知何时改为僧人的诵经之地。黑麋寺的一面是大悲殿,有一座黄色的屋顶。转过来是黑麋寺正面,浅灰色的麻石立面,镌刻一副对联,左侧是“麋峰凌日月” ,右侧是“古寺阅沧桑” ,中间是“南无阿弥陀佛” 。对联前面的两只石狮子,据说有四百多年了。

因为是有风景的好地方,故而留下了不少诗歌的依稀印痕。有一首是唐人刘长卿的五律,题目是“洞阳山” ,其中有这样两句:“空谷无行径,深山少落晖。 ”山间幽暗,绚烂的霞光也被遮蔽了,但是风景殊美,不禁兴起归隐之思,“桃源几家住,谁为扫荆扉? ”还没有付之行动,便已然忧虑生活问题,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说,做隐士也是有条件的,有仆人当然就更好,至少有人做清洁工作,委婉地说,就是“谁为扫荆扉”吧!这当然是刘长卿刹那的思想波动,没有元人辛敬那样灵动飞扬,辛敬有一首七律《宿洞阳观》 ,看题目,那时还是道家的守真之处:

洞阳观里看明月,云雾轩窗挂六鳌。五月蛟龙吹水上,四更星斗去人高。山阴羽客黄庭字,太白神仙宫锦袍。遥望长空意无限,九霄何处醉仙桃?

在洞阳观中踱步,诗人的思绪是纷披的,想到戏水的蛟龙与负载仙山的六只巨鳌,而此时星空高远寂寥;想到王羲之,想到“应写黄庭换白鹅”那样的典故,自然也就想到李太白那样的高蹈之士,身着锦绣的宫袍赴水捉月,飞升到浩渺的云天里了。在那里可以吃到鲜美甜香的桃子吗?这当然是诗人的联想。现实是,在洞阳观,今天的黑麋寺一带,没有一株桃树。当然,这也没有必要较真,诗人吟哦的是超乎现实的能指,是九天之外的事情,与我们有什么干系呢?

现实是,从黑麋寺到长沙天气雷达站之间有一道山坡,一面是葱绿的山谷,另一面丛生了不少的花花草草,我大概观察了一下,有:金鸡菊、一年蓬、木蓝与苎麻、胡枝子、白叶梅,欢乐地拥挤一道;绣线菊、商陆、雀梅藤,再下是刚竹、锈毛梅、盐肤木、蔷薇和山梅。还有一种认不出名字,尖卵形状的叶子,与胡枝子有些近似,只是胡枝子的末端是圆弧形状,类似国槐的小巧叶子。胡枝子我是熟悉的,在明人朱橚的《救荒本草》中称其为随军茶,说是它的叶子可以“蒸晒为茶,煮饮亦可” ,而它的果实, “去水下锅”可以煮粥蒸饭, “食加野绿豆,味尤佳” 。据说,胡枝子的枝条水分少,是绑扫帚和烧火的好材料,看重的是它的使用价值,而在邻国日本胡枝子却是另外一种情况。

日本奈良时期出版的《万叶集》 ,收录了近五千首和歌,吟咏了六十余种花卉,艳冠群芳的便是胡枝子。胡枝子的枝条纤长柔软,白露时节,露水凝重,被晶莹的露珠压弯了,在日本的诗人看来,这是很伤感的,但是也有另外一种态度,平安时代的清少纳言在《枕草子》中写有这样一句话,大意是,太阳刚刚升起一点的时候, “胡枝子本来让露水压得似乎很重,现在露水落下去了,树枝一动,并没有人手去触动它,却往上弹上去了。 ”在她看来这是“很有意思”的,但在别人看来,她又说,也许一点意思也没有,这当然是可以确定的,但也很“难说” 。我对胡枝子的态度是既欣赏它的叶子,也欣赏它的花朵,紫色的精巧的花朵楚楚动人而缠缠绕绕地飞,把绿色的枝叶也引领得生动起来,这是不是也是“很有意思”呢?

相对胡枝子,接邻它的商陆则是粗枝大叶,叶子是粗糙的浅绿色而有明显脉络,花朵是白色的,非常琐碎细小,与它的叶子相比很不般配,李时珍说商陆的叶子大如牛舌,再生长几天,这里的商陆也会有那么肥大厚重吧!商陆的花有两种颜色,白色的其根也是白色的,赤色的其根也是赤色的而有剧毒,医家只用它做外敷之药。无论是白色还是赤色的商陆,根部都是人形,因此又称土人参,而被神秘化为可以通神。除夕之际,古人有守岁之习,士庶之家,围炉而坐以至通宵达旦。明人张岱在《夜航船》卷一中有这样一段记载: “裴度除夕围炉守岁叹老,迨晓不寐,炉中商陆火凡数添之。 ”炉中不熄的火焰,就是依赖商陆的根。通过商陆之火而与神灵交际,祈求全家一年的平安与幸福,这样的习俗,在今天是不是也很有文化意味呢?

商陆的根是这样,商陆的果实在成熟之后,可以榨出朱红的汁液抹在女孩的额角与指甲上,因此又叫胭脂草,据说上古时代羲和部落的女子无不以此为饰,而使人联想女子的妩媚,而我想到的却是蒲留仙笔下的胭脂姑娘,那样一个悲惨的故事,用小说判词中一句话是:“为因一线牵萦,致使群魔交至。 ”一个“才姿惠丽”的小姑娘经历了那样的屈辱与磨难,怎么想都叫人伤悲,然而民间的女子也并不都脆弱,往往在柔弱的外貌下面藏蕴坚韧的力量,这就犹如黑麋峰上的野生花草,那样的胡枝子,那样的商陆,那样卑贱如泥的一年蓬与金鸡菊,金鸡菊不用多说,黄色的花朵,放射太阳一样锐利的光泽,而一年蓬,虽然如其名称只有短暂的生长期,却依旧把生命绽放得热烈如火,好像是在网上有这样一句关于它的花语: “随遇而安,知足常乐” ,是这样吗?似乎只说对了一半,因为一年蓬,也并不仅仅如此,还应该是有另一半花语的,而另一半,在黑麋峰,兴许可以寻找到解读的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