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海燕》2018年第1期|赵仕:老梁的教育

来源:《海燕》2018年第1期 | 赵仕  2018年07月06日09:08

老梁,属大龙的,66岁。

老梁在教育子女上取得的成功,是被当地人们传为佳话的。老梁膝下有三个儿子,有两个儿子出息了,做了官。大儿子是松嫩地委书记,二儿子是兴安市委书记。人前人后,老梁的腰板都挺得倍儿直。老梁走在大街上,迎来的都是羡慕的目光和“老爷子”、“老爷子”的尊称……老梁略觉遗憾的是老儿子,特逆反,处处都和他拧着来,不听从管教。

小时候,两个哥哥每次考试都打双百,小儿子也给他打双百,但要去掉前面的1字。老梁那是各种教育方法都使了,可这小儿子愣是不长进,且振振有词,理由充分。哥哥们都刻苦学习教材,而他却刻苦地去看些杂七杂八的书籍,干一些不着边际的事,诸如憋坝焖鱼、搂草打兔子等等。用老梁的话来说,那是不走正道,不务正业。高中毕业,两个哥哥双双考上大学,后又做了官;而他什么大学也没考上,却胆大包天地去下什么海了。这海一下,就大江南北地折腾起来,天天连个影子都抓不到了。

老梁66岁大寿的时候,老儿子回来了,穿得光鲜亮丽,一身名牌,梳着干练的卡尺头,俨然一副小老板模样。两个哥哥主张在家里设宴给老爷子庆祝生日,说时下形势紧,怕影响不好;老儿子手一挥,说:“别来你们官场上那一套,老爸66岁生日宴,必须隆重,你们怕影响,我不怕!”老儿子在兴安市最豪华、最高档的敬仙楼酒家为父亲举办了隆重的生日宴,两个哥哥吓得没敢露面。

事后,老梁想:这小子在外面游荡这些年,看样子好像挣到俩钱,但都30好几岁的人了,总在外面飘着也不是个事,就对老儿子说:“你别老在外面飘着了,这回就留在家里,净下心来好好做点事情。前几天我把楼下的旅店盘下来了,里面还缺五张床,正好你二叔家的旅店挑了,还剩五张木床,我和他说好了,你去扛来,咱们先用着。”

老儿子面现难色:“我……”刚要开口,话茬就被老爷子接了过去,“我什么,没出息的玩意。看看你大哥二哥……”

“别,别……别提他们,我去还不成吗!”老儿子打断老梁的话,开门下楼了。

老梁时时不忘拿大哥二哥对老儿子进行教育。老儿子走后,老梁嘴角浮上一抹微笑,这时电话铃响了。

老梁接起电话:“爸,你过来看看,二叔家的床我搬过来了,你看怎么放。”

老梁挂了电话,嘴角上的笑意更浓了:嘿嘿,孺子可教也,孺子可教也……

老梁来到旅店门口一看,愣住了:只见五张木床有秩序地躺在平板三轮车上,司机正在解绳索。老梁瞪着眼睛质问老儿子:“我不是让你自己扛过来吗?怎么雇上车了?花这冤枉钱干啥?”他扫了三轮车一眼,向老儿子努努嘴问道,“多少钱?”

“不多,才50元,”老儿子笑着说。

“50还不多?!”老梁气哼哼地说。

“爸,你别生气,咱俩好好算算账,我这一身名牌,起码也要几千块吧?别说扛床刮坏了,就是弄脏了干洗也要一头二百的。你看看,哪多哪少?”

老梁被气得干嘎吧嘴说不出话来,半天才骂了一句:“滚!还带这么算账的!”然后,愤愤地转身走了。

第二天,老梁来到店里一看,更加惊诧了:老儿子不在店里,收银台前坐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黝黑脸堂,彬彬有礼的样子。

“老爷子,您请坐。”

“你认识我?”

“认识,生日宴上,我见过您。”小伙子边说着边礼貌地奉上一杯绿茶。

“店主干啥去了?”老梁一脸不高兴地问。

“您是说我们总裁呀,回海南了,说有要事处理。”小伙子温和地笑着说,“把我留下帮他照看旅店。”

“什么总裁,我看就是个不着调的二蹦子!”老梁气得把茶杯在桌子上,铁青着脸走了。

一晃数日过去了。松江省松嫩地区兴安市旅游局的会客厅里,嘉宾贵客都已坐好。这里有老梁的两个儿子:松嫩地委书记、兴安市委书记,兴安市市长、旅游局长……主题只有一个:招商引资、开发云梦山旅游风景区,拉动市域经济发展。会客厅的主位上有两个座位空着,这是留给负责本次引资项目的省委副书记和那个投资1.2亿元开发旅游风景区的投资商的。大家怀着激动的心情望着会客厅门口。门开了,省委副书记领着投资商走了进来。室内立刻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老梁那两个当官的儿子,看着省委副书记身边的卡尺头,同时睁大了吃惊的眼睛,心想,怎么会是老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