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姜建华:那个叫邓希贤的少年 ——写给人民的儿子邓小平

来源:中国作家网 | 姜建华  2018年07月02日08:14

山脚下有一株绿油油的桧柏,那是你当年亲手栽,深情的小手臂轻轻摇动,浓浓的绿荫在脚下铺开,年年春风相似给人间洒下多少情,那暖暖的阳光洒在人们心间。

——题记

一 法兰西岁月

誰还记得那个叫邓希贤的小伙子……年仅十五岁的年纪廋小的身躯,让校长不忍让他去那遥远的法兰西,他的接受过新式教育的父亲邓三爷,为给儿子在黑的夜里找条生路,买了家里的几亩地,软磨硬泡死缠烂打,并不高大的力气大志向高的,那个叫邓希贤的少年,踏上了勤工俭学的道路,浩荡的工人革命和革命的真理,在艰难的泥泞里,露出了些微的光明。

一个穿透历史震惊世界的名字,周恩来、蔡和森、赵世炎、聂荣臻、王若飞、徐特立、陈毅、蔡畅、李维汉等,18名中国革命青年,巴黎,布洛涅森林,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在中国那个暗的夜里,横空出世,那个叫邓希贤的少年,被周总理成为油印博士的,也就是我们的小平同志,成了其中的一员,地下的印刷所,一张张散发着墨香的杂志传播,播下了中国绿色春风的种子。

二 江西岁月

一条普普通通的小路,一条从家到工厂的小路,每天循环往复默不作声,走在这条远离京城的小路,秋风乍起,衰草连天,田园将芜。

江西,那个农机厂,工厂照顾他,让他干洗零件的活轻,但人年龄大了,腿蹲不下去,让他去看图纸,眼又花了太费神,小平同志自己提出,去当钳工,很让工厂费解,誰曾想,几天下来,老师傅伸出大拇指,“想不到,你这活够四级水平。”小平脸上静静的没有任何表情,他的报国的拳拳之心,他的治国水平,该是几级水平呢。

那条小路,承载了小平多少的寂寞时光,有孕育了多少的民族曙光,小小的院子庄严肃穆,再看那楼后青草秀木之间斜立的发黑的柴棚,那个破旧的鸡窝,稍远处的一小块菜地,小院的主人曾经是受到了一种怎样的屈辱啊,当时三个老人中,六十五岁的邓小平,成了唯一的壮劳力,劈柴烧火已成日常,挺进大别山,一纵几千里,那一挥收敌六十五万的巨手啊。烟熏火燎的煤炉旁劈柴,慢慢弯下腰去,再到鸡窝里去收,那只还微微发热的鸡蛋,到菜地里去泼一瓢大粪,收获那一季的青菜和粮食。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思想种子,悄悄萌发,破土而出。

三 我家的责任田

小岗村,一个安徽凤阳的小村,一个震惊全国的农村改革第一村,这里发生过村民集体三次按手印的事件,一个个鲜红的手印,那个对大锅饭下讨饭的无声而有力的抗争,第二年丰收的喜悦,荡漾在村民的脸上不用演说。

生动的故事,总在,农闲时节从村里的小片空地,打谷场上,或冬夜牛棚火堆旁传出,大爷大娘好像是农村的故事家,说得那样生动那样让人着迷,让那月儿那样明亮那样干净,多少年了,还有没有人想起,那月上柳梢那牛马乱叫。

城里生活好多年记忆总是那样浅,乡村的几年生活,却不时地,在梦里来回放映一遍又一遍像一部,经典大片,看一遍喜欢一次,那老少爷们扛着铁锨镢头奔向田野的喜悦,那风吹麦苗郁郁葱葱的景象,还有那嬉笑打闹调皮捣蛋的孩子们的欢笑。

风也好雨也好一样坚定的脚印,从没有怨言没有牢骚没有争斗,只是热火朝天地干活,只是肆无忌惮地玩笑,不要生产队长一声令下,却干得那样,投入,那样心甘情愿,丰收了,那样掩饰不住的高兴,大地也从没有,辜负老乡们的汗水。

黎明,唤醒每一个新鲜的太阳,誰还在忆念这无忧无虑的生产队生活,也没有誰告诉你生活多么幸福,你应该珍惜应该感恩,多少年多少代就这样生存漫延,一样地平凡,一样地不可言说地喜悦。

我并不遥远的乡村啊,汗滴浸透了雨雪,困苦浸润着欢乐,丝丝微微的声音从哪里传来,是誰在低声诉说,透过多少年的雾霾,是风是雪还是那弯弯的月,在抒发,那淡淡的心结,在那故乡的月夜里,灿烂如歌。

四 一条朴素而特别的横幅

曾几何时,几个同学夜里跳墙,去附近粮所去看阅兵式,“小平,您好”那条简单朴素的横幅,就这么扎眼地出席在,人海沸腾的天安门广场,画面瞬间被新闻摄影记者定格,牢牢镌刻于国庆35周年的广场,成为共和国历史上珍贵的记忆。

人民把感情真挚,像对亲朋,像是对自己最热爱最熟悉家人的问候,真真实实地表达给了,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小平同志,是由衷祝愿,也是朴素深厚的爱戴。

你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着祖国年轻壮丽的姿容,你站在那儿,脸上露出淡淡而平静的笑容,亲切得几乎有几分天真,像个恬静的孩子,彩色的人群在大街上壮阔地流过,你激动吗,你微笑着看着沸腾的天安门广场,看着跌宕起伏人潮涌动春风得荡漾的长安街,你在想着什么,人民的儿子啊,那个叫邓希贤的少年。

你挥出你那有力的手臂,改革,像轻轻摘来一朵雏菊,缀插在祖国有些沧桑的浓密头发上,青春的中国,再次出发,青春的血液,又在她的身体里涌流,你像个孩子看着母亲那样,露出骄傲甚至娇憨的笑容。

再说一声小平你好,这是春雷吹响的号角,忘不了当年万马奔腾大地焕发了新貌,小平你好!小平你好!我们唱着这支歌,在东方黎明的土地,看太阳蓬勃。

简简单单的文字,朴朴素素的话语,穿透中国历史厚重的帷幕,穿透中国人沧桑的情感,一个春姑娘般银铃悦耳的声音,吹过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再说一声,小平,你好!

将记忆中灰色的天空濯亮,太多的屈辱渐渐远去。

祖国尊严与强盛的途中,在简单的字迹里萌生。

五 我要到自己的土地上走一走

中国,涅磐的凤凰,走过漫漫长夜,春天,在黑夜与白昼之间经历,痛苦与温暖,升腾的火焰注定要被一次次助燃,中华,我的中华,所有的江河山川,所有的虎咆海啸,所有的屈辱与黑暗,就在这一天迎来了黎明,中华,我饱经风霜,受尽磨难的中华,我历经千年文明泱泱的中华。

哦,我的香港!我的同胞兄弟也回来了,所有的中华儿女都激动得热泪盈眶,几门大炮便打开了一个国门,已折叠成年历里一幅滑稽的风景,流浪的岁月里,天安门是你永恒的牵念,风雨洗不去血泪的印痕,昨日的悲怆,今日的辉煌,石榴花开的季节,归去来兮的日子,百年的狼烟,百年的梦幻,所有的历史承载都是,民族不屈的魂。

我要到自己的土地上走一走,老人的这一远愿望终于没有实现,在一个雪打灯笼的元宵节前,小平同志——人民的儿子,永远地离开了他热爱的这片土地,离开了他心心念念的赤胆忠心,不畏浮云遮望眼的勤劳善良勇敢的人民。

梦想,一个承载历史,期许未来的词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一个响亮,坚毅的声音,在华夏大地回响,数百年间,强盛,衰落,复兴,沿着红船的方向,在祖国大地的春风里荡漾,腾挪跌宕的东方巨龙,脚步永不停歇,中国梦,我们的未来。

刻骨铭心的日子!风雨欲来的日子!闪电毁灭景仰光明的日子!

2018.3.16凌晨

后记

在一个特大冷风吹的倒春寒的夜,听着《小平,你好》这首歌,以一个普通写作者的视角,结合邓小平对自己少年青年及工作后成长的点点记忆,写下对小平同志的理解,对改革开放的个人理解,定有偏颇不当之处,但以自己真实的记忆和情感写出,也算是对小平同志的一点记念。简言之,我手写我心,任他东南西北风,尔尔,尔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