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浴火凤凰

来源:解放军报 | 赵广宇 向 勇 刘 鹏  2018年06月20日07:38

“左侧目标!”指令刚落,只见一人脚踏雪板手持长枪,披挂雪地伪装服飞驰而过。“咔!”一个漂亮的雪野“急刹”。“砰砰砰!”三声枪响,远处三个“人身靶”应声倒地。眨眼间,她已消失在茫茫雪野,只留下几缕硝烟在寒气中弥散……

她就是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女子特战排二班班长、射击教练员郭秀娟,人称“特战火凤凰”。

此时,一勾残月正慵懒地盯着大地。林壑深处,山风卷起沙粒般的碎雪,打得人脸如针扎鞭抽。谁能想到,5年前还是“娇娇女”的郭秀娟,如今成长为“陆上能狙击、上天能跳伞、下海能潜水”的特战精兵,实现了她军旅之路“凤凰涅槃”的梦想。

从军是每个热血青年的梦想,郭秀娟也不例外。18岁那年,她剪掉一头披肩长发,到武装部打听参军入伍的消息,高兴而来却扫兴而归:当地已经近20年没有招收过女兵。那晚,她哭了。

梦想就像永不干涸的泉水在郭秀娟的心底涓涓流淌。大学二年级这年,部队征召女大学士兵的消息在校园里瞬间“炸开”。身着长裙的郭秀娟得知消息后兴奋得大叫,从军梦想再次被点燃。卸下红妆爱武装,她放下五彩斑斓的大学生活,义无反顾选择了注定不寻常的军旅生活。

第一次参观部队史馆,郭秀娟热血沸腾。面对英雄部队的历史长卷和一张张泛黄的英雄照片,她眼中闪烁着羡慕。凝视着“标兵风采录”,她对战友说:“有一天,我也会上去!”

有梦想就有力量。新训期间,郭秀娟不仅队列走得好,而且射击成绩也迅速提高,还摸索出“握、撑、抵、贴、看、稳、扣”等射击要诀……3个多月后,她成了训练场上的“小老虎”。

新兵下连分配时,作为大学生士兵的郭秀娟,被分到话务员岗位,郭秀娟却向组织提出了“抗议”。面对领导的不解,郭秀娟拿出一张精心收藏的报纸,指着一个女特种兵据枪的图片,说道:“这才是我梦想中的样子!”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异常残酷。加入女子特战排的第一天,郭秀娟就被特战训练折磨得苦不堪言。5千米跑到一半,就累得趴在地上喘不过来气;细嫩的手掌没经几轮攀登训练就被磨得起了血泡;战术训练后身上更是伤痕累累……

面对周围说她是“自讨苦吃”的冷言冷语,郭秀娟并不气馁,她暗下决心:自己选择的路,即使爬也要爬到终点!

“一天不摸枪,手心就发痒;一枪没瞄上,睡觉也不香。”苦练不蛮练,她结合自己大学所学的知识动起了心思:用数学知识分析弹道数据,掌握射击规律。“别人射击凭感觉,我凭数据。”翻开郭秀娟的“射击日记”,满满的都是各种数据和图像,涵盖气象情况、弹着点分布、武器性能参数等方方面面。

训练中,看似“自讨苦吃”的一次次努力,却让她百炼成钢。郭秀娟很快练就了一身特战本领,不仅攀登、格斗、特种驾驶等特战课目样样优秀,而且手枪、步枪、冲锋枪指哪打哪。

积跬步以至千里。每当用汗水换来进步,郭秀娟都会像春天的藤蔓得到雨露滋润,再次高昂起头颅向着新目标探索。

凭借过硬的功夫,郭秀娟在一次比武考核中一鸣惊人:五公里武装越野第一名、手枪射击第一名、自动步枪射击第一名、狙击步枪射击第一名、基础攀登成绩第一名。

郭秀娟并没有因为取得好成绩而骄傲自满,相反,她更加努力攻克险难课目,对于她来说,挑战才刚刚开始。

在东北,形容敢闯敢干、有虎劲儿的人有个形象的俗语:“有钢儿”。郭秀娟经常拿这个俗语来要求自己,而且她就是其他官兵眼中最“有钢儿”的女兵。

眉目清秀,高鼻梁、丹凤眼,一头干练的短发,郭秀娟看似娇小的身躯里隐藏着巨大的能量。

2015年夏季的一个清晨,虽然惊雷滚动,大雨倾盆,旅里组织的“飞车过顶”心理行为训练没有改变日程。训练正在紧张地进行,突然有人注意到,站在场地中央的竟然是一名女兵。“平时训练女兵能参加,但是这么恶劣的天气,女兵能行吗?”考虑到天气给训练增加的难度和危险,有的人认为女兵不应该参加。

雨水顺着帽檐不停地往下流,郭秀娟瞪大眼睛盯着迎面驶来的猛士车。20米,15米,10米……几乎到了极限距离,郭秀娟才迅速躺下,车“嗖”地一声从她身上掠过,她满身泥巴站起来时,迎来在场官兵雷鸣般的掌声。

“没想到一个女兵竟然这么勇敢,当时担心她是被吓‘木’了,我做好了随时处置的准备!”精通特种驾驶的班长提起郭秀娟满是佩服。

有人问她为什么不害怕,有啥秘诀?皮肤黝黑的她“嘿嘿”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说:“想当一个好兵,得‘有钢儿’才行!”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郭秀娟一路走来同样步履蹒跚。一次滑雪训练,排长发现郭秀娟在队伍后越落越远,便返回去接她。此时,郭秀娟眉头紧皱,面色苍白,眼泪在眼圈里打转,见排长过来帮忙,她咬着牙奋力向前蹬滑,动作已经不协调。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拦下郭秀娟,排长一时间不知所措,因为她知道,郭秀娟一向坚强,如果不是疼痛难忍她绝不会是这副面相。

脱下雪鞋时排长傻眼了,郭秀娟右脚的袜子被鲜血浸透,脚踝处露出的血肉和磨破的袜子粘在一起。撩起裤腿,“迎面骨”上一个鸡蛋大的包泛着青紫。原来,平时负重滑雪时郭秀娟总是偷偷往背囊里多放重物,每天滑雪训练为自己加量。

郭秀娟是忍着怎样的剧痛坚持训练?想到这,排长瞬间泪崩了。

郭秀娟却笑着说:“扛得起特种兵的荣誉,就要吃得下特种兵的苦。这些伤都是小事,没那么疼,回去处理一下就好了。”一个月后,她成功跻身全旅滑雪训练尖子队,成了训练场上的“雪上飞狐”。

不但在滑雪训练中表现出色,郭秀娟在跳伞、潜水、机降等险难课目中同样身手不凡,并在训练中接连打破女子手枪特种射击、女子步枪特种射击、女子3000米滑雪3项纪录。

郭秀娟特别喜欢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的一段话:“纵然是敌众我寡,纵然是身陷重围,但是我们敢于亮剑,我们敢于战斗到最后一个人!”

2016年春天,还是上等兵的郭秀娟被推荐为参加国际比赛的选拔对象。参赛队员的选拔采取末位淘汰制,选拔过程异常残酷,最后的参赛名额只有4个。

值得庆幸的是,在最后一次选拔考核中,郭秀娟以“替补队员”身份获得了出国比武的资格。

“出去坐‘冷板凳’并不是我的初衷,摘金夺银才是我的目标!”训练场上的郭秀娟开始更加刻苦努力地训练。凭着这股狠劲,郭秀娟弥补了自己的弱项,训练成绩节节攀升,硬生生地从“替补”变成了“主力”。然而,就在出国比武前夕,意外发生了——

“有人受伤了!快叫军医!”一次训练,郭秀娟从障碍上掉下来,满脸鲜血。此时,距出国比武仅剩10天时间。俄式400米障碍的跑道上,郭秀娟在通过最后一个障碍“残破梯”时,不小心一脚踩空,头部狠狠地撞在了梯子的横杆上,鲜血瞬间浸透了作训服。

军医给她缝了15针,并给出忠告:“伤口太大,完全康复需要半个月,应该放弃比武,退出训练场。”

大赛在即,决不放弃!在郭秀娟的再三请求下,军医允许她适时重返训练场。受伤后第3天,伤口还没拆线,她就恢复了训练。头部充血不能跑步,她就顶着纱布练习射击,一遍遍练救护技术。受伤后第5天,伤口刚刚拆线,郭秀娟立刻重回跑道恢复了体能训练。

比赛当天,各国的高手们各个当仁不让,几轮成绩互相咬得很死。“即使倒下也要倒在冲锋的方向上。”郭秀娟忍住伤痛、顶住压力,以压倒性优势夺得俄罗斯“国际军事比赛-2016”女子手枪射击第一名、步枪射击第三名,女子团体第二名的优异成绩。

成绩公布,现场观战的中国军人欢呼雀跃。“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置身国际赛场,这句经常被他们挂在嘴边的话,此时此刻有了更深的内涵。

国歌奏响,红旗飘扬。那一刻,凝视在异国他乡赛场上高高升起的五星红旗,郭秀娟禁不住热泪盈眶。

戴上金灿灿的二等功奖章,那个拿着一张女特种兵据枪图片的大学生士兵,已经蜕变成了一只“火凤凰”。

“战场上没有女人,只有军人,险难课目男兵能做到的,我们女兵一样能做到!”险难任务面前,郭秀娟从不逊色于男兵。

2017年12月,郭秀娟被该旅选派到三亚集训,各路高手齐聚一堂。一次队里组织比武竞赛,军事地形学按图行进课目有一段择优路线,要穿越一块已经收割的庄稼地。比武中,一些男兵选手都小心翼翼地通过,而作为为数不多的女兵郭秀娟却全然不顾脚下庄稼秆留下的尖刺,拼命似地往前冲。当她率先完成任务到达终点时,考官们发现她穿的迷彩胶鞋多处被刺破,双脚还不断地往出渗着鲜血。

经过紧张激烈的集训,郭秀娟的潜水、操舟、射击等特战技能再次得到“浴火”。她的“火凤凰”形象在各兄弟单位战友们心中也烙下了深刻印记。5年军旅淬炼,对郭秀娟来说无异于浴火重生。强军路上,她还将书写更多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