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人民文学》2018年第6期|李浩:没尾巴的故事(节选)

来源:《人民文学》2018年第6期 | 李浩  2018年06月17日13:45

“没有尾巴的故事?”小耳朵们,我知道你们的疑问,你们想问,“什么才是没有尾巴的故事?是说,尾巴被砍掉了吗?还是,短尾巴的……你是说兔子吗?你要讲兔子的故事?或者,没有尾巴的故事就是——故事讲着讲着就不再往下讲了,它,没有结局?”

聪明的小耳朵们,你们猜对啦。我要讲的故事就是关于兔子的,它们的尾巴看上去就像是没有尾巴,我要讲的就是,一只叫“斑点”的兔子的故事。哦,是不是故事没有结尾?当然,不然怎么能叫“没有尾巴的故事”呢?我会在故事快讲完了的某个关键点上停下,余下的结尾的部分,则交给聪明的小耳朵们自己补充,我相信你们会为蹦蹦跳跳的小“斑点”安排好的,是不是?我的故事,需要聪明的小耳朵们参与,让它也变成你的故事。

现在,我们开始吧。

一 云朵山的故事泉

“妈妈,我还要听,我还要听!”小兔子斑点总是缠着妈妈,他可爱听妈妈讲的故事了,妈妈的故事里有大海,草原,山谷,从黑暗蜿蜒到光明的河,有雄鹰——在故事里它们一点儿也不可怕,有时还会让斑点觉得同情。有打伞的萤火虫,打翻了果浆瓶的麻雀,摩擦就出现神仙的神灯,走到甲板上的美人鱼……小兔子斑点觉得自己有一个神奇的妈妈,她竟然知道那么多,那么多。更重要的是,妈妈每天的故事让斑点觉得黑夜不再那么漫长难熬,也不再那么充满了让兔子们不安的危险。要知道,一到晚上,小兔子斑点就和自己的所有家人聚集在阴冷的深洞里——小兔子斑点总是缠着妈妈,而妈妈也总是甩一下她的耳朵,然后开始用山泉一样的声音,滔滔不绝。

但那个晚上,妈妈显得心事重重。她告诉斑点,妈妈累了,最近事情太多了,而且有好多是烦恼的事——“斑点啊,今天,妈妈就不给你讲故事啦,好不好?你自己去想新故事吧。”

可斑点不干。他还小,想不出什么特别的好故事,他想的故事有时会吓唬到自己,这可不是他想要的。“妈妈妈妈,我还要听,我还要听你讲的故事!”然而,妈妈静不下来,她的那些烦心事儿总是拖着她的身子,这不,外面叔叔长耳在喊她,她答应着,然后对小兔子斑点说:“这样吧,小斑点,等我忙完了,你如果还没有睡,妈妈就再来给你讲。不过,妈妈的故事也快讲完啦,我存下来的故事不多啦。”

“妈妈,你存的故事在哪儿呢?”小斑点不想让妈妈走,她一走,自己就一只兔子躺在黑暗里,根本睡不着,就会想一些可怕的故事来吓自己。“存在故事匣里。不过里面已经没有故事啦。”斑点的妈妈指了指放在衣橱那里的木匣子,“舒克的爷爷病了,我们得带他去看医生,还得照看他的家。等我们忙完这件事儿,我就去故事泉,给你找很多很多的故事来。”

“那,妈妈,故事泉在哪儿?怎么样才能得到故事呢?”兔子妈妈已经走到了门口,但小兔子斑点依然不想让妈妈走。他在自己的床上站了起来。

“故事泉……在一座称为云朵山的地方。那里有一座由书籍搭建的古老城堡。”兔子妈妈转过身子,她看着小兔子斑点,“喝下故事泉里的水,肚子里就会有许许多多的故事。如果想要更多故事,你就把泉水存放在水壶里带回来,要故事的时候就喝一口里面的水。等我家小斑点长大了,就自己去故事泉,把自己想要的故事带回来。妈妈忙去啦,小斑点最懂事啦。”

“妈妈妈妈……”小斑点还想再说,他还有好多问题想问呢,可妈妈已经关上了门,她和长耳叔叔一起朝舒克家的方向走去。“我现在就要故事。”斑点跳下床,他打开妈妈所说的“故事匣”——里面确实什么也没有了,只有两个小小的空瓶,里面没有一滴水也没有别的什么。小兔子斑点有些失望,他重新坐回到床上去:外面实在太黑了,而屋里的光亮只有那么小小的一点儿,还在蜡烛上面摇摇晃晃,仿佛随时可能熄灭。

小斑点想着故事,他尽量去想妈妈曾讲过的那些美好的故事,善良的故事,勇敢的故事,温暖的故事,可想着想着,他的思路就乱了,就会绕到大灰狼的故事上来,而大灰狼一在故事里出现,之前的故事就会被截断。“讨厌!”小斑点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他想,如果自己有妈妈那么多的故事该多好。他想,舒克爷爷的病大约不会马上就好,妈妈大约会忙很多天——“我要自己去找故事泉,我要自己给自己讲故事,当妈妈心烦的时候,我也可以把我从泉水里得来的故事讲给她听……那样,该有多好!”想着想着,小斑点慢慢地沉在了梦里,他梦见,自己找到了故事泉,喝下了那里的水,他的肚子里有了一肚子的故事,那些故事那么丰富、生动、吸引人,自己的小伙伴们都围坐在自己身边,缠着自己讲故事。

第二天,小斑点从一个让兔子感觉兴奋的睡梦里醒来,便急匆匆地朝洞外跳过去,他觉得自己的身上充满了力气。“海狸海狸,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海狸海狸,我要去云朵山啦!”海狸,其实不是海狸而是一只眼睛红红的小兔子,她妈妈也总是爱听人讲故事,在海狸出生的时候她听到了一个关于海狸的故事,于是她的女儿便有了“海狸”这个名字。“你说什么?你说的,是有书籍的城堡和故事泉的云朵山么?”海狸,也总是缠着她的妈妈讲故事,所以她知道得更多。“你也知道云朵山?那么说,我妈妈讲的是真的啦?”小兔子斑点又跳了起来,他一听到什么让他兴奋的事就爱跳起来,妈妈批评过他多次也没什么用。

“可是,那里……据说很远呢。只有不怕苦的兔子才能走得到。”海狸的红眼珠显得黯然,“可我就怕苦,我一嚼到苦麻菜的叶子、一嚼到蒲公英的根就感觉苦得受不了,现在,一想到它们我就苦得,哎呀哎呀,先让我苦一会儿,我也想去云朵山,可是,你得替我吃掉那些苦才行!”

小兔子斑点点点头,“吃那些苦的菜,这没问题!我当然可以替你吃,你吃不苦的草叶和菜。可是,去云朵山的路程太远啦,而且我现在也不知道是哪个方向,你还是不要去了吧,海狸,我一只兔子,能行的。”“我们好朋友一起上路,不是更好吗?我妈妈总说两只兔子的智慧要胜过一只兔子的智慧。对啦,我们也叫上波波头吧,别看他慢吞吞的……”

波波头,是另一只小兔子,他的年龄比斑点和海狸略大一些,平时总和斑点、海狸一起玩儿,是他们的好朋友。斑点和海狸找到他,波波头用他慢吞吞的动作表示同意:“好呀好呀,我可爱冒险啦。我去。”

三只兔子一起在草地上跳了三跳——这是他们“达成一致”的一个仪式,属于好朋友的秘密。现在,他们做好了准备。

且慢!“他们似乎,还没有找到云朵山的方向呢!”谢谢小耳朵们的提醒,他们所做的准备中,当然要包括找到方向啦。斑点的妈妈、海狸的妈妈指的都是同一个方向:向东走,在太阳升起的那边,一直朝着那个方向走便是。心细的海狸准备得更多,她甚至缠着妈妈要一张去往云朵山的旅行图,然而她妈妈并不能提供出来:“傻孩子,妈妈并没有去过云朵山。妈妈讲给你的故事,是妈妈的妈妈讲给我的,她,则是听喝过故事泉的骑士兔子说的。去哪里找骑士兔子?我不知道,他应当很老了吧,或者已经不在我们的土地上了。我小的时候,也曾经到处去找他呢!……没有兔子知道他的消息。”海狸的妈妈正忙于把她收集到的花插到花瓶里,准备给病重的舒克爷爷送过去。

长话短说,略过他们的准备和上路时的情况——讲故事从来都是这样,没有太多必要的话、没有太多必要的交代尽量省去,这时候,我们要把它交给一匹快速飞跑的马——这匹马,驮着故事一路颠簸,走出了很远。三只小兔子,来到了一条小溪的面前。水流泛着浪花,偶尔有一两条鱼从水里面蹦出来,看两眼水流的外面和兔子们。“我们怎样才能过去?”小兔子斑点用他的爪子探了探水,水很凉,似乎也很深。“我们抱在一起,在水里面打滚儿,我妈妈说,蚂蚁们过河就是这样过的。”海狸说道,但马上她就否定了自己的主意,“不行不行,我们不是蚂蚁,如果下到水里面去一定会被水流冲走的。再说,我也不想湿了我的新背包。这样,我们先吃一根胡萝卜吧,我可不想吃苦。”

“好呀好呀。”一向慢吞吞的波波头也赶了上来。

三只兔子,一边嚼着小兔子海狸带来的胡萝卜一边朝着小溪的对面张望。这时,他们看到了一头水牛,正在小溪的对面吃草。“水牛伯伯,水牛伯伯,我们想到对面去,你能帮帮我们吗?”水牛听见了他们的呼喊,朝着溪水的方向走过来。“小兔子们,可以啊,你们可以跳到我的背上去。可是,你们为什么要到这边来呢?”

“我们,要去云朵山!我们要去书籍搭建的城堡!我们要喝下故事泉的水,让自己的肚子里充满了故事。”

“云朵山?”老水牛显出一副吃惊的样子,“哟,很远的哟。你们大约还要走三四天呢。你们是要喝故事泉的水么?我建议,你们还是不要去了。”

“为什么呢?”海狸首先表示自己的不解,“喝了故事泉的水,自己就拥有了好多好多的故事,这有什么不好么?”

老水牛说,他听消息灵通的奶奶讲过,故事泉的水有时是甜的,有时则可能是苦的;有时是清澈的,而有时会是混浊的。在喝下故事泉的水的时候,你有时难以分辨你喝到口里的是哪一种。“据说有条拒马河,那里的水不深水流也不急,但马就是过不去。拒马河里有许多饮过故事泉的水的鱼,它们喝到的是苦泉水,所以它们记住的都是忧伤的故事,所以它们总是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而就连捕到了这种鱼的狼和熊,也都变得眼泪汪汪起来,好像那些故事在它们的肚子里发酵,让它们也感到了忧伤。”

“哦哦哦……我最怕吃苦了。我也不想喝到苦的水。哎呀哎呀,先让我苦一会儿。”海狸的身体抖动了几下,仿佛她吃到了有苦味儿的菜根或者草叶。

小兔子斑点直了直自己的身体,“水牛伯伯,我不怕。我会第一个先喝故事泉的水的——如果是忧伤的故事,那我就忧伤一段时间好啦,我倒想知道这些故事有多忧伤,多痛苦。既然有忧伤的故事,那说明我们也应听到忧伤的故事,是吧?”

“哦,忧伤的鱼……”慢吞吞的波波头还在回味老水牛前面讲到的话,随后他也站在了斑点的一边儿,“我们要过去。我们要故事。”

“那样的苦,”海狸的身体又颤动了两下,“我也能吃得下。再说,我们还可能喝到各种不一样的水。我妈妈说,兔子的生活不会只有彩虹,我们得到的故事也不应只有一种。”

“那好吧,”水牛咀嚼着刚刚咽下的草,他慢慢地俯下身子,“你们都到我背上来吧,我把你们送过去。”

长话短说,不知道三只兔子又走了多远的路,他们被一道狭小的山崖拦住了。山崖不算很宽,有树枝蔓延到对面——但小兔子们却是跳不过去的,即使大兔子也不能。“怎么办?怎么过去?难道我们不得不回去了吗?也没有一只水牛——就是水牛在,他也无法帮我们跨过去的。怎么办呢?”急切的海狸在崖边上接连跳了几跳,她让小兔子斑点感到紧张。好在,海狸并不是一只不惧怕危险的兔子。

斑点朝着山崖的对面望去,是有几株树从山崖的这边延伸到了那边,可是,出于兔子的本性,他们不可能顺着树杈爬过去,他们只会跳跃。“怎么办?”小兔子斑点一时也想不出办法。

“你们看,这里有一根毛绳子。”小兔子波波头指着头顶的那棵树:是的,从树叶的缝隙中,垂着一根像藤条又不像藤条、像绳子又不那么像绳子的“绳子”,毛茸茸的,还偶尔向上弯曲一下。波波头跳跃了两下——他够不到这条“毛绳子”。小兔子海狸也被吸引了过来,“哇,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毛绳子!好漂亮啊!我们把它拽下来,拿回去给妈妈看!斑点斑点,你快过来看看!”

本来,小兔子斑点正在专心地寻找到山崖对面去的路径,但海狸一叫他,他也就蹦跳着过来了。“真是奇怪。可是,我们还是过不去。你们也帮我想想,不是说三只兔子的智慧要胜过一只兔子么?”

“我们先把这条毛绳子弄下来再说。”海狸有着很高的兴致,她比波波头还要矮小,当然更不会够得到毛绳子——“有办法啦,我们用小石子把它投下来!我们来个比赛吧!”

小石子们被投了上去。突然,那条毛绳子一下子收进了树叶中看不到了,从树叶中露出来的是一只长尾猴的脸:“讨厌讨厌!你们这些讨厌的坏兔子,也不让猴子好好地睡觉!讨厌死你们啦!”

“哦……我们以为,我们不知道是你的尾巴。”波波头慢吞吞地伸出手指,抓了抓自己的耳朵,他觉得很不好意思,“我们并不知道是你的尾巴。我们以为,只是条好看的绳子。”

“绳子?好看的绳子?讨厌的小兔子,你仔细看看,它怎么会是绳子?绳子能这么翘起来吗?绳子能自己这么甩一甩么?对了对了对了,我要问你们一个严肃的问题,讨厌的兔子们你们一定要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来到这里?要知道,这里可是我威武勇猛、高大帅气的长尾猴的领地!”

“我们,要去云朵山!我们要去书籍搭建的城堡!我们要喝下故事泉的水,让自己的肚子里充满了故事。”

“云朵山?”长尾猴显出一副吃惊的样子,“哟,很远的哟。你们大约还要走一两天呢。讨厌的兔子们,你们是要喝故事泉的水么?我建议,你们还是不要去了。不要去啦!”

“为什么我们不要去啦?前面,我们经过小溪的时候,水牛伯伯也说过几乎同样的话。如果你是说故事泉里有时会涌出苦涩的水来,我们得到的可能是忧伤的故事的话,那就不用说啦,我们都想好啦。反正,我们想听故事,我们想了解更多。”

“嘁,”长尾猴一脸的不屑,“怎么说,你这只兔子真是……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先自己叽叽喳喳,真是讨厌。我告诉你吧,我说的可不是这个。难道,你们没有听过喜欢听故事的拉拉果公主的么?怎么怎么,你们竟然没听说过?好吧,那就让我这只威武勇猛、高大帅气的长尾猴来给你们讲讲吧,谁让我一直是热心肠的呢。”

长尾猴说,在山的那一边,有一个由一群小矮人建立的国度,名叫拉拉国,拉拉果公主是国王拉拉布的女儿。这位生活在蜜罐里、生活在糖瓶里的娇公主每天要做的事就是,让宫女们把送来的故事泉的水在火炉上加热,加上糖和蜂蜜,茉莉花和柠檬,一小口一小口地喝下去。她自然有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啦!有了许许多多童话故事的拉拉果公主就有了同样许许多多的不满足。她向国王拉拉布哭闹,要一个能虐待自己的后妈,国王拉拉布多宠着她啊!一向,国王对公主的要求都是一百个答应,这次也不例外,拉拉果公主的亲生母亲不得不被关进了有许多冰块儿的冷宫。据说里面可冷啦,就连新放进去的冰块儿都会禁不住,直打冷战。拉拉果公主有了一个后妈,然而她又嫌弃这个后妈对她不够狠,国王拉拉布只得下令,如果新王后对待拉拉果公主太友善,就要用藤条鞭子打她的屁股,然后送到冷宫里,让她和拉拉果公主的亲生母亲待在一起。还没算完!这位一直生活在蜜罐里、生活在糖瓶里的娇公主还没折腾够呢,她非要学故事里的人物,非要到森林里去住,而且不遇到一个能解救她的王子不回来……“你们听听,你们听听!都是故事泉的水给闹的。这个拉拉果公主,一心想过和故事中一模一样的生活,她的母亲和她的宫女们可被她给害苦啦!你们喝下故事泉的水,很可能就不想当兔子啦,说不定,你们也会以为自己是一只威武勇猛、高大帅气的长尾猴。我可不要你们这些吃草的小兔子和我抢地盘,尽管我不会害怕的。”

小兔子斑点想了想,“威武勇猛、高大帅气的长尾猴哥哥,你放心吧,我们喝了故事泉的水,也不会像拉拉果公主那样,更不会觉得自己是只猴子。在来到这里之前,我听妈妈讲过很多很多的故事,有时我也会把自己想象成故事里的主人公,譬如是小狮子、小蜻蜓,或者是豌豆公主什么的……但故事一结束,我依然是一只兔子,一只叫斑点的兔子。听故事,讲故事,就像看一场演出,我喜欢那样的时刻,我喜欢让自己沉在那些不一样的故事里面,但我知道自己是一只兔子。”斑点说着,回头看了看海狸和波波头,他们也正认真地听着他的话。“不过,”斑点摇摇自己的大耳朵,“不过我们过不去。”

“如果你们想过去,哈,我,威武勇猛、高大帅气的长尾猴当然有办法。不过,你们不许来我的地盘抢夺我的香蕉、核桃和百香果!讨厌的小兔子们,你们必须做出承诺,虽然我也不能确定你们喝了故事泉的水之后还会不会记得自己的承诺……算啦算啦,我还是把你们带过去吧,谁让我一直是热心肠呢!”

长话短说,矫健的长尾猴把小兔子斑点抱起来,攀到树上,然后飞快地攀援在树枝上,把小兔子斑点送到了山崖的那边,然后是海狸、波波头。三只兔子在感谢过长尾猴的帮助之后,重新上路,这时天色越来越暗。

“天要黑了,我们怎么办?”小兔子海狸有些惊慌,毕竟,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妈妈独自在外面,而斑点和波波头也是。“没有太阳了,我们朝哪儿走?是不是要停下来?我们停下来,会不会遇到——大灰狼、老虎,或者……哇,太可怕啦!看我踩到什么啦!”小兔子海狸大叫着,她闭起眼睛飞快地跳起来,可是慌乱中,她跳了几次也只是在原地打转儿。

“哎哟哟,”被她踩到的小花蛇好不容易才甩开自己的尾巴,“你,你这只兔子!哎哟哟,疼死我啦。”

“可你还吓死我了呢!”稳了稳心神,小兔子海狸才开始向这条隐在草丛中的小花蛇道歉,“对不起,我没能看到你……”海狸从她的背包里掏出一根干净的胡萝卜想递给小花蛇,忽然想起小花蛇并不吃它,不得不又将胡萝卜塞进了背包。

“也没什么。我爸爸被一只黄牛踩过,我妈妈被一只小鹿和一只小熊踩过,我的哥哥被两只小豹子和一只大豹子踩过……相对他们的遭遇,我应当算是好的啦!不过,你一连踩了我四五次,哎哟哟,一想到踩这个字,我的尾巴就疼。”那条蛇竖起它的尾巴看了又看,“对啦,我从来没在天黑的时候看到过一只小兔子,你们为什么不回去睡觉?”

“我们,要去云朵山!我们要去书籍搭建的城堡!我们要喝下故事泉的水,让自己的肚子里充满了故事。”

“云朵山?”一直盯着自己尾巴看的蛇显出一副吃惊的样子,“哟,很远的哟。你们大约还要走八九天呢。”

“等一下……”小兔子斑点很有些不解,“我们到云朵山,到底要走几天的路程?水牛伯伯说,要三四天,猴子哥哥说,要一两天,现在,你说要走八九天?”

“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呢?”海狸跳到小花蛇的前面,“水牛伯伯走得慢,所以他用他的步子来算,需要三四天的时间;而猴子哥哥,他不光走得快而且还可以在树上跳,可以走最近的路,所以只需要一两天的时间;而这条花蛇姐姐,她没有脚,走的路还是弯的,因此她要用的时间最多。”

吐着芯子的小花蛇点了点头,“是这个道理。我也愿意听故事,晚上出来的时候,我常常蜷在草丛里面想我听过的故事。告诉你们吧,我的爷爷的爷爷就喝过故事泉的水,不过他接到的是下游的,水里有些杂质,所以他讲的故事磕磕巴巴的,到我爷爷给我讲的时候,就更磕磕巴巴的了。我也想知道,喝下故事泉上游的水,泉眼处的水,装在肚子里的故事会是怎样的。”

小兔子波波头打了个哈欠,他跳得慢,可用的力气却比斑点和海狸要多,因此他早就感觉累了。“你的爷爷,怎么不去故事泉呢?他为什么非要给你讲磕磕巴巴的故事?”

“因为我爷爷的爷爷,”小花蛇从三只兔子的脚下爬过,“我爷爷的爷爷,自从喝过故事泉的水之后,就天天想着他的故事,总是走神儿,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能捕捉到好吃的大雁,不那么好吃的小老鼠和虫子,以及有硬壳的蜗牛。尽管在蛇类家族里他们都听我爷爷讲故事,可这不妨碍他们经常嘲笑他,说是他肚子里的故事害了他,他,再也不是我们蛇类家族里的能手了。这件事,很让我们都抬不起头来。所以,我们家族,只会讲爷爷的爷爷带回的那些故事,谁也不敢再提故事泉,更不用说去取故事泉的水了。”顿了顿,小花蛇垂下她的头,“可是,没有故事,我们蛇的生活真是难熬。”

“花蛇姐姐,我们会把故事带给你——我是说,假如我们能够到达故事泉的话。”天色越来越暗,小兔子斑点也感觉累了,之前他可没有跑过这么远、这么久的路。“你放心,我们不会半途而废的,我妈妈说,兔子做事从来都不只做一半儿。”说着,小兔子斑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好吧好吧,你们睡吧,你们都累了,我看得出来。你们安心地睡吧,我们在这个时刻是不睡觉的。这样,我为你们巡逻,一旦有什么危险我会叫醒你们。而作为交换,我希望你们在回来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把故事讲给我听。我可不想总听那些磕磕巴巴、老掉牙的故事啦。”

长话短说,小耳朵们,长话短说一直是我的好习惯。第二天早晨,三只兔子和小花蛇告别,他们继续赶路,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斑点看见,一群排着“一”字和“人”字的大雁也正朝阳光里飞去。“我们并不是孤单的,不是吗?”小兔子斑点从草丛里跳起,他想和大雁们打个招呼,可是飞在空中的大雁们并没有理会。

走啊走啊,在路上,他们碰到了一只蜗牛。这只蜗牛正在爬树。“去云朵山?哎哟喂,太远啦,别看我现在还年轻,等我老去的时候,顶多也就爬到……算啦,我可不想想这些。兔子们,你们还是回去吧。”

走啊走啊,在路上,他们碰到了一群鼹鼠正在挖洞。“去云朵山?去云朵山干什么?故事泉?哈哈哈……你们讲的故事真可乐!竟然有兔子……你们为什么不去挖洞?你们为什么不贮存好过冬的粮食?把故事种下来,它会结出玉米粒么?它会结出绿豆荚么?哈哈哈……你们讲的故事真可乐。”

走啊走啊,在河边,他们碰到了一群鱼。“你们是去干什么的?”小鱼儿围绕着他们,眼神中充满了好奇。小兔子向它们解释:我们要去云朵山,那里有一座由书籍搭建的城堡……“你们是去干什么的?”三只小兔相互看了看,他们只得重新解释:我们要去云朵山,那里有一座城堡,城堡上面有一口故事泉……“你们是去干什么的?”

走啊走啊,甭管过去了多长时间,一个不算小的高岗又把他们拦了下来。三只小兔子尝试了很久,可无论他们用怎样的方式,都无法攀到上面去。就在三只小兔子不停地抓自己的耳朵、一筹莫展之际,一只拥有长长的脖子和长长的腿的长颈鹿走过来,它轻易地吃到了从那个高岗上垂下来的叶子。“长颈鹿叔叔,长颈鹿叔叔,你能不能帮助我们一下?我们要去云朵山,你能不能用你的长脖子把我们送到上面去?”

“云朵山?”长颈鹿显出一副吃惊的样子,“哦,可是很远的哟。据说那里有一群狼在把守,他们不想让任何一种动物靠近故事泉,兔子?更不行啦。据说故事的水流中有许多和狼有关的故事,他们不希望被别的动物听到。即使根本没有狼的把守,我也不建议你们去。故事知道得太多,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为什么?”一向慢吞吞的波波头第一次显得急切,相比之下,他比这只长颈鹿的动作迅速多了,“为什么呢?”

“故事知道得多了,事情就想得多了,那些伤心啊、痛苦啊、不甘啊,还有一些更加混乱的情绪就多了。你的安静也就被打乱了,你就会烦恼——我们长颈鹿都知道这些。我们脑袋里想一件事,譬如是吃这片叶子,这个想法要让自己的腿知道靠得近一些需要很长的时间。这样我们就不能分神,只盯着叶子把它吃到嘴里就足够了。我们简单而快乐,我们才不要故事呢。”

“可我们需要,长颈鹿叔叔。我们请求你帮我们一下,把我们送到那个高岗的上面去……”

“我不能帮你们,抱歉。”长颈鹿缓缓地摇摇头,“我要是把你们送到上面去,那我有时候就会想起来,我送走的那些兔子他们怎么样了,到没到达云朵山——那样,我的安静就没有了。我不能做这样的事。”

说着,长颈鹿转过身子,他准备朝另外的方向走过去。

“长颈鹿叔叔……”

可是,长颈鹿头也不回。

“你不能走。”小兔子波波头拦在长颈鹿的前面,“你就一下……”波波头做了个甩头的动作。

“小兔子,你让开吧。”长颈鹿努力地低下头,“我还有自己的事,我还没有吃饱呢!要知道,你这样做是很危险的,假如我的腿抬起来了,发现你就在我的脚下,我的大脑告诉我必须把腿收回,可等我的脚接收到这个命令的时候我早就把你踩在脚底下了。小兔子,尽管我不会故意伤害你。”

“我偏偏不让开!”小兔子波波头似乎从来没有这样倔强过,它还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只把两只大耳朵竖了起来,“你就甩一下,一下,一下!”

“我可以给你吃胡萝卜,我只有这一个了。”海狸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胡萝卜,将它举在自己的头上,“长颈鹿叔叔,你就帮帮我们吧。帮我们,你也没有什么损失啊。”

无可奈何的长颈鹿只好应允:“好吧。不过我只帮这一次。你们要是回来——要是能回来的话,也不要再找我了。我可不想总记着什么事儿。”

“没有问题!”小兔子斑点爽快地回答,“回来的时候是下坡,我们可以跳下来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又经历了一些不大不小的波折,三只小兔子终于登上了云朵山。云朵山可高啦,它的山尖隐藏在云朵里,阳光有时从云朵的上面透过来,七种色彩会在云的边缘处波动着闪现,很是漂亮。小兔子海狸望着云朵山上不断变幻着色彩的云,一次次地跳起来,并和云朵打着招呼:“你好白云!”“你好红云!我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红云!”“你好蓝云!你好,洒满了金子的云!你好,可爱的绿云!我要是有这样美的裙子,该有好幸福!”

走着,它们远远地望见了传说中用书籍搭建起来的城堡。“哇,真的是用书籍搭建的呀!我以为妈妈说的并不是真的——没想到,真没想到!”“但看上去像是石头……用石头雕成了书的样子。你们看,它们像不像石头?”“是啊,风一点儿也吹不动它。要是书籍……”“我们走进去看看,就明白啦!反正故事泉就在城堡的上面!”“好吧好吧,不过我们小心点儿,不是说,有狼在看守着吗?我为什么没看见?”“嘘——”

一只狼,两只狼。它们趴在路边的草丛里,一副慵懒、松懈的样子,好像都没有睡醒。“它们就是这么看守的?太可笑了。”海狸小声地说着,不过她还是笑出了声来。“不对,我觉得不对,”斑点摇摇头,“狼多狡猾,可能,这是狡猾的狼故意让我们看到的假象。我们不能大意。你俩等着我,我先过去观察一下……”

“你小心!”

小兔子斑点,用最轻的声音跳跃进草丛,一点一点地靠近……

小耳朵们,关于“云朵山的故事泉”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啦,讲到这里,它当然没有尾巴——后面的故事,我把主动权完整地交到你们的手上:负责看守的狼是真的松懈,还是故意引诱?小兔子们会不会被吃掉?他们会喝到故事泉里的水吗?他们喝到的会是甜的还是咸的,是香的还是苦的?总之,后来会怎么样呢?小耳朵们,调动你们的想象和智慧,交给你们来讲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