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满族文学》2018年第3期|寒凝:微不足道

来源:《满族文学》2018年第3期 | 寒凝(满族)  2018年06月11日09:07

  【作者简介】寒凝,本名隋冰,80后。辽宁散文学会会员,丹东市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发表于报刊。

                                          

给我点时间

 

请给我点时间

让我把杂乱的生活打理

我需要一个冬天来

冷却一部分热情

还需要许多个夜晚把梦

不断温习

找到新的出路

当然,如果可以送我

一份宽容

我会把心熨得平整

这个秋天,风把它吹得

皱巴巴的

其实,我还想要

满满的氧气

供我呼吸

在这低压的空间里

我必须小心翼翼

我知道我要的有点太多

我知道你会给我

就像昨天

云朵开在天边

一片叶子回到地面

在时间的温柔以对中

我会回到季节的

源头

找到儿时丢掉的种子

尽管没有什么必须开花结果

但四季是一定要经过的

 

赘 语

 

关于你的那些赘语如今我把它

封进酒坛。挖地三尺,窖藏无期限

 

不再做痴情种或者混世魔王

食人间烟火,做一个穿朴素碎花裙的女子

 

一些时光咬碎在牙缝里

还有一些挂在墙壁上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怀疑

白昼与黑夜交替的欢娱,以及遗落的泪滴

 

如 果

 

如果明天跌倒在今夜

那么今天、昨天堆积起来的烦恼

又该去牵绊谁的日子?

 

如果明天跌倒在今夜

案头那些没读完的书嘴里没说出的话

又让谁的手谁的耳停留?

 

一个人走了,没有告别,没有预设

留一个大写的惊叹号

撑开所有人的眼睛,嘴巴

 

咬不出一个痛字。那些凡人

唏嘘地踩过跌倒的尸体,是的

一个倒下的尸体为一些站着的尸体高唱

 

有人奔跑呼喊,有人双手合十

经文打不开往生极乐

迷津挤满了肉眼凡胎

 

终究又都会丢给西风

转身而来的黎明

让站着的尸体回到苦难轮回

 

何须赞美

 

天是蓝的,云是白的

大地是丰硕的,人们是勤劳的

 

阳光是明亮的,鸟儿是自由的

日子在昼夜交替里沉默寡言

季节不因你的来去改变

 

孩子奔跑着长大

老人在岁月堆砌的沙垒里长眠

许多事在发生

许多事已结束

 

就像这个秋天

风会带走玉米的青春

又在最后的时辰

把绚烂的嫁衣送给山峦

 

紧接着会有一场雨

洗掉所有颜色

回到黑白的初始,然后等待

再次出发

 

你说累了

 

我信了!这一句

足够温暖我一个冬天。

有北风,有荒草,有寂寞的人

最长的夜

还有两只斑鸠的低语

一片雪花的沉默

 

多漫长呀!北方的冬天足足有六个月

六个月就是半年

这么多寒冷该放到何处?

我不知所措

我瑟瑟发抖

我开始幻想你怀抱春风又绿

鸟语莺啼

日子该是温柔绵软的

我却抱紧自己

 

此刻,我跌倒在一条暗长的路上

多想被你打捞

挂在月亮的一角

只是月亮逃离

天边几点星光悄怯地

不曾说出

你的所在

 

原文同步刊于《满族文学》2018年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