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献给中国新诗百年的一份厚礼

来源:文艺报 | 朱先树  2018年06月08日09:10

中国新诗自产生以来,已有了百年历史,逐渐为中国人民所接受,并成为了一种文化传承。为纪念中国新诗百年,由军旅作家、诗人吴传玖任总编辑的一套新诗集“中国诗文经典”共六本,正式出版发行。这六本诗集包括康桥的《像天鹅一样歌唱》、罗玉玲的《时光的味道》、詹永泉的《时光独爱这里》、流水方舟的《与风絮语》、蔡启发的《一个中国玉人的飘逸之美》,以及向正坤的《九尾狐》。这既是为中国新诗百年纪念作出的努力,也是对中国新诗百年的一份贡献,值得我们关注。

这次出版的六本诗集中,有三本是写时代和个人经历的,如康桥,她是一位军旅诗人,思想和想象都难以掩饰那一身戎装下的飒爽。她对大自然的感情,都写得俊朗清亮。如写黄河,十分动情,一写、二写、三写、四写,说“我的黄河越来越瘦了”,“我真想抱起她”,她也写长江,“让我成为一滴水”,写青海湖,“即使远得看不见也在心上”,她是爱着这一切的,作为军人,她所衷爱的大地和人民是永远连在一起的。诗人罗玉玲虽生活在校园里,但从她的经历看,她描写的亲情、友情、爱情,以及祖国山河、故乡,对生活的感悟与热爱,都说明她的爱是广泛而深沉的。她的诗本真率性,普通人所有的,她都涉及到了,但她的诗是现实与精神审美的融合,把自然的东西转化为心灵情感,但表现的又是一个女性的柔美一面。如写《秋荷》:“一百次的妩媚/让人视觉疲劳,习以为常/偶然一次喜欢,让人心跳”。生活中的感悟,与“秋荷”的表达,让我们能更多地思索和理解。詹永泉的《时光独爱这里》则主要是写自己的生活感悟。他的“独门楼”、“两条河”、“梨花白”,以及“年轮”、“纳木措”都是如此。尽管其中有表现远方和爱情的作品,但都是从具体的事物出发,表达一种心灵的回响。作为诗人,其实就是如此,热爱大地自然与热爱祖国是一致的。

爱情诗,这是一个常写常新的永恒主题。爱情是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在这本诗集中,就有三本诗集是写爱情的。当然爱情诗其实也是与时代有关系的,舒婷之所以为大家记住,也就是在特殊的年代,她写了与时代共鸣的爱情诗,大家记住了她的《致橡树》,说这首诗是写爱情,也有人说她在特殊年代写了男女平等,其实也是写对自己爱慕与尊重的人,表现了真实情感,在她的《神女峰》中,还说了“与其在山头伫望千年/不如在情人的肩头痛哭一晚”。“文革”十年,在那没有爱情的年代,读到这样的诗,会使我们感到现实与忠贞的享受,这的确体现了时代的意义在。在这里,我们读到流水方舟的《与风絮语》,也为他的真爱所感动。“两个人的爱,有时是惊天动地的,但更多的都是平凡,默默无闻的”。重视真情比什么都重要。当然他也写了“新交甚密,与一个影子/在每每孤寂的时候/它会忽然降临//一起交谈一起沉默/一起散步于某个湖岸/一起徘徊于彩云的边缘/影子,还会在潮湿的梦里/悄悄潜入/……”爱是真实的,但作者却说是个“影子”,这就是对爱的向往表达。蔡启发的《一个中国玉人的飘逸之美》则主要崇尚一种“精神恋爱”,如大海洪流,奔涌泻来,带来新的震撼与感动,让你惊艳与惊喜,比那些直接说“我爱你”的诗更有味道。即使写仓央加措,他的心中也是充满爱情的,是圣洁和美好的。向正坤在这其中,可能是年纪最轻的诗作者,但他的《九尾狐》却打动了我们,这本诗集作者自称为是“青春纪念册”,他没有故作深奥,故弄玄虚,更没去表现所谓庸俗的东西,我们看不到某种粗俗、低级,宣扬假丑恶的“无节操垃圾”,而是自然朴实地表达自己的所爱所思的真实感受,也表现了诗人的某种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