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太阳部落两万年》

来源:中国作家网 | 苏湲  2018年06月06日15:43

《太阳部落两万年》 苏湲 著 作家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  ISBN 978-7-5063-9676-9 定价:98.00元

第一章

天还没亮,考古学家尹良博士就起身了。他听到了远处的丛林中传来野狼阴森、凄楚的哀号声,不觉惊惧交集。他披上外套,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让他不禁倒抽一口冷气。透过黑漆漆的夜色,他看到不远处正在发掘的南地新新遗址上空,似乎有一片片银白色的亮光在闪烁,忽明忽暗,飘忽不定,犹如众生灵在起舞。

此起彼伏的、骇人的叫声令人魂飞魄散。尹良博士揉揉惺忪的眼睛,鬼使神差地追了出去。那白金一般的亮光似乎受到了惊扰,嗖嗖地飞走了,沿着一望无际的黄土塬向东,从河边斜飞入山,隐入狭窄幽暗的山谷口。

这里位于豫、晋、陕交界处,由复杂的山地、土塬和河谷阶梯组成。其海拔自南向北一路下降,呈现出中山、低山、黄土丘陵塬,以及河谷阶地和平原等不同的地貌。

阻碍目光的是正南方的西部小秦岭——南尾山和凤凰山,它们连绵不绝,宛若一道横绝天界的屏障。这里的山脚下,散落着一些小村庄,单从它们古老的名字即知道它们与人类起源休戚相关,犹如不可磨灭的地球符号。

尹良博士看着那些嗖嗖飞动的灵魂,只想大声喊叫,声音却冻结在了喉管里。他想或许是错觉,或许是惊鸟,或许是月光反射。不,一切都不是!他追随着那些亮光,沿着谷底疲惫的小溪逆流而上,试图一探究竟。

夜空是凝滞的,怀着不祥的预感。

尹良博士穿过一片栎树、云杉和白杨构成的开阔次生林,登上一片小高地。这时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传来,把他原有的那点自信震得七零八落,像疾风落叶不见了踪影。狼嗥声中传递出一种神秘莫测的力量,硬是将他从现实剥离出来,弃置于一片广寒的远古野生世界里。他转身向山脚下跑去,三步并作两步地向前冲,犹如在恶狼追逐下的亡命奔逃。突然一群惊鸟,随着呼啦啦的响声,振翅飞过迷宫般的树冠和荆棘丛,吓得他一跤跌落进溪水里。

南地新新遗址曾经是一片人迹罕至,方圆几十里的碧绿大盆地。它依山傍水,背风向阳,除北面耸立的山体之外就是厚厚的黄土塬,海拔高度达一千多米。黄土塬中分布着许多大冲沟,地形奇特,沟壑犬牙交错、阴森悚骨。在不少冲沟的沟底,有泉水溢出,形成冲沟小溪。涓涓小溪弯弯曲曲顺着阶地一路奔流,最终汇聚成奔腾的西柳河,注入黄河,全长五十多公里。

尹良博士初来南地村时,黛色的枣树尚未发芽,仍休眠在冬日的襁褓中。平静而清澈的西柳河里时有鱼虾游动,引来成群的水鸟进食。一只只河蚌在河滩淤泥上犁出长长的交错的沟线,远远看去犹如一幅巨大的原始沙画。傍晚迎着残阳落日,尹良博士常在河岸边凝神眺望,眼前总是会幻化出一幅幅人类祖先劳动创造时的画面,既生动又富有戏剧性。这里是一片宁静的水湾,可以暂且休憩,用来抚慰他受伤的灵魂。

直至考古队进驻南地村那天,很少有人听说过这个小村落。几百名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于平静的生活,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戏剧性的事件。然而,随着考古队的进驻和一把把探铲的掘地深入,这片本不受关注的穷乡僻壤,像是被点燃了一团团炽烈的火花。

现在的南地村相当贫瘠落后,但是在距今两万年的更新世晚期,这里却拥有一片宽阔的湖区,东西长二百公里,平均宽度六公里,新新小盆地正是它的湖湾,是一个极其富饶的地方。站在遗址高处的岗脊,自东向西极目远眺,遗址由高向低跌落而下,经过一片慢坡和水势汹涌的西柳河接临。据考古学家分析,当初的地貌应该与现在有所不同,水源可能更接近遗址边缘,便于原始人类饮水和农用。

又是一声狼嗥,树上受惊的鸟群腾空而起,漫无目的地在黑色深渊似的林间冲撞,发出扑扑棱棱的诡异声响。尹良博士恼羞成怒,正不知所措时,突然被一道奇异的光晕罩住了,像是一道落下的天幕——一道散发着热能的天幕。周围安静下来,一声虫鸣也没有,连风都凝结了。一双手臂从远处伸过来,把他轻轻托起送回到岸边。女人的气息拂过他的脸颊,他触摸到了她光滑柔软的手指,像透明的幻影凉冰冰的。

“谁?”尹良博士压低声音问道。他脑神经中的警觉因子奋力站了出来,让他比先前更加紧张。四周鸦雀无声,也没有见到那双手的主人,但是可以感觉得到呼出的气息。洒满月光的溪流,仿佛在诉说着含混不清的历史承诺。月亮在行将退去的夜色中穿梭,预示着黎明的到来。

尹良博士跺跺脚向山下走去,保持着镇定,克制着自己不要突然跑起来。身后传来一阵豪放的笑声,像是鬣狗享用大餐时发出的狂笑。他听南地村的村民说,这里的荒山野岭上有土狼,但是它们不会轻易攻击人类,除非是受到威胁才会决死一战。

今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尹良博士自带队到南地遗址发掘已经是第三年了,像这样被狼彻夜困扰还是第一次。南地是一处远古人类遗存,坐落在西柳河北岸台地的沙砾层中,距河面大约七八十米,面积近三万平方米。

这片遗址发现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淘金运动,因而没有引起考古界的重视。据当年参与西柳河淘金的老人回忆,他们虽没淘到金子,但是却挖到大批古化石。其中有完整的人骨架和带洞的骨头,它们相互叠压在一起,有可能是被山洪冲下来的。还有人挖到过一些黑曜石片,大的有如本书,上面刻有清晰的纹路,但是没人能看懂什么意思。当时老人们认为晦气,不吉祥,可能有灾难。后来果然爆发了大饥荒,两年不到村里人饿死了半数以上。

尹良博士初来南地村时,县文管会主任巴山告诉他,当地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人在凤凰山的山洞里发现了一个人头骨,和现代人类的头骨一样大小,下巴可以活动,能说话,还能唱古老的歌。

“是吗?”尹良博士心不在焉地问。他满脑子都是下一步的发掘任务和进度。

他们一次性开挖七八十个探方,并进行了统一编号。这次是在前一年发掘基础上开展工作的。第一次发掘最主要的收获是一批属于两万年前的灰坑和两座地穴式房屋地基,并出土了大量的骨化石、细石器、骨器、陶片等,时代距今约两万年,有五百多件,令人惊叹不已。

这些细石器类型主要有细石核、细石叶、端刮器、尖状器等,石器的原料有燧石、玛瑙和蛋白石。这批细石器的发现及出土层位的确定,对于研究细石器文化的起源与传播、末次冰期对人类生存环境的影响等,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而已发掘的资料表明,这里的地下隐藏着重要遗迹。

“你说,都说了什么?”尹良博士故作惊讶地问巴山,不想驳了他的面子。

“人头骨说,这里是人类发源地,两万年前这里就有人类居住,它和自己的族人就生活在这里……”

“呵呵,无稽之谈,但是挺有意思。”尹良博士轻描淡写地说。

“是,无稽之谈。”巴山见尹良博士对此并不感兴趣,便打住了话头。

尹良博士是一位受到过良好教育的科学家,正值学术造诣的顶峰期,同时还是一个抱有极度热情的小说家。他曾经出版过两部科幻小说,一部关乎人类的起源,一部关乎人类的未来。他文笔轻快风趣,漫不经心,不拘一格。他年富力强却已白发盈鬓,这是生活的重创和接连不断的打击留下的印记。但其儒雅博学的气质,给他学者的身份贴上了标签。

三个月后,尹良博士带队在最北部的探方中挖掘到第一个头骨化石,它由完整的顶骨、额骨和枕骨等组成,唯缺左颞骨和下颌骨。头骨出土时恰好嵌于探方隔梁中,若隐若现,很

像一团混有黄土的石块。当时天色已晚,当手电光照过去的时候,它立即把电光吸了进去,然后释放出一层流动似的薄雾,并逐渐生成为一团金光,如同正午的太阳光。

尹良博士不禁打了个冷战,这种反常的现象究竟什么意思?显然它在暗示自己不同凡响的存在和神性。他小心翼翼地用手铲剥去头骨周围的泥土,露出一片额骨和一只眼窝,眼窝中似乎有动感,像是转动的眼珠子。他心怀敬畏再次下手时,突然从眼窝中爬出一条白色米蛇,伸着头和他对视,不时吐吐芯子。它非常美丽,萌态可掬,长约二十厘米。

这个惊吓来得太突然,尹良博士只感觉眼前一黑跌坐在地上,陷入一种错综复杂的遐想中。正蹲在一旁观摩的陆泽,伸手拽出小蛇放在探方中。“这种蛇没有毒性,蛇在这里做窝了,可见千思万虑还是考虑不周……”他正说着,另一只眼窝中又爬出一条,同样怀着好奇的目光窥探着外面的世界。围绕在他们身边的诡异气息未免浓重得离了谱。

石化眼窝中一连爬出三条小蛇,可见这里早已成了死亡蛇道。

尹良博士拿着手铲的手颤抖着,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他亲自把人头骨化石从泥土里剥离出来,所有的人都紧张地等待着,预测着是否会有更奇异的事情发生。他怅然若失地把头骨捧在手中,立刻感到全身的能量在运转,心脏的跳动像低音伴奏一样怦怦响。渐渐地,好像有某种东西触摸他的颈项……

在强烈的动机驱动下,他开始转换角色,回到史前两万年前的原始部落……

他正在经历一场战争,周围发出震慑人心的吼声。他举起石斧,杀气腾腾,勇猛地扑向凶悍的敌人。一条条闪动着光芒的生命,随着他高高举起的石斧向外脱落,落地便成为和他一样的年轻勇士。虽然他精疲力竭,双手不住地颤抖,但是他觉得自己非常顽强,势不可当。他已经不再是个软弱怯懦的少年,而是一个真正的好汉。

敌人从四面八方涌来,地面扬起道道尘烟,笼罩起整个山谷。一片死寂中陨石雨纷飞,像是天崩地裂。他们的队伍奋勇迎敌,挟风带雨般飞冲过去,顿时碎石崩塌,天幕敞开,隐隐出现了月亮的身影。

“太阳哥哥,一定要保重呀,我和虎子等你归来……”月亮双手合十向着东方,那里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他抬头仰望月亮,浑身热血沸腾,充满力量。忽然落下一阵闷雨,在地面上扬起一团团尘雾。月亮隐在了云层中,天空变成了绛红色。

“等着瞧!”太阳轻蔑一笑,一边呐喊,一边大步向前逼近,把整整一生的时间都压缩在这短短的几天里。他的呼吸开始急促,呼出来的空气在傍晚的林间蒸腾。敌首领蟒骑着三首双尾蛇迎面扑来,手里拿着虎骨叉和野兽的腿胫骨。太阳带领兄弟们勇往直前,所向披靡。他只为了向月亮证明,自己比任何人都强大,战无不胜。只消几分钟,他便风驰电掣般冲到了敌首领眼前,挥斧猛劈过去。

蟒的手中只剩下一把残破的胫骨,全身血光闪烁。太阳尝到了血腥味,眼睛里放射出一道道电光,缠住敌人的三首蛇头猛然发力,“咝、咝、咝”几声,它便身首异处了。太阳像一个袋鼠弹跳着冲将过来,对准蟒的头颅“咔嚓”一下……头不知了去向。无首身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突然蹒跚了几步,“扑通”一声倒下了。

从黑暗的地层下破土而出的白色头骨,短短几分钟里,竟然让尹良博士一下穿越了两万年的时光。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看到那种残酷的血腥杀戮场面。那是一幅强烈的、令人惊心动魄的画面,在发掘以后的很长时间里,他还会不断地想起它。

“尹博士,你看这头骨有多处伤痕,像是被重器击中头部而殒命的,并缺失颞骨和下颌骨,绝对不是自然死亡……”尹良博士正陷入冥想时,陆泽的话一下把他带回到现实中。他想,刚才那一幕,或许是一种暗示,包含着丰富的信息,而且每一个细节都可以解读出不同的含义。

那么,人头骨传递出来的重要信息是什么?那场血腥杀戮又是怎么一回事?

此后,尹良博士亲自以头骨出土地为基点,在方圆数米内耐心寻找,终于找到了那块颞骨和下颌骨。这两块难兄难弟相距不远,被泥土所裹挟,如果不是精心寻找很难发现它们的踪迹。经研究而知,头骨骨折的时间与他死亡的时间十分接近,所以毫无疑问,头骨受伤是他死亡的原因。他可能死于钝器打击造成的伤害。这很可能是发生在两万年前的一宗谋杀案留下来的证据。

但是在寻找过程中,考古人员偶然间发现了十多个古老的足迹。这些足迹保存得十分完好,从脚趾缝渗出的稀泥印迹清晰可见。随后的一个月中,他们又发现了更多的更新世晚期的人类脚印。那时候,随着一系列的气候变化,现代人开始出现。

他们为争夺自然资源和领土,部族间开始出现摩擦,并且矛盾逐步升级。这些脚印发现在干涸湖泊的岸边,应该是两万年前暴露在外,后经过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形成的。这些脚印杂乱无章,匆忙而紧张,从男性到女性、从未成年人到成人都有。他们看起来似乎正在为某一突发事件而奔走呼喊。

尹良博士确认这里就是一处两万年前的古战场。这一种群是生活在距今两万年前的现代智人,并且发现大量鹿类动物与其共生。那些奔走的脚印正是在这场战争中留下的——脚印的主人们在战斗。但是更多的东西,他却不得而知。他多么渴望那颗破损的人头骨能开口说话,讲一讲曾经发生在这里的致其死亡的血腥故事。

他想起那个耸人听闻的传说。这颗出土的头骨化石和传说中的头骨会有必然联系吗?难道是巧合?

东方,漆黑的夜空下面,隐约浮现出一缕缕微弱的亮光,黎明即将来临。

尹良博士回到驻地,在经过陆泽的房门时,随手敲了几下。这是一座孤零零的两层小楼,耸立在考古工地的东侧,距工地约五百米。它是一座就地取材建造的砖石结构的平顶建筑,靠南朝北。这些房间的天花板很高,房间方方正正的,像个坚固的大盒子。小楼被四周的院墙围了起来,更像是被套进一个没有顶的长方形大盒子里。

尹良博士和陆泽各住在二层楼的东西两头,中间设有一所大型实验室。另有两间为临时住房,但一般都没有人住,堆放着乱七八糟的发掘工具。一楼共有八间,被用作临时库房,存放有部分出土文物和发掘工具。那颗极具研究价值的人头骨化石就存放在二楼实验室里,经过修复已还其原貌。因为发掘时,它金光闪烁,大伙为它取名“金星”。金星头盖骨的发现,对于研究东亚古人类演化和中国现代人的起源,具有重大学术价值。

尹良博士在陆泽门外站了片刻,感到房内静得有些异样,并没有往日那山呼海啸般的鼾声。他急于告诉陆泽夜里发生的灵异怪事,尤其那些不可思议的狼嗥,令他有种莫名的不安。因没能叫醒陆泽,他遂决定去实验室看看金星头骨。他睡意全无,那双莫名的冰冷的女人手更是让他难以平静,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想起妻子梅艳和儿子尹虎。他们死于六年前那场惨烈的高铁事故中,死在了去湖州探望梅艳父母的途中。

当时,他一个人留在京城批改试卷。噩耗传来时,他昏厥了一天,在去与留的边缘徘徊。梅艳不算漂亮,但是性情温柔开朗,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女人。出事那一年,梅艳三十三岁,小虎三岁。他们去世的日子是三月十三号。从此,他们再也没能回来,孤零零地把他一个人留在了空荡荡的家中。他原计划等到假期一同回去的,但梅艳的母亲突发脑溢血住进医院,所以她带孩子先回去了。

他恨死了数字三,三是他命中劫数。随后,他辞去大学考古系的工作,受聘到京都考古研究所任研究员,专攻古人类学和史前考古学。这样可以让他远离现实生活,游离于梦幻与现实之中。他从此不再锋芒毕露,变得更加沉默和郁郁寡欢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往事模糊了,淡化了,但深深的痛楚还在,并没有平复。他总是对往事缄口不言,像是被记忆断流了。

他不曾想过弥补梅艳离世在他心里造成的空白。他已经习惯一个人的孤独生活,补上反而会感觉不习惯。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不给自己留下更多的时间去想其他的。他关上了感情的闸门,并在自己周围设立了高高的壁垒,隔断与外界的往来,禁绝七情六欲。

尹良博士打开实验室房门,回头看了一眼肃杀寂静的旷野。他进入黑洞洞的房间,从里面把门反锁上。他拉严窗帘,然后开了一盏节能灯。房间里映入眼帘的第一件东西,便是挂在架子上的真人大小的骨骼模型。房间四周靠墙摆放的木架上,堆满各种各样的人体器官。其实,房间里大部分的骨骼和人体器官,都不过是高仿蜡塑模型。但是手和胳膊看上去好像是刚从人体上肢解下来的一样。房间中央有一个大案子,放了五六个大小不一的头骨,有些上面还挂有正在腐烂分解的肉,松弛地下垂着。这些腐烂分解的肉,实际上是用来复原头骨主人原貌的红棕色高仿泥。有人问尹良博士,当他身处死亡的包围中时会做何感想,他说自己把这些看成是身处生命的元件之中,没有想过其他的。

尹良博士从口袋里掏出一大串钥匙,拿出其中一把,谨慎地打开了保险柜。他把金星头骨化石取出来,摆在铺着墨绿色天鹅绒的工作台上。它那曲线优美的颅骨表明,他可能十九或二十岁,最多不超过二十五岁。它很完美,完好无缺的牙齿似雕刻出来的。它所有的臼齿都带有天然凹槽,这使它们高低不平,更适于咀嚼。它那空洞的眼窝中没有爱也没有恨,嘴边挂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他看着头骨,陷入一种静穆的沉默中,好像站在一座纪念碑前。

自人头骨化石被发现以来,尹良博士曾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它,希望能“突然从中发现些什么”,也许某个有意义的细节会不期而遇,让他灵光一现,犹如那些乱七八糟的拼图,让你从中找出隐藏的魔兽什么的。从某方面来说,找出其中的隐秘,正是考古工作者需要做的工作,而且意义重大。经过数千次的测试,尹良博士研究小组终于从南地新新人类骨骼中提取到了DNA,并使用ACP技术进行了扩增。

经测定,这个年轻人身高一米七五,生前非常健壮,肌肉很发达,颅骨容量和现代人基本相同。他很可能在短暂的时光里,经历了一场痛苦的战争和缠绵的爱情故事,那是关于女人和战争的亘古不变的话题。

尹良博士又打开另一个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一个红色箱子,里面是一个高分子塑料板包裹的调频磁引仪,也叫梅林法可磁谱仪。它实际上是一台高科技的时空转换器。它有着彩色鲜艳的屏幕,看起来像是一台设计精良的游戏机。仪器是尹良博士用LD蓝光仪改造成的,利用了超波传送技术,并为其植入了软件系统。改装后的仪器对头骨有骨质感应,并可通过心灵传导。梅林法可磁谱仪是一架庞大的网络机器,上面有透光仪和存储体,及一个直径二十厘米的镜头,可以接收到人类觉察不到的电磁射线。

尹良博士把设备放置在金星头骨的脑部,调节好波长转换器,译解系统开始运行,却不断发出失败的信息。他再做一些细微的调整,机器又开始运行,但运行了十分钟后突然停了。尹良博士不厌其烦地重新鼓捣起来,最后又增设了一个电磁波放大器,用以增强遥远的电磁辐射电波。

研究表明,人们一直被“压电波的海洋”所包围,被觉察不到的电磁射线撞击。而梅林法可磁谱仪具有接收这些电磁波,再将其传递到人脑内的细胞表面的功能。在那里,借助与人体思维之间深层次的交流,可以生成一些有意义的信号,那就是图像,或者画面。这些信号的来源,或许非常复杂,但简单地说,它来自超意识源。

“金星,我们聊聊好吗?老朋友了,我为你煞费苦心……”尹良博士开了个玩笑给自己听,脸上露出一丝嘲弄的表情。他希望能从新新人留下的考古痕迹中寻找到更多的东西,并能破解人头骨之谜。以前,他看过英国科学家关于水晶头骨的著作,他们认为水晶头骨里储存着大量的原始信息,可通晓古今。更为神奇的是,它还能够用不同的语言与人类交流,告诉你一些令人震惊的故事。

那么,人头骨化石呢?它会不会具有更强大的功能?他预感到一定会有海量信息隐藏其中——是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最好渠道。

蓦然,仪器咔咔地运转起来,显示器上出现异常波动,而这条起伏线像是有了灵魂和生命。尹良博士的视线凝固了,头晕目眩地紧盯着眼前的机器。这时金星头骨的眼窝泛起微红色,而且像是经过了智能调制。尹良博士感到胃里有点轻微的搅动,直往上翻涌。他已经无法冷静思考了,使劲摇摇头让自己高度集中精力,以迎接更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