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祈年殿下中国情 ——天坛卫士侯祥炜和美国女孩曹昊菲的故事

来源:中国作家网 | 韩小蕙  2018年05月28日23:25

 

平生第一次坐上警车,心里有点儿那个。

当记者几十年,采访过各个行业、各种人物,还真没跟警界打过交道。我也说不清是没有机缘还是有意回避,但在我心底深处,也确实有个早年的阴影,那是女儿小时候,我骑自行车载着她上幼儿园,没少被交警抓“现行”。那时,女儿觉得警察是天底下最威风的角色,她小心眼儿里人生的最高愿望,就是长大当警察——管人!而我是个脸皮很薄的女人,真是怕了,从此见了警察就紧张,绕着走。

现在,身旁这位侯祥炜警官,是我的采访对象。他开着警车载着我,在他每天的工作岗位上——北京天坛公园允许走车的道路上,巡视。

对于他,这已经是33年的历程,走了不知N万次了?于我,头一回,新鲜,刺激,好奇,确实有点儿心绪小起伏。此刻,侯警官的一个举动,完全改变了我的心态:只见警车前面的小路上,出现了几位走路锻炼的大爷大妈,侯警官既没鸣笛,也没绕超,而是一点刹车放慢车速,缓缓地跟在大爷大妈身后,一直跟到拐弯处他们走上了另一条散步小道……

我心里一下子温暖起来!

1.

侯祥炜怎么也没想到,这辈子他会爆得大名。

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最平凡的民警,在北京警界那么多警员中,得数过多少人才能轮到自己?可是2016年5月24日,一切都改变了!

那天,一个名叫曹昊菲的23岁女孩,来到天坛公园派出所门外,徘徊了良久,欲进又止,欲止又不忍离去。侯祥炜恰好在办公室里值班,和善地接待了她。

挺清秀的一个女孩,瓜子脸,细眉细眼,皮肤白得透明,头发黑亮,直发垂肩。一双黑眸子里有些犹疑,但闪着聪慧又执拗的目光,像清澈见底的溪水,一看就知道是个单纯善良的好女孩。

谁知她一开口就乱了:明明是一副中国面孔,一副中国打扮,一副中国神情,可她的汉语却有点儿扯,主、谓、宾、定、状、补,言语次序时有莫名其妙的错位,幸亏语音还纯正,能听懂发音。

侯警官笑眯眯的,像一座山稳稳坐在那里,耐心听。然而突然间,他的脸色变了,由白变红,由红变白,“霍”地站起身——因为,他竟然从这个明显是华裔外籍的女孩口中,听到了他侯祥炜的名字!

是的,他望着女孩举在眼前的右手,那本来应该是五根白笋一样的纤纤玉指,有三根少了半截!他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眼前浮现出22年前的情景:

那个日子是1994年3月17日,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突然接到群众的报告,他飞身骑上自行车,迅即赶到天坛公园南门。就在几十米外的小柏树林内,拨开人群,他一眼看见一个一岁多大的小女孩,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声嘶力竭地喊着“爸爸!”“妈妈!”她的右手被纱布包着,抖动着伸向天空……侯祥炜的心瞬间就揪紧了,疼得倒海翻江,一方面是为小女孩的伤口疼,一方面是心里疼----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他迅疾跑上前,毫不犹豫抱起小女孩,朝公园大门快步走去,先送医院救人要紧。那小女孩竟然放低了哭声,把小脑袋信任地依偎在他的胸膛上,乖乖地跟着他去了。

经检查,小女孩右手的食指、无名指、小指都不同程度地烧伤了,食指和小指最严重,焦炭一般黑,上半截的很大部分都已炭化,其余很多部分也已化脓、黑化,随时有感染破伤风、伤及生命的危险。孩子得多疼啊,小小年纪,太可怜了!

孩子南方口音,问她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父母是谁?怎么到北京的?到医院瞧病没有?大夫怎么说?……可是她太小了,哪里会说啊!她大概只记得最恐怖的一幕:当她看到蜂窝煤烧得红亮亮的几个小孔,觉得特别美丽,就伸手去抓,几根小手指同时插进了烧得正旺的煤眼里!

医院给小女孩做了截指手术。伤愈出院后,女孩被送往北京市儿童福利院,取名曹昊菲。没什么特别的深意,那阵子福利院接收的孩子都姓曹;“昊”是天坛,喻意你懂的;“菲”是形容花草茂盛状,女孩子们的常用字。院方之所以给孩子们起这些普通的名字,是冀望他们能像普通孩子一样顺利成长,将来长大了亦能过上普通人的正常生活。

儿时的菲菲

菲菲在福利院生活了6年。7岁上被美国的弗兰克夫妇领养,去了美国……

著意寻春,归来秋月。倏然间,祈年殿的宝顶已经迎送了8000多个朝阳和晚霞,回音壁也在一茬又一茬游客的呼唤声中,辛苦应答了22个春秋。天坛南门那棵小柏树,也已呈现出树到中年的挺拔,有时,侯警官巡视到此,还会在树下站一会儿,想起当年那个可怜的小姑娘:

她在那个陌生的美国家庭里,生活得怎么样?

她今天也该亭亭玉立了吧?

正常的话也该大学毕业了?

她还记得自己是从中国走出去的吗?

她还会说中国话吗?

她还怀念自己的祖国吗?

她知道祖国今天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吗?

她对中国还有认可、还有爱戴吗?

她还会回来吗?

……

现在,平地一声春雷,菲菲居然真的回来了!居然真以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姿站在他面前!居然还会讲中文!

——中国梦!

2.

菲菲果然已经大学毕业,长成一个修竹一样清清雅雅的大姑娘。她的美国爸爸是荷兰裔美籍工程师,特别珍视家族传统的那种人士,其祖上家谱已传有四百多年;美国妈妈是一位教师,除了尽责本职工作之外,悉心相夫教子,操持家庭。菲菲有他们夫妻俩亲生的姐姐和弟弟,她和他俩一同长大,宛若亲生,共同沐浴着父母的爱。菲菲真是幸运的,在这样一个具有大爱情怀的家庭里长大了。

当年收养她,是出于宗教信仰方面的原因,弗兰克夫妇认为自己的家庭太完美了,所以决定收养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机缘巧合,他们的朋友认识中国有关机构的工作人员,便介绍他们去到中国北京,最终正式领养了曹昊菲小朋友。当然也不只是机缘巧合,弗兰克先生从青少年时代起就开始关注中国,迷恋上了像画一样美丽的中国方块字,还有古老东方的神秘的中国文化。在菲菲的少年时代,夫妻俩就坦诚地将实情告诉给她,激励和监督她学中文,为将来回中国寻找亲生父母做准备。菲菲第一次到中国是15岁,回祖国做义工,到了北京、天津两座城市。20岁时,她在弗兰克夫妇的支持下,做出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重要决定,到中国上北京语言大学,就读平面设计专业。

熟悉了北京之后,她屡次回到养育了她的福利院,看望,感恩。这回突然听说当年救她性命的侯祥炜警官,就马上急不可待地找到天坛来了……

这天外飞来的大喜讯,简直把侯祥炜乐晕了。平常闷头干活、寡言少语的他,笑逐颜开地喊来了同事们,一起热烈欢迎这个远方女儿的归来。真不可想象,所有那些冷峻威严的警官们,此刻都褪去了不苟言笑的外表,对菲菲表达出亲人的关爱:有的是父母般的细心爱抚,有的是哥哥们的粗犷询问,有的是姐姐们的贴心话,所有人都为她终于幸福地长成了今天的大姑娘而变成了话痨……

见过许多大世面的菲菲也完全不能自持了,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中国的警界会是这样一个有情有义有爱,又如此古道热肠的群体!她眼含热泪,认下了侯祥炜这个“警察爸爸”。

好事传千里,一阵风就掠过京城的蓝天白云。分局、市局领导们个个喜不自胜,纷纷对侯祥炜当年的救孤行动竖起大拇指,为这对跨越两大洋、跨越中美国界的“父女情缘”送上祝福。并且,他们将心比心,细心聆听了菲菲想要寻找自己生身父母的强烈愿望。

菲菲说,她本来不爱学中文,因为方块字太难学了。但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克服千难万难发奋学,就是为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做准备。

菲菲说,她想见到他们,知道他们究竟是谁?

菲菲说,她一点也不抱怨他们,而是非常理解他们当年的苦衷。

菲菲说,她越来越急切地想知道亲生父母是否还活在世界上?他们今天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家里的条件是否已经好转?他们活得快乐吗?

菲菲说,虽然自己没能在他们身边长大,但仍然是他们的女儿,愿意尽自己的可能帮助他们,像中国孩子们那样尽孝。

菲菲说,她要一直寻找下去,直到把他们找着。

……

尽管不是在中国长大,但真得感谢弗兰克夫妇从小对菲菲进行的中国文化的培训教育。现在,他们把这么懂事的一个中国血统的好姑娘,送还到中国来了!

北京警方立刻以自己的超能量,展开了一场寻亲大行动。

2016年9月15日晚,“卢沟月·家国情·卢沟晓月2016中秋赏月会”在北京卢沟桥畔举行,《北京时间》同时进行网络直播。中国人没有不知道卢沟桥的,它是“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全面爆发的起点,它也见证了中国抗日军队在这里打响了全面抗战的第一枪。正因为它的政治意义如此深广,这座桥本身的文化价值倒一直被淡忘了——卢沟桥是北京现存最古老的石造联拱桥,也是华北地区最长的古代石桥,“卢沟晓月”曾与“琼岛春阴”等被称为“古代著名的燕京八大美景之一”,这也是这台晚会放在卢沟桥现场举办的意义所在,寓意家家团圆。在节目的间隙,主持人突然带上台来一位警员,讲述了侯祥炜警官与美国女孩曹昊菲的故事,并公布了寻亲电话。台上台下热泪滚滚,当晚这台节目的点击量直线上升,达到创纪录的150万!

接下来的几天里,北京警方又召开新闻发布会,二十多家媒体展开了地毯式的第一轮报道。中央电视台、《北京青年报》、《京华时报》……记者们不停地打来电话,询问各种细节,询问事态的进展,询问有无新消息?每天六七十个马拉松电话,把担任寻亲工作小组负责人的侯祥炜累得口干舌燥,头都快抬不起来了!

热心的北京市民也放不下心,不停地问、问、问:

“找着了吗?”

“有线索了吗?”

“哪怕有了一点点线索,也赶快公布啊!”

……

全社会都在关心着这个黄皮肤,黑头发的年轻女孩,菲菲成了北京市民们的共同女儿!

在我们这个互联网高度发达的国度里,信息都是带着翅膀的,时时刻刻在飞翔。不,干脆说信息都已化身为太阳、月亮、星星,分分秒秒都在发射光波,把偌大地球连接成一个村,一个60亿人口的大家庭。飞快的,就有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了,有的是父母寻找儿女的,有的是兄弟寻找姐妹的,有的是遗弃在别处的……电话登记本上,先先后后留下了170多条寻亲记录!

而曙光,终于喷薄绽放了——菲菲的父母打来了电话!

这是来自湖北大山里的一个电话。他们是那里的一对农民,父亲还是部队上转业下来的。当年,夫妻俩带着东邻西舍求借的一点点钱,千里迢迢来到北京,想要投靠亲戚,给女儿治病。远亲没有接待,他们睡过桥洞、车站,饿了就啃几口冷馍。最后,连买馍的钱都没有了,一家三口陷入了绝境。想想老家还有小小年纪的儿子盼着他们回去,想想肚子里正孕育着第三个小生命,再想想女儿的治疗费将是可怕的天文数字,夫妻俩对自己的能力彻底绝望了!最后,他们含着眼泪,一步一挪地走到天坛公园南门,把孩子轻轻放在附近的一棵小柏树下,就疾步离开了。心如刀绞的爸爸妈妈一直在心里不停地祈求着:哪位好心的“活菩萨”现身吧,救下我们女儿的一条小命吧!

这求祈一直在呼喊,从未停止,已经22年!在这22年里,除了菲菲哥哥考上大学的那一次,菲菲妈妈再也没有笑过;她也再没穿过一件新衣服,没用过一次化妆品,没纵情吃过一顿好饭。她每天早上5点钟即起身,赶到医院做清洗,然后再赶到第二个打工的地方去清扫街道……22年来,她沉默寡言地干活、干活、干活,用这种近乎自虐的方式惩罚着自己----唉,苦命的妈妈,在花儿般鲜艳的年纪就突然遭遇暴风雪,谁之过?

北京警方经过仔细的鉴定甄别工作,年龄、相貌、地点、穿着、伤情、DNA……一切都吻合,没有一丝丝疑点,菲菲的亲生父母终于找到了!

好消息立刻就在整个北京警界传开了,无论是户籍警、治安警、交警、刑警、巡警、网警、特警、缉私警、缉毒警、森林警、空中警察,集体狂欢,一个个高兴得嗷嗷叫……这在他们,是最体现自己工作价值的时刻,每个“警”都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用许闻文警官的话说,这叫“小善举,大情怀,跨越22年时间,跨越京鄂千里空间,再跨越中美的迢迢万里时空,把三地、两国的4个家庭都联系起来了。这不仅是善举,更是家国大事啊!”(作者注:除了菲菲老家、美国家、侯祥炜家,第4个指的是北京警方大家庭,这是许闻文警官特别交待的——真赞!)

问君能有几多情?可以去问问天坛南门那片郁郁葱葱的柏树林——22年燕燕于飞,22载零雨其濛,在生命的22道年轮里,它们都收获了什么?

3.

天大的喜讯,此刻独独还瞒着曹昊菲。

2016年的“北京榜样·最美警察”评选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在北京警界天地一样宽阔的范围内,在北京警察大河一样雄壮的队伍中,万里挑一的比例,想要选上,简直比考上清华北大都难。对于广大市民来说,他们喜欢救了小菲菲且做了许许多多善事的侯祥炜;可是对于警界来说,还有那么多助人于危难,救人于水火,甚至舍生忘死与坏人搏斗的好警察呢!

菲菲全力以赴地为她的“警察爸爸”助阵。最终,苍天满足了这个命运多舛的好女孩的请求,侯祥炜终于当选了。菲菲高兴得跳啊唱,而喜怒不形于色的侯爸爸,却也没见有什么激动,还是该干啥干啥。他只是一脸郑重地嘱咐再三,要小菲菲一定要参加颁奖仪式。

那还用说吗?就是天上下刀子也会去呀。菲菲还偷偷地为“警察爸爸”准备了一份大礼……

2017年1月18日晚,“忠诚礼赞——2016‘北京榜样·最美警察’揭晓仪式”在北京中国剧院举行。许闻文和她的机关同事们,侯祥炜和他的天坛公园派出所同事们,都来了。菲菲也带着她的神秘礼物来了。不用说,颁奖典礼的高潮,即是这对警民父女出现在台上的一刻。菲菲捧出了她的美国爸爸、妈妈专门准备的礼物——一尊一尺多高的警察雕像。雕像为铜质,红铜色,是弗兰克先生的一位雕塑家朋友在了解了这个感人的故事之后,用了半年多时间精心制作的。由于那位美国艺术家不知道中国的警服什么样,就在他的想象当中,让“侯警官”穿着美式警服,戴着美式警官帽,腰上还别着一把手枪。他右手抚着只到他大腿根儿的小小女孩菲菲的头,左手替她拎着一个布娃娃,脸上显示出既英武又仁爱的神情。雕像基座上刻着汉字“永远感激侯祥炜 一九九四年三月十七日 菲菲”。当侯祥炜捧起雕像,说这是全体北京警察、中国警察的集体塑像时,全场爆发出海涛一般的掌声。

然而,这还不是最高潮。当菲菲欢笑着正欲转身下台去,侯祥炜叫住了她,动情地说:“闺女,我也送给你一个大礼——你看看是谁来了?”只听音乐声骤然响起,只见走上台来一对大爷大妈,满头花白头发,一脸沧桑皱纹,眼睛里是抑制不住的热泪,菲菲呆住了:难道……难道……?

正是!正是!正是菲菲的亲生父母——谁能想象,在侯祥炜当选为“北京最美警察”盛典上,这一家分离了22年的父母女儿,团圆了!

菲菲妈妈失声痛哭,菲菲泣不成声,娘俩紧紧抱在一起,心脏立刻跳在一起,血脉立刻流在一起,骨肉相连,再也不想撒开!菲菲爸爸一屈膝,要给侯警官行跪礼,被侯祥炜几度拉住又几度挣出,最后还是深深地鞠了一躬----“活菩萨”终于现身了,北京警察们把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送还到他们面前,夫妻二人久久头晕目眩,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世界真大,一望无际的是大地。

比大地更大的是海洋和天空。

比海洋和天空更大的,是人的内心和感情。

从此,菲菲有了三个爸爸妈妈:具有割不断血缘关系的湖北老家的亲生父母;含辛茹苦养育、孜孜不倦培育她成人的美国爸爸弗朗克、妈妈苔瑞德·琼;还有救了她小性命的北京警官侯祥炜和他的妻子李慧英。

幸运的女孩,命运如此大开大合,终是先苦后甜哦!

一个多月后,猴年大年除夕。侯爸爸和他的一位同事,带着菲菲,带着过年的大包小包年货,踏上了返归老家的列车。他们驶过一座座高山,涉过一条条大河,千里奔波,归心似箭。而在大山深处的菲菲出生的那个家,爸爸妈妈也在焦急地等待着!

湖北老家还属于国家贫困地区,不过这些年里也有了巨大变化。菲菲爸爸也是一个特别勤劳特别有责任感的男人,每天早出晚归,在田里不停地苦干,夫妻俩不但用微薄的收入支撑起这个家,供两个儿子上完大学,还在早几年盖起了新房。这回,为了迎接女儿回家,爸爸一个人挑来一袋又一袋土和沙子,为此甚至削平了房后的小山包;又赊账购买了30吨水泥,亲手给菲菲加盖了一间带淋浴卫生间、带厨房和餐厅的小房子,还为女儿购置了全套新家具,这在乡邻里引起轰动,因为这是村子里自古以来最高档的房间。妈妈亲手给女儿绣了新床帐、新床单,买了新衣服、帽子和新鞋,还有一只半人高的毛绒大白玩具熊。在急切等待着女儿到来的时候,不擅言语但内心惊涛骇浪的夫妇俩,还拿出了菲菲小时候穿过的小衣服和小鞋,这是22年来每逢他们想念女儿的时候,就拿出来抱一抱的“相思物”……

菲菲也按中国的老规矩,给父母准备了大红包;还在两位警官的“教导”下,猛补中国过年的种种风俗、规矩和讲究……

大年三十晚上7点,侯警官和菲菲一行经过9个多小时的奔波,终于赶到了家!在喜庆的鞭炮声中,菲菲爸爸一把攥住女儿的手,妈妈拥着她去看新房子,然后又做了一大桌年夜饭,眼也不眨地看着她吃,吃,吃!村里的老人们叫着她小时候的名字,都夸姑娘长得好。菲菲哭成了泪人,恨不能把这辈子的眼泪都用完了……

这一晚,咱们的侯警官是枕着湖北的崇山峻岭入睡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春风。明天就是金鸡报晓的大年初一了,这个除夕,虽然又不能回家和侯嫂、儿子侯培一起过了,但把一个丢失了22年的孩子送回了家,并且让她在本命年赶回家过春节,多美好啊!侯祥炜在梦中,一直听到满山的大树和小草,满山的河流和水滴,满山的动物和飞禽……都在喊:

“感谢北京警方把我们的女儿送回家!”

“给你们拜年了!”

“祝鸡年大吉!雄鸡高啼!更创辉煌!”

4.

在我的印象里,警察个个都是伶牙俐齿,能说会道。但侯祥炜却是个老蔫儿,问他多少句,每回都惜字如金似的,几个字就把我打发了。无外乎:

“这是我的本职(工作)。”

“谁都会这么做。”

“应该的。”

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也是最爱说的一句话,是:“能在天坛(公园)工作,是我的福分。”

是啊,天坛!全北京就一个天坛。全中国就一个天坛。全世界就一个天坛。

“天坛”,是北京人对“天坛公园”的简称,也是显示老北京人身份的昵称。这座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清乾隆、光绪年间重修改建的皇家园林,是明、清两代帝王祭祀皇天、祈求五谷丰登的场所,在中华五千年文化典籍里占有辉煌的一页。天坛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祭天建筑群,在人类文明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君不见凡世界上重要国家首脑访华,都提出要到天坛拜谒,才算心安,了却他们个人的、家族的乃至国家的祈福所愿 。

作为北京长大的孩子,谁没打小时候起就去过天坛?谁不认识那个“宝蓝色大粗圆亭子”的祈年殿?谁没在回音壁上留下过稚嫩的喊声?以后随着草长莺飞,谁没到天坛去过过队日?谁没到天坛去做过志愿者?……

然而1984年,当侯祥炜告别学生生涯,走进天坛,当上了一名公园守护者之后,再仔细阅读祈年殿,二十郎当岁的年轻警察,还是被大殿举世无双的高贵和大气震撼了!原来,祈年殿是由28根金丝楠木大柱环转排列,呈三层支撑的:顶部中间的4根“龙井柱”象征着一年的春夏秋冬四季,中层12根“金柱”象征着一年的12个月,外围12根“檐柱”象征着一天的12个时辰,中外两层一共24根柱子象征着24节气……哎哟这里面的学问太大啦,中国文化真是太博大精深、太精深博大啦!

这还仅仅是一个祈年殿。天坛公园偌大园子里,还有太多国宝: 圜丘坛在南,祭天,有圜丘、皇穹宇;祈谷坛在北,有祈年殿、皇乾殿、祈年门等;一南一北两座坛由一条长360米、宽30米的丹陛桥相连。此外,公园里还有斋宫、无梁殿、长廊、双环万寿亭、回音壁、三音石、七星石等众多名胜古迹……能天天跟这些国宝厮守,“亲自”守护着它们,侯祥炜只觉得心里美不滋滋的——这就是他所说的“福分”?

他却真没想到,这份福一享,不知不觉的,就已经过去了33个春花绽放,33个夏荫葳蕤,33个金秋硕果,33个冬雪飞舞。一个人能有几个33年呢?何况,这是侯祥炜生命年华中最泼墨大写意的33年,他从一个青涩的新兵蛋子,磨练成一名炉火纯青的警官;从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变成双人世界复又迎来了儿子侯培;从侯培呱呱坠地、牙牙学语、上小学中学,转瞬已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侯祥炜自己也从头发漆黑的“小侯”,升级为“侯哥”、“老侯”……

岁月就是这么一朵奢侈的玫瑰花,扛不住时间、空间的销蚀,一忽儿即随风而去了;然而岁月又是一只刨地的镐,只能一下子一下子地刨,做最基础的加法而不能一上来就微积分。33年,侯祥炜天天“猫”在天坛公园里,每天的工作很普通,无非巡视,巡视,巡视,看看来园的群众有什么困难没有?看看治安上有什么漏洞没有?如果发生了什么问题就马上予以解决。即使有重大外事活动,也只是早早地进行预备性工作,然后就远远地去做外勤了……

是的,也就这些,没什么惊天动地。有时候甚至婆婆妈妈,人间烟火味儿过重,熏得脑袋疼!碰上蛮不讲理、胡搅蛮缠、撒泼耍赖的,警察也不能怎么着。没听说吗?有一个新入伍的小民警,曾被酒腻子劈头就打了一个大耳光,哇哇哭呀,不是因为脆弱,而是怎么想怎么委屈:在家里从小到大都没挨过父母的一个手指头,现在却被耍酒疯的欺负若此,还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份儿窝囊气,为谁受?

“为群众,就得受着呗。”老侯说得自自然然,一脸平平静静。你仔细看他的脸,有点憨,像大熊猫。在同事们的印象里,他就老是这么一副不喜亦不悲的神态。“职业病了吧?”老侯憨憨一笑,又出门巡视去了。

侯祥炜在工作中

天坛的大路和小道,不知印下了侯警官的多少脚印?公园的松树、柏树、杨树、槐树、桃树、梨树、杏树、枣树、梧桐、泡桐、藤萝、紫荆、芍药、牡丹、蔷薇、玫瑰、薰衣草、大丽花、一串红、金盏花、太阳花……谁不认得这位老黄牛一般的侯警官?

“侯哥”、“侯叔”、“侯警官”、“侯同志”、“侯领导”、“侯先生”、“老侯”、“侯大舅”、“侯爸爸”、“侯爷爷”……公园里的游客,脸熟的脸生的,谁叫他什么,他都憨憨地一笑,接着。曾经看报纸上有英模人物说过:“成功是什么?就是每天做好应该做的事。”吾深以为然,侯祥炜的33年,就又是一个绝好的印证。

可是我却真的有点儿急躁了:侯警官,你老这么低调,我这文章可怎么写呀?33年,12000多个日子呢,难道真没有一丁点儿轰轰烈烈?

“有啊,怎么没有?”天坛派出所曹小刚政委说。“天崩地裂呀!这件事我们侯哥自己从来不说,后来慢慢的就被淡忘了。我调到这里工作后,起先也不知道,是查了档案才看到的!”

“怎么回事?”我一下子来了精神。

那是25年前的1992年2月1日。侯祥炜28岁头上,已经算是参加警务工作8年的“老同志”了。那天他正在园内派出所值班,突然,报警电话铃惊天动地地炸响了:

“快来呀,有人要炸祈年殿,揣着4个炸药包呢!”

侯祥炜的脑袋“轰”的一下,心脏的血瞬间塞住了!他飞身和几位同事一起,没命地朝祈年殿狂奔去。原来是北京某厂的一个工人,因不满自己被优化下岗,女朋友也吹了,产生报复社会的恶念,就自制了4个炸药包,奔着天坛祈年殿来了!侯祥炜几人赶到后,一边组织人员疏散游客,一边与暴徒分子周旋,要他放下炸药,千万别把咱们中国的国宝毁了。但此时暴徒已丧心病狂,情绪失控,突然就点燃了一个炸药包,朝大殿扔去!由于失手,炸药包在他脚下爆炸了,将他自己炸伤,浑身往外冒血,现场烟雾腾腾,气氛紧张到了极点。就在暴徒企图点燃第二个炸药包的千钧一发之际,侯祥炜不顾生命危险,一个箭步冲上去,拼命地将暴徒扑倒在地上,并死死抓住他的双手。其他同事马上冲上去,夺下其余未引爆的炸药包,立即转移到安全地带,把一场大危机化解了……

事后,同事们问侯祥炜当时是怎么想的?他本本分分地说,“没多想,我当时的位置离得最近,接近暴徒最有利,就趁他分神的坎节儿上去了。没什么,换了你们谁都会这么做的。”

“这就是我们侯哥。您看话说得多轻巧,可这却是生死考验啊。”

市局的秀才们是这样总结侯祥炜的英雄壮举的:“惊心动魄的生死瞬间是一次升华,英雄的壮举是雷电长久蕴积后耀眼的闪光。与侯祥炜共事过的同事们说:‘对侯祥炜的壮举我们不感到奇怪,因为他平时工作就舍得扑下身子,勇往直前。危急情形下,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对侯祥炜来说并非偶然。’”

总结得非常好,文字也很文学,让人很赞。然而我从个人的内心里,还觉得有着可以发掘的东西,是什么呢?

5.

侯嫂李慧英真是个让人打心眼儿里喜欢的爽利人,多年的公交车售票员生涯,把她的理解能力、反应能力、表达能力锤炼得那叫一个麻利脆。加上本来性格就属于快人快语型的,我们刚一说到菲菲,侯嫂就“哗拉拉”打开了话匣子:

“要说当年,我还真见过这孩子。那天我刚好带着儿子去天坛公园玩儿,那会儿侯培也就五六岁吧?刚走到大门口,远远的就看见老侯抱着一个小不点儿,正急急忙忙往外赶。那孩子小猫似的小声哭着,乖乖让老侯抱着。我心里就纳了闷了:我们老侯平时在家都没抱过侯培,今天他这是抱的谁家孩子呀?”

话说至此,侯嫂把脸转向坐在一边的侯警官,大大咧咧问他:“哎,老侯,我怎么都没印象了,你抱过咱家侯培吗?”

此时的侯祥炜竟然像个小学生,认认真真地回答说:“抱过。”

已经27岁的侯培可就在边上坐着呢!我脸上是笑容,心脏却被猛然撕了一把,我知道:流血了。鼻子发酸。眼窝湿了。嗓子眼儿哽噎……

做侯警官的妻子和儿子可真不容易。快人快语的侯嫂告诉说:

“老侯这警察当的,天坛才是他的家。我们结婚,他三次推迟婚期。第三次的时候,家里老人和亲戚们不放心了,都嘀咕到底是想不想结呀?……”

“后来我们车队,有一阵风传我李慧英离婚了,为什么?结婚好多日子了,无论什么天气,都是我自己去上班,老侯就没送过我。我就逼着他送了我一次,让人看看我们没离婚……”

“他就长在天坛了你说怎么办,不管是谁央告他,替我值个班吧,他都答应。逢年过节更甭说了,您问问他在家过过几个除夕?一年里,他最少也得多上三分之一的班,你问他,他就说现在人手少,全北京的警界都这样……”

“怀上侯培以后,我根本就没指望过老侯,孩子都是姥姥姥爷帮着带大的,还有我大姐二姐。我们家俩姐夫都是做生意的,赚钱比我们老侯多多,那年单位里集资建房,还是俩姐姐给我出的钱呢,要不我们怎么能住上这么大的房子?平时呢,我去超市买粮食买菜什么的,都是拽着我老爸……”

“这房子下来后,装修也是我自己装的,没办法,你指望不上老侯,他那警情不断,警情就是命令,咱不能拖后腿……”

“侯培长这么大,上小学、中学、大学、参加工作,也全是靠他自己的努力。对他爸,小时候有点儿不理解,人家都是爸妈一起带着孩子出去玩儿,就我爸怎么老没时间呀?现在长大了,理解了,有时看老侯帮忙照顾老人什么的,也能搭把手了……”

“老侯其实也不是不顾家,也不是对我们不好,他只要在家,就帮着干活。我妈住院他背着上下楼,给老太太打水、洗脸、洗脚、剪指甲。在院子里碰上拎着东西的老人孩子,他也一定帮忙给人送到家。可他就是老加班,几乎就没有休息日,一直就这么干,到现在退居二线了,还是这么干……”

“去年今年,我老父亲又患上老年痴呆了,家里真是困难了。侯培也指望不上,这孩子跟老侯一样忠厚,可是他的工作不太好,老上夜班,搭不上手呀。我就跟老侯说,能不能跟你们组织上申请申请,帮咱们儿子调得离家近一点儿?咳,说也是白说,人家根本不吭气儿。干活他往前冲,这事儿,他才不会去跟组织上提呢……”

“唉呀呀,我说了这么多,碎嘴唠叨的,您都烦了吧?”

我环视着侯警官的家:嘿,敞敞亮亮的一套三居室,大客厅,大沙发,大彩电,多宝阁,八仙桌,大飘窗……跟时下绝大多数北京家庭的格局差不多。不同的是,这个家收拾得太干净了,用那些老套的词汇来形容,什么“窗明几净”、“纤尘不染”的,显然都不够,必须用点新的、高端的词,比如“惊为天庭”(哈,“惊为天人”的改写),“细看顶赞”(呵呵,“细思恐极”的引申)——什么意思?就是极言其光洁,地面光亮得能照人,家具洁净得也能照人,就像这家人的做人一样亮堂堂。

我的感慨:这是中国亿亿万万个家庭中的普通的一个;侯祥炜和李慧英,也是十三亿中国人中普通的一对夫妻。他们上敬老,下哺小,外奉社会,内爱家庭,一辈子勤勤恳恳地工作,认认真真地生活,用自己的双手和汗水打造着中国繁荣、昌盛、富强、幸福的日子。他们的性格就是中华民族的性格,低调内敛,默默发狠地埋头苦干----是呀,侯祥炜从不张扬,从不炫耀,总是像老黄牛一样埋头苦干。他用行动释放着自己身上的真,善,美,或者说,他是在用自己的真、善、美诠释着中华民族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美德。他内心的底色上,镌刻的是正直、诚实、爱人、利他、仁慈、忠厚、谦虚、守信……这些温暖的词汇,即使做了一辈子“强势”的警察,他也永远是一名富有同情心和人情味,用大爱拥抱世界的人民公仆。

你爱我们,我们也爱你。

面向光明,背对黑暗!

6.

好几位警官都跟我办开玩笑说,因为肩负着执法的使命,所以我们警界给人的印象是“强势”。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是“弱势群体”。

什么,警察会是“弱势群体”?

这回侯祥伟开口了,蔫人出豹子,当了大半辈子警察的侯警官,内心里有着很多深切的思考:

“警察在城市建设中处于最前沿位置,社会矛盾大,警察要付出的更多。很多家属都不愿自己的亲人干这行,为什么?高风险,高压力,低收入,经常加班,不能按时上下班,照顾不了家庭。生活也不规律,休息的时间少,常常透支生命和体力。现在还常常遭人恶意投诉,甚至无端被骂,心理创伤更难缓解。加上外面经济利益的诱惑也比较大,所以警察队伍的流失率有升高,有些高学历的人走了,小年轻,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也越来越有他们一代代的新追求。”

“虽然整个警界是非常优秀的一支队伍,经得起大的考验,称得上是老百姓的万里长城;但我觉得我们还是要进行动态的思考,居安思危,把各方面的困难和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力争把我们的工作做到最好。”

这就是侯祥炜,虽只是一个普通警官,却总是自觉地肩负起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的责任。所以,如果你也是觉得他像有些闲人说的,只不过“运气好,摔个跟头捡了个大金元宝”,就彻底错了。何况当年在菲菲之后的两个月,侯祥炜就又捡拾和救助了一个患有脊椎漏的小男孩,而在他33年的警务生涯中,先先后后,一共救助了十多条小生命呢。

十几个孩子呢?侯祥炜自己也记不清了。他只知道这些小生命都顽强地活下来了,如今都已长大成人,自食其力地生活在我们这个社会大家庭里。

那么,菲菲呢?这个中国--美国,美国--中国的女孩,她如今是在中国还是美国?她怎样做选择?她目前正在做什么?

是好消息:菲菲打算在中国创业,并且已经开始了行动。她的美国父母支持她的选择,这些年来,弗兰克夫妇通过这个收养的中国女孩,也在一点一滴地阅读着中国——她的古往今来,她伟大的文明和文化,她的博大精深。两夫妇越来越喜爱中国,庆幸自己通过菲菲与中国结了缘。菲菲的警察侯爸爸和慧英妈妈更是高兴得无以复加,憨憨地和爽利地笑着,跟着忙前忙后,做菲菲的坚强后盾。

还要报告一件好事:弗兰克先生和菲菲正策划着合作写一部书,以他们父女各自的角度,讲述菲菲从小到大的故事。计划先用英文写出来,在美国出版;然后翻译成中文,在中国出版。而这部书的起点,就是北京天坛公园!

2017年灿烂的仲春里,天坛公园的二月蓝和丁香花开得格外热烈,远处的像一片片光华灼灼的云锦,近前的是一张张生动鲜艳的地毯,其动人的灿烂与美丽,直把人的心摇荡出十二级大风!在这幅仙境一般的风景画里,出现了一个美丽的组合——一脸憨厚平和的侯祥炜警官在左,一米九高的弗兰克先生在右,他俩中间是他们精灵一样的女儿曹昊菲,爷仨有说有笑地走过丹陛桥,穿过圜丘坛、祈谷坛,经过皇穹宇、祈年殿、皇乾殿、祈年门、斋宫、无梁殿、长廊、双环万寿亭、回音壁、三音石、七星石……来到了天坛南门那一片柏树林前面。“十年树木,百年树人”,23年前的小柏树们,如今已经涌动为深绿一片的树海,茁壮,帅气,成熟,自信,同时也还葆有着青春的纯净与激情。它们手臂挽着手臂,端立在高高的祈年殿脚下,像一群绿色的卫兵,守护着平实而激情燃烧的日子。

高高的祈年殿。哦,高高的祈年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