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希腊神话故事集》

来源:中国作家网 |   2018年05月24日14:26

《希腊神话故事集》

作者: [美]纳撒尼尔·霍桑

译者:任小红

绘者:狮央

外文书名:A Wonder Book

出版社:云南美术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3月

ISBN:978-7-5489-2950-5

定价:46元

编辑推荐

◆好看、易懂、想象力奇绝,大作家霍桑专门为孩子创作。

◆独家附赠诸神谱系图,一张图系统了解希腊神话体系。

◆涂鸦王国人气画师狮央精心绘制主题插图,还可下载作为手机壁纸。

◆采用瑞典进口轻型纸印刷,78度白有效保护视力,手感轻盈易携带。

名人推荐

◆希腊的神话和史诗是发展得最完美的人类童年的产物,具有永久的魅力。——马克思

◆没有希腊文化和罗马帝国所奠定的基础,也就没有现代的欧洲。——恩格斯

内容简介

珀耳修斯王子被陷害要去砍掉蛇发女妖美杜莎的头,在仗义机灵的水银(赫尔墨斯)帮助下开始了这趟冒险旅程;弥达斯国王爱金子胜过了一切,拥有了无数的金子却仍不满足,直到他得来的点金术让最珍爱的女儿也变成了金子;俄底修斯国王与他的舰队遭遇飓风停靠在一座陌生小岛,饥肠辘辘的侍从发现岛上有一座精美华丽的宫殿,却没想到饱餐之后就被女巫喀耳刻变成了家猪……

希腊神话是人类文化宝库中的瑰宝,经过两三千年的流传,这些古老传说仍然诉说着对正义、勇敢和光明的追求。而美国19世纪最伟大的浪漫主义小说家纳撒尼尔·霍桑专门为孩子所做的编写,则让这些故事更有魅力。

作者简介

作者 纳撒尼尔·霍桑(1804-1864)

美国文学史上首位创作短篇小说的作家,心理分析小说的开创者。代表作《红字》进入世界文学经典名著行列。

其作品不仅广受读者热爱,也深深影响亨利•詹姆斯、爱伦•坡、赫尔曼•麦尔维尔等文学大师。

代表作

长篇小说《红字》《七角楼房》

短篇小说集《神奇故事集》《坦格林故事集》《重讲一遍的故事》《古宅青苔》《雪影》

译者 任小红

翻译家。已翻译出版图书数十本,包括小说、童话故事和社科类书籍。

作品有《金银岛》《老人与海》《海明威短篇小说》《卢布林的魔术师》《世界经典童话故事集》《佛洛伊德说》《美国语文》等。

目录

编者序 001

第一部

戈耳工的头 002

那个时候,活着的戈耳工有三个。她们是开天辟地以来最怪诞、最可怕的怪兽,空前绝后。

点金指 031

弥达斯国王一觉醒来,发现亚麻布的被褥变成了最纯、最明亮的黄金织品。点金指的魔力随着第一缕曙光降临了!

儿童乐园 053

潘多拉把盒盖掀得都要竖起来了,只顾往里面张望。一群长着翅膀的小东西逃出了盒子,厄庇墨透斯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

三只金苹果 074

赫拉克勒斯马不停蹄地往前赶。他翻山越岭,穿过荒凉的丛林,一门心思想着那些巨人和怪兽,跟它们格斗是他的宿命。

神奇的牛奶罐 101

对客人真心实意的欢迎会使饭菜发生奇迹,它能让粗茶淡饭变成琼浆仙馔。

喀迈拉 124

山洞里,一堆又奇怪又可怕的动物蜷成一团。它有三个脑袋,第一个是巨蛇,第二个是凶猛的狮子,第三个是丑陋的山羊。

第二部

弥诺陶洛斯 153

忒修斯已经长大成人,决定穿上父王的系带鞋,佩上他的宝剑,像他年轻时那样,和巨人、恶龙搏斗。

俾格米人 182

很久以前,有一个巨人名叫安泰俄斯,还有上百万个小得出奇的人,被称为俾格米人。他们是同一个母亲的孩子。

龙牙 202

卡德摩斯十分悲痛,他仿佛命中注定会失去自己所爱的每个人,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以这样那样的方式离开。

喀耳刻的宫殿 233

俄底修斯王的随从都是饕餮之徒。储存的食物已经吃完,他们要么饿死,要么冒着被怪物吃掉的危险去岛内看看。

石榴籽 263

那个陌生人的语气又深沉又严厉,听上去像地震时从地下传来的隆隆声。孩子们一遇到危险就会喊妈妈,珀耳塞福涅也不例外。

金羊毛 295

全希腊的勇士擦亮盔甲盾牌,戴上利剑,从四面八方云集伊俄尔斯科,握着伊阿宋的手,保证自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一心陪他把这艘战舰划到世界的尽头。

试读

“你在哪儿,珀耳修斯?”水银问。

“怎么了?我就在这儿啊!”珀耳修斯非常平静地应道,他的声音好像从透明的空气中传来的,“我就站着没动啊。你看不见我吗?”

“真的看不见了!”他的朋友说,“你躲在头盔下面呢。不过,既然我看不见你,戈耳工们肯定也看不见。跟我来吧,咱们试试你穿上飞鞋利索不利索。”

话音刚落,水银的帽子就张开了翅膀,他的脑袋仿佛要从肩膀上飞走似的,不过很快他整个人就轻盈地飞上了半空,珀耳修斯紧随其后。他们飞到几百英尺高的时候,珀耳修斯渐渐觉得,能把污浊的大地远远抛在下面,像只鸟儿似的在天际自由翱翔,真是一件令人无比心旷神怡的事!

此时已是深夜。珀耳修斯举目望去,只见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天空,他想,要是能飞到那里度过余生,他也就别无所求了。随后,他又低头望去,看见了脚下的大地,地上的海洋湖泊、白雪皑皑的山峰、广阔无垠的田野、黑压压的丛林和大理石修筑的城郭,仿佛全部在溶溶的月光下睡着了。此时的大地就像月亮和万千星星一样美丽。他还看到了塞里福斯岛,亲爱的母亲此时就在那里。他和水银不时穿过朵朵白云,向远处望去,那些云朵就像是羽毛状的银子做成的,可是当他们闯进云层,就会被灰蒙蒙的迷雾弄得又冷又湿。他们飞得很快,一溜烟儿就钻出了云层,重新回到月光下。有一次,一只展翅翱翔的雄鹰正对着隐了身的珀耳修斯迎面飞来,从他身旁掠过。最壮观的景象莫过于流星。流星突然划过天空,像燃起了一堆篝火,让方圆百英里的月光黯然失色。

两个伙伴继续往前飞,珀耳修斯似乎听到身旁一侧有衣服窸窣作响的声音,而水银飞在他的另一侧。他左看右看,只看到水银一个人。

“我旁边是谁的衣服,”珀耳修斯问,“被风吹得窸窣响?”

“噢,是我姐姐跟咱们一块儿来了!”水银回答说,“我跟你说过她会来的。她要不来帮忙,咱们什么都干不成。你不知道她有多聪明。还有,她的眼睛也非常明亮。对了,她能看见你,你在她面前隐身没用。我敢打赌,到时候肯定是她第一个发现戈耳工。”

这时,已经可以看到大海了,他们飞得很快,不一会儿就飞到了大海的上空。海面波涛汹涌,掀起滚滚白浪,形成一道浪线扑上沙滩。海浪拍打着嶙峋的悬崖,激起层层浪花。雷鸣般的涛声传到珀耳修斯耳朵里已经变成喁喁细语,仿佛半梦半醒的婴儿的梦呓声。这时,他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像是一个女人在说话。那声音十分悦耳,虽然算不上甜美,却庄重而温和。

“珀耳修斯,”那个声音说,“戈耳工们就在那里。”

“在哪里?”珀耳修斯惊叫起来,“我怎么看不到?”

“就在你下面那座小岛的岸边,”那个声音回答说,“你丢一枚鹅卵石下去就会掉在她们中间。”

“我就说她肯定是第一个发现戈耳工的,”水银对珀耳修斯说,“她们就在那儿呢!”

珀耳修斯低头一看,就在他正下方两三千英尺的地方有一座小岛。岛屿三面礁石环绕,海浪拍打着岩岸,飞溅起白色的浪花。只有一面是雪白的沙滩。珀耳修斯一边朝小岛飞下去,一边仔细打量黑色峭壁下面一团明亮耀眼的东西,瞧,可怕的戈耳工们就在那里!她们在大海的轰鸣声中睡得很香。非得这种震耳欲聋的喧嚣声,才能哄那么狂暴的怪物入睡。月光照在她们的铁鳞和金翅上,闪闪发光。她们的金翅膀懒洋洋地耷拉在沙滩上,令人望而生畏的黄铜利爪伸出来,紧紧抠住海浪拍击的岩石,沉睡中的戈耳工仿佛梦见把某个可怜虫撕成了碎片。被她们当作头发的群蛇似乎也睡着了,只不时有一两条扭一扭身子,抬一抬脑袋,吐一吐分叉的信子,迷迷糊糊地发出嘶嘶的声音,而后又缩回蛇群里,安静下来。

在戈耳工的身上,美丽和丑陋并存,她们特别像一种可怕的巨型昆虫——硕大无朋的金翅甲壳虫或蜻蜓之类的东西,只不过体形比它们大了数百万倍。此外,她们身上还有一部分人类的特征。幸好此刻她们全都背对着珀耳修斯,珀耳修斯看不到她们的脸。否则哪怕他瞄上一眼,都会沉甸甸地从空中掉下去,变成一尊失去知觉的石像。

“快!”水银飞到珀耳修斯身旁说,“准备动手!动作要快,等戈耳工们醒过来就晚了!”

“我要砍哪一个?”珀耳修斯拔出剑来,往下飞了一点儿,“她们三个看着一模一样,都长着蛇发,到底哪个是美杜莎?”

要知道,三个戈耳工当中,珀耳修斯唯一能砍下来的,只有美杜莎的头。至于另外那两个,纵使让他拿天底下最锋利的宝剑砍上一个钟头,都伤不了她们一根毫毛。

“当心!”那个镇定的声音提醒他,“有个戈耳工睡得很不安稳,马上要翻身了,那个就是美杜莎。别看她!看一眼你就会变成石头!你那面亮闪闪的盾牌能照出她的脸和身影,你只要盯着盾牌里的影子看就行。”

现在珀耳修斯总算明白水银为什么劝他把盾牌擦亮了,原来是为了把盾牌当镜子,这样既能看到戈耳工的脸,又没有丝毫危险。 美杜莎那可怕的面孔出现在明亮的盾牌里,月光洒在她的脸上,那张脸的狰狞暴露无遗。群蛇生性歹毒,无法安眠,在她的前额上不停地扭曲蠕动。从来没人见过这么狰狞的面孔,就连想都想不出来,然而,它却同时具有一种奇特、恐怖而又野蛮的美。美杜莎闭着眼睛,仍然在熟睡,但是她的神情很不安,好像被噩梦困扰着。她紧咬着白森森的獠牙,黄铜爪子抠进了沙土里。

群蛇仿佛也被美杜莎的噩梦搅扰得越来越躁动不安。它们缠绕成一团,猛烈地蠕动着,上百条蛇昂起头来,并不睁开眼睛,只发出嘶嘶的声音。

“快,快!”水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忍不住低声催促起来,“朝那妖怪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