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多面”刘慈欣:科学家、影评人or未来预测者?

来源:中国新闻网 | 宋宇晟 李双南  2018年05月21日07:52

刘慈欣接受记者采访。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随着《三体》的声名大振,刘慈欣在别人眼中的身份越来越多了。当面对媒体抛出的各种问题时,他时而扮演科学家,时而充当影评人,而更多时候提问者似乎把他当作一个能预测未来的人。对于这些问题,刘慈欣会略带迟疑地回应着,可一旦问题涉及科幻文学,他的语气就变得坚定起来。

19-20日,首届亚太科幻大会在北京举行。一向低调的中国科幻作家、雨果奖得主、《三体》作者刘慈欣19日现身大会现场。在当晚参与这次大会颁奖环节前,他接受了媒体群访。

资料图:科幻作家、雨果奖得主刘慈欣在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仪式前签名。 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科学家、影评人or未来预测者?

“您怎么看待新能源的发展现状?”“您如何看待漫威电影中‘灭霸’这个人物形象?”“您对人工智能未来走向是乐观还是悲观?”“您怎么看区块链?”

这些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都是提给刘慈欣的。虽然他给出的回应并不短,有时候甚至还有点冗长,但大刘往往会在回答的内容前面加上一句说明,然后把回答引向自己擅长的科幻文学领域。

比如,在回答“新能源”问题时,他说,“我离开电力系统已经快七八年了,这几年的电力系统,特别是能源系统的发展我不是太了解”。

对于“如何看待‘灭霸’”这个问题,他给出的答案是自己还没看过《复联3》,并顺便表达了一下自己对漫威电影“流水线”气息浓重的小小不满——他自称“一直不喜欢”漫威电影。“不能说讨厌,但确实不喜欢看。虽然漫威电影的特效质量都很高,有庞大的宇宙体系和大量IP,但总感觉他们所有电影都是一个生产线上很标准的流程生产出来的。”

面对区块链的问题,大刘显得兴味索然,只是说“这是个非常好的科幻题材”以及“刚刚遇到一个转行做区块链的科幻作家”。

而关于人工智能的未来,刘慈欣直接亮明自己科幻作家的身份——“我们写科幻的其实不是做预测,我们是把各种可能性排列出来,我能排列的可能性无非就是最好的可能性、不好不坏的可能性和最坏的”。

这十年,刘慈欣说自己“没有太多改变”

事实上,对于刘慈欣来说,2018年是可以被视为一个时间节点的年份——十年前,他至今最为人所熟知的科幻作品《三体》首次出版。这十年间,《三体》三部出版,作为作者的大刘也因此声名大振。三年前,他凭借《三体》获第73届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为亚洲首次获奖。

此后,刘慈欣成了科幻圈内外炙手可热的名人,各种头衔加在他的名字前面。围绕《三体》打造的电影、游戏在之后的这几年频频出现在新闻报道中。

但刘慈欣自认并“没有太多改变”。“因为我现在无论从科幻创作理念来说,还是我的生活方式来说,都没有因此受到太大的改变。”

“我想写的还是那个样子的科幻小说。真要说改变,可能往后的写作会遇到障碍比较多一些。倒不是说非要超越《三体》,而是说一个作家要想写一本书肯定要找到一个兴奋点、很让人兴奋的想法。但自从《三体》之后,这种想法是比较困难的。”他说。

而生活方面,刘慈欣说,热闹只是在媒体上。“我居住的地方不是大都市。我所看到的关注,都是从媒体、网络上看到的。直接的这种关注,在我的生活中很少出现。这个对我的影响并不是太大。”

当然,这种“没有太多改变”也是其来有自的。刘慈欣有一个很坚定的观念——“一个作家应该远远地躲在你的作品后面”。

“平时我跟读者粉丝是没有联系或互动的,真正有联系就是在这种大会上。作为写作者,你的作品写出来就行了,自己走到前台没有意义,也没有走到前台的资本。我让你认识的是我的作品,而不是我这个人。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可认识的。至于说到交流,作为一个科幻作家我想说的都在书里。”

他甚至认为,自己私底下和读者交流是多余的。“好的文学作品,包括科幻作品,很大一个特点是有一种开放性。人们能从各种角度去解读它。如果我跟读者交流,特别是谈到我的作品,我说一句话就堵死他们一条想象的路。”他觉得,做这种事情很傻。

关于科幻文学

虽然在其他人眼中,刘慈欣的身份越来越多。但很明显,他更愿意聊的话题还是科幻文学,尽管他认为科幻文学正“处于衰落”中。

“世界科幻文学诞生了两个世纪左右的时间,也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现在的科幻离传统意义上的科幻越来越远,很可能有一天科幻变得和原来意义上的科幻没有什么关系了,仅仅名词还叫科幻。”他说。

但刘慈欣同时坚信,不论如何科幻如何变化,所有这些科幻作品肯定都有共性。“这个共性就是它用我们对于科学的想象力,去扩展思想的空间。从这种创造想象世界的过程中,我们可能得到各种层面的满足。比如低层面的,我们得到娱乐、得到放松;高层面的一点,我们可能得到更深刻的思想上的愉悦。我觉得这种追求是所有作品所共有的。”

他说,自己写作科幻小说的目的不是让人们逃离现实,而是让人们更好地融入现实,更好地在现实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