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走进芙蓉(组诗)

 | 赵建平  2018年05月17日10:31

 

跨过芙蓉寨的寨门

我看到一个高悬的牛头骨

用它失神的眼睛

一个曾经温驯,或者

凛然的窟窿,守护着

它的曾经以及曾经的故事

它是风的头,风从窟窿里

呼呼地刮出威严

假使给它制造一些血和肉

在斗牛场,我还能看到

这头牛,红着眼睛

在死与生的荣耀中,狠狠地斗

狠狠的,让它的血液訇然倒下

芙蓉寨的岩石,固执得顽劣

总以为可以长一些青林

就能随意,在红尘里

任人千百次寻问

紧闭的口,也不愿意张开

修炼千百年,早已

不是石头的形象,一幅铁石心肠

既便再来一次千百年的等待

孤独,仍是一丝不挂,我忘记了

它叫石头,没有根,没有泥土

一片风云,在它沉睡的时候

长得像树的模样,哪知道

却长不出疼痛的感觉,这些石头

盘膝打坐,经历风霜雨雪雕琢

每一道裂缝,发出低沉的回声

那呼吸,有时很轻,有时很重

图腾的龙柱,被一株草

一朵花,一只伏在地上的昆虫

恣意地抚摸,一场爱情

被雕出石头的形象,一条龙

在柱子上图腾,叫鹰的鸟

有一些醉意,潦草的声音

一叹,就感动了数千年

长袖善舞,岁月落下风尘

那精准的十月太阳历,以及

由石头生育出来的十二生肖

在彝族崇拜中,正在孵化

英雄从远古而来

每一块石头,都在沸腾

 

芙蓉树

 

一个棺椁,躺着一个灵魂

棺椁,由几根血藤紧紧捆住

不小心,贪婪的河流里

几把斧钺,把一个故事砍得血肉模糊

那血,凝固成一个一个的石头

终结着一代土司梦幻的辉煌

一个传奇,一根艾蒿

在血液的滋养下,长成生命

一棵古朴的芙蓉,在石头上

随笔,五桠八杈的形象

从过去,一直长到现在

有的腐朽,有的在斗牛的喧嚣里

还在,飞溅出生命的火光

青苔、荆棘、枯枝、落叶,长着裂纹的石

一片故事的叶脉,我们都能听到

风雨中摇曳的悲歌,或者欢笑

花开,在艳丽中落寞

而后,有一些叶子开始冒芽

开始,把花的梦

放在石头与石头的缝隙

任由地下的灵魂,结着果

以相思豆的颜色,浸润着它的传奇

 

棺椁被移走,早已在河东营的衰草中

一睡就睡了数百年,残石、墓碑

几个干涩的文字,在风雨里浮沉

坟墓之上,一缕风云荡来荡去

那抹枯寂,萧萧瑟瑟

一抔泥土,在飓风烂石里

沉寂一些枯枝败叶的感觉

却把一株由艾蒿生成的芙蓉

留下,长一些风景,以及

生命的硬度,盘根错节的支系

在延伸,我只看到风尘里

后人用一些烧纸、焚香、布条

虔诚地跪拜、祭祀、祈祷

用这株芙蓉树的古老

佑护土地上生生不息的人们

风调雨顺,祛病除灾

 

芙蓉小石林

 

那些石头,长在树的脚下

或者,树的周围,很多的树

很多的石头,结成一片石林的风景

一个人,一群人,在石林里

一些沉默的故事,在树与树之间

在石头与石头之间,对峙

我拿着一只钢笔,一本

练习生命的册子,攀援着

那石头,在树林里,生长着绿色

果实,以及生长一些智慧和勇气

那树,也活泼泼地沉静,在一片斑驳中

弥漫一些枯寂,还有沉默

一片云,被生长的石头划破,偶尔

也会落下,一些细微的声音

树的对面,我们刚好可以看到

海枯石烂的记忆,以及情侣坡上

那些树木与石头,石头与石头

相拥而立的爱情,风碎了

云也碎了,凝固的心不再有焰火的性格

而长在肉身里的生命,有了艺术的灵动

就在小石林,灼痛着千百年的故事

石头是小石林的石头,树木是小石林的树木

生命的欲念,就在热热烈烈的一吻中

温软出一身的强健,这遥远的石林

干净的石林,沧海桑田的石林

我洗净红尘中落满烟色的目光

追寻着一首诗干净的方向,在石林里

指引着人们走出困惑和迷茫

石林里没有一滴水,风的呼啸

有一些饥饿,长着儿女情长的叹息

那石,历经千百年的积淀,也不敢

把内心的火烧得野性十足,几株

经典的植物,还在白云下,不言不语

温柔着,这些石头千百年的苍凉

一声绝唱,却不是最后一次生命之火的演绎

在百听不厌的梦想里,我仍然

感悟着,属于这片石林的

 

那一声熟悉得让人断肠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