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四川行

 | 罗银湖  2018年05月17日09:43

应远在成都工作的大儿子大儿媳的强烈要求,以及世居在宜宾南溪的亲家夫妇的盛情邀请,去年农历腊月二十八日,我和妻子坐上了从仙桃西站开往成都的高铁,一路向西,领略了川蜀大地的无限风光,感受到了亲家公一家人的无限热忱和浓浓亲情。这个春节,虽然离家千山万水,但却可说是我有生以来,过得最充实、最温馨、最有意义的一个春节。

我们从家里出发到仙桃西站的时候,是凌晨七点多钟。天空灰濛濛一片,还飞着毛毛细雨,北风凛冽,侄儿驾着小车载着我们,小心翼翼地在三一八国道上行驶着。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仙桃西站。车站里的人并不多,很快的,我们便顺利通过安检,来到候车厅,准备进站上车了。

一列白色的子弹头动车缓缓地停在了我们的面前,我仔细地扫视了几眼站台,除了有两三个乘客下车外,站台上唯一上车的乘客就是我们夫妻俩了。

两分钟后,动车徐徐启动,很快便提高速度,风驰电掣般地向西飞跑。动车两旁的村庄、河流、田野、车辆,眨眼间便被抛在了后面。

动车上空调开着,气温适宜,旅客们的表情都显得有些急迫,那种归心似箭的心情完全溢于言表。坐在我座位旁边的是一位重庆丰都的小伙子,白白净净,举止温文尔雅。小伙子主动和我打起了招呼:“大叔,您要去哪里啊?”“到成都。”我微微一笑,实言相告。“您是成都人?”小伙子又问我。“不是,儿子儿媳在成都工作,非要我们夫妇去他那里过年,没法子,只得去了。”“那好啊那好啊!大叔,您儿子儿媳多孝顺啊,你们多有福气啊!”小伙子现出赞许和羡慕的眼神来。“哎,”小伙子随即突然长长叹息一口气后,端起水杯,喝下一口水,对我说道,“我可没有您儿子这样的本事,让我父母亲享点福啊……”小伙子说着,眼里渗出一抹泪水来。

小伙子告诉我,自己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建筑勘察设计院工作,由于工作的原因,经常辗转于全国各地,很少有机会和父母团聚,更别说接父母去过年过节了。而且父母亲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在家里种田犁地也没有什么收入,为了帮妹妹筹学费,帮自己积攒将来结婚、买房的费用,所以父母便离开家乡,在武汉、荆州等地帮人打零工为生。这次春节,父母就在武汉一家餐厅打工,由于餐厅生意兴隆,父母也难得回家和家人团聚。自己这次回家,就是去看望年迈的爷爷奶奶和正在读高中的妹妹。听着小伙子的述说,我心里五味杂陈。为了能让孩子们顺利完成大学学业,当初,我们夫妻俩何尝不是如此啊?远离亲人,背井离乡,吃苦受累,才换得孩子们顺利完成学业,事业小有成就。是啊!生活不易,生存不易,可以说是我们这一两代人的宿命。但,只要我们还有梦想,我们的希望就一定会实现……

动车轻盈而又平稳地运行着,荆州、枝江、宜昌、利川……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在我眼前一晃而过!动车穿过一条条长长的隊道,越过一座座险峻的山峰,像一个不知疲倦、任劳任怨的小伙子一样,承载着这些归家的游子,向家的方向靠拢!

经过近九个小时的旅途,下午四点五十分,我们乘坐的动车终于准点停靠在了成都火车站,早已在车站出口处翘首以盼的儿媳妇(大儿子还在单位)见到我们,双手不停地挥动着,呼唤着“爸爸妈妈,我在这里…”见到温馨孝顺的儿媳妇,我的心里真有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随即,儿媳妇便带着我们夫妻俩穿过人流,来到地铁一号线入口,乘地铁回到他们的住处。

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可这次到成都,我感觉到,岁月的痕迹离我们是这般遥远,历史的风云变幻也难以言喻,迢迢几千里的秀山丽水,竟然在我们一打盹的功夫间,就不知不觉间“动车已过万重山”。当代中国用科技和智慧写下的“中国速度,中国创造”,是多么令世界折服、惊叹的人间壮举。我想,如果诗人李白还健在的话,看到今天这样的人间奇迹,他的笔下,一定会是另外一番韵味吧?

成都,一座具有几千年文明历史的西部重镇,在中国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中,又被注入了更多新的元素和新鲜血液。

农历腊月二十九,儿子儿媳陪着我们,在他们租住的领馆国际城附近的天府广场,华阳镇,以及高新区等多个地方去游玩。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布满了各式各样辞旧迎新的花卉和色彩斑斓的广告屏。路灯杆上,街道两边的风景树上,挂满了红红火火的迎春灯笼。公路上的汽车井然有序地奔跑着。天空中虽然有些濛濛的雾霾,但丝毫不影响我们游玩的雅兴。

随后,儿子儿媳带着我们来到一处正在建设中的楼盘,那是他们将来即将入住的小区。那片楼盘大都有几十层高,不远处有一个大型购物中心,附近还有一所公立医院,一所幼儿园和一所公立中学。

楼盘后面的锦江河,河水清澈见底,沿河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木,树木丛中随处可见青石堆砌的石凳、雕龙画凤的凉亭,还有各式各样的体育设施。只见树木下,有三三两两的游人或卧或立,或徐徐徘徊,或在体育器材上运动健身。一处凉亭旁,还有几位老人边放录音机,边优雅地跳着广场舞。

儿媳妇告诉我们,当初之所以决定买这座楼盘的房子,就是看中了这里优雅安静的环境。她说,这座小区虽然不在市中心区,但却交通便利,各种生活设施和配套措施完善,环境优雅,是一个宜居的好地方。堪称城市中的一片乐园,一方净土。

听着儿媳妇和儿子的介绍,我打心眼里为他们的选择感到高兴。

吃过晚饭后,我们便在流光溢彩的城市夜色中倘佯,近距离地观赏了中国远大集团的迎新春焰火燃放盛会。只见各式各样五彩缤纷的焰火,一束连着一束,箭一般地冲向天空,绽放出令人目眩神迷的色彩和弧形来。那一声声脆响,响彻云霄,震耳欲聋,让人激情澎湃,心花怒放……

这个城市的迎春大序幕就此拉开了。

农历大年三十,大约六点多钟,儿子儿媳便起了床,我们匆匆吃过早餐后,便来到小区外边的马路上,准备坐公交车到成都汽车总站。由于天气冷,时间早,我们一行人在马路上公交车停靠点等了约摸十来分钟,还没见到从华阳到成都汽车总站的公交车开过来。为了不影响我们乘坐从成都开往南溪区的班车,儿子便毅然决定招滴滴车。

儿子掏出手机,手指很熟练地在手机屏幕上划动起来。不一会儿,就有电话打过来了。“滴滴车马上就过来了!”儿子说,我们都有些兴奋。“到了,前面那辆289牌照的车就是!”见前面不远处有一辆红色小车减速驶过来,儿子忙对着小车招手,我们便背好包裏,向小车快步走过去。

我们上了这辆滴滴车,司机是位女同志,很热情,满脸笑意。车在马路上拐了几个弯,结果前面一段路因维护封路,司机师傅只得改道行驶。她一边驾驶着汽车,一边安慰我们说:“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你们安全送到汽车站,不会影响你们旅程的!”

女司机说到做到,终于把我们安全准时送到了长途汽车站。临走,还一再祝福我们新年快乐。我问儿子,这一趟车应该花了不少钱吧?儿子很平静地说:“三十来块啊!一点也不贵呀!”才三十来块?我在心里暗自庆幸着,在这样大的城市,这么冷的天,跑几十里路,的确不贵。想想我在广东打工的日子,某些时候,坐车、上餐馆、购物,常常不知不觉中被“宰”的情景,真感觉到成都人的这股正直、诚信守法的行为,犹如冬日里的一股暖流,让人心里不由得充满感激之情。

中午十二点钟左右,我们乘坐的客车安全到达宜宾市南溪区。儿子说,今天一路上顺风顺水,就连小堵都没出现过,可谓奇迹哟。

亲家一家住在离长江边不远的长江国际社区。亲家公和亲家母早已做好了可口的团年饭,就等我们一家人入席了。

长方形八仙桌上摆满了热腾腾香喷喷的菜肴。大都是四川特色菜,有宜宾香肠,江南(镇)熏肉,长宁竹荪,风干萝卜,南溪黄粑,南溪猪儿粑,郭大良心豆腐干,凉拌折耳根……那色,那味,那香,让人垂涎欲滴。儿媳妇说,这些菜都是我们南溪的标志性美食,大有来头呢。

亲家公和亲家母十分热忱地招呼我们喝酒,吃菜,对远道而来的我们夫妻俩和儿子儿媳热情有加。亲家公边劝我喝酒,边向我们介绍说:“这风干萝卜,做起来真要花费不少功夫呢!”所谓风干萝卜,就是把那些白萝卜用水洗干净(整个的),然后放在阴凉的地方让风慢慢吹干,待萝卜水分全部干掉后,将萝卜放在火中烘烤,又不能让萝卜烧焦,烤到一定程度后,再将萝卜外面的一层皮掰掉,然后将里面的萝卜肉洗干净,切开,用猪蹄、猪肉、鸡肉、鸭肉等煲汤,或者是炒着来吃,味道十分纯正鲜美,胜过山珍野味,是南溪古今闻名的特色菜。

介绍完风干萝卜,亲家公又给我和儿子各酙了一杯酒,我们一边吃一边喝一边聊,不知不觉已到了下午两三点钟。亲家母从蒸笼里端上来一盘热气腾腾的用黄叶包裏着的方块黄粑,放到我和妻子面前,不住地劝道:“来,亲家,这是我们南溪最有名的黄粑,尝一尝。我们南溪人过年必不可少的一道菜,寓意吉祥安康。”我托起黄粑,轻轻打开叶片,黄叶飘香,一块黄橙橙,软绵绵,热气直冒的黄粑呈现在眼前,轻轻地咬一口,那香,那甜,那爽,直扑咽喉。果真是名不虚传!……

这一顿年饭,让平时总是自诩为见多识广的我大开眼界,饱享口福。南溪的美食文化,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亲家一家人对我们的盛情,更是让我体会到世间亲情和真情的可贵!

下午三点多钟,亲家一家人带着我们到南溪著名的滨江路去观景。

南溪号称万里长江第一县(后改制为宜宾市南溪区),是一座有着一千四百多年悠久历史,人杰地灵的文化古城。这里滨临长江,环境优美,是宜宾市最适宜人居的城市之一。这里还是“水中大熊猫”白鲟的故乡,世界上唯一的活体白鲟发现于南溪。

滨江路沿长江修建,此时虽然是腊月,但依然垂枊依依,绿草葱葱,这得益于南溪独特的自然和气候环境(南溪年均无霜期345天)。沿途间或有造型别致的雕塑和名人塑像矗立,形成三点五公里长的景观带。这片由四川美院整体设计打造的景观带,被独具匠心地分为古城遗韵、城市阳台、城市客厅、露天博物馆和未来画卷几大部分。前年落成、让南溪市民见识“洪水脚底过”的观景平台,就是城市阳台的一部分。这座观景平台临江而建,面积一万平方米。这种直接“飞”入江中的观景台,目前在长江沿岸城市独一无二。而它,只是南溪在三点五公里长的滨江路绘制古城历史长卷的一个缩影。此刻穿着节日盛装的三五成群的市民和游客,站在观景平台上,凝望长江之水缓缓东去,惊叹之声不绝于耳。

漫步滨江路,古城南溪如画卷般徐徐展开——南溪千年历史,雕铸于石墙之上;南溪历史名人,或坐或立于树荫之下……在滨江路中段,一块三十多米长的青花瓷景墙尤为引人注目。这是被誉为“南溪版《清明上河图》”的一幅陶瓷画卷,巍峨的古城墙、繁华的水码头、当地百姓辛勤制作豆腐干的情形,跃然其上。不远处,层层叠叠的“豆腐干”逐层攀往空中,塑成意境深远的雕塑。

滨江路的左侧,则是大块巨石垒砌的南溪古城墙,城墙的壁面上现出斑驳陆离的痕迹,那是千百年来历史的凄风苦雨留下的印记。城墙里边,是一座一座古老的建筑,依然傲立于历史的天空。城墙下面,观赏的游人和市民络绎不绝,卖各种玩具、小吃和烟花爆竹的小商贩们忙得不亦乐乎。我们徜徉在城墙边,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一扇高大结实的拱形大门前。亲家公微笑着对我说:“来,我们一家人在这里拍张照片吧!”说完,便让我们一家人靠拢在一起,把手机递给一位顺道而过的市民,让他帮我们一家人拍下了一张难得的合影留念。亲家公又指着城门上面的“文明门”三个字,对我们介绍说:“这座城门,就是有一千四百多年历史的文明门,你们看,保存得多好啊!”

城墙的右侧,滨江路南边,美丽的长江蜿蜒东去。此时,正值长江枯水季节,长江的水并不大,就像我家乡的襄河水一样,平缓地静静地流淌着。白沙滩上,有几条弯弯曲曲的用绿色、蓝色细石铺就的观赏道,这里就是面积达五万平方米的沙滩体验区。沙子颗粒均匀,是市民们和游客体会江岸踏浪的好去处。一群小孩子在沙滩上尽情地追逐着,嬉闹着,也有孩子扯着五颜六色的风筝在放飞着。更有成群接队的青春男女,举着手机,拍着长江上空翩翩飞舞的一群白鸽和水鸟。石道远处的一片沙滩上,有的长着苍翠色的芦苇,有的则点缀着一片片金黄色的油菜花。在风中轻轻摇曵着。江南岸,是一座座起伏的山峦,山那边,隐隐传来紧一阵慢一阵鞭炮的轰鸣声。此刻,置身于那山,那水,那人,那景中,让人不由得不赞叹这繁华盛世的良辰美景。

大多数人都知道“五粮液”是宜宾的名酒,却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创造人。“五粮液的创造者邓子均先生,就是我们南溪人。”在南溪历史名人墙前,亲家公很自豪地告诉我们,“革命家朱德和孙炳文,还有新中国第一任军工部长刘鼎,被慈禧太后称为‘字妖’的清代大书法家包弼臣,都是我们南溪的……”土生土长于斯,军人转业的亲家公说起南溪的名人和历史,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夜色降临,古城的大街小巷,点点斑斓的灯火和天空中绚丽多彩的烟花,形成一幅美妙绝伦的图画,让我们流连忘返。

几天的四川之行,虽然来去匆匆,走马观花,但却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川蜀大地,堪称人间仙境,历史与现实完美结合的典范。愿改革开放的春天,给这片古老的土地,插上腾飞的翅膀!愿在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征程中,四川,浓墨重彩地写上你辉煌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