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规矩

 | cxp000  2018年05月17日10:38

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

半夜里被一泡尿憋醒,想忍一忍好歹捱到天明,可那尿意是越来越迫,伸手触之,有喷发之感!没法,为了前列腺,起吧!

迷迷糊糊伸脚在床下找鞋,想起昨晚被迫喝的那两杯,愤愤的心情依然不能平复。

自两年前健康出了问题以来,小C不沾酒已一年余,即使领导施压,他也不为所动。小C的理论是,反正经不起酒精考验,我也不去做官了,既不做官也没必要怕官!倒是那些至亲好友有时让他很为难,多年不见喝一个人之常情,可是他不知该如何解释,有时对方并未劝酒,他自觉已矮了半分!

中国人的饮酒恶习——小C现在越来越感到这是一种恶习——简直可以用野蛮来形容!工作带进酒桌自不必说,很多时候,酒场就是赤裸裸的自虐和虐人表演!自虐的目的,无非是表示忠贞、臣服或是展示自己能力;而虐人则是要对方臣服,是一种要你为我上刀山下火海你不能拒绝的考验,是虐人者对被虐者有足够控制能力的证明。小C很怀疑,在这种游戏中,虐人者与自虐者均能获得满足感甚至是快感!

而且我们国人还将此恶习标榜为“文化”!真是玷污了“文化”这个词!所谓文化,是以文化之的意思,是以文明高雅的东西去教化野蛮粗鲁的东西,而酒场这种虐人和自虐的方式,实在看不出有任何文明高雅之处,倒是野蛮粗鲁更多一些。

看看吧。

“酒杯满上直至溢出,这叫“下流”,端起壶来喝叫“豪华”,又叫“胡(壶)搞”,倒酒一定要下流,喝酒一定要胡搞!”引得众人一阵大笑!

“我们这里的规矩,我敬你一杯,你得陪三杯,这是表示对客人的尊重!”尊重有这样的吗?

“领导来敬酒了,这个你必须得喝!”明明看见领导端个红酒杯,抿了一小口,可桌上的所有人必得恭敬站立干了杯中的白酒。这是否也算人人争当领导的缘由之一呢?

还好,反“四风”以来,喝酒之风退势不少,有走向“文明”的迹象!明显的两点,一是不再公然劝酒,二是酒瓶换成水瓶。昨晚那个科长,说来也并不熟,又是被检单位,可说话有点霸气。一句“不行”,首先端个大壶,“胡搞”了一下,小C一下感觉无助又无力,身边人劝道,就陪一小杯吧,这也是规矩!这下好了,一开戒,桌上其余人都找上来了,没法,打了一圈。幸好那时桌上已没几个人了。恨!

这家酒店的档次在本县是一流的,他们昨天入住,省里的领导住套间,科级以上住单间,其他人员两人一间。同行的还有外聘的专家——曾几何时,这个高尚的词汇也被社会给玷污了——小C认为现在社会上对“专家”的揶揄,和“小姐、同志、干爹”等并无二般!其实就是从省内几家大企业抽调的,所谓检查也就是省内的几大企业间的“互掐”,你今天绊了我,我明天必报之;你若顺了我,我也会照顾你!

上了厕所,小腹一阵轻松,可再无半点睡意,要不是为稀释酒精后来多喝了几杯水,他一般是能一觉到天明的,恨!打开手机,酒店的wifi信号不好,时有时无,一篇帖子都看不完,只剩下了恨!

小C入职已十年,在单位已不算年轻,80后现已开始步入处级行列,一些规矩他不懂,甚而至于鄙视,内心深处一直坚信权力是人民给的,所以至今仍在科员级别上混。

“你提了没?”

“……,没,没提……”

对方看你的眼神立马就淡了!你只好讪讪的自嘲,“咱不会走上层路线!”可身价自觉矮了半截!

这次检查本轮不到小C下来,这种事他也从不主动争取,但年底为了保安全,局里的人基本都下去了,为凑人数领导就叫上了他。

吃过早饭,老H早早等在酒店门口。矿上给检查组的每一成员都配有一名接待人员,老H是专门接待小C的。

老H刚过五十,可脑袋瓜上已没剩几根头发,顶着一个明晃晃的大脑奔儿。在矿上干可以提前五年退休,这样算来已没几年干头了。老H算是比较务实的,说起现在刚来的一些小年轻,一脸的愤恨,“刚来几天,就敢去领导那里讲待遇!自己都不知道啥是隐患,倒成了检查隐患的!这不笑话吗!我们那会,是这样吗?不务正业,企业迟早要败了……”也正因这样,他现在依然在副科的位置上混。

老H非要替小C拎包,小C很不适应,但也没法,知道这是规矩,入乡随俗罢,周总理不也被傣女泼水嘛!瞥见他往包里塞东西,小C的性格总是要推辞一番的,但大抵不管用,因为这也是规矩,索性也就坦然了。今天天气还不错,不似昨儿那么冷了。

到了矿上,照例是开介绍会。先是介绍领导,从省到县,其次是矿方。其实大家都认识。“四不两直”听上去很好,可这样一来,领导的“谱”就没法摆了!再说万一遇什么事,就尴尬了!

接着是介绍此行的目的意义,传达相关文件。接着由矿方介绍矿井基本情况,上级文件落实情况、灾害现状及治理情况。

最后由省里领导老M发表重要讲话。老M清了清嗓子,开始了发言。无非是要求矿方提高认识、全力配合、转变观念、不藏不掖,要求检查人员秉公执法、不卡不要、深入细致、全面准确云云。最后又扯到了国家政策及当前煤炭形势,提高安全意识到反腐倡廉,海阔天空!老M讲话抑扬顿挫,说到重要的内容会加重语气,并适时顿一下,等待大家的反应。

这一通流程下来,已过去了半晌。小C掏出手机,翻看着最新的煤矿技术报道,这样的会早就听腻了。

Y矿设计120万吨每年,这在S省只能算小型矿井,但Y矿标准化建设程度高,地质条件也相对较好,灾害少,所以各级各类检查组专爱来,成了L集团名符其实的接待矿井。矿办的老L作过统计,前几年煤炭市场好的时候,每年要接待大大小小三百多次各级各类检查,平均每天一次,有一年达到了四百次!这几年市场形势不好,煤走的慢,来的人相对少了点。“蛋糕大了,谁都想啃一口!”老L打了个比喻。在这样的严重骚扰之下,一方面要保安全,另一方面还要保证出煤,干煤矿不易呀!小C天生爱替别人考虑。

开完介绍会,检查人员各奔岗位,下井的下井,查资料的查资料。

“井就不下了吧?”老H笑着递过一支烟。

“昨天喝得有点难受,看看你的资料吧。”

小C对这个矿还是比较底清,毕竟是在他们的辖区。地质条件好,水的情况不严重,瓦斯也不高,不会有太大的事,至于一般细节上的不按规定执行,只要不涉及安全,睁一眼闭一眼也就过了。

小C虽为监管部门一员,但对某些监管方式是有看法的。就是政府对煤矿的监管太多太细,让煤矿放不开手脚。比如县局对煤矿怎么干,在哪块区域干,甚至探水布几个孔都要管,他们认为管的越细越安全,这不是胡扯?安全是一项系统工程,得抓大系统,而不仅仅是堵几个窟窿眼!企业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却背负了太多的社会责任。煤矿为了应付检查,为了执行合理不合理的规定,已是疲惫,玩躲猫猫有时实是迫不得以!

小C常想着一个比方,软件测试分白盒、灰盒、黑盒测试,现在的监管模式相当于白盒测试,双方均累,但效果不是很好,可以搞灰盒测试甚至黑盒测试。仅仅是想法。

“把真图拿来!”

干煤矿的一般都有两套图纸,典型的“人来说人话,鬼来说鬼话”!他愿意看真图,尽管这样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看了一会资料,规定的内容基本看到了,也烦了,这样的检查骚扰大于帮扶。小C还是诚垦地向老H指出了安全技术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提出了整改措施。“还是你理解我们!”老H竖起了大拇指。最后按规矩写了几条问题,老韩一条一条字斟句酌,生怕出点差错。

通报是一个重要仪式,不亚于检查本身,必须得字斟句酌,十分小心,这就体现了沟通的力量与文字的艺术!有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仅仅就在一个字甚至一个标点上!

先是各专业通报所查隐患。经过会前的一番沟通、消化,此时所谓的隐患也就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无关痛痒,伤不了筋也动不了骨,真正的大隐患是没人敢提的!

接下来是纪检的同志发言。这是反“四风”以来新设的一项内容,每次下去纪检的同志总要跟着。小J就站起来焉焉的说道:“经查,未发现吃、拿、卡、要等不正当现象,未发现收受礼金、红包等现象!”全会场里的人都敛声屏息,控制着脸上即将溢出的表情!

重头戏自然是领导讲话。老M环顾一下四周,各色人等立即展开笔记本,“时间关系,就不多说了”,老M开始了他的长篇论述。从隐患点评到对矿方工作的肯定,从当前安全形势到对本次检查的认可,从人员素质到“四风”的危害,最后是对矿方的要求与希望。

市局一位女副局长对老M的讲话很是配合。随着老M的声调适时点一下头,或报一个微笑,紧要关头会带头鼓掌,而老M也会时不时拿眼瞟一下。这位副局长姓Z,年岁不甚大,同行人都称小Z,倒有几分颜色,打扮也很入时。上身一件开衫隐隐露出胸前两点激凸,下身一件紧身牛仔破洞裤衬出玲珑曲线,是那种人人都想多看几眼但又不忍直视的类型,因为这,人们背后谈的最多的也就是关于她一路升迁的手段了。

“为了不占用大家宝贵的时间,就讲这三点,别的不说了!”老M终于收了口,掌声紧跟着响起,大伙也长吁了一口。

中饭是在一个临湖的农家乐。饭店不打眼,一排农家建筑掩映在一片树林中,路标都没有。饭菜却很丰盛,野味十足。煤矿对吃向来是毫不含糊的!虽然反“四风”以来有所收敛,墙上和桌上都置了严肃的诸如“工作日禁止饮酒”、“崇尚节俭,禁止浪费”的标示,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单是那盘鲍鱼就可见一斑!

饭后照例是去“转转”。矿方早预备了几辆私车,一行人刚好!

终于要离开了。车内早被放进了几个箱子,Y矿领导一一同检查组成员握手道别,目送上车,双手上举,机械的摇着,脸上的笑划破了僵硬的肌肉,嘴上的“慢走,欢迎再来”很程式化,整个一套动作都是“规矩”!

回到驻地,收到老H一条信息,应该是一首词:

虞美人 检查

煤矿检查何时了,吐槽知多少!小矿昨夜又遭检,弄虚作假斛筹交错中!

安全督查应犹在,只是味道改!问君能有啥妙招,恰似一腔热血在心头!

最后还写道:请小C雅正!

这个老H,平时也好舞个文弄点墨,这倒和小C有相同之处。去了矿上,小C是因公,自然有因公的规矩,而私下里两人关系是不错的。小C立即回复:老哥文才见长!

此次出来,小C听局里的同事说,上边定的任务是一县两矿,一座生产矿井,一座基建矿井。生产矿井不必说,自是Y矿,可基建矿井本县仅有两座,一座手续不全,一座因老百姓征地问题一直停建,这都没法去,W局有点犯难。

小C眼前仿佛出现一张由各种规矩编织的盘根错节的大网,每个结点上均有人,只要一人抽动一根线,其余人都会受影响。

这一天下来,虽没干什么活,但小C感觉很累,身心俱疲!很奇怪领导为什么那么精力旺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