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垂钓

 | 乡野风轻吹  2018年05月17日10:38

万局长喜欢钓鱼,很多人都知道;但万局长钓技如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万局长钓鱼细算起来,已有十多年的历史了。其实,刚参加工作那会儿,他还没有这个爱好。每到双休的日子,他就缩在家里,无所事事。后来时间一长,老婆整天念念叨叨,叨得他心烦。于是,他就花了几十元买了根鱼竿,骑着单车去离家十几里外的青草河钓鱼,打发无聊的时光。

初次垂钓,一点经验也没有。选什么水域,用什么鱼钩,下什么鱼饵,他一窍不通。常常早晨兴致勃勃出门,傍晚归来时却鱼篓空空。但他毫不气馁,每逢双休日,仍然一如既往地去青草河。他觉得钓鱼很有意思,最喜欢看鱼浮子在水面上一点一点地浮动。他知道鱼正在水里咬钩,尽管他钓不上来。 后来时间一长,他发现一个老头钓技非常了得。这个老头常常在河的对面撑着个阳伞,他就坐在伞下,嘴里叼着根香烟。河面不宽,他看得真切,那个老头隔三差五几分钟就提一下鱼竿,竿竿都能提出一些活蹦乱跳的鱼儿。他看得心里直痒。 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绕过河头,来到老头身边,想向他请教钓技。可老头不理他。他看见老头身边的草坪上,放着一个水壶,一些干粮,还有几包香烟。 虽然老头不理他,但一到双休日,他还是来到老头身边,死皮赖脸地缠着他。每次来的时候,他总要带些饮料、烤鸭、啤酒,还有上档次的香烟。起先,老头还是不理他,后来也许被他执着的精神感动了,终于和他成了很好的钓友。老头是个退休干部,多次接触后,他拍着他的肩头,用老领导的口吻说:“年轻人,前途无量啊!”他不知道老头这话是针对他的工作,还是针对他钓鱼。但他觉得老头说得很真诚,意味深长。

每个双休日,他就骑着单车来到青草河河边,在老头身旁扎下来,潜心练习钓技。有一次,他和老头一边钓鱼,一边闲聊。他对老头说,你也该换鱼竿了。老头笑笑说,能不能钓到鱼,不在于钓竿,而在于钓技。老头接着说,钓鱼是门很深的学问,要在实践中慢慢摸索。不同的水域有不同的钓法,就是同样的水域,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季节,都会有不同的垂钓结果。而且,钓什么鱼,下什么饵,这都有讲究。真正的钓鱼者,不是用手钓,而是用心钓。他侧耳恭听,感觉获益匪浅,连连称是。他想,以后一定要送个好鱼竿给老头,以报答他的传技之恩。

后来,他当上了科长。虽然工作越来越忙,但双休日钓鱼,仍然是他雷打不动的目标。他丢弃了先前的单车,买了一辆崭新的摩托车,又换了整套钓鱼装备。有了摩托车,他可以不费力地跑到更远的地方去钓鱼了。现在他的钓技还远远不如钓友老头,但傍晚归来时,老婆从鱼篓里倒出一、二十条活蹦乱跳的鱼儿,那喜滋滋的模样还是让他有一种凯旋而归的感觉。老婆说,野鱼就是野鱼,比家养的味道鲜,就是好吃。他说,是啊,家鸡也没有野鸡好,家花更没有野花香啊。老婆一听,立马拿起准备杀鱼的菜刀。他见势不妙,笑着抜腿而逃。身后传来老婆的骂声:“你个花心的,你钓野鱼可以,你要是敢钓野女人,看我不杀了你!”

后来,他当上了局长,事情更是越来越多了,但他还是喜欢忙里偷闲,只要有空,就亲自驾着骄车外出钓鱼。那天开车去青草河,到了河边,他将一根崭新的鱼竿送给了老头。老头摸着漆黑发亮的鱼竿,说:这至少也要一万多吧?他说,鱼竿是他人送的,他是借花献佛。老头又看看停在路边同样漆黑发亮的轿车,问:这恐怕要一百多万吧?他说,前些日子买的,欠债呢。老头说:你一半实诚,一半不老实。他有点不好意思,只好笑笑。

有一天,他在酒桌上听一个钓友说,城外百里处有一个叫月亮湖的地方,有个非常好的钓鱼水域。那里有一个远近闻名的“农家乐”,“农家乐”里有个很大的渔乐场,渔乐场的水面上,星罗棋布地立着一个个小竹楼。沿着水面上弯弯曲曲四通八达的小竹桥,钓友便可从岸边到达指定的水上小竹楼,然后上楼垂钓。渔乐场的主人是个风姿绰约的年轻女人,也是个极有天赋的生意人,据说那个水上的小竹楼就是她的创意。她不仅在经营着这个“农家乐”,而且还投资房地产等很多领域,是那个地方驰骋商界的风云人物。

他觉得那个小竹楼挺有意思,那个女人也挺有意思。后来,他再也不去青草河了,只要有空,他就独自驾车前往月亮湖,去享受在小竹楼上钓鱼的乐趣。只是后来他鱼越钓越少,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有时十天半月老婆也见不到他人影。老婆很不高兴。他只好在电话里对老婆解释,说工作太忙,鱼也难钓。为了安稳老婆,他就暗地里指派单位里的司机小陈,隔三差五地到菜市场里买一些活野鱼送回家,就说是他钓的。这样蒙混居然轻易过了关。

日子就这样风平浪静地一天天过去。

钓鱼老头仍然在青草河河边独自垂钓。有一天,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的人说,你的钓友万局长出事了。万局长为了钓一个女人,利用职权贪污挪用公款500多万,被警车带走了。钓鱼老头放下手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没想到,钓了多年鱼的万局长,居然被一个女人给钓了。他深深自责,吃了他那么多的烤鸭,喝了他那么多的啤酒,抽了他那么多的好烟,拿了他那么贵的鱼竿,他居然只传授了他的钓技,而忘了告诉他,做官不同钓鱼,不是什么鱼都可以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