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桑梓之情 赤子之心   ——赵锋散文集《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的美学判读

来源:中国作家网 | 风芷纹章  2018年05月07日09:22

赵锋是位善于写桑梓散文的青年作家。

桑梓散文多钟仪楚奏之作。因为桑梓之地洒满了童年的记忆,绘制了青年的志向,预置了老年的归宿,人至暮年,回首人生历程,别有一番情感,所以写桑梓散文者以中老年人居多。青年人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憧憬着前方风景,多展望,少回首,故而青年作家写桑梓散文者寥若晨星,写得好者更是凤毛麟角。

赵锋的故乡是文化底蕴丰厚的郧阳。这片故土在气势磅礴耸入云霄的秦岭和大巴山之间。秦岭逶迤,大巴山嵯峨,两山以不同的风貌和品行环抱着一片钟灵毓秀谷地,谷地依两山走势,自西向东蜿蜒千里。谷地中央,是奔腾了亿万年的汉江,她是汉民族的母亲河,在民间传说里,在一年的某一天的午夜,汉江正对应着苍穹上的天河。秦岭与大巴山抵御了北寒南热,汉江滋润着两山间的秦巴谷地,使这里气候温润,草木葳蕤,100万年前汉江人就已经生活在这里,考古学家和古人类学家认定这里是现代人类的发祥地。起码自100万年以来,这里人类没断代,文化没断层,是世界范围内鲜见的人类连续进化的地域。汉代,刘邦在这里建立汉王朝,汉民族由此而来。明朝,成化年间置郧阳巡抚,辖八府九州六十四县,是中国史上的第一个特区,历时204年,120位封疆大吏在这里建功立业理域安邦。这都是郧阳人的一向引以为荣的历史篇章,郧阳人也因此而文化底气实足。

赵锋生于斯,长于斯,他从小就受桑梓文化的沐浴与熏陶,在桑梓文化中成长。他依恋着这片故地,忠诚于这片故地,学业有成,报效梓里,讴歌家乡、赞美家乡的写作,始终不懈,已出版的长篇纪实文学《挥别故园》,是一部写南水北调工程移民的家国情怀之作,其实质也是写乡情,与这本散文集《老家:一个人的故乡心灵史》堪称珠联璧合的姊妹作。

赵锋写自己的故乡,写自己的内心精神追寻。以故乡为背景,以“乡愁”定位非常之好。“愁”是一个农耕文化的词汇,秋实心牵即为愁。这是本义。由于对秋获深深地持久地牵挂,衍生出现在词义的忧虑之意。“乡愁”之“愁”,达意而内涵深邃,一字千钧,破题有声:桑梓之情,赤子之心。描绘桑梓之情,表达赤子之心,是赵锋这部散文集的汇编主旨,也是赵锋这部散文集的审美定位。

郧阳很美,是现代文明里的一种古朴的美:群山叠嶂、阡陌纵横,江渚钓影、农舍炊烟……是一帧乡情撩人的桑梓图。

正是乡情如此撩人,“愁”字油然而生。村庄的颜色,永远的庭院,父亲的庄稼,母亲的菜地,兄弟的或喜或啧,姐妹的一笑一颦,岁时节令,迎来送往,方言俚语,风土人情,甚至那些司空见惯的鸡鸣犬吠,都是令人难以忘怀的乡趣。乡、乡啊,愁、愁啊,那是抹不去的记忆,那是斩不断的念想。何以让乡情更浓,何以使乡情更醇,拨动着作者的心,文曰:“故乡、乡愁是一首永远唱不完的歌。”何以守护乡情,何以承继乡情,牵动着作者的心,文曰:“当我穿透重重雾霭,重新审视我的故乡时,却发现那个魂牵梦绕的故乡,原来已经渐渐远去,成了记忆。”于是作者无尽感伤,文曰:“吾心安处是故乡,请不要让我们的故乡,成为回不去的地方。”这是无助的感伤,也是激越的呐喊。于是作者思绪翩跹的乡愁犹如山涧飞瀑,跃然纸上。

散文在文学中属于亭亭玉立的那一种,文质、睿智、灵秀,外修于形,内修于神,浪漫而不恣意,夸张而不张狂,有时情不自禁地海阔天空纵横捭阖一番,也是一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样子。

原本大千世界就是人各有志,价值多元。人都不可对他人的价值观说三道四。然而价值总有价值的尺度,无尺度哪有大千世界?更不消说万事万物。作为个体的自然人,你觉得怎么活好就怎么活,不需要他人认同,不受制于社会伦理。但是,你若想融入群体成为社会人,尤其是你想以自己的审美施动他人的时候,你就需要他人的认同,受制于社会伦理。说到底,散文是受众文体,非私密的日记小品,受众审美是散文永恒的尺度。

此种情势之下,读赵锋的散文,备感其难能可贵。散文集的首篇《庄稼花开》是他散文审美的终极诠释。农家人都知道,在花类中,没有再比庄稼的花不显眼、不艳丽的了。那些桃花梨花杏花,满山遍野;那些荷花菊花茶花,十里飘香。可是在庄稼人的眼里,庄稼花是最香最美的,沁人心脾,仿佛是从自己心里开出来的。作者正是谙熟庄稼人的情愫与感怀,首篇写了庄稼花:“家乡的人们把这些土地经营得很殷实。每家每户都会在自己的土地上种植各种各样的庄稼,有相同的,也有不相同的。每一种庄稼基本都有自己的花期,各种五颜六色的花开满整个村庄。”

《一把泥土》是富有哲理的一篇,全篇没有描写,直抒胸臆:“一把泥土就是一个村庄的春天,因为这就是一个村庄的希望;一把泥土是一个村庄的秋天,因为它是一个村庄的收获;一把泥土又是一个村庄的开始,因为它就是一个村庄的衣食之源;一把泥土又是一个村庄的归宿,因为它就是一个村庄的母性胸怀。”

赵锋阅历丰富,勤勉好学,任过教师、当过记者、做过编辑,也当过基层干部、组工干部,还爱好摄影。他的散文具有教师的温良、记者的敏锐、编辑的缜密;也兼备贴近大地的温情和亲近感,同时还充满了摄影的画面感和美感。修形、修神、修辞、均见功夫。形体之美、神韵之美、文辞之美、律动之美,章章昭著,篇篇彰明。赵锋忠于桑梓,效于乡愁,散文创作不逾故乡涉猎,形成“赵锋散文桑梓范畴”,既是风格,也是范式。这让人觉得,赵锋在苦心营建他桑梓散文的桃花源。愿为他献上一份诚挚的祝福。

写散文书评,书评本身就应该是一片好散文。因之纠结良多,颇费踌躇。这也许可作为表白的理由:短文字数不多,却非一蹴而就的急就章。

2016年11月9日于东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