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从镜中打开玫瑰庄园

来源:《扬子江诗刊》2017年第1期 | 郑小琼  2018年04月17日07:25

郑小琼,1980年生,2001年来东莞打工并写诗。

玫瑰庄园(节选)

窗外的积雪与房间的寂静……在寒冷中

种下慈悲,梅枝在墙角等待来年的春风

山川变瘦,鸟雀不飞,天空荒凉得剩下

雪与乌云,室内的丝绸与玉器冰凉,枝头

神色严峻的梅花与黑鸦,在白色的冬日

动荡,风灌满院墙,树枝与月光在响

她坐在床头,听这入院的北风,像刀

刮过屋瓦与窗棂,人生开始一望而尽

她咯血,疾病的躯体屈服青瓦般的命运

寒冷的行迹秘而不宣,她咳嗽,灯火三更

她梦见高深莫测的乌鸟,生命不过惊鸿

从碎裂的镜面到收敛的烛火,似无痕的梦

雪在枝头弯曲,病在体里生长,中药

细微绵长,明月在江中哭泣,寒树

举起微焰般的枯枝,窗口落下星斗

满屋子冷的星与朔冬,寒风是心境

它通宵达旦吹拂血肉中的悲伤,枯井

结冰,人世变凉,往事或故人,与疾病

相迎而来却又抽身而去,白雪叩敲门楣

天空露出灰暗的神色,它寒江俯首

她披衣推窗,远山恍若隔世,它幽暗的

光照亮了尘世与暮色,光阴冷似冻枝

一节一节悬挂屋檐,此刻,人间的冷暖

都披上白雪,熄灭内心灯烛,惟剩冰与雪

 

戏里漂浮棋局与春叶,镜中飞出夜莺和

乌篷船,黑夜递给青灯,苍翠还与远山

悲伤避雨昆曲,颤音丝丝挤满蜀中的长廊

你在戏中寻找运河、桥梁、刺绣与漆器

逃难的队伍隔着国家的荒凉,乱世间

月光破裂屋顶的丝绸,时间如轻燕

脆弱而空茫,昆剧温暖最冷最凉的心

寒夜的寂寥似轻盈若许的水袖,星星

坠落在霜迹,在后园的银杏叶片,战火

切割国家的天空,废墟中长出殉难者

秋风吹枯青葱的心,薄暮剔亮逶迤的

长音,苦涩的唱词返回芬芳迷离的兰花指

烽烟战争,人生本似蕉中鹿,世事恰如

翻覆手,离乱的世间,寒霜铺满庭院

码头,蜀中的河流不似江南平缓,檐头

没有悬挂烟帘,战争把生活变得黯暗

墙外有警报、新闻、抓壮丁,院内是雕花

绿树、大烟,年轻、冰凉的身体,嘤嘤的

唱腔蜷缩寂寞与孤独,窒闷于姨太太的身份

生活布满伤感的倒刺,黎民似草自枯荣

春天的师兄已遥远,戏里戏外的人生

有人似落花,有人住镜中,有人骑马

远行,深夜的台阶,呀的一声叹息

明月已斩断流水,浮云还连接远山

 

芳草薄凉,人世徒然,明月高悬,天空

荒寂且美,西风吹凋木槿,短暂的光阴

万物皆有羽翼,嘉陵江在暮色里奔流

山河在沦陷,时间在哀伤,有人白鸟

有人乌鸦,有人骑落叶和蝴蝶,庭院

菊花汹涌,月季凋零,深秋雾间布谷

清凉,黄昏枝头知更孤单,子规的胸腔

塞满悲伤,白露雁飞,战火中的黎民憔悴

鸟羽上有生命的司南,她的生活没有方向

从寒露到霜降,喜鹊从松树林迁到柿树上

檐篷下的挂灯,细微而清澈,像果壳裹着

果肉般的寂静,她囚禁翅膀,花园的虫鸣

夏日的欢宴残剩秋日的清欢,她从雨里捞出

雉鸟与白鹇,温婉的啼声漂浮黑夜中,她似

孤独的戴胜站于院中桑树枝,天井、高墙

或者用一颗苦心熬药,医治她内心的风暴

书籍、学堂、理想……她的病像加深的秋色

长咳由露变霜,最后化茫茫的大雪,菖蒲

枯槁,鸟雀不飞,衣襟下的孤独,藏着沧海

雷霆,世界辽阔,人若飞鸿,家园无法选择

抗议或游行,年轻的激情唤醒内战的大地

在同胞的鲜血里,她转身囚禁古老的庄园

身体里有山川,月色间有亲人,人似草木

每一寸春色都有光阴,她用丝帛了却此生

 

花朵

人生变幻不可预测,有人卜卦有人周易

他在铁树下,等待花开,木头门外腐烂

滴雨屋檐醒来,石阶盛满凉意,新燕迷恋

诗歌与典故,绿水绕过杨柳、纸窗、星宿

我落魄得剩下忧郁与书卷,写花朵般诗句

它们已遍开大地,园中散步,台阶落花多

梢上柳絮少,人生不可闭门,读书、登山

远游,春天一寸一寸生长,舌头一天一天

变软,归鸟投宿横梁,玫瑰盛开庄园

鸟鸣漫过屋顶与星辰,脆弱的心跳幽亮

窗中远岫,庭中乔木,桑葚紫红,时光

集结成黝黑的颜色,去年却清晰而澄明

我守候一株花,看它开,听它落,祖先

已入土为安,衰落庄园剩下落木、月亮

衣冠,池塘忧郁,亲人似荷凋零,三瓣

苦心里有岁月的委婉与平仄,圣洁的根

忧伤的心,枯枝点残灯,幽塘浮萍,祖母

发鬓掩盖爱情,人在花中瘦,灿烂的寂寞

苦涩的春梦,祖母们像春蚕,生活的茧中

自缚,却不能化蝶,从花蕊探寻爱情流水

易逝的花朵与白昼,我在祖宅吃素、念经

从世俗变得透明、清心,花朵开出古典与

遗憾,此时庄园,蔷薇遇月光,世事变沧桑

有人凋落,有人重逢,我在纸上写旧日姓名

 

镜子

园间春色浅,镜里伤心深,流水有点

遥远,青鸟未传佳音,我隐身书页

春寒浸满幽居的孤独,祖宅门上镜子

充满象征与暗喻,肃穆的寒意与古怪

从镜中打开玫瑰庄园,在玻璃水面寻找

深不可测的命运,穿过虚构的门与小径

邂逅美丽的空间与秩序,祖母们在厢房

念经、唱戏、刺绣、读书,后院花已开

前堂太师椅,祖宅居住初春黎明与晚秋

深夜、祖父的胆怯,树木回忆飞鸟,鸳鸯

嬉水蜀绣,三祖母梦见缀饰荷包,下午

我从镜中返回现实,它已悬挂大门的上方

镜子有符咒、巫术与迷药,门框刻老虎

狮子和怪兽,三祖母眺望诗中的鱼、鸥鸟

和远帆,细雨淋湿月亮,时间坚贞悲怆

岁月慵懒,潜泳渡过悲凉的河流,遇见

迷雾与桃木梳,镜中浮现祖母芬芳的寂寞

镜子深处居住死于非命的亲人,镜子囚禁

鬼魅与不祥物,我想揭开镜面,偷偷看眼

镜里世界,真实或虚无,它灵异的避邪术

涨死井中的大伯父,他在镜底的哭泣

吊死屋梁的三祖母,我幻想她单薄的身影

他们在镜中等待我,玫瑰不开,忧郁不去

我在后院搭长梯,寻找镜中的玫瑰庄园

 

雨水

瘦小的心融化柳树与松色,窗外雨声

有人敲门点灯,有人尖叫恶梦,黑夜

陷落成楼梯,谁在登楼,谁在盘旋

雨推开乌云积聚的青天,墙外行人

他在等谁,微雨淋湿心,红烛孤床冷

栀子含泪,蔷薇横卧东风,雨水在外

徘徊,她在庄园听雨,衰老的天空

面目全非,衰竭的云朵步履艰辛

雨水随台阶延伸,浸湿她的耳朵,它运送

雾与繁星,从菊花里取出秋天与熟悉的

脚步,去年在园外站立,雨打新柳,鸟啼

旧梦,蝙蝠刺疼檐壁,我在祖宅点灯读书

寒烟小院,疏灯虚窗,祖母们用雨水叙述

她们的声音隔得远,细雨余微寒,我写诗

饮酒、听风,考证红漆家具与雕龙太师椅

往事若星迹,此刻还有谁在等候,雨未停

啊,一切都已变迁,她们消逝窗外的竹林

我在纸上写下旧日的装束,祖父疾病缠身

祖母们平和而亲切,韶华似流水,想想她们

伤心便遍布全身,推门见冷雨、落叶、乌云

有人在雨中咳嗽,他把光阴嫁给大烟与疾病

世俗诟病季节与眼泪,也轻视松色与竹林

我的诗歌寻找到失意的屋顶,它缓慢的孤独

布满阁楼,雨水潜入祖宅的身体,悄无声息

 

花园在隐匿处露出榫头,丁与卯的啮合

木头与木头的连与接,转角闪烁不定的眼神

我从木头找回祖先们传奇手艺,榫,剡木

出窍,在虚空与实体交接处,记忆聚拢

雨水像榫头连接天与地,一枚枚白色楔钉

钉进庄园的黄昏,青灯似雨中花朵盛开

榫,传统舌头,它吐纳古老的语言,木头

与木头彼此寻找幽秘的契机,斗榫合缝

往事藏匿细小缝隙,被木头年轮花纹

覆盖,柏木与青瓦从祖母般宁静天空探头

楔钉、抱肩、钩挂、套榫……凿与枘中恢复

神秘隐喻,木雕造型与石头屋檐,时光

切割出记忆与冥想,雕花带来旧时代

虚影,圆与方,榫与卯,融化、组合、变成

诡谲的兽、鸟、松柏……木头有了肉体,石头有了

植物的命名,推门入桕,燕子展开灰暗翅膀

它的尾巴在木头上捡到另一命运,燕尾像幻觉

在上升、下降,穿过孤独的勾孔,带着幼年的

惊悸,忏悔的雨滴从屋檐渗漏,在玫瑰庄园

尘土与梦,轻轻唤醒沉睡多年的明月与灯笼

在榫间,在字句之间,檐口的私语倾诉

细密、幽渺,像榫头嵌入庄园中,旧时代

遗留的记忆云朵般漂浮,它们如何安慰

消失的面孔,慰藉客死他乡的灵魂

 

春季的亲人

春天,白昼回转,烟花、垂柳和嘉陵江

庄园保留祖母琥珀样记忆,陌上桑树绿

幽池圆荷浮,余下喧闹戏台与潮湿瓦砾

草药微苦,雨水淋湿庭院春秋,江水

向南流,渔舟明月里,倦鸟青山间

筱竹滴清露,萤虫扑灯窗,我返回

祖宅,荒径玫瑰正开得明亮而哀伤

在园中重复数十年的风景,它的美

让孤独丛生,而残忍的晚风吹拂

荒弃庄园举起内心的秘密,水仙和

木芙蓉围拢院墙,爱让孤独止步

明月给我虚构的安慰,从祖母到我

相互传递女性疼痛,明月向西照亮

闺房与女性主义书卷,童年树林间

遍布哀怨的鬼魅,花草丛的幽灵

风吹动花影,清香浮动祖母的记忆

旧宅里布满女鬼似的寂静,隔着生死

我与祖母交谈,镜中映现发辫与颜容

樟树萌生古老幽灵,往事簇拥窗外的

灯与群星,我触摸祖母瘦小冰凉的阴影

我饱受经世之累,重返寂静的祖宅

埋葬亲人的庄园,荒径已无人声

青藤绕老树,春夜落轻花,我遇见

五个祖母沉默的亡灵的脸

 

雨中婴儿

孤单的雨点,像针扎在人世的大地

战火中奔波的百姓,他们绸质的悲伤

桑枝上的乱世、乌云、雷霆,雨落在

悬铃木叶间,青苔般的人间挤满游魂

伤兵、特务、土匪、良民,人间的月色里

遍布疾病、饥荒、悲观、绝望,雨水浸泡

人间颗颗悲哀的心,似寒星蚕茧般蠕动

江山在春风中变色,雨中的弃婴在哭泣

雨水把世事涂抹得感伤,雨水孤独、沉默,

它淋湿乡村、庄园、路灯,雨燕的尾翼间

国家在泥泞中挣扎,悲伤漂浮江上,淹没

夏天,百姓们在雨中徘徊,像一群无助的

盲人,二胡上的苦依旧没有尽头,在雨中

一切恍若进入寂静的眼泪间,战争继续进行

人民还在流离失所,疲倦的船只停泊码头

运送着壮丁,被遗弃的婴儿在雨中哭泣

桑枝上悬挂暮色与雨滴,用什么留住潮湿的

生活,它们破败、衰落、绝望,像黑夜停在

盲人的眼睑,雨水像种植着它的忧伤,幽暗

神秘的浮尘布满又黑又脏的天空,雨还在落

为弃婴哭泣,雨落在凄清的池塘,漠然冲击

阵阵悲凉,雨从桑树上滑落,顺着祖母呢喃

她抱起雨中的婴儿,雨照亮幽蓝的寒冷与忧郁

藏在身体的家庭史的影子,正在雨中褪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