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文学跨越国度,遇春风化雨 ——“鲁迅文学院第二届国际写作计划”开幕式侧记

来源:中国作家网 | 周茉  2018年04月12日10:15

草长莺飞四月天,酝酿着周而复始的新生,也暗藏着无尽探索的可能。坐落在北京的现代文学馆绿意盎然,与往常一样静谧而安宁。在鲁迅文学院的一间教室里,却是热闹中见诗意翩翩,文思悠然。“鲁迅文学院第二届国际写作计划”开幕式上,9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作家、诗人因文学、因人类共同的生命主题而相聚,通过文学跨越地域、文化的壁垒,为生存与死亡、爱与希望而高歌。

“文学是人类共同坚守的精神高地,是人类共同呵护的心灵家园。今天的中国正敞开胸怀以开放的姿态迎接世界。古老的中华大地正在焕发新的生机,期待与世界分享自身的悠久历史与灿烂文化——正是在这样的时代契机下,我们启动国际写作计划。这是中国作协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推动文学国际交流的又一次有益探索……”中国作协主席铁凝的致辞道出了作家们共同的期待。开幕式上,有的作家认真翻看桌上的“2018国际写作手册”,绿色的小册子简约而清新,内页印有每位交流作家的照片与中英文介绍,一位坐在前排的金发作家用笔默默地记下所感所想…… 有的作家带着足够“咖位”的单反相机,不舍得放过每一个人在讲述文学感悟时的纯粹与专注。有的作家热切地环顾四周,难掩对即将在中国开启的这段文学之旅的好奇与期待。

鲁院国际写作计划构建了一个大家庭,不同国家、不同地域的作家们相聚在此,在这里留下足迹,深度体验中国的历史与文化,建立深厚的友谊,在交流中加深对彼此文化的理解。

来自丹麦的小说家福劳德·欧尔森是名高级警务官,他的长篇小说《龙抬头》故事情节发生在中国和丹麦两地,是他在华担任北欧驻华警务办事处主任期间构思并创作的作品。这位警务官气宇轩昂,在谈到文学时,却远比他严肃的职业天马行空而更富浪漫色彩:“文学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是一门艺术,勇敢,诚实的艺术。在我看来,文学不应过多地担心如何解决或回答问题;事实上,文学会带给我们新的值得思考的问题。”这位丹麦小说家的幽默也在文学的海洋中肆意徜徉:“文学能让我们通过他人的视角看待生活。只要我们阅读、聆听或观看,我们就可以成为另一个人,或是回到过去,亦或是去另一个地方,顺着道路和河流探寻远方,跟随美猴王西行取经也未尝不可。”

从开幕式伊始,一位棕褐色长发的外国女作家始终带着温暖笑意,她出生于斯洛文尼亚,毕业于比利时伦敦大学学院,在巴黎攻读了文学硕士,她就是诗人、翻译家芭芭拉·保加可尼克。这位优雅的女诗人姿态翩然地走上台,轻声慢语地将大家带入了她的诗歌花园:“诗歌是语言所描绘出的灿烂的水彩画,与日常语言的单调乏味全然不同。诗歌不是喧哗,不是躁动,而是静谧,反映在当下每一个瞬间。因此,诗歌是人类歌颂宇宙的唯一工具。”正是因为诗歌与文学,使得斯洛文尼亚语言背景的她超越语言的限制,站在这里与来自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同行们交流。芭芭拉感慨万分:“作家和诗人都来自五湖四海,所以并不是相同的语言将我们凝聚在一起,而是写作实践将表达方式各异的作家们凝结在一起,文学和翻译就是这样赋予语言以力量,才能以小见大。”

“我也想做一个非常厉害的人。但我没有想好要做什么。所以我决定先去看看世界”。1989年出生的王亦馨是鲁院第34届高研班的学生,很多人更熟悉的是她的笔名“大头马”,这样一位以“走遍世界,探索自我”为目标的女孩游历了布拉格,找到了卡夫卡的墓,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参观了博尔赫斯的图书馆,哈瓦那的海明威故居让她惊叹于作家的宅邸,直到在斯德哥尔摩的诺贝尔博物馆看到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的照片…… 用她的话说:“我想抛开文学,说点儿别的。” 但一路走来尽是她与文学的所有偶然与机缘。“我回头仔细去想,驱使我上路走了这么远,认识了这么多世界各地的朋友,是卡夫卡、博尔赫斯、海明威,是《西游记》、《神雕侠侣》、《万历十五年》。于是我回到了中国,坐在书桌前,开始尝试成为一名作家。并且庆幸,那一年我在诺贝尔奖博物馆看到的不是鲍勃·迪伦的照片。”

“今天的世界是一个高度复杂的世界,人类面临着共同的困境、机遇和挑战,人类的命运前所未有地联结在一起。如果说政治、经济、科学技术是把世界连为一体的前提,那么文学就是让我们彼此灵魂相通的纽带。”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吉狄马加在开幕式的致辞,明确表达出本次写作计划的主旨所在。作为人类坚守的精神高地,人类呵护的心灵家园,文学即使跨越种族和语言,也依旧可以抚慰情感,滋养灵魂。《像羊膜一样的房间》、《大象》、《一匹马,两个人》、《任何海滩,唯此不可》、《寻找李唐妹》…… 开幕式上,9位外国作家分别用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越南语等不同的语言演绎了自己创作或翻译的文学作品,向所有在场的文学爱好者传递着语言的魅力,文学的魅力。

打开微信朋友圈,发现现场的一位中国作家刚刚更新了这样一条状态:“鲁迅文学院第二届国际写作计划,文学跨越国度和语言,许多语言像水滴落进大地,未曾消失,遇春风化为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