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学校保卫战

来源:中国作家网 | 何南  2018年03月16日17:07

【楔子】西瓜地“密谋”

明天就要开学了,毕业班!在白小蒿看来,毕业班已化身为李文学老师,站在学校高高的台阶上,一脸严厉地等着他们呢!

毕业班就要像毕业班的样儿了,不能再眼睁睁看着时光的金马车疯跑空转了。

蝈蝈叫得虽然清脆,也不能再抓,放它们一马,让它们在豆地里歌唱吧。

蚂蚱肉虽然香,也不能再逮再烧,把它们交给母鸡去收拾吧。

知了叫得虽然烦人,也不要再用椿树胶去粘,科学家说,知了的生命太短,就让它们多多感受生命的美好吧。

“英雄传说”的游戏再诱人,也不再渴望,让亚特拉斯、杰立欧、艾文稍息去吧……

对了,还要认真听讲,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老师在讲台上讲,同桌在课桌底下玩剪刀石头布来决定谁替谁抄作业了。

这不,白小蒿和他的“死党”仇成栋、陈兵兵又来到白小蒿家的瓜田里,他们要做一个重大约定!

傍晚,灼热收工了,凉爽笼罩了大地。小虫意识到一天就要过去了,也想抓住这白天的小尾巴,闹哄哄地在三个孩子周围拼命表演。

由于没人管理,白小蒿家的西瓜长得不好,瓜秧黄黄瘦瘦的,像破烂的草绳;西瓜好像根本不想长大,无精打采的,真像它们课堂上的小主人白小蒿。但是,不甘落后似的,白家的草比别人家的强势得多,强盗一样疯狂地占领西瓜的地盘。

但这草好像特意给白小蒿他们长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他们舒服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

“老抽,不对,六年级了,该叫仇成栋同学了。我说仇同学,你做好上毕业班的准备了吗?”陈兵兵胖胖的脸上堆的好像已经不是肥肉,而全是严肃。

仇成栋笑起来:“我咋感觉你像老馆主在问兔二呢?”他学着刚刚看到的电影《兔侠传奇》中老馆主的口气:“兔二,我来问你,我要你把令牌交与你师妹牡丹,你能做到不?”接着再模仿兔二的口气回答:“师父放心,兔二俺一定能做到!”声音和口气特别像为老馆主和兔二配音的那两位名演员。

“老实回答!你没看见我表情上的严肃吗?”陈兵兵批评他。

仇成栋“噌”一下坐起来,举起右手,宣誓似的说:“我一定要像兔二师哥一样,不吃蚂蚱肉,不打蚊子,不逮知了,不迟到,不早退,不交作业,不对,不能不交作业,早日成为栋梁之材,让师妹牡丹,不对,让班长秦梅雪看看!”

“老抽,前进一百万步说,就算你成为栋梁之材,为啥要让秦梅雪看哪?她是你家啥人啊?难道咱六年级了她还当咱的班长?”陈兵兵用手刮自己的鼻子,来嘲笑仇成栋。

“你还没看清行情吗?只要李老师当班主任,班长就得长在秦梅雪身上!李老师和秦梅雪他们是……是……耗子,Hong Kong那边该咋说?”在为升毕业班做着心理准备的仇成栋没工夫反驳陈兵兵的风凉话,他先是回答陈兵兵,接着问白小蒿。

“最佳拍档。”白小蒿模仿着香港话回答,接着又学了一句韩语。

“耗子,哦,白小蒿白同学,你坏笑啥?就算你比俺俩都聪明,俺让你说韩语了吗?动不动就说韩语,作为一名小学生,你热爱祖国的精神表现在哪里?正因为你比俺俩都聪明,你就更不能再跟着俺俩瞎混!难道你不打算拿俺俩当反面教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吗?”

陈兵兵说着,掐一根茅草,放在白小蒿额头,毛茸茸的茅草由额头往下轻轻扫过,一路直到鼻孔边,痒痒的,很是舒服。茅草的甜香像调皮的手指挠着白小蒿的心,心也痒痒的。

该开学了,仇成栋和陈兵兵说得对,必须要努力了。就连这俩活宝笨猪都打算变成好学生了,我白小蒿咋可能跟在他们屁股后面?拜拜了,我的蚂蚱、蛐蛐、蝈蝈、知了;拜拜了,我的西瓜地;拜拜了,我亲爱的电游;拜拜了,当年那个不争气的白小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