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复仇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梁柏文  2018年03月13日10:36

这是一个听来的故事。

清末民初,桃源村方圆五十里人家常遭土匪抢掠。官兵奉命围剿,土匪躲进山里,官兵撤退,土匪又卷土重来。

乡民暗推桃源村的吴大为领头保一方平安。吴想到惨死土匪刀下的冤魂,望着乡民乞求的目光,终于答应。

吴大为略施小计,跟踪,伏击……土匪揾食处处碰壁,损兵折将,匪首刘大力扬言要生埋吴大为。

最终,吴大为与官兵里应外合,切断土匪进山退路。他带领兄弟在山谷与土匪搏杀……活捉刘大力。

乡民拍手称快。

吴大为剿匪有功,官府嘉奖,入城为官,加封牧场。

刘大力的弟弟刘大虎侥幸逃脱。听说他到五台山学武去了。

那天,县城为官的吴大为出巡。

“大胆,竟敢拦截本官去路。”吴大为掀开轿帘,冷喝道。

“大爷报仇来了!”蒙面人挥了挥寒光闪闪的大刀。

“何出此言?”吴大为的心沉了一下,他的记忆在搜索。

蒙面人用手狠狠一揭,把黑色的面纱扔到地上。望着满脸横肉,眼露凶光的脸,吴大为终于想起,喝道:“漏网之匪刘大虎!还不束手就擒,随我回府伏罪!”

“呸!”刘大虎吐口水,右手一挥,路旁树丛又窜出十几个蒙面人。

“拿下!”吴大为急忙下令。

双方刀枪相加,一场殊死之战。吴大为终寡不敌众,伤重不治。

吴小为回乡料理父亲后事。突然,门外传来嘈杂脚步声,吴感不妙,忙叫儿子从后门逃走:“想活命,就快走!”吴小为扑向大门又猛回头:“记住,为爹爷报仇!”

门被撞开。吴小为倒在血泊中……

“捉住他!”“别让那小子跑了!”村里鸡飞狗走,追杀声响成一片。

三婆正在堂前纺麻织布,一个八、九岁的孩子突然惊慌地跑到她面前。见三婆不语,孩子转身拔腿便跑。这时,追杀声渐近。“快回!”三婆焦急划手示意“你不熟路……”

三婆掀起长裙,推小孩趴在两腿之间。若无其事继续纺麻织布。

“见到小子吗?”追来的土匪问。三婆摇头。“窝藏者斩!”一个领头的恶狠狠地说,“搜!”……

村中长老得知这孩子是吴家的,就秘密商议如何送其出门。陆路设卡搜查肯定不行,唯有走水路。二爷说了个迫不得已的想法。

打早,一队满载上百大箩筐木炭的竹排,沿曹江河顺流而下。“前面码头检查,怎办?”撑渡的问。坐阵的二爷想了一下:“靠岸!”竹排还未停稳,一队人马手执长矛大刀跳过来。

一筐筐翻倒的木炭,长矛乱刺……突然,乌云密布,雷声大作,一场大雨随即而来。搜查的人只好抱头上岸。

大雨宣布搜查收场,竹排又徐徐驶向江心。原封不动未遭矛刺的炭筐仅剩一筐……

吴作为回家匆匆拜别亲人,马不停蹄地踏上离家逃命的漫漫路。

山稔花开了八回。 那天,山高皇帝远的土匪根据地古柳村来了个小青年,他要投靠刘大虎学武。刘不允,又唤狼狗驱赶,只见小青年先躲闪,后扑打,几回合就把狼狗打翻在地,汪汪狂叫……

“好身手!”刘大虎站起身轻拍两下手掌,“留下吧。”“阿仇谢师傅!”小青年边说边下跪。

阿仇勤快,又有功底,刘大虎挺赏识他,时常教他武艺。

那天,刘大虎酒足饭饱。阿仇说:“师傅,演下绝活,开开眼界吧。”刘大虎拍着腆起的肚子得意地点点头。他脱下汗衫束好腰带,随即一条粗长的麻绳,把其牢牢捆住。只见他深呼吸,猛发力往下蹲,麻绳立刻断成十几节。又用铁线捆绑,他身上仅留下蚯蚓般的条条红印。

观者叫喊,鼓掌。

阿仇说:“师傅,坚硬的铁线和粗韧的麻绳都能断,竹篾未必!”

刘大虎虽未试过断篾,他觉得竹篾又薄又脆,易断。加上阿仇的激将,刘大虎又怎肯示弱。一会,十几条长长的竹篾把刘大虎绑得严严实实。奇怪的是,发力后竹篾不但未断,反而陷入皮肉之中,鲜红的血立刻渗出,他越用功力,竹篾就陷得越深。

刘大虎脸色铁青,闭目咬牙:“还不快快松绑!”保镖正要上前,阿仇拔刀阻挡,“待我替爹爷报仇!”他盯着刘大虎,舞刀的样子有几分像他爷。

“何人?”刘大虎自知上当。

“吴大为之孙吴作为。”阿仇挺胸扬脸。

刘大虎瞪眼狂笑,声嘶力竭:“混蛋,我是你老豆,还不快快松绑!”

“死到临头,还侮辱我娘!看剑!”阿仇挥剑正要刺去,几十个土匪围了上来。“我要刘匪人头,谁不想死,闪开!”土匪互相望了望,开始退后。

刘大虎绝望。他仰天长叹:“报应”。然后,猛发功力,一块竹篾便断其喉……

吴作为向母亲问身世。母亲不答,只是暗暗落泪。后来,他从旁人嘴里得知,母亲曾被刘大虎强抢上山……

从此,山里又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