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温情叙述的日常书写 ——读付秀莹的短篇小说《闰六月》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曹昱陆  2018年03月12日11:56

提起作家付秀莹,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芳村”。作为当代文学的一个经典地理空间,“芳村”在付秀莹笔下演绎出了一份唯美与神奇。在这个文学地理中,付秀莹尽情的书写着乡村的风俗变迁与人们的日常生活,为读者展现了一幅幅中国文学“风俗画”。就短篇小说《闰六月》(原载《时代文学》2018年第1期,又被《中华文学选刊》2018年第3期选载)而言,也不例外,它仍旧和长篇小说《陌上》是同一谱系地乡村日常书写,延续着她灵性而温情的记叙方式,让人感知了一种“付秀莹式”的别样美学。

在短篇小说《闰六月》中,付秀莹以极具关怀的女性视角为我们讲述了一个略显凄凉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名叫小改的女孩,一位从乡村走到城市的小人物,在现实与希冀的困惑中,作者将小改的人生遭遇与命运起伏巧妙衔接,以逼真的现实感穿透着读者的心灵,把生活的疼痛感传递了出来,谱写了一幅小人物的人生“悲喜剧”。

诚如作家王威廉所言,“好的短篇小说,一定有着丰富的生活具象,在这生活具象之外,也有着丰富的诗性意味。”短篇小说是很考验作者书写智慧的一门艺术,好的短篇小说更是如此。在《闰六月》中,付秀莹以娴熟的技巧和出色的语言功底,写出了底层小人物的生存境况,在若隐若现的情感纠葛中道出了复杂的生活具象。具体来说,小说主要是围绕小改这个中心人物来展开叙述的,本科毕业的小改有着能留在北京这样大都市的热盼,在机缘巧合中,她与大徐邂逅了一段看似美好的爱情。虽然说大徐年长一些,但丰厚的物质条件让小改免不了动心。然而,事情并没能按小改预料的那样发展,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后,小改意外知道大徐原来是有家室的人,看似美好的爱恋转眼间就成了小改的痛楚。后来,在大徐的帮助下,小改终于如愿以偿的留在了北京,却是在北五环以外的一家小邮局工作。但在同学和亲友看来,小改已经算是混的不错了,毕竟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扎下了根,而对小改来说,则是继续留在这座城市的挣扎。其中滋味,真可谓冷暖自知!这是作者站在现实主义立场上,以小改为基点,为我们描绘的一幅当下青年人的生活图谱。大城市对青年人有着太多的诱惑与不舍,大家都拼了命似的往里挤,在世俗与现实的考量中,我们对一路跌跌撞撞走来的小改不能用简单的对错去评判。或许,在偌大的北京城,有成千上万个小改在追逐梦想的道路痛并快乐着!在现实与世俗的洪流中,交错并行,踽踽前行。生活如此现实,梦想亦是如此!在由若干个小改们组成的散点图中,生活的具象显得如此逼真如此现实,他们散布在城市的角角落落,显得卑微而又渺小。

小说中除了小改之外,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人物就是常来邮局汇款的那女的。她是作者从小改视角出发,设置的一条暗线,也可以看作是小改的影子。作为一个“影子”式人物,她在文本中有着举重若轻的地位,她的出现让读者多了些许猜想。作者并没有告诉我们关于她的太多信息,但却为文本带来不少神秘色彩,让人浮想联翩。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小说的结尾以略显苍凉的方式结束,在轰然而来的地铁中,让故事骤然停止,让小改诧异的目光遮蔽了一切,给人留下了一种不可言说的隐秘感。但小改的那句“这世上,每个人都要学会认领自己的命运”却像一把匕首,深深地刺痛了读者的神经。

“付秀莹的小说世界是极大丰富的。” 读完短篇小说《闰六月》,我的脑海里,又一次闪现出曹文轩教授对付秀莹的中肯评价。她的小说永远是以小人物为中心的,在平平淡淡的叙述中,将现实生活的无奈与小人物的卑微描写的淋漓尽致,在她饱含温情的日常书写中,让我们再次见证了一个作家的细腻观察和洞穿社会的认知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