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女人心迹

来源:新闻晨报 |   2018年03月04日17:10

《平成猿蟹合战图》(日)吉田修一 著岳远坤 译上海人民出版社

夜未眠的东京新宿街头,发生了一起肇事逃逸事件,偶然路过的歌舞伎町酒保青年目睹逃逸者。一切事情的开端,始于一群人平凡的日常生活无故遭到践踏。于是,他们决定展开复仇。

带着小婴儿从长崎上东京的女招、目击肇事逃逸事件现场的酒保、呆头呆脑的牛郎、立志当政治家秘书的女人、世界级的大提琴演奏家、韩国酒店的妈妈桑、父亲顶罪入狱的美术大学女生、在秋田县大馆独居的老婆婆……八位心地善良的主人公,以他们微小的勇气及信念,力图改变未来,勇敢奋战!

吉田修一

1968年生于长崎。1997年以《最后的儿子》获文学界新人奖。2002年以《同栖生活》获第15届山本周五郎奖,并以《公园生活》获第127届芥川奖,彰显其跨界大众小说和纯文学的才气。2007年在《朝日新闻》连载《恶人》,获第61届每日出版文化奖,第34届大佛次郎奖。2010年,《横道世之介》获第23届柴田炼三郎奖。

吉田修一专注于描写日本都市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其作品有着丰富的面向。荒诞戏谑的小人物列传 《平成猿蟹合战图》,是作者写下的现代童话。

美月

站在孤寂的码头上,只能听到海浪声,此时纯平的声音让人感到舒服。自己虽然在这种地方,但耳中听到的声音却来自那繁华的东京,突然感觉距离好近,仿佛只要闭上眼睛便能飞过去一样。

“我想找阿朋。”美月尽最大努力使用普通话说道。“朋生?有急事儿?”纯平问道。“也不是什么急事儿。”“他现在不在。等他回来我让他给你打电话。你几点睡啊?”

“等他回来?他现在还住在你那里啊?”“不,那倒也不是……哦,不过,基本上天天都在我家……”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啦没有啦。那家伙天天帮我打扫卫生,也帮了我不少忙呢。”

明明跟纯平说话,就能这么流利地使用普通话,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在那些东京来的客人面前却不敢开口。

美月不经意间抬头看了一眼夜空,天上的银河清晰可见。当然,这一点也不稀奇。只是,美月突然想到,若能把这里的夜空拍进电影里就好了。

“今天晚上,最迟明天中午,我就让他跟你联系……对了,瑛太还好吗?”

美月抬头望着夜空,耳边又传来纯平的声音。

“嗯,体重又增加了。”

“哦,你们有时间再过来玩啊。”

“不行啊,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过去的。”“也是啊。不过,我是随时欢迎啊。我这里房子虽然小,但总归能有个落脚的地方。”

虽然知道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但纯平开朗的笑声听得美月心痒痒的。

“不能为了玩去东京。不过,我也许去那边找工作。”

美月望着美丽的星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一旦说出口,感觉就像是从东京回来后就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

美姬

她站在那里,低头看着父子俩的睡颜。他们醒着的时候没有注意,现在看父子俩闭上的眼睛的形状,简直一模一样,就像四条鲸鱼在水里遨游,小鲸鱼跟在鲸鱼爸爸的后面。

她一直注视着二人,怎么看也看不够似的。

她清楚瑛太原本不应该在这里,而是和美月、朋生一家三口一起生活最好。而且,美月最近也总拐弯抹角地透露自己已经攒了一些钱,能租个便宜的公寓,差不多该搬出去了。

这样的话,一家三口就能在一起生活。但美姬却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觉得那样会出事。

看平常美月的样子,她不可能让瑛太受委屈。朋生虽然也吊儿郎当的,没什么出息,但他是爱着瑛太的。这些美姬都知道。那么,她在犹豫什么呢?

答案不言自明。原因连她自己都很清楚。她喜欢像现在这样和瑛太生活在一起。仅此而已。眼看着瑛太一天比一天重,每天都学会好多东西,便不忍心让他离开。

虽说如此,也不可能就这样和美月、瑛太三个人一起一直生活下去。她知道自己总要做出一个决断,却不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以什么为契机做出这个决断。

最近哄瑛太玩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象这孩子从自己身边离开时的情景。

到时瑛太肯定会哭,哭着喊:“麻妈妈,麻妈妈!”

想到这里,顿时感觉眼角发热。美姬慌忙从父子俩睡觉的地方离开,这时不小心踢到滚在地上的玩具摇铃。摇铃响了起来,但父子俩并没有被吵醒。

美姬看到两人悠闲的睡姿,不由得苦笑,突然为自己的感伤不好意思起来。

无论自己多么喜欢瑛太,他也是美月和朋生的孩子,总有一天要离开这里。那样就好。不,是那样才好。

(节选,标题为编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