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新闻>>各地文讯

李杜文章在 光焰照世界

2018年02月14日08:47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何明星 江 蓝

小畑薰良的《李白诗选》

近两年神州大地上涌现的诗词热,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目光,有羡慕,也有对千年吟诵不断的中华文化精华——唐诗宋词的赞叹。海内外又纷纷把不同时代的中国诗词再版、上架,世界各国读者与中国读者一道,体会明月、远山、溪流这些千年前就被中国诗人吟诵的自然景观在21世纪的新意境。

中国诗词以自然景观入诗,将大自然与人的精神想象结合,强调人的情感与山川名物之间共鸣,追求物我同心的精神传统,与欧美世界强调主客二分世界大异其趣,因此近200多年来西方世界对于中国诗词的翻译、评价与读解不断。

截至2018年2月7日,依据世界图书馆系统数据库检索和相关学者研究发现,李白、杜甫诗歌翻译语种有英语、日语、法语、意大利语、捷克语等30多种。

对亚洲周边国家影响最早

李白、杜甫诗歌影响以日本、朝鲜半岛、越南等亚洲周边国家、地区为最早。由于汉语长时间在这些地区通行,因此这些地区的人们可以同步吟诵李白、杜甫的诗歌绝句,对当地的文学发展具有巨大影响。全唐诗就收录了唐朝诗人旅居驩州(今越南)创作的很多诗篇,也收录了唐朝在中央政府任职的越南官员的诗作。李白的名篇《哭晁卿衡》就记录了李白与日本遣唐使阿倍仲麻吕之间的友情。唐诗深深影响了日本汉诗创作传统的形成与发展,从奈良一直持续到江户时代,有1000多年时间,直到明治维新之后仍保存着汉诗创作的文化传统。根据日本情报研究所数据库的检索可知,截至2018年2月7日,李白诗歌的日语选译、专译本和全译本的有238种,其中在日本收藏图书馆最多的是日本学者武部利男注译的《李白集》,收入在“中国诗人选集”丛书中,由岩波书店1957年至1958年间出版,全日本收藏图书馆为379家。杜甫诗歌的选译、单译本和全译本有232种。其中在日本收藏图书馆最多的是由京都大学文学院教授川合康三著的《杜甫》,由岩波书店2012年10月份出版,全日本收藏的大学图书馆为473家。

李白、杜甫诗歌在日本的翻译与传播可谓源远流长,所有设有中国文学系的日本大学均有中国唐诗课程,日本学界不仅有李白、杜甫的专业研究会、研究专刊,一些普通诗歌爱好者还组成诗友会,不断举办各类朗诵活动。李白、杜甫不仅成为日本文学以及动漫的创作题材,甚至还有李白命名的日本清酒。

唐诗宋词,已经成为亚洲周边国家人民共同的精神家园。

影响西方后现代主义诗歌运动

李、杜诗歌译本最多的是英语,并很早就完成了经典化历程,影响从诗人创作延伸到普通读者,十分广泛。根据笔者的检索发现,迄今为止李白、杜甫诗歌的英语选译本、专译本和全译本累计超过250种。其中影响较大的有三种,一是美国诗人熊古柏1973年翻译出版的《李白和杜甫诗》,列入企鹅经典丛书,全世界604家图书馆收藏。在世界最大的读者网站Goodreads上,该书的读者评价人数为332人,留言数量为24条;美国著名汉学家洪业在1952年翻译的《杜甫:伟大的中国诗人》,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全世界收藏图书馆为600多家,Goodreads上评价人数为336人;由旅美日裔学者小畑薰良翻译的《李白诗选集》,最早由美国杜登出版社在1922年出版,全世界收藏图书馆为738家,这是第一部李诗英译专集,收录李白诗124首。该书1969年还在纽约出版,全世界收藏图书馆为336家。

唐诗在美国的研究,比其他西方国家更加专业化,突出表现在专业研究机构的出现。如1981年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成立的中国唐代学会,科罗拉多大学教授保罗·克罗尔主编了出版年鉴性质的唐诗研究专辑《唐学报》,刊登各国学者的诗歌研究文章和书评。美国亚洲研究学会的年会30多年来都有涉及唐代诗歌研究的小组讨论专题会。

李白、杜甫诗歌很早就进入了欧美权威性文学作品选集、工具书和大学课堂,在20世纪上半叶就已经完成了文学经典化历程。据杨凯的研究发现,在英语世界有10多种最权威、影响最大的教科书、工具书收录了李白、杜甫诗歌。如由安德森主编、1961年出版的《东方文学名著》,白芝主编、1965年出版的《中国文学选集》,梅维恒主编、2001年出版的《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孙康宜与宇文所安合编、2010年出版的《剑桥中国文学史》等。

包括李、杜诗歌在内的中国诗歌,在20世纪初开始直接影响了西方的后现代主义诗歌运动的发展,白云、冷月、暮秋等中国诗歌意象开始进入庞德、艾略特等英美后现代主义诗人的诗歌创作之中。正如翻译过李白、杜甫诗歌的美国超现实主义诗人默温所说:“到如今,不考虑中国诗歌的影响,美国诗就不可想象,这种影响已成为美国诗自己的传统的一部分。”值得提出的是,美国纽约退休教师墨菲,在2008、2009年翻译出版了《墨菲的杜甫诗集》,以自由体诗歌形式按行释意,累计翻译了1455首杜甫诗歌,以自助出版方式由亚马逊旗下的Create Space出版社出版。这是英语世界第一个杜甫诗的全译本。2010年至2016年墨菲又以同样形式出版了《墨菲的李白诗集》,翻译的诗歌也超过了1000多首。墨菲写道:“这些诗歌不是真正的翻译,更多的是(中国诗歌)读后感。”这个现象表明了李杜诗所代表的中国诗歌在欧美世界的影响程度。

法译中国诗歌质量高影响大

李、杜诗歌最早被翻译为西方文字的是法语。法语翻译介绍李白、杜甫诗歌的译者主要以汉学家和诗人为主,悠久的法国汉学传统以及对于中国哲学、思想文化的深刻认识,使这些法译中国诗歌质量最高、影响最大。特别是20世纪一批中国的旅法学者加入,共同构成了法译中国诗歌的200多年历史。

根据钱林森的研究,1778年巴黎出版的汉学著作《北京耶稣会士杂记》中有欧美介绍李白、杜甫诗歌最早的文字。汉学家埃尔维·圣·德尼侯爵的《唐诗选》由阿米欧出版社在1862年出版,翻译质量代表了西方汉学家的最高水平。19世纪法国著名诗人戈蒂耶给女儿朱迪特·戈蒂耶请了一位中国人教中文,并共同译出了一本名为《玉笛》的中国诗集,收录了几十首中国诗歌,1867年出版,在欧美世界影响最大,不断被转译为德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等其他语言。进入20世纪初后,法国大诗人保尔·克洛岱先后翻译40多首包含李白、杜甫诗歌在内的中国诗词。1962年法国出版的《中国古诗选》中,单唐朝就选译了李白、杜甫、白居易等40多位诗人的106首诗词。1977年法国知名诗人雅热的《唐代诗人及其环境》,介绍了包含李白、杜甫在内的多位中国诗人。

大量中国旅法学者参与中国诗歌法译是一大特色。如自20世纪30年代至20世纪末,就有梁宗岱、徐仲年、罗大冈、程纪中等著名学者,从中文直接译成法文,将李杜风格精确地呈现给法国读者,这些旅法学者因此享誉法国文坛。迄今为止,法国巴黎还经常举办中国诗歌的表演年会。

在德语、意大利语世界,形成了一股仿译李白、杜甫等中国诗歌的创作热,大大增强了李白、杜甫在欧洲国家读者中间的知名度。德国研究与译介李白、杜甫等唐诗的后起之秀以著名汉学家顾彬为代表。

最为著名的意大利语译本是由马萨拉尼在1822年出版的《玉之书》,根据法语译本改写,其中就有李白的“静夜思”,该书出版之后受到读者热烈欢迎,不断再版。1943年出版的《中国诗歌集》,由意大利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诗人蒙塔莱撰写序言进行推荐。这种仿译中国诗歌热一直持续到20世纪后期。

李、杜诗歌的俄语翻译介绍,以苏联时期的翻译介绍最为充分。根据李明宾的研究,在苏联时期唐诗俄译流行的译本有两种,一种是1956年出版的《中国古典诗歌集(唐代)》,另一种是1957年出版的《中国诗歌集》第二卷(唐诗),两书的出版者均为国家文学出版社,印数均为35000册。此外还有1967年由苏联著名女诗人阿赫马托娃所选译的《杜甫抒情诗集》等。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诗歌在中东欧国家的翻译与传播得到官方的大力推动,一大批精通汉语的外交官、学者纷纷投身到翻译事业当中,将中国诗歌从中文翻译成捷克语、波兰语、罗马尼亚语、南斯拉夫语、阿尔巴尼亚语等中东欧语种,这在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

一位署名Al Maki的读者2014年5月17日在goodreads上写道:“汉语诗学传统与欧洲完全不同。我拥有熊谷柏的《李白杜甫诗》已经有40年了。我年轻时喜欢李白,因为他非常豪放、自由,但是现在开始改变了,我更喜欢杜甫。”的确,李白、杜甫诗歌在对外翻译与传播的200多年间,一位豪放,一位深沉,一位抒发浪漫性情,一位写尽历史沧桑,通过诗歌所展现的鲜明形象与精神风貌,正如一束噼啪作响的火把,不断照亮不同语言世界的读者心灵,不断点燃不同国家的文学之火。正如大诗人韩愈在1000年前就预言的:“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作者:何明星为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文化走出去效果评估中心执行主任,江蓝为北京外国语大学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