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艺术>>艺苑

书画里的中国年

2018年02月11日08:06 来源:光明日报 王小琪

拜年(年画) 吴休

吉祥钱塘(年画) 朱松

春节美景(中国画) 丰子恺

【艺境观象】

春节将至,作为“年文化”的一部分,以火红的春联、福字、剪纸以及多彩的年画、邮票为代表的各种美术作品开始行时,书画家们纷纷展纸挥毫,带火了迎春的气氛,映红了人们的心境,也装点了冬春之交的日子。

纸上乾坤大,画里岁月长。美术文化在中华传统年节文化中一向扮演着重要角色。它与各种节俗交织在一起,在表达百姓祈福心愿、满足大众审美需求、记录民间年节习俗的同时,也使节日变得有文化起来。作家老舍的描述颇具代表性,三句话便拉近了吃穿与文化、与美术的距离:“除夕真热闹。家家赶做年菜,到处是酒肉的香味。男女老少都穿起新衣,门外贴上了红红的对联,屋里贴好了各色的年画。”春节中的美术创作也使得一些美术名家从小就与书画结下了不解之缘。徐悲鸿10岁时就开始为乡里人写“时和世泰,人寿年丰”等春联,这种百历锤炼的童子功为他后来成为书画大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丰子恺在谈到自己和美术的缘分时曾说:“祭品盘上的红纸盖都是我的姑母剪的,‘福禄寿喜’‘一品当朝’‘平升三级’等字,都剪出来,巧妙地嵌在里头。我那时只有七八岁,就喜爱这些东西,这说明我与美术有缘。”

春节美术文化有新旧之分,这里的新旧指的不是时间而是内容。画家金浪创作于1948年的作品《贴春联》,是我们相对容易见到的较早一幅描绘过年情景的“新年画”。画中一副红红的春联刚刚贴好,上联是“前线杀敌立大功”,下联是“后方生产争英雄”,鲜明地反映了战争年代的特点。

为了迎接新中国第一个春节,文化部下发了由部长沈雁冰署名的《关于开展新年画工作的指示》,明确要求:“今年的新年画应当宣传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宣传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宣传共同纲领,宣传把革命战争进行到底,宣传工农业生产的恢复与发展。在年画中应当着重表现劳动人民新的、愉快的、斗争的生活和他们英勇健康的形象。”这以后,普及新年画的工作遍及全国。当时的油画家、国画家、版画家、漫画家都积极参与,打破了旧年画固有的技法,并广涉各种题材,使新年画成为这一时期最具社会影响力的画种。

在众多的新年画中,《拜年》是一幅比较典型的直接与过年相关的作品。此画是美术家吴休20世纪50年代在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就读时创作的。画中仅火红的春联就有三副,人物更是多达43个,场面喜庆而热闹,近景中围成一圈跳舞的9个孩子获得了人们的格外喜爱。此画曾入选全国美展并获奖,后为中国美术馆收藏。中国美术馆收藏的年节作品中创作年代较早的还有齐白石的《大年》(1930)、古元的《人兴财旺》(1944)、周令钊的《吉首苗家过春节》(1957)、王文宇的《做花灯》(1964)等。

近现代画家中有不少人在新中国成立后都创作过年节题材的作品,丰子恺在其中算是比较多产的一位。中国外文局所属的海豚出版社曾经出版过两册《丰子恺新中国漫画》,其中一册名为《惜春华》,里面收有诸多年节作品。丰子恺的年节新画主要包括《春节小景》《迎春爆竹响千家,共祝新春百物华》《除夜美景》《元旦小景》《第一个炮仗放得响》《春节贺新生》《除夜生的小弟弟,过了一夜长一岁》《欢乐的恐怖》《除夜点红灯,明年大跃进》《春节美景》和《恭贺新禧》等。在画于1961年2月的《春节贺新生》中,他题写道:“春节欢庆夜,娇儿呱呱生。生后刹那间,两眼如明星,应是逢盛世,急欲看太平。”生动地表达了当时的喜悦心情。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的迅猛发展和艺术思想的充分解放为美术创作与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人们切身经历的时代变迁通过美术家极具个性的表达反映到年节美术创作当中,使得这一时期的年节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的丰富性大大提高。从20世纪70年代末至21世纪初,涌现出了蔡亮和张自嶷的《花灯迎春》、刘永杰的《过年》、赵锦刚的《年夜饭》、赵国经和王美芳的《正月》、封学文的《窗花花》、杨明刚的《过年》、张树功的《家》、吕宝林的《正月里》、林宏基的《大年三十》、卢志学的《山村正月》、孔昭平和徐延春的《年的传说》、李宁的《年·万象更新》、许永城的《大年初一》、张廷波的《腊八·年集》、黄丙寅的《年夜饭》、续合元和续鹤贤的《春潮·回家过年》、井顺利的《写春联》和杨顺泰的《2008年2月6日·农历除夕》等一大批年节题材的作品,迎新春的作品更是多得不可胜数。这一时期的年节作品艺术性和思想性明显增强,更加注重表现人在过年过节时体现出的生存状态和精神世界,画面语言写实而富有人文气质,在喜庆之中融入了画家较多的情感和思考。

随着新时代的到来,美术工作者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关注时代发展和进步、关注时代精神的表达、关注普通人的情感和思想,笔下的春节故事更加注重反映普通百姓的现实生活,更加注重反映新时代建设者的精神风貌,更加注重传递积极向上的价值理念和文化理想。

罗小珊创作的中国画《工地春晚》把我们带到了过年还留守在城市的农民工兄弟身边。自编自导的节目、简单的乐器道具、一张张开心的笑脸,生动展现着年轻人昂扬奋发的时代风貌,也是对春节期间坚守岗位的建设者发自内心的礼赞。

方利民的水印木刻版画《回家过年》则把视角对准了春运时的人山人海。作品一反木刻常用的黑白色调,使用大红作为主色,契合了过年的主题和时代氛围。涌动其中的主人公,正是新时代蔚为壮观的建设大军。与此相近的作品还有丁晓东的《幸福的行囊》、孙黎的《奔大年》、陈涤的《赶年》等等。

2015年4月1日,南京地铁3号线正式通车,包括除夕夜宴在内的9个红楼故事跃然于站厅壁画之上,吸引了大批市民前来观赏。而设于南京地铁1号线三山街站的巨幅民俗壁画也充满着“年味儿”,艺术地呈现了夫子庙春节灯会的情景和相关传统民俗。除了1、3号线外,南京地铁2号线大行宫站厅还有一幅直接被命名为《春节》的壁画。这幅由速泰熙设计的“大过年风俗画”,包含了贴春联、拜年、放鞭炮等年俗活动,壁画前错落有致地悬挂着10个雕有“福字”的风格各异的门扇,以“福满门”的寓意表达了对南来北往乘客的美好祝福,为奔波忙碌的人们带来了行程中的艺术享受。

此外,张策的中国画《大山正月》也引起了较多的关注。这幅作品在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中摘得中国美术奖(创作奖)银奖,并被画家所在的铁岭市写入《2015年铁岭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对于各地而言,有作品能够入选五年一度的全国美展已殊属不易,能够在全国美展中斩获奖项的更是凤毛麟角。为了构思这幅作品,张策曾多次深入到丹东和本溪的大山里采风。乍看之下,作品上仿佛只有一座巍然高耸的大山,其实,在画面的底部,在大山的山脚下,画家还描绘了一排平房,在这排房子前面的空地上,一群人像是正在翩翩起舞、欢天喜地庆祝节日。画面庄严而热烈,带有悬念的构图使人不由自主地想要走进舞动的人群当中,感受他们的欢乐,倾听他们的故事。有观众对这一作品评价道:“《大山正月》的山,是当今的山,不是古人画的那千年以前的山。”是的,正是因为有了今天的人,山也不再是从前的山了。

中国画《我把春天带回家》可以说是一幅妙在题上、巧在画中的作品。它生动刻画了新春时节农民赶集回家的一幕:自行车上满载的箩筐高到了不能再高的程度,高高的箩筐上还插着两株引人注目的桃花,宣示着春天的来临。作者曾春平生于1986年,这幅获得第十二届全国美展铜奖的作品最初源于他的研究生毕业创作。在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读研一时,曾春平跟随导师去外地写生,在路上他看到一辆摩托车载着两摞高高的草筐,用胶带捆绑着,把整个架子分割得恰到好处,很具美感,便一下子被这个景象所吸引。他在谈到创作体会时说:“在这个画面上,我表现的是普通劳动者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日常劳作辛苦不已,但还没有忘掉诗意与欢快,点点粉红的花蕾正是情调的体现。”

书家手写的春联,一向是广受欢迎的新年礼物。范文阳的中国画《春满人间》描绘的正是手写春联的情形。画中有两位书法家正在伏案走笔,十多名群众已经拿到了写好的春联、福字,还有一些人正在桌旁等候。近年来,每到春节,全国各地的书法家便在文联、书协等单位的组织下纷纷深入到基层,为群众写春联、送福字,将浓浓的年味儿送到老百姓身边。画作《春满人间》正是新时代“书法进万家”活动的真实写照。

“手写的春联,才有年味。”如同画中所绘,2018中央电视台“新时代 新春联”春节春联征集书写活动到各地举办时,受到了人们的热烈欢迎。所至现场红“福”涌动,墨香阵阵。在中国砚都广东肇庆,百名书法家和万名中小学生泼墨挥毫,用篆、隶、楷、行、草等书体表达对新时代的赞美和祝福。在浙江绍兴,一位70岁的老伯从书法家手里接过一副春联,笑着说这是他新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甚至都舍不得贴到门上去。由中宣部指导,中央电视台联合中国楹联学会、中华诗词学会、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书法家协会等单位共同主办,央视网承办的每年一度的春节春联征集书写活动迄今已成功举办五届,在海内外连续五年举办万福送万家和春联书写大会,以凝练的文字传达着世界各地参与者辞旧迎新、祈福纳祥的美好心愿。

“剪一个新字贴窗能圆好梦,赏千家妙联入院可见春风”,“新时代圆小康梦,大舞台唱中国春”,“小康入户春风暖,福字进门日子红”……这些在“新时代 新春联”活动中征集到的新春联,映红了2018的农历新春,抒发着新时代的百姓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