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批评也要温度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李国平  2018年01月25日16:14

讨论当代文学,当代批评,不能无视基本面,应该有大参照。讨论“锐批评”文丛,有一个方法论问题。《文艺报》1月3日“书香中国·锐批评文摘”的导言部分,引用了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艺创作迎来了新的春天,产生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习近平书记还指出:“广大文艺工作者致力于文艺创作,在各自领域辛勤耕耘,服务人民,取得了显著成绩,作出了重要贡献”。这个来自高端的总体评价、论断,是建立在肯定论、积极论基础上的,是源于文学的历史现实的,是对新时期文学经验、成就总结的产物。没有这样的评估,如何解读改革开放、思想解放的历史进程,如何解读新时代的降临和文学面对新时代的课题。如何在积极论的基础上发现问题,助推一种多样的、健康的文学生态,批评环境,我认为是作家出版集团和作家出版社抓这套文丛的整体思维,培育一种独立思考的精神,倡导百家争鸣的氛围,是这套文丛的原初的也是会衍生出来的效应。

改革开放四十年呼之欲出。没有什么时候比我们现在对改革开放百感交集了。是改革开放、思想解放为我们打开了视野,给创作和批评提供了多维的空间,启迪或者更新了我们的思维,培育了我们的知识谱系,提供给我们进行批评的思想资源和参照背景。是改革开放、思想解放,助推了文学生产力,才有这么多繁复的现象,主流的、支流的,积极的、消极的,才使批评有了言说对象和对话空间。如果我们稍有历史感,改革开放以来的四十年,文学,文学批评,享有充分的开放性,从来都不缺问题意识,每一个阶段,每一个思潮,都是经历了讨论、质疑、辩难的,都是在汲取积极性营养和资源的基础上前行的。文学批评也是呈现出多极的形态,“锐批评文丛”所呈现出来的批评方式,也不贫弱,构成了当代批评的一个维度。通过文学批评表达的对当代文学的关注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一种方式并不构成对另一种方式的否定。

评估一套丛书,人们会考量它的整体质量,评价一篇文章,人们会从表述方式中探究它的思维方式。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受,很多当时很吸引眼球的言论,后来再读,黯然失色。对于具有自省精神的作者来说,也是懊恼大于兴奋。很多现象,无视基本面,缺少整体观,以偏概全,简单化,唯我占有真理,别人都是错误解读和错误判断,真的不能接受历史和学理的考量。这套文丛无疑有它的积极面,敏锐、敏感,具体指陈,坐实性批评,在平庸中力克平庸之气,在教喻式思维中也意识到和对象共同求知之欲。我更在独立思考,质疑精神,批评勇气的维度上肯定它,但在整体性思维,总体论把握方面还是失望。“文丛”中一部分文章,仍然饱有学理的生命活力,有一些,已难体味清新的气息,还有一些已难读出思想的力量。相反,一种绝对论、唯我论的思维方式不知道作者有没有反思,有没有警惕。当代文学有许多低层面的、消极的现象,应该批评,但我们也必须意识到,当代许多优秀的作家,他们的思维已和我们处于同一层面,谦卑不必要,但傲慢也不可取。如果不开阔自己的视野,提升自己的学理素养,加大思想力度,偏执于一元论、唯我论、绝对论,怎能成为一种声音,最多,是丰富的文学世界的一种佐料。

改革开放以来新时期文学形成了一些传统,虽然有些传统还很脆弱,但值得珍惜。我不会幼稚地认为质疑精神,问题意识不应提倡,但我认为建设的传统更应珍惜,在文学进步的这个宏观层面上如何把握光影和阴影的关系,在思维方式的一元论和多元论的冲突中如何建立总体性认知,在批评思维的整体性方面如何建立或者提升格局,这是我从这套文丛读出的东西,坦率地说,有不满,有失望,也有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