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批评的言说方式和底线伦理 ——在“新时代:文学批评何为?”研讨会上的发言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杨光祖  2018年01月24日14:07

今天,参加“新时代:文学批评何为”研讨会暨“剜烂苹果•锐批评”文丛首发式,很感慨。我的评论集《批评的思想之光》能够入选文丛,也很荣幸。我主要讲三个词:感谢、反思、期待。

作为一位从事文学批评近20年的文学评论者,此时此刻,我最想说的就是一个词:感谢。身为一个外省批评家,僻居西部边陲,能够在文学批评领域坚持下来,没有在座的各位杂志主编的厚爱、扶持,是不可能的。包括吴义勤社长,他不管是主办《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还是出掌作家出版社,都记着我们,随时提携。还如《文艺报》,多年来发表了我的不少文章,有时都是一个整版。《南方文坛》“今日批评家”栏目很有名,2012年某一天,我忽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位女同志,她说,我是张燕玲,下期“今日批评家”想推你。我当时有点懵了。因为之前我和她没有怎么来往过,也没有见过面。比如《小说评论》的主编李国平,《文学自由谈》的几任主编,都非常厚爱我,经常主动和我约稿。还有《光明日报》的王国平,《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的王秀涛,这都是发表文章时,没有见过面的。王秀涛今天是第一次见,我以前还以为他是一位女士呢。还有一些今天不在场的报刊杂志和主编,都得感谢他们。没有他们,我们的文学评论能否坚持到今天,真还难说。我们多年来反思文学批评何为,但我们似乎忘记了文学评论报刊的编辑们。他们对文学评论的贡献,其实是很大的。他们不仅编辑评论文章,推介评论人才,他们还经常设计议题,向大家约稿,在文坛引起一次次争论。他们是深度介入了文学评论的,某种意义上还引导和规定着评论的走向。有些的文学评论报刊主编、编辑,对文学评论的作用、贡献,确实需要做一些深入研究。

第二个词是反思。我从事文学批评这么多年,一直也在反思,曾在《文学自由谈》发表《霜刃未曾试》等文。就是作为一个批评家,我们对作家和作品进行评价时,我们该如何言说?曾经有朋友说,我的评论有点野。当然,他补充说,这正好是我的优点。可能脑后有反骨,我天性就爱挑剔,阅读文学作品总有一种差别意识,总想分出一个优劣高下来。早年刚出道时,为文比较刻薄,下笔犀利,觉得话不说得过分,就不过瘾。这样当然伤害了某些作家,也伤害了我自己。刚才吴义勤社长也谈到了文学评论的对话和交流,我觉得很好。我觉得真正的文学批评必须具备一种差别意识,不能做得那么乡愿。但言说的方式可以温和、含蓄一点,没有必要那么剑拔弩张的,好像有私仇似的。当然,这样说,不是反对义正辞严,那是对的。对于一些不良现象,和一些作家的低俗写作,确实需要当头棒喝。因为,棒喝也是一种教育方式。其实,我经常说,我敬重,我批评。我批评的作家作品,其实都是我比较喜欢的,至于那些比较烂的作品,我一般都不会说他们的。除非它们已经有了比较大的社会影响。鲁迅说过,最大的轻蔑是连眼珠子都不转过去。我希望我批评的作家能够理解我之苦心。有人称我们为酷评家,其实不太准确。李建军提出一个新概念:直派批评。我觉得这个比较适合。我们确实要提倡直派批评,不趋时,不媚俗,不近商,要有堂堂正气,要有正大气象。

尤其现在是一个全媒体时代,微信、弹幕等各种新式的批评方式的诞生,也逼使批评家的表达方式与时俱进了。尤其理论上必须紧跟时代,对一些新生的艺术作品,要有新的眼光,新的理论,新的言说方式。如果依然故我,很容易被淘汰,也不会被新的时代所认可。艺术直觉,是要跟着艺术创作的步伐的。康德说,天才为艺术立则,不是没有道理。歌德说,理论是灰色的,生活之树常青。只要真正进入文学现场,我们才有发言的资格。如果只是拿着一套过时的理论,去生搬硬套新时代的文学创作,肯定是削足适履。当然,这也是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过分的商业化,也确实催生了一批无聊低俗之作,作为批评家,我们要敢于亮剑,敢于言说,敢于相信自己的艺术直觉,还有艺术良知。不能为那些低俗媚俗,甚至庸俗的作品,大唱赞歌。我们要有自己文学批评的底线伦理。

最后一个词是:期待。我特别期待各位师友能够对我的批评进行一种严肃、专业的批评。刚才李国平老师批评了李美皆、石华鹏,没有批评我的文章,我感到一种失望。是不是我“孺子不可教也”?从事文学评论多年,自己也有很多困惑,自己的写作也有很多问题,是自己看不见的,需要师友严厉批评。当然,我很敏感,平时交往中,各位主编的只言片语,我都会思考半天,从中了解我文章的缺点。比如,有时候遇见李国平老师,他会说,你的那篇文章发了,放的时间太长了,抱歉。然后,会很轻松地说半句,当然如何如何。我就知道,我的文章发表得比较勉强,是还有一些毛病的。我很感谢主编对我的批评,包括一言半句的指导。我们是剜烂苹果,是批评作家作品,当然,也允许别人也来剜我们的烂苹果。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进步,我们的文学事业,也才能越来越好。

(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甘肃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