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评论

生活总为有心人开着一扇窗

——雏呓林仁清小小说《新年的咒语》

2018年01月09日11:55 来源:中国作家网 蒲江涛

对新年的描绘,有人关注吃喝拉撒,有人留意风景名胜,有人颂世扬俗,大都喜欢放眼高端,弄墨浅底,最终捧送读者齿唇的,是咀嚼作者涂满汁液的蔗糖,虽然醇香甘甜,却余韵尽涤,舌蕾索味。而《新年的咒语》,却通过局牌——这一司空见惯的娱乐消遣方式,抓住一张冥币诱发的争端,将乔装于衣冠内瓤的怯懦、猥琐和虚伪的种子催生、萌芽、长大,曝露于读者眼球,让大家触摸到了人性脆弱的本源,体会到了“人言可畏”的无穷威力。

全文紧扣“冥币”这一道具,从表弟发现假币的“惊叫”,到质疑来源无果的气结哆嗦,到全场赌咒发誓,一步步将故事情节推向高潮。而文中的“林三哥”,虽然事先知晓冥币来源,却又苦于肇事者“表哥”与受害者“表弟”同为手足、自身经常有事相求肇事者这一私欲,唯有采取不赌咒、掏钱换币的方式来息事宁人。原本以为这样的方式可以换来两面沾光讨好的皆大欢喜,却没想到“早晨,大家添油加醋地讲我们昨晚打牌把冥通银行的票子都用上了”,不仅让自己“在大家心中往昔的正人君子形象”轰然倒塌,换来了“老辈们开始教育我批评我”,还让众人“射向我的眼神”多了“不信任,鄙夷,可怜,愤怒---”这些倒还罢了,最可气的是肇事者也居然假惺惺的将看似安慰实则栽赃的罪名戴到“林三哥”头上,从而最终引发了“林三哥”忍无可忍的新年诅咒,引领故事情节在咒语冲口而出的嘎然而止中走向高潮,结束全篇,产生了语音袅绕,荡气回肠的效果。纵观全文,不论是文章布局,还是情节安排、脉络把控,都带给读者以行云流水的酣畅,溢出了一波三折的效应。

更让人耳目一新的是,作者不时信手植入生活中那些毫不起眼的细枝末屑,助推整个篇章不时探出灵气十足的鲜花珍贝,不时擦亮读者满眼惊喜,更让一具具灵魂有血有肉、活鲜纸笔。譬如“晨曦像输家的脸色,白苍苍地贴在窗户上,有气无力地透不进来,室内的烟雾在微弱的光线下懒懒的游动。”业经新年“晨曦”点缀的“输家”众生相,失神于烟雾弥漫的斗室,既是对生活场景的描绘,又是对人物内心的描摹。又如“他一直在我面前像钟摆一样地晃动”,拿“钟摆”这一生活常识与“表弟”作喻,让我们看到了“表弟”由于无人认账冥币来源,正暴走于愤怒无处宣泄的崩溃边缘。再如“ 我在大家心中往昔的正人君子形象,一下子就像雾似的被他们吹散了。”和事佬的委屈和随风吹散的晨雾作比,内心失落昭然若揭。再如“我后悔没及时把表哥举报出来!!表哥居高临下地拍拍我的肩,像是安慰我又像是说给大家听的,他说,算了,我不计较。”肇事者不仅假装若无其事,还假作大度之态,居高临下安慰起和事佬来……文中鸡鸣、烟瘴、晨光、钟摆、雾等等,这些原本盖满生活底层的埃粒,若非细心人的翻弄,哪会喧嚣尘上,为人关注?但经《新年的咒语》一文,我们感受到了行文浓墨,不要只想着着眼高端去锦绣史册,只以为宏篇布局才能彰显厚重大气。捕捉细微,既富生活潮气,亦可撼动内心柔软,照样流光四溢。《新年的咒语》,让我们看到了作者不仅有一双洞悉生活于细微的慧眼,有一颗哲思睿智的心,更有一双巧织碎布为锦绣的妙手。

《新年的咒语》为读者推开了一扇窗,让我们看到生活不只有鲜花雨露,不只有电闪雷鸣,还有共栖生活朝夕的尘与光,就看您是不是那个观察入微、绣手细末、善舞光尘的有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