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专题

军旅诗歌——讴歌英雄精神

2018年01月03日10:07 来源:解放军报 王凤英

2017年国家与军队大事频仍,关注与辐射热度持续。与往年相比,丰富的现实题材、丰沛的创作元气、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有效联手、新旧诗歌作品等量齐观、新老诗人创作热情空前等,营葺起颇为壮观的军旅诗歌的春色天地。

英雄精神的历史抒怀获得新的时代延展。这类诗歌创作既考量诗人如何避免对主题意义作简单的皴擦,又从诗意上突显其英雄言说的个性化气质,且能缓释想像力之广阔与靠拢历史之开放的沟壑,并非易事。但这往往可以看出诗人思想性与艺术性的提纯能力。《解放军报》长征副刊和中国诗歌网共同举办“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诗歌征文活动,《解放军文艺》联手《诗刊》举办军事题材诗歌大赛并出版“诗歌专号”,其他如《神剑》《前卫文学》《橄榄绿》也相继设置专栏,所涉凡深化国防与军队改革、人类战争、军事历史、军旅生活、兵器装备建设、新兵种等,对军队历史和当下作了较为深入的观察、思考,对英雄精神回归所作的努力显而易见,为新时代军事题材诗歌写作提供了新发现的路径。

程步涛的《河流》以“河流”“春天”“野菊花”为诗眼,用拟人化修辞打通现实与战争的往事,多帧画面的移动与定格反拨战争给人类带来的情感重创,这无疑接续了诗人对英雄与崇高一以贯之的豪迈情结与审美敬意,洞悉“号角与涛声一起激溅”的新时代赞歌如何摄人心魄。刘立云800行的《上甘岭》对焦抗美援朝中一次重要战役,在还原战场风云的基础上对其意义和留下的地缘政治进行反思,热情讴歌中国士兵的伟大精神,于清晰的历史原貌下获得力量和诗性正义的共鸣。曹宇翔的《风展开我们的旗帜》中“一匹红色战马”仰天长啸,是诗人强劲的心跳,涌向云端的热血因律动的生命而富有温度,其沉实的语言于同色系的主题中抬高人们仰视的角度。姜念光的《上下铺》画面感强,诗人显然没有被主题类题材所局囿所奴役。带人挖墓坑的张干事验收墓坑的方式很奇特,亲自试睡每一个挖成的墓坑。上铺是他,下铺是牺牲的战友,入眠的鼾声仿若与隔世战友之间一次次光亮与黑暗的对话,读来令人动容。李皓的《花篮的花儿香》里“大生产”的神话在历史的教科书里成为英雄南泥湾的关键词,那里不再是光秃秃且粗糙的映像,分明从血液里流淌出的军魂。赵振王的《皎平度》中“军马”“窑洞”“船只”这些意象,提供了军人在战火中永生的英雄母题,沉重且轻盈地直逼历史真相,直达人心。艾蒄的《突围吧,女孩》以女性的视角直面战争炮火、感受战场惨烈,开启时空链接战火与和平的通道,那些不断突围、赴死中女兵的坚毅与果敢、牺牲的面影令人充满敬意且饱含热泪。

新时代备战打仗命题下的军人精神品质获得有益更新。这类诗歌创作既要有丰厚的部队生活经验、当下军队改革的切身体会和敦实的美学功力,又避免热情的愿望大于语义的表达,在切入现实、叙述日常、挖掘细节时留心因用力过猛沦为观念化说教、概念化呼喊的可能。建立个体与时代之间的有效对话基于诗人独创性视角且灵魂必须在场。董玉方的《春风刻骨》多点聚集军事生活的苦乐,诗人内心的控制力从名词与动词的盈亏中折射出思维的理性光泽,却难抑为祖国而战的真诚准备和强烈愿望。刘笑伟的《朱日和:钢铁集结》用具有充沛抒情性的文本回顾军队五年来的巨变。在对军人终极价值的追寻和探求中,军人的责任担当和使命意义于跨越时空的纵情书写中变得触手可及、栩栩如生。简明的《更高的天空》表面写唐古拉山脉大雪的种种勇敢和极寒环境,事实上用近乎白描的手法呈现一幅驻守高原军人战天斗地的精神显影。丁小炜的《筑梦强军》在赓续诗歌传统的框架下试图带领人们的“同理心”穿越有形与无形的界线,发出新时代强军筑梦的声音并获得敬意的聆听。吕政保的《包泥土的战士》,军人的使命和责任注定远离安逸、抛家弃舍,家乡“泥土”终究抵不过哨卡“泥土”,战士的爱与保家卫国的情进一步交融、合流,诗意跨越庸常得到深化、升华。史一帆的《静海苑》仍是他近年追求的锚链状体系创作系列作品,惯有的创作意志写出海军生活的大身量,明显看出军人关注的南海气度与祖国的命脉升腾起辽远意蕴的意愿。郭晓晔的《操场》由战刀的命运连线沙场,军人血性并不因时间的清唱而被分离,相反,仍是炽热、滚烫而炮声隆隆地存在。马萧萧的《二十四节气》延续了军旅内容辐射各类题材的一贯性,他认为民间二十四节气是军人对中国领土的许诺、对人民生活的守护,战争气象流动于在四季更替和戎马征鞍的多声部。东来的《东风烈》从骆驼刺、胡杨林、东方红发射塔等意象的截取中再现大漠场景,讴歌为国捐躯的航天航空英雄们。胡松夏的《移防》关注军队改革前景和军队力量编成、编制体制调整的紧迫性,围绕新时代军队在移防时、移防中、移防后的面貌一新、井然有序,透视军队长城的钢铁硬度。温青的《中国老兵》直面军队改革中军人员额裁减带来的现实问题,对退役军人的价值思考和复杂情绪采样准确,深谙老兵情怀和家国意识的他,立体多维地链接起中国老兵的生命赞歌,充盈满满的正能量。朱思丞的《西江月·指挥对抗演习》以现代兵演借助兵棋系统在网上进行作战仿真模拟为视角,呈现军队指挥员的军事指挥素养与现代战争的时代迫切性。彭流萍的《假想一场战争》揣摩、假设一场战争来临后,如何保持战争的准备并以英雄主义精神正视、重视、直面战争,展示空军部队的钢构内部。午声的《枪,或者伙伴》专注于枪与战士之间的深挚之爱,构筑起情感张力和硬朗血性的风景线。

综上,进入新时代的军旅诗歌仍寄望于军旅诗人艺术创作的思想标识,以群体化规模化持续对军队的使命任务发出新时代热情高音,渐趋于创造性的、及物的、丰富的、真实的、独特的认识和多向度表达。军旅诗人的精神能力如能得到进一步提升,那么,以强劲的内生动力催发一批讴歌强军兴军、备战打仗的诗歌佳作,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