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抵制“三俗”也是一种历史责任

来源:文艺报 | 白烨  2017年12月27日07:13

“目前迫在眉睫的,是推出更多的优秀作品,打造系列化的艺术精品,并在文学阅读上倡导经典阅读,在文艺观赏上倡导高雅欣赏,以此来传播健康向上的正能量,来体现我们时代的文艺标高。包括创作与阅读在内的文艺生活,应该蕴含一个时代的风向,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应当引领人们在真善美的大海中徜徉,感受心灵的熏陶和灵魂的洗礼,引导人们增强道德判断力和道德荣誉感。因而,文艺家要做人民伟大实践的记录者、时代进步趋向的书写者,而广大读者也要做作品优劣的品鉴者、优秀作品的接受者、社会正能量的传播者,要把“抵制低俗、庸俗、媚俗”,看作长期的任务,当作历史的责任。”

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在作出文艺事业的新部署,提出文艺工作的新任务,阐述文艺思想的新内涵时,对于文艺领域存在的诸种低级倾向与问题,进行了要言不烦的剖析,给予了旗帜鲜明的批评。如《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低俗不等于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指出:“要自觉抵制不分是非、颠倒黑白的错误倾向,自觉摒弃低俗、庸俗、媚俗的低级趣味,自觉反对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的腐朽思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谈到文化建设问题时,又特别讲到“倡导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可以说,这些包含了关爱的提醒,内含了劝诫的批评,触及文艺创作中的病象,切中文艺生活中的流弊,值得我们认真思考、深入反省,并在思想上高度关注,在工作中坚决抵制。

在文艺生活中,一些人往往分不清“通俗”与“低俗”的区别,甚至常常把二者混为一谈,其实“通俗”与“低俗”之间,存在着内在的差异,因而有着明显的区别。文艺鉴赏中的通俗,通常是指文艺作品的晓畅明易,适合大众口味,旨在为更多的人们所喜闻乐见。但“低俗”却不同,它所追逐的是一种低端消遣和低级趣味,意在寻求生理方面的快慰与感官层面的刺激。

区分文艺创作中的通俗与低俗,一要看审美取向,是否在世俗化的故事里寓于严肃的人生话题,使读者在阅读中得到一定的审美享受与精神启迪;而低俗写作则是在欲望化的叙事中,释发一种感官性的情绪与情愫,旨在提供一种生理性的快感。另一个是表现形式上,通俗写作追求语言与文风的大众化,力求为广大读者所喜闻乐见;而低俗写作则是以炫目的欲望化乃至情色化的叙事与语言,展示和渲染人性与人情中的恶习、丑态,尽力迎合一些低级趣味的需要。由此可以看出,通俗写作是从愉悦人的精神出发,旨在满足人的审美要求,而低俗的作品是从人的物质欲望出发,意在刺激并满足人的浅层需求。

在通俗与低俗的背后,其实就是希望与欲望的问题。低俗的文艺作品是从人的物质欲望出发,旨在满足人的感官层面的享受;而通俗的文艺作品是从人的精神需求出发,旨在满足人的审美层面的希冀。这也表明,同通俗与低俗明显有别一样,欲望与希望也不能混同。因为欲望更多的时候是一种原始的策动力。动物也都有欲望,它反映了人在身心上的某些生理性需求;而希望更多存在于人类的精神世界,是人们对于其目标或未完成事物的一种美好想象。

人们在娱乐和审美时,都可以从中获得快乐和愉悦,但审美愉悦与娱乐性快感在内涵与方式上,都有明显的不同,这种不同根源于审美是一种欣赏性活动,而娱乐是一种“找乐子”活动。前者追求的是美感,后者寻找的是快感。简要地说,感官娱乐是指包括眼、耳、鼻、舌、身等器官感受外界事物刺激的享受,而精神快乐侧重的是精神上的愉悦和享受。因此,感官娱乐既不等同于精神快乐,也不能替代精神快乐。

以“三俗”为代表的低级娱乐化思潮,看起来是娱乐了读者,其实真正的受害者正是读者。在低级娱乐风行的大环境下,读者的整体阅读水平在不知不觉地下降。低级趣味的作品,注重直观的感官刺激,人物立不起来,语言显得苍白。粗鄙、挑逗的文字,在给读者带来强烈感官刺激的同时,也在制造着恶俗、情色、污秽的信息垃圾,使读者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在彻底娱乐化的文学世界里,人们不再需要进行深层次的思考,没有对人生本质的探询,没有人文关怀的追求。读者失去了根本的判断力,表现出因享乐而阅读、因热点而追捧的倾向。长期在缺少真正营养价值的文学的浸染下,读者的心灵世界也会随之变得苍白而无力。

作家是文学文本的创造者,读者是文学传播的受益者。很难想象,在两者都陷于浮躁与空洞时,我们的文学会走向何方?而一个缺少伟大作品又疏远经典阅读的社会与民族,又如何在全球化的发展大潮中自立与自强。因此,作为当代文学发展的互动双方,作者在社会整体娱乐化的倾向下,要守得住寂寞,抵得住诱惑,坚守文学阵地的纯洁性,担负起自己的责任,多创作有灵魂温度和思想力度的作品;读者则一定要从社会和个人的全面发展的角度,徜徉于真正纯净的文学天空,从精神的层面汲取更多的营养,使自己真正成为全面发展的时代新人。

我一直觉得用“繁而不荣,多而不精”来描述当下的文艺状态再合适不过。从文艺到影视,从线下到线上,那种类乎“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的作品,屡见不鲜,层出不穷,这种情形十分典型地显现了从社会生活到文艺领域都趋于“浮躁”的基本状态。文艺作品背后反映的不仅是作者的思想和情怀,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情绪与精神。如果对这种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状态不加以认真改变,攀登时代文艺高峰的目标就会受到无形阻挠,我们就会愧对这个时代。

目前迫在眉睫的,是推出更多的优秀作品,打造系列化的艺术精品,并在文学阅读上倡导经典阅读,在文艺观赏上倡导高雅欣赏,以此来传播健康向上的正能量,来体现我们时代的文艺标高。白居易在《与元九书》 中就曾提到:“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包括创作与阅读在内的文艺生活,应该蕴含一个时代的风向,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应当引领人们在真善美的大海中徜徉,感受心灵的熏陶和灵魂的洗礼,引导人们增强道德判断力和道德荣誉感。因而,文艺家要做人民伟大实践的记录者、时代进步趋向的书写者,而广大读者也要做作品优劣的品鉴者、优秀作品的接受者、社会正能量的传播者,要把“抵制低俗、庸俗、媚俗”,看作长期的任务,当作历史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