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殷健灵:以精致有味的“浅语”为儿童写作

来源:中国作家网 |   2017年12月20日14:33

除去好故事,儿童文学最有用的法宝就是能够吸引不同年龄孩子的语言。而有性格、有趣味、有思想、有内涵的语言本身,便直接决定了作品的可读性——我以为,在儿童读者那里,“可读性”是第一重要的,因为对于儿童读者,他不会为了作者是谁而去读他的书,他读,只是因为他喜欢、他被吸引,仅此而已。好的儿童文学作品,必须一开头就将读者牢牢吸引,而与故事相契合的独具个性又能走入孩子心里的流畅语言则显得格外重要。

纯粹的儿童文学作家用精致而有味的“浅语”为低龄儿童写作,比如台湾的林良,大陆的金波,“浅语”不是牙牙学语,而是一种艺术,不仅是儿童听得懂的语言,同时也是让大人耐咀嚼的语言;至于稍大一点或者更大一点的孩子,就得换用一副语言笔墨,不同的故事配搭不同风格的语言,语言里有作者的独特气息和情感,有让不同年龄孩子熟悉或向往的生活,有本民族丰富而深厚的文化传统,有渗透于字里行间的情趣和诗意……对于儿童文学,即便在最浅白的语言里,也能看到色彩的层次,生活的趣味与提炼,诗意的想象——语言,让好的儿童文学成为一件真正的艺术品。《草房子》之所以成为当代中国儿童文学经典,恐怕语言的魅力不亚于故事。

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的语言,取自中国本土的文化资源,因其而独特,也因其而美妙——这,大概也算得上是一种文化自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