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艺术>>人物

孙悟空:闻名世界的艺术形象

——专访著名表演艺术家六小龄童

2017年12月08日09:51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杨海龙

六小龄童,本名章金莱,著名表演艺术家,荣获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国家一级演员、中国西游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英国中华传统文化研究院荣誉院长、英中文化友好使者、法中文化大使、日中儿童友好协会荣誉主席、越中文化体育旅游形象大使、安徒生大使,曾获加拿大“杰出华人艺术家”称号。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荣誉教授。著有《六小龄童·猴缘》《六小龄童品西游》《听孙悟空说西游》《行者》等,主编典藏版《西游记》。

1982年版电视连续剧《西游记》造就了89.4%的收视率神话,重播次数超过3000次以上,有近60亿人次观看,至今仍在播放。剧中六小龄童塑造的孙悟空形象,已成为中国文化的象征性符号。西游文化有着怎样的魅力,对于我们讲好中国故事又有什么启示?本报记者就此专访了六小龄童先生。

为了见到早逝的哥哥,努力演好孙悟空

记者:一说起《西游记》,人们就想到您扮演的孙悟空。您是几岁知道孙悟空的?当您扮演电视剧孙悟空角色时,对其作了哪些诠释和创新?

六小龄童:美猴王孙悟空成就了我,成就了我家几代人。我出生于浙江绍兴一个猴王世家,家族共出了四代猴王。曾祖父章廷椿是活猴章,祖父章益生是赛活猴,父亲章宗义是南猴王六龄童。可以说,我从小就知道孙悟空。尤其父亲在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中扮演的孙悟空形象影响很大。毛泽东看完后,写下“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的诗句。我二哥小六龄童扮演的传令猴罗猴机智灵巧,获得周恩来的喜爱,表演结束后他抱起我二哥合影。

很不幸的是,在我7岁时,刚满16岁的二哥得白血病去世了。他在生病期间,经常给我讲《西游记》的故事,慢慢地我就喜欢上它了。二哥临终前,他和我有一次对话。他说,我要死了。我说,什么叫死?他说,死就是你以后再也见不到我了。我说,那怎么才能见到你呢。他说,当你演成美猴王时就可以看到我了。这句话极大地影响了我,这也是我演好孙悟空的初心,因为我非常想再见到他,所以我就继承家族猴戏,努力去演好孙悟空。

在杨洁导演拍摄的电视剧《西游记》里,我幸运地演活了荧屏版的孙悟空。以前版本的孙悟空大多是在戏曲舞台上,那么怎么让电视观众接受我呢。为演好孙悟空,我拜访了很多名家。我曾十余次拜访中国动画鼻祖、动画片《大闹天宫》导演万籁鸣先生,印象最深的是他说你在电视剧里是真人演孙悟空,一定要扮演好人物性格和造型,把握好角色各种细节。另外,我还向中国武术界猴拳猴棍创始人肖应鹏、北猴王李万春先生等前辈学习演好孙悟空的各种技巧。

最终,我成功突破了戏曲孙悟空形象,把孙悟空电视化了,可以说我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荧屏美猴王的诞生。现在,许多观众评价我是离他们最近的孙悟空,因为他们觉得小说里看到的孙悟空应该就是这样。甚至有些观众讲,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我们十亿观众心目中只有一个美猴王。有人说,吴承恩先生赋予了孙悟空生命,而六小龄童老师赋予了孙悟空灵魂。美猴王形象不仅融入到我们血液,而且深入到我们骨髓。但我认为,我所取得的成绩都是来自中国传统文化的滋养。

记者:得到观众这么高的评价,请谈谈您对工匠精神的理解。

六小龄童:我觉得工匠精神,就是一辈子只做一件事,而且点滴细节都不能放过,将这件事做到极致。所以,我一直推崇一个人一生做精做好做强一件事。有观众评价我演孙悟空,说是有的演员一辈子演了很多戏,没有多少人记住他;有的演员演了一部戏,让我们记住了他一辈子。其实,我也演了很多别的戏,但观众印象不深,最深的就是孙悟空。这些评价是激励我一辈子做好一件事的动力。

由于电视艺术不同于戏剧舞台艺术,为了塑造这个角色,剧组专门帮我买了一只猴子。我每天带着,观察猴子面部表情,了解猴子习性,一养就是6年,最后达到人猴不分的境界。为了把猴子的机灵劲演活,我不停地练习眼神。我找来一只电灯泡,每天对着灯光练聚光。刚开始时,每练一次眼泪都流一脸,后来我可以看很长时间都不眨眼。在别人打乒乓球时,我头不动用眼神跟着乒乓球转,上下左右地练眼神的灵活性。晚上,我点一支香,对着香头看。这些都让我的眼神变得坚定而有穿透力。

我常跟年轻演员讲,你看到下午两点猴子在蹦跳,那么凌晨两点猴子在干什么,你知道吗?猴子怎么睡觉,你知道吗?你得知道。在戏里,唐僧生病时,夜里孙悟空陪在身边也睡着了。然而门一开,他一下子就蹦了起来。这种表演既要有猴性又得有人性,我演的不是动物园里的猴子,是集猴性、人性和神性于一身的孙悟空。你没有去仔细观察,怎么能演好呢。你先要高度模仿,之后精心提炼,最后为剧中人物服务。比如,猴子的挠是随性的,但我在戏里就得有情绪。孙悟空高兴是什么样,生气是什么样,我得先知道。近的镜头,我是这样挠;远一点的镜头,我就那样挠;再远一点,我挠的幅度就更大了。所以,这些都要用心去琢磨。

孙悟空是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的重要资源

记者:在中西方文化交流方面,《西游记》起了哪些作用,在国际上有何影响?

六小龄童:《西游记》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优秀文化遗产,是一部伟大的世界级神话小说。我跟外国朋友讲,你要了解中国,你就要了解《西游记》;你要读懂中国人,你就要读懂孙悟空。有人问有这么厉害吗?我说《西游记》内涵博大精深,孙悟空身上体现了儒释道三教合一。道教讲得道成仙,他做了神仙;儒家讲成圣,他是齐天大圣;佛教讲成佛,他是斗战胜佛。他一开始学道,师父是菩提祖师;后来从佛,跟着唐僧西天取经;他血管里还流淌着儒家文化血液,对师父、对师弟、对百姓,他有仁爱之心。他身上有不屈不挠永不言败的精神,有乐观向上积极进取的精神,永远轻松愉快、蹦蹦跳跳,再大的困难都难不倒他。这些都是勤劳勇敢善良的中国人的典型特征。所以,孙悟空是人与人、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友好使者,是中国向世界推广西游文化的符号。

曾有外国友人对我说,孙悟空是一个闻名世界的“战士”。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孙悟空的形象,立足中国走向世界。目前,电视剧《西游记》是在国外放映最多的剧目,在美国、德国、法国等国家播放过。东南亚一些国家更是年年播放《西游记》,尤其是越南的重播次数比我们中国还要高。我曾三次出访越南,他们的孩子都知道《西游记》,都会唱主题曲《敢问路在何方》。

《西游记》的播出就是在传播中国传统文化,让外国观众知道中国几百年前就有这样一部世界名著。到现在为止,全世界还没有一部神话小说可以与《西游记》的影响抗衡。所以,我们应该珍惜《西游记》,敬畏它,同时也要发展它。

由我主演的中美合拍的3D电影《敢问路在何方》正在推进中,希望通过这部电影让世界各国观众感受到中国传统艺术与西方高科技的完美结合。我们坚持技术为艺术服务,把西游文化精髓和灵魂拍出来,让世界各国人民认识中国超级英雄美猴王孙悟空,他是正义、力量、智慧的化身,在他身上体现着中国传统美德。

记者:孙悟空不仅是好几代中国人的童年回忆,也是许多外国观众的童年回忆。请谈谈《西游记》的精神内涵。

六小龄童:它是一部雅俗共赏、老少咸宜、深入浅出的小说,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同时,也影响着很多外国人,它在国外有英文、德文、法文、丹麦文、越南文、泰文等各种文字版本。

《西游记》告诉读者,要完成一项事业,不仅要天时地利,还要团队中的人齐心协力、优势互补。《西游记》师徒五人可以说是最有凝聚力的团队,他们每个人性格不同,但目标一致,最后完成了取经事业。他们五个人像五个手指头各自发挥不同作用,最后攥成拳头,劲往一处使。我们讲好中国故事也一样,就是每个人从各自不同角度去讲,让外国人全方位了解中国。我理解《西游记》精神内涵应包含团队精神,我们每一个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孙悟空本领很大,但他能独自完成取经吗?不能,得师徒五人齐心协力才行。

《西游记》的故事就是一步步实现梦想的过程,西天取经是一个很难实现的梦,孙悟空师兄弟四人都曾经退缩过,只有师父唐僧很执着很坚定,充满信心。毛泽东认为整本《西游记》中,渗透着一种精神,就是唐僧取经精神。这种精神的内涵是认定一个目标后,就以百折不回的毅力朝着这个目标前进,虽经九九八十一难依然执著如初。他把这种对事业的执著信念引申到了革命实践中。

毛泽东还把孙悟空看作代表光明和正义的力量,世界上有了这种力量就有了公道和正义,这种力量就是人民,所以他说孙行者有很多,就是人民,人民群众是历史前进的真正动力。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有的领导干部跌入腐败犯罪的泥坑,原因就是交友不慎。孙悟空把唐僧放在那,用金箍棒划一个圈,妖魔鬼怪就进不来了。党员干部也要自己给自己划一个圈,你只要不出这个圈,你就不会犯错误。

所以,《西游记》里有很多哲理,我们要领悟好、传承好。多年来,我一直坚持推广西游文化和西游精神,因为,孙悟空和《西游记》不仅是民族的、国家的,也是世界的。

通过言传身教,让世界各国人民了解并认可中国传统文化

记者:您怎么理解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向世界展现中国文化自信?

六小龄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这部分对文艺界的工作有着引领作用。

从我的角度来讲,展现中国文化自信就是演好孙悟空。当然不一定是六小龄童来演,但一定是中国人,美国跟我们合作拍电影,为什么孙悟空还是我去演,而不让史泰龙去演,因为这个角色还是中国人演最好。

祖先留下的《西游记》是一个宝藏,我们应该很好地去开发它。很多人对我说,在艺术上,孙悟空的威力比米老鼠还要大,但在文化产业上却没有人家做得那么好。所以我就想,文化产业我们也要做好,比如西游记主题公园,比如我们可以设计很多包含孙悟空元素的文化产品与外国朋友交流,这样我们就把中华传统文化输送出去了。所以,我的文化自信,就是让西游文化成为全球最大的文化产业。

我觉得好的演员或好的艺术家,应该是一个思想家。我父亲也一直鼓励我,你不但要成为艺术家,还要成为思想家。我们是猴王世家,我就将猴戏艺术通过文字传播出去,用西游文化讲述最美中国故事,向世界展现中国文化自信。

记者:对传承西游文化,您做了哪些努力?

六小龄童: 2014年10月15日,我有幸作为72位代表之一参加了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习总书记在座谈会上谈到了《西游记》,提到了玄奘大师,他认为玄奘大师西天取经的精神正是中华民族不屈不挠、永不言败的精神,还特别强调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必须坚持对中国精神的传承和弘扬。

作为西游文化的传播者,我感到肩头压上了沉甸甸的担子,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之后,我先后走进英国牛津大学、伦敦大学、法国巴黎第六大学、美国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国外高等学府传播西游文化,希望通过言传身教,让世界各国人民了解并认可中国传统文化。

玄奘大师是我一生所推崇的人。因为有玄奘大师传奇的西天取经经历,才有大家熟悉的《西游记》故事。玄奘不仅仅是佛教界人士,他还是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翻译家、教育家,是一位和平的使者。为了纪念他,我出任总导演并出演的纪录片《一带一路·重走玄奘路》,目前第一季已拍摄完成,2018年新春前后将播出。当年的玄奘到印度求法,走的就是丝绸之路。我们师徒重走玄奘路,从西安出发去印度那烂陀寺,参拜玄奘大师学习和居住过的地方,弘扬玄奘大师西天取经的精神。希望通过纪录片让更多观众了解玄奘,了解丝绸之路既是商贸之路,也是文化交流之路,这是我们的初衷。

柏拉图曾说:“谁会讲故事,谁将拥有世界。”如果说我的前半生是在传承猴戏艺术,那么后半生将更多地传承西游文化,让中外观众了解超级英雄孙悟空,领略中华文化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