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专题>>2017长篇小说论坛>>发言

吴义勤:坚守艺术品质 关注时代生活

2017年12月01日16:44 来源:《长篇小说选刊》 

2017年仍是长篇小说成就比较高的年份,数量还保持着几千部的量,同时好作品也很多,我们这次入榜的5部作品从结构上代表的各个门类都非常优秀。在榜单之外也还有一些很优秀的小说,比如说陈彦的《主角》,因为没有出版刚发表了第一部,所以没有入选,但是我觉得这是今年非常棒的一部小说。刘庆的《唇典》也是极为厚重值得重视的一部长篇。

今年的长篇小说也体现了非常好的艺术品质,整体水平保持得非常好,一些作家个人在艺术还有突破。比如,红柯《太阳深处的火焰》既保持了他一贯的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品质,又有诗性、个人抒情的元素以及对文明和自然的思考。在当代关注现实题材的作家中像红柯这种类型的确实比较稀有,从开始到现在他就一直保持一种充满激情的文学状态,充满想像力和创造力。而且,我看红柯的小说,觉得有一种难得的天真的童真,就像我们刚才说老贺一样,老贺是批评家里面有童真天真的一个。

孙惠芬的《寻找张展》对她来说是个人追求的新的突破。作品探讨的人的心理问题我觉得还是很有精神深度的。她的长处是思考和艺术表达之间比较和谐。有的作家为了表达一个东西,非常用力,用力过猛、过度,常导致小说虽有好的立意和深度,但给人以撕裂感,因为追求某种理念深度而牺牲了很多艺术上的东西。孙惠芬的作品也许冲击力不是我们期待的那么大,但是从她个人的艺术世界来说是很和谐的。《寻找张展》就是这样一部体现她风格的作品。此外,我觉得她走出"歇马山庄"寻求突破固然好,如果不走出去,一直坚守《歇马山庄》这个系列也非常好,《歇马山庄》作为她小说的精神家园,一个取之不竭的创作源泉一直写下去,我觉得很好,她也有能力把这个写下去。我刚才也说了,当代文学里女作家的实力是很强的,有时候有人甚至说是“阴胜阳衰”,但是在女作家里面要保持一个个人的辨识度是不容易的。我觉得孙惠芬以她的那种有时觉得是很平淡、很低调、很朴实的方式达到了她的辨识度,这个实际上是很不容易的。

张翎的《劳燕》,这个作品代表了张翎一贯的水平,体现了她一贯的追求。作品写了战争环境里面人性的那种很残忍的冲突、挣扎,我觉得女主人公在三个男性之间的那种撕裂确实是令人刻骨铭心的。有的时候小说的力量就在这儿,你无法说它的这些东西对和错,或者仅仅从道德和伦理上去判断,但是从一个个体,从生命人性这个角度来说,其文学性足以打动你。

还有李佩甫的《平原客》,这个作品也保持了他一贯的水平,李佩甫的长篇小说一直在当代长篇小说最高水平那个层次上,这部作品也是这样。如果和《生命册》比较的话,《生命册》可能整体上更紧凑、更平衡,但是《平原客》感觉下半部分艺术上有点落差。

最后要说到现实题材的作品,我们一直鼓励和强调现实题材作品的创作,希望涌现更多现实题材的精品力作。关仁山的《金谷银山》应该是这方面的佼佼者。同步书写正在发生的现实,对作家来说是有难度的,关仁山在这方面体现了他的优势和特长。他总是能保持对时代和现实的敏感,总是能在第一时间把现实转化成文学作品。这部长篇处理的是当下的新农村建设的题材,思考的是乡村振兴、生态文明建设的主题。他要思考的一是贾平凹的《秦腔》《极花》等作品所写的乡村荒芜、空心化之后,怎么再重新焕发生机的问题,二要思考的是乡村的农民逃离乡村全部进城之后,他们如何回乡、怎么回乡的问题。范少山这样的形象是有典型性的,是新时代新农民的萌芽,当然跟梁生宝去比确实有些牵强,但思考的方向是很难得的,值得肯定的。这部小说上榜体现了一种导向,体现了对现实题材创作的呼唤与期待。我先简单谈这些,主要还是想听听各位专家的精彩分析。

(视频摄制:尹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