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报刊>>文艺报>>第六版

《从未走远》(节选)

2017年12月01日07:15 来源:文艺报 余红

《从未走远》简介

草根女叶子琴在接管濒临破产的海源公司后,展开了她和职业经理人韩少峰带领一帮“90后”拯救公司,一路拼搏的艰辛历程。创业途中,叶子琴步步惊心,她和闺蜜夏静瑶、李盈与职场精英韩少峰、李程远、王浩源从情场交织到商场交战,一路相爱相杀到相伴。最终叶子琴带领海源产品走向世界。这是一部都市女性创业史,一部现代职场教科书,一部女人情感笔记。在叶子琴跌宕起伏的打拼中,与其交织在一起的是撼天动地的爱情与友情。

作品贯串“建设美丽中国,环境就是民生”的主题,生动刻画出一帮年轻女性自主创业青春励志的人生大戏,弘扬了自立自强拼搏奋斗的时代精神。《从未走远》中的这些“90后”女子,从《诗经》“硕人”“素女”的先秦时代走来,从“红拂夜奔”的礼教时代走来……走到21世纪的当今,在不断前进、完善自我的求索之路上,叶子琴们不忘初心,从未偏离,从未走远。

一旦放下,叶子琴一身轻松。没了落脚处,她在枫叶湖边租了个小房子。这出租屋像是老天爷刻意安排的,离王浩源家的老房子咫尺之遥。忙起来叶子琴根本没时间去回忆往事,但是看到枫叶湖昨天犹在眼前。王浩源走时曾说,只要这枫叶湖里还有鱼岸上的花还在开,他就会回来。叶子琴信以为真,在他走的三年中几乎天天跑来这湖边转一转。湖里鱼在跳岸边花在开,可就是不见他回来。她在日记中写道:“当春花开过落叶成堆,思念又哭了几回。”

一切似乎又回到原来的模样,想着撤退早有准备。那天下午韩少峰从省城赶了回来,自他入海源后就忙得晕头转向,内要治乱维稳外要打开局面。看他风尘仆仆的样子,叶子琴心头冒出股暖流,韩少峰说搬新家哪少得了他的份。这是个能把艰难困苦化为云淡烟轻的男人。很快房子被叶子琴收拾得干净温馨。韩少峰实在太累了,靠在沙发上一觉醒来,小屋已是春天。刚才屋里还一堆杂物,打个盹儿的工夫,墙壁木架便成了一道亮丽的景观壁。

叶子琴看韩少峰愣愣的样子“呵”的一声笑了起来说:“世界上有两种东西可以在墙上任意挂,闭着眼睛也不会难看,一是书,二是绿植。红酒瓶凿个孔填上土,种上点枝蔓挂在木架上,风吹过酒鬼也有春天。”

看着叶子琴脸上的小梨涡荡漾开来,韩少峰把她拥在了怀里。在每个弯月隐没的天河中,在旭日东升的清晨,在丁香抚面的瞬间,在相对的视线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是种爱的流动心灵的交流,她真想就赖在这温暖宽厚的怀抱中不出来。

晚餐,叶子琴弄了一桌的菜,全是韩少峰喜欢吃的。看她系个花围裙变魔术似的一会儿弄出一盘菜来,韩少峰手托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从他见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开始,便着了魔似的满脑子都是她,什么力量如此吸引他?开始他也没弄清,此时多少有些明白,即使大难临头,这女人依然青春曼妙;即使一无所有,依然浅笑嫣然。在她眼中好似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这是个有胸怀的女人,宽厚大气,柔弱的外表下有颗坚韧的心。

饭后,俩人去了枫叶湖划舟戏荷,上岸后俩人像八仙过海神游了一番似的,头顶荷叶手抱莲蓬,嘴里还咬着一枝荷花,事前约定,进屋谁头顶先落下荷叶谁就要三步成诗。可是房间太小,谁转身就能倒在谁的怀里似的,结果是掉了荷叶又落了一地莲蓬。笑闹一阵后,韩少峰为叶子琴来了首《你》:

你,从天而降的你/落在我的马背上/如玉的模样/清水般的目光/一丝浅笑让我心发烫/……

韩少峰一副标准的男中音,唱歌如他说话一样充满磁性。

那天晚上月光温馨得差点溢出水来。遇到韩少峰,叶子琴似乎才明白爱情。韩少峰说爱人此生结缘的最大意义并不是生儿育女,而是彼此滋养彼此成就,在爱中修行提升生命。这正是叶子琴想要的:拥有一个真正懂你的人远比一个爱你的人幸运。

爱情不仅是美容师也是力量的源泉。一无所有后叶子琴反倒睡了个安稳觉, 出门镜中人儿面如桃花娇艳动人。韩少峰说再难的事,只要迈过一小坎就会跨过一个坡。

一早项目三千万保证金如期交付,陆志强说只要钱到位,投标没问题。有了这句话,叶子琴心里暂时缓了口气,挂机后她开车直奔政府办公楼。彩虹总在风雨后,有关揽承“高盛市花卉博览会”事宜。她得找李蔚蓝市长汇报,这事她上个月就托付了二姐。

二姐,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天生就是吃公家饭的,生得标致又能写会道,跑关系更是把好手,想见市长并不是件难事。想着妹妹一夜之间如此潦倒,她这个做姐姐的心里也不好受,钱没借忙总要帮。为了“高盛市花卉博览会”事宜,她找李蔚蓝着实费了一番心思。即使海源资源再好,手续也得层层报批,好在高盛政府是大力支持的,该花博会不仅能盘活海源,更能带动高盛上百家企业,招商引资那块给高盛带来的经济效益无法估量。

在叶子琴的描叙下,呈现在李蔚蓝面前的是一幅欣欣向荣的图画。没见面之前都说这位女市长不好打交道,过于严谨自律,弄得手下的人也苦行僧似的。见面后叶子琴发现这位女市长人如其名,不仅有卓越的经济头脑,处事还豪爽干脆,尤其重视民营企业当下的处境与走向。在她听完叶子琴的汇报后,当即批示有关人员办理,说:这次花博会不仅是救活一家民营企业的大事也是整个高盛的大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叶子琴听李市长提到这句话时,心中有股热浪在翻滚。看得出来李蔚蓝对绿化环保这块很重视。叶子琴说市场以后的趋势就是互联网和空气质量。她说“清新的空气谁都想,蔚蓝的天空谁都爱”时,李蔚蓝笑了起来。

散场已是中饭时间,叶子琴被李蔚蓝留在食堂吃饭。在机关大食堂,李蔚蓝和所有公务员一样排队打饭,既没要包厢又没额外加菜,俩人在大厅找了个卡座,边吃边聊。看李蔚蓝对绿化环保如此重视,叶子琴得到了莫大的鼓励,民营企业想走长远和当地政府的支持是分不开的。二姐送她出门时也给她加了把劲,说:“子琴,即使你一无所有,只要有这股子干劲,海源起来是迟早的事。”

这番话让叶子琴心中又多了份自信,她找任何人都没有刻意,就是实话实说。一句空气质量问题真是能牵动所有人的神经,不管你是名流还是九流。如果海源能揽下“高盛市花博会”,海源上市也完全有可能,这美好蓝图让她心中又多了份希望。

回到公司叶子琴给韩少峰打了个电话,花博会的事她要和他一起分享。韩少峰也向她说了一个好消息,说金辉高盛分公司经理王总这两天会来定鼎山考察。

人生未完的故事,即使转角也能延续。叶子琴没想到来人正是王浩源。为拿下金辉项目,海源全力以赴,陆志强领队,韩少峰压阵,一个守在金辉指挥部招标办,一个守在定鼎山苗木基地。一个优质项目往往遭多家公司抢夺,至于鹿死谁手就看真本事了。韩少峰已连续几天守阵定鼎山,叶子琴也想随他一起去,只有到了那块净土,她才感觉自己是个自由人,空气甜花儿香,韩少峰说男主外女主内。每次听他说这话时,叶子琴那双迷人的杏仁眼便笑成了月牙。任何时候,韩少峰都能保持一颗积极乐观的心态,即使再糟糕的话题经他诠释也会生动有趣。这是叶子琴最欣赏的地方。

这半年来俩人朝夕相处,一旦分开,便有些魂不守舍了。三天不到,叶子琴就病了一场似的。在家里丢三落四,出门手机也忘了。即使小鹤在身边也走神。一天看不到韩少峰她六神无主,一天听不到他的声音就失魂落魄。这是以前从没有过事。忙时不觉得,只要空下来,哪怕吃饭的空当都会想起他笑的样子,他的温存他的体贴他的味道,点点都让叶子琴着迷。天哪,她坠入了爱河!想着他,她眼睛发亮额头发烫、脸颊红扑扑的,心儿小鹿乱撞。

叶子琴在日记中写道:

十八岁时以为那是爱情。也许是爱情,可那只是懵懂的爱情,是种青春冲动。自从浩源失联后,心中那份纯真的爱情也随着他的离开而消失。一直以来,以为爱的是他。一路走后,才发现我也是爱一路的。不一样的是,一种是爱情一种是亲情。

遇到少峰,才发现自己以前是白活了一场……

我与王浩源有了小鹤才忘不了那个承诺,而与徐一路是日久生情,只有韩少峰才是我心中的梦想。

想他就去看他!一路上叶子琴任思绪飞扬。从此她再也不用活在纠结中了。韩少峰说二八女人是人生最好的年华,有经历有故事有担当。是的,在最好的年华选择对的人,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充满向往?叶子琴想好了,海源上市的一天便是她走向幸福生活的一天,她将辞去海源职务,归还徐家股权,挥挥手不带走徐家一丝财产。她甘愿做韩少峰的小女人,与花草为伍与心爱的人相伴。想到这里她把车直接开到了那棵香樟树前。

告别昨天走向明天。每次来定鼎山,叶子琴都少不了要来这棵香樟树前走一走,哪怕看一眼。这次不仅是看一眼,而是要来个告别。秋天的定鼎山美得让人沉醉,满山的枫叶如七彩画廊,满坡的“地子鹤”摇曳歌唱,此情此景让她忍不住轻舞飞扬。上次她趁着酒兴跳过一段《鹤舞惊鸿》,韩少峰说她是仙鹤的化身,举手投足之间如白鹤飞翔。面对韩少峰的赞誉她笑而不语,那次她并没施展开来,仙舞要在仙境才有仙气仙味。

初创这舞蹈,是和王浩源在这棵香樟树前,赶上满坡的“地子鹤”争相绽放,片片花瓣如仙鹤的翅膀翩翩起舞,这意外的收获给了叶子琴莫大的灵感,她迎风摇曳,随鹤起舞。那时想唱即张口想跳便挥手,完全是青春年少的一种稚气与活泼,被王浩源称之为“一只娇嫩的小鹤”。叶子琴说她不是小鹤是仙鹤。王浩源说,以后我们的儿子叫小鹤,我老鹤,咱一家都是鹤。

往事犹在眼前,笑声犹在耳边。如今叶子琴再跳这段舞,味道完全不一样,举手投足间添了份风情,眉目间多了一份韵味,秋风抚过,枫叶一片片落在眉梢,染红了脸颊,流转了眉目。她的舞姿醉了风醉了树叶醉了她自己,香樟树前何时多了个人她根本没注意。当她停下,她才感到自己有些晕眩,有个男人扶了她一把,身影好近又好远。她抬头看清对方时,那一刻她像被时光静止,出现在她身边的男人是王浩源!

“这是在做梦吗,还是时光倒流?”她自言自语。

“子琴,是我,我是浩源。”

一句“我是浩源”,让叶子琴醒了过来。她定睛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

定鼎山香樟树前,离开时是秋天回来亦是秋天。五年不见变化不大:牛仔裤配夹克,挺直的腰板;以前过于清瘦,现在稍稍发福,面容多了份沧桑感。还是那么潇洒,不,应该说比以前更有男人魅力。

相视,问好。王浩源语调平淡,这份平淡让叶子琴稍稍平静了些。当初王浩源为何失踪,是她五年来心中的谜团。她一直想问为什么,可是见面后又觉着多余。五年的等待是漫长了些,可毕竟回来了,没什么变化,也没缺胳膊断腿,这就够了。

王浩源回来了,韩少峰呢?

随着韩少峰的呼喊,叶子琴从惊喜到六神无主:香樟树前,一个从左边向她奔来,一个从右边走来。近了,近了!此刻她无力又无助,这两个男人就像两座大山一样向她压来,一个眼神像团火要把她融化,一个像巨浪要把她淹没。昨天的思念此刻变成了枷锁,今天的向往成了云烟。她不知该面向谁,好在是俩男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王经理,你好!来定鼎山也不通知一声。”

随着韩少峰的招呼,叶子琴才反应过来:王浩源便是韩少峰在电话中提到的王经理。

在韩少峰介绍后,王浩源礼貌性地与叶子琴握了下手,说:“昨天就听说了你,叶子琴,海源的老总。没想到真是你。”尽管王浩源语气轻松,但是叶子琴能感受到那种平静下的撕裂。

在疑问还没解答前,叶子琴不想过多的猜测。既然你是金辉分公司经理,那她就得拿出海源的气派。在两个男人招呼间,她已恢复了独有的飘逸。

韩少峰邀请王浩源去“大地清新”科技示范园参观,一路上,叶子琴为王浩源介绍定鼎山苗木基地情况。王浩源似在看花卉苗木,眼角余光却追随着叶子琴。山路狭隘叶子琴穿着高跟鞋,一个转身便好像要倒下,每遇到这种情况,两个男人的手同时伸了过来,到底谁扶了她一把,她无法分清,一路她心儿跳个不停,脸颊一定比枫叶还红,不是羞涩而是紧张,但是她又必须保持风度,此刻她是海源的老总。

参观完苗木基地夕阳已落山,韩少峰留王浩源在吊脚楼吃晚饭。叶子琴给李盈打了个电话,让她来救火。平时韩少峰是个最能调节气氛的,可是今天也一本正经了,与王浩源聊的尽是海源的产品。

李盈赶到,吊脚楼立刻多了一份活力,她见着王浩源是又惊又喜,五年不见自然话多。可能想着韩少峰在场,聊的尽是些大学时的你与现在的你,叶子琴与这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她是一清二楚的,此刻她不救火谁救火?谈笑间她附在叶子琴耳边说:“说吧,这两个男人谁分给我?谁我都愿意舍身相救。”

看李盈那兴奋劲旁人还以为她中了六合彩。在她看来,王浩源是金辉分公司经理,这就意味着他能帮叶子琴一把。如项目能成,天鹤城能救活,海源能上市,这就意味着她投入的资金能翻倍,现在她可是海源名正言顺的股东,横空出现这么一个大贵人,她能不高兴吗?

“说起来我和浩源的关系比子琴还近呢,大学时我和他可是同桌。”李盈神秘兮兮地悄声告诉何莉莉。

何莉莉笑:“是吗?是他没眼光还是你不够魅力呢,同桌一场都没发生故事?”

李盈一点不在乎何莉莉的挖苦,用最简单的理由阐明了友情比爱情更可贵。“王浩源和子琴是爱情,和我是友情。你见过永远的爱情吗?没有。你见过永恒的友情吗?到处都是。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他把我当兄弟。”

李盈的激动不无道理,叶子琴是她心中的潜力股,海源上市的一天便是她大获全胜的一天,这难道不比中六合彩更让她激动?!

李盈是调节气氛的高手,嘴巴子又能侃。饭桌上她唱主角,新闻时事八卦没歇气,一桌人笑得打喷嚏,叶子琴与王浩源之间的微妙眼神也就没谁去注意了。晚餐是怎么吃的,叶子琴迷迷糊糊,王浩源离开定鼎山后,她心不在焉。韩少峰喊她晚上去看电影都找借口推了,说晚上要去陪小鹤。

陪小鹤是借口,她在等王浩源的电话,众目睽睽下她没法追根问底,私下总要有个交代。上车她竟然忘了车上有蓝牙。她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平素塞包里,这会儿放口袋里。上车后她又把手机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放在了车窗前便于一目了然。平时开车都要听时事新闻,这会儿广播音响全关了,还怕有噪音影响到来电声音,连车窗也关了,即使密封的空间透不过气来也没关系,只要能接到王浩源的电话。 一路上她心跳脸热手出汗,是急于想打开王浩源失联五年的谜底,还是因为还爱着他,或是因为项目?

(摘自《从未走远》,余红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11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