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专题>>中国作协“文学照亮生活”全民公益大讲堂>>新闻

《景福阁的月》

2017年11月13日10:40 来源:中国作家网 

盂县文学爱好者朗诵叶广芩散文《景福阁的月》

诵读篇目:《景福阁的月》(节选)

作 者:叶广芩

作者简介:叶广芩,北京市人,满族。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委员,西安市文史研究馆馆员,西安培华学院女子学 院院长。被陕西省委省政府授予“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被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授予“北京人艺荣誉编剧”称号。

自1980年代创作以来已发表作品500余万字。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采桑子》《状元媒》(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等;长篇纪实《没有日记的罗敷河》《琢玉记》《老县城》等;中短篇小说集多部;电影、话剧、电视剧等多部。曾获鲁迅文学奖、老舍文学奖、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柳青文学奖、萧红文学奖、中国女性文学奖、中国环保文学奖等奖项。

诵读人:荣志芳

晚上,父亲和我睡在外间的北炕上,炕是宫廷中常见的式样,长度与屋宽相等,整个儿嵌在北墙上。雕花的炕架,低垂的炕帘,那帘像戏台的幕布,一放下,内里便黑咕隆咚,外面天亮了也不知道。父亲与我睡了两日,便说这炕“不干净”,使他净做噩梦,说这盘炕自砌成以来,不知睡过多少恩恩怨怨的人,百年前的事全到梦里来了。为此三哥借了玉澜堂门首西边一间小屋让父亲去睡,那里是值班室,有两张木板床,没有古老的炕。父亲只住一天,又回来了,他对我说玉澜堂里怨气太重,戊戌政变后,慈禧在霞芬室和藕香榭殿内砌了高墙,专作关押光绪皇帝之所,不宜人住。接着他就玉澜堂的夜晚而发挥,编就出一个与光绪品茗谈论古今的故事,内中自然还会有猪八戒和黄天霸的出现,甚至连拖着大辫子的自尽于昆明湖的一代文豪王国维也由水中踏月而来,加入清谈之列。于是,出自父亲口中的玉澜堂之夜,人鬼妖聚集,热闹非凡,实实地让人向往了。如今看来,父亲以其艺术家的丰富想象力,深入浅出地在为他的女儿编撰着一个又一个与“大灰狼”、“小红帽”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的故事,多少深厚的历史文化知识,由玉澜堂之夜溢出,潜入一个孩子的心田。

一年中秋,父亲恰住园中,便携了我与三哥、三嫂同去景福阁观月。景福阁原名昙花阁,位于万寿山脊之东端,以听雨赏月的绝佳之地最受乾隆喜爱,后来慈禧重修改建成厅堂,赐名景福阁。年少的我,无赏月雅致,为三嫂所携之糕饼吸引,一门心思只在吃上。当时我口啃糕饼,偎依父亲怀抱,举目望月,居亭台楼阁与亲情的维护之中,此情此景竟令我这顽劣小儿也深深感动了。长大后读了苏轼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更觉那逝去光阴的可贵,以致每每见月,便想起景福阁,那美妙绝伦的景致当还存在,而那恬静温馨的亲情却是再不会有了。

那夜的月似乎给了我某种启示,父亲第二日返回,说是要去河北彭城。我从内心生出难以割舍的依恋,这种依恋的深重绝超出了一个6岁孩子的经历。我执意要与父亲同归,置三哥三嫂的阻拦而不顾,后来索性以号啕大哭来达到目的。三哥说:“今儿这孩子是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