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真爱

2017年11月14日08:46 来源:中国作家网 刘喜权

深秋的苏南,秋风又把一年一度的秋色染遍。金晃晃的夕阳,像恋人柔媚的眼,正照射在常州龙城服装厂的大门前。

服装厂下班了。

大门口涌出无数朵浪花一一跳跃、活泼、喧闹……

他一眼就辨认出其中的一朵。那是他追求了一年多的女朋友,叫肖梅。

肖梅,四川人,和他一样,是去年夏收后,从老家农村来这异地它乡打工的。屈指一算,也一年有余了。

“汪帆一一来啦!走,吃麻辣汤去一一”这时,肖梅皓齿明眸地走了过来。她习惯地坐上了汪帆的电动车。

汪帆则轻车熟路,一直驶向附近的黄河路,进了一家“四川麻辣馆”,来品偿正宗四川人烹饪的正宗的四川麻辣汤。

这是肖梅家乡的味道。听着老板的乡音,品着乡味,她有一种回家的温馨。因此,她对这家麻辣馆情有独衷,青睐有加。

尽管汪帆是苏北人,不嗜辣,可为了肖梅,他甘愿天天陪她来。是爱惰的魔力在驱动着他。

一眨眼,又是瑟瑟秋风今又是的时节了,金晃晃的秋阳,簌簌的秋叶……无不在悄悄地告诉他:小伙子,爰情的路上还得努力,转眼就将又替一岁了,就是二十八了!

时光,有如一位默默陪伴他们的老人,共同见证了他们的爱情经历。从他们相识到相恋。

谈起他们相识,那是个偶然的机缘。那是去年初秋的一个午后。那时也是金秋的景象,柔和的阳光下,银杏叶在马路边翩翩蝶舞。肖梅一时高兴,伸手去接一片在半空中飞舞着的银杏叶,一不小时,扭伤了脚踝。

正当她一瘸一拐,步履维艰的时侯,汪帆正好骑着电动车经过了她的身旁,看着她铁拐李的样子,忍不住冲她笑了笑。

“崴了脚,……”她对汪帆怏怏地说着,声音很低,低得也许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我送你去医院,好么?”

肖梅红着脸,矜持拗了过脚痛,忸怩着坐上了汪帆的车。

两个亮丽的身影,有如一对隽逸的白鸽,在蓝天白云下,在宜人的秋风里,行走在爱情的路上,……

从此拉开了他们相爱的序幕。

在这以后相爰的日子里,汪帆每天下午四点半准时来到肖梅的厂门口来接她,风雨无阻,然后一起去四川麻辣馆吃麻辣汤。 吃了饭,往往是两个人争着埋单。

一年后的今天,他们又走进了这四川的麻辣馆。

“哟一一!肖梅老乡,小汪,里面请一一!老位置!”馆主热情地招呼着。这是一位胖胖的、四十多岁的男人,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

“真舒服一一”当肖梅一屁股跌坐在雅座的靠椅上,一脸洋溢的表情“汪帆,你坐,坐啊!”她指着对面的沙发,对汪帆招呼着。

这是个临窗的一个雅座。向内可以看店内的人生百态,向外可以浏览红尘里的人来人往,在川流不息。他们在这里共进晚餐有一年多了,对四周早已耳熟能详。

早饭,他们各自忙于上班,随便吃了点就跻身于工作了。中饭,都有工作餐。不同的是肖梅是在服装厂的食堂,汪帆则是在私人米店的老板家吃的。

这私人米店的火食比服装厂的强,顿顿见荤,少不了大鱼大肉的,美中不足的就是工钱不高。

汪帆在苏北农村的老家,家境不好。他的父亲半做瓦工半种田;他的母亲干完田里干家里。苦了多少年,攒了些钱,准备给他定门亲事,结果被他的父亲二年前一场重病花得光光。结果亲也没定成。重病做了手术的父亲,如今在家不能负重,成了半个废人。可家庭条件不好,不代表人没有志气。汪帆发誓要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出幸福。他怀揣着对爱的梦想,也怀揣着养家的心愿,来此打工。对于他的处境嘛,当然是工钱愈高愈好了,但由于自身就业素质的制约,他又找不到体面的工作。

在米店当伙计,虽然薪水不高,那位张氏的老板却通情达理,具体表现在汪帆去接肖梅这件事情上一一“小汪,谈对象是人生大事,你尽管去;去时跟我吱一声就行啦!”张老板常会这么豁达开朗地叮嘱着他。这让他多少得到一丝丝的安慰。甚至有点感动,似乎只有父母亲才会如此真诚地待他。

一年多来,汪帆得益于张老板的关照,爱情路上走得如鱼得水、悠然自若。每天晚上和肖梅吃饭、谈情说爱,然后送她回服装厂的集体宿舍。

又是一天的下午,当汪帆一如既往地在原地等肖梅时,等来的却是肖梅的一脸严肃。

她郑重地地告诉他:

“汪帆,我知道你爰我,在追求我,这让我感动!可你知道,我父母身体都不好,弟弟读书又在花钱,……一切都把我往绝路上推一一我得有钱!可你给予不了我,……我也不瞒你,山东的小王在追我。他条件好,……你还年轻,好姑娘也多得是。就让我们成为朋友吧。”

这席话分明就是宣判书,宣判了他们爰情的终结!

汪帆满腔的爰,火热的情,所有努力,都付诸了流水。他失望,痛苦,无助,后来,也不知是怎么回到米店的。

回到米店的他,失魂失魄,霜打茄子一般地蔫着头,来到自己的床边,倒头就睡。

好心的张老板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走过来关心地问他:

“小汪,这么早回来,晚饭没吃吧?”

“吃了!”他干干脆脆地回答后,又埋头大睡一一不理你了!

青年人的心思,尤其是恋爰中的青年男女,早是阳光晚是雨,他张老板是怎么也惮悟不透的。见汪帆不理他了,便一个劲地摇着头,走出了汪帆的房间。他想: 就让时间去化解一切,即便是痛苦!小伙子,努力!

第二天的下午,汪帆照例又走出了米店,没骑电动车,徒步经过了和肖梅初次相识的那棵银杏树下。树叶依旧金黄,彩蝶一般,依旧潇潇洒洒地飞舞着,……可当初的人呢?肖梅那副可爱的面孔呢?……却在离他愈来愈遥远了!

他痛苦,他流泪。

当他又悄悄地走向四川麻辣馆时,远远地却发现了肖梅从一辆宝马轿车上在下来。在她的身边还跟着个帅哥,一起说说笑笑地进了麻辣店。

这帅哥,肯定是那位小王了……这么想着,汪帆赶紧回避,他怕惊搅了他们,他怕自己尴尬。他终于偿到了什么叫“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滋味了。

在这以后,一连三天的傍晚,汪帆都没见到肖梅的影子。

对他来说,即便是远远地瞅着她,感情上也是一种失落后的寄托,乐见其成,感到幸福一一唉,爰情啊,就是捉摸不透的神奇啊。

带着焦切的心情,汪帆找到了肖梅的服装厂,经人一打听,才知道肖梅出车祸了!是小王酒驾违规行驶撞上了一辆货车;结果,小王本人没事,肖梅的一条腿骨折了!一切的后果,都由小王负全责。

汪帆又打听得肖梅入住的医院,便匆匆忙忙地赶了过去。

在医院,他找到了肖梅的房间,见屋内还有一男一女两个老人。他见到了病床上的肖梅。她一副苍白的脸,看到他时,眼角有泪滴在闪烁,似乎在告诉他这位朋友:她的境况不好,……

汪帆趋步床前,蹲下身,拉着肖梅的手一一那双熟悉的、温柔的手。他有点颤抖,他有点抑制不住情感,不听话的泪水,早已悄悄地爬上了脸颊,……

肖梅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真挚的爱!执着的爱!痴情的爱!她忍不住流下了忏悔的泪。她对汪帆说:“小王昨天溜了……”

“医药费他也不问了?”

“人都跑了,医药费哪会问。”一旁的老头自称是肖梅的父亲,这时道。

“钱不够吗?”汪帆关心地问道。

肖梅点了下头:“父母没带多少钱来。”她哽咽着说,“后续医药费还要几千块钱。”

“这该死的小王!”汪帆一边骂着,一边拔通了米店张老板的电话,说明了情况。

这位张老板真是位热心肠的老板,就听他说:“小汪,你女朋友有难,我这老板义不容辞,一万元,我借你!半小时送到一一放心!”

这时,自称是肖梅的母亲的老人,拉着汪帆的手,无比感动地说:“我听肖梅这两天常念叨你的好。都是女儿对不起你啊!”

汪帆说:“伯母,您别这么责怪肖梅了。我爰肖梅,!您放心,以后她就是一条腿残了,我也爰她,娶她!一辈子好好待她!”他又扭头对肖梅说:“等你出院,我们一起去吃四川麻辣汤。”

肖梅流着泪,点着头一一这是发自她内心深处的承诺。患难见真情,而真情不是金钱所能买到的。她终于大彻大悟地明白了!

爰情的阴霾天最终过去了,明天,秋天太阳会更加地明媚,银杏飘落着的叶子依然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