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散文•随笔

心静自然闲

2017年11月09日14:52 来源:中国作家网 满族格格

辞工之后,日子过得很散漫。

每天早晨,不用回应闹铃地急迫呼唤;洗脸、梳头、刷牙……也不用一阵手忙脚乱。遇上熟人地问候,也不必“嗯,啊”匆忙打点。晚上,也不用顶着星光,披着月色,急奔家门。

如今,才真正地做回了生活的主人。

早餐,可以端着一碗米饭,就着两盘炒菜,一碟小咸菜;也可以左手捏着油条,嘴里吧嗒吧嗒地嚼着,右手持勺儿,慢慢地舀出漂在汤碗里的鸡蛋。有时,起床后,就开始打扫,洗衣服,逗逗小狗儿,早餐与午饭合并成一顿。晚餐嘛,可以一粒米饭都不进肚,只吃点儿香蕉、白梨或苹果等水果。

闲下来的时候,和朋友天南海北地聊上一会儿,哗啦哗啦地翻上几页旧书;或者,刷刷点点地潦草几句从心底流出的废话或实话。有时候,干脆什么都不做,就是或坐或卧,踏踏实实地看上一部电影,听上几段由骏贝勒播讲的“大清国不叫大清国,纪晓岚不姓纪,和珅也不姓和……”

菜园里,各种蔬菜都成熟了。大葱起了,胡萝卜拔了,大白菜砍了。先用大白菜腌了一缸酸菜,又用辣椒、小白菜和芥菜疙瘩泡了一坛咸菜。

过些日子,屋外结冰的时候,就可以剁碎几棵大白菜,拌上肉馅,包上几屉白面大饺子;也可以用酸菜,加点粉头,拌上猪肉馅。夜里放到外面,冻得结实了,再放进干净的大缸里储存。啥时想吃,随时就可以或蒸或煮。

这个未来的冬天,屋里燃着红彤彤的火炉,冲上一碗红糖水,听着一首流行歌……就像一只松鼠或刺猬那样,窝在洞里,开启我的“冬眠” 模式。

曾经有同事打来电话,发来微信,相劝。对我说,休息几天就回来吧。不,不想回去了,至少暂时不想回去了。自由自在地过日子,自己主宰自己的生活,多好呀。再也不用和别人争来辩去;再也不用眼睛看着运转的机器,余光却瞄着领导的身影;再也不用听到“今晚加班” 时,顿感彻底绝望,身心疲惫;再也不用啃着干面包,喝着矿泉水……

我要等到手腕不疼了,肩膀不痛了,等到我的腰不酸了,双腿不肿了……呵呵,我要恢复健康的身躯!保持健康的身体,是每个人的责任,也是不给亲人和朋友添乱 。将来,将来我还要用健康的身体,抱好我的孙子。

台湾作家林清玄在《人生最美是清欢》中写到:回到最单纯的初心,在最空的地方安坐,让世界的吵闹去喧嚣它们自己吧!让湖光山色去清秀它们自己吧!让人群从远处走开或者自身边擦过吧!直到现在,我才真正体会出其中的味道。

只要将心中的浮躁、抱怨和欲望等杂物清理、抛弃,只要在心中装满如晚秋一般的宁静、平和,那么,应战生活,我们就会变得更加镇定、从容。

你看,两片焦黄色的落叶,在秋风中静静地飞旋 ;夕阳落了,留下的橙色余晖正拥吻着天边的晴蓝;北风停了,走在寻常的路灯下,也倍感亲切和温暖。偶尔,路过店铺门前的霓虹,寸步不离的阴影,也被渲染得五彩缤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