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爱过,眼睛为她下过雨

2017年11月09日08:40 来源:中国作家网 张录早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秋后就入冬季,离过年也越来越近了,每到过年时,很多老乡都早早的准备好返乡的车票船票飞机票,唯有狗崽一直默默的加班加点干活。狗崽怕一个人呆着,一呆着,便会想心思,想那离世的媳妇秋香,一想起她爬柳树掏鸟蛋摔下来的故事,眼睛便会嗒流泪水,眼睛便会为她下着凄凉的雨一样,心疼内疚!

其实远在他乡的狗崽,真的不容易,为了多赚几个钱,为了实现在媳妇去逝后在她坟前许下的心愿“为了孩子过的快乐幸福!”

狗崽内心太多的经历,太多的辛酸,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人,又有几个人能深深的体会得到这一份艰辛万苦呢。还有更要紧的是聚媳妇时,狗崽落下的五万元债务也得早日还清,那都是乡俚乡亲帮忙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钱,同在农村一分钱都来之不易,欠下太多的人情总得还上。

从哪以后, 狗崽离家十年了,一直在沿海一个开发城市里工地上,和老乡们给城里人盖房子。每年过年时,老乡们大都回老家过团圆年,只有狗崽年年没回过来。

狗崽,常在闲时,便会去深圳大鹏湾找块沙滩,躺着,看着蓝色天穹,灿灿的阳光,躺着躺着迷迷糊糊便睡觉了。他一闭上眼睛,幻影一样想起家乡,家乡门前有一道山路,有一道弯弯的小河湾。想的更多的就那河湾上的有一片柳树林,哪里有他和媳妇杨秋香的故事。心里涌现家乡的小河,河水“叮当当,哗啦啦,咚咚咚!”涌疼!那条叮当叮当溪水,就像在诉说一个自己心酸的爱情故事!

狗崽生下来并非没名字,上世纪七十年代,狗崽出生在雪峰山麓一座普通的小院落里。母亲生下他时碰上难产,院落里一头狗听到女主人凄惨的叫喊声,也跟着焦灼的“旺旺旺”嚎叫。当狗嚎叫两声后,母亲奇迹般的生下了狗崽,主人没有叫喊了,也奇怪了,院落里的狗崭新就不再叫了。所以生下来,他父亲顺口给他取名“章顺狗”,乡俚乡亲见这孩子乖巧听话,同狗有缘便习惯叫他狗崽。

狗崽的村落,在四面环山,中间淌过一条弯弯的小河,河水”哗啦啦,叮当当”像是哼哼哼的山瑶,顺着它就是一道山路,顺着山路村里的人们可以上集市,县城。

柳树林就在小河上的一个湾滩上,听老人们说这片林子几百年了,冬热夏凉。村里人,茶余饭后农闲时便常来,村侧的土坝上,河滩的柳林里唠唠嗑。天色好午饭都会来这里边唠嗑边吃饭。菜咸了,顺便喝口溪流水。女人们,最多的常会唠嗑到狗仔的爱情。

狗崽两岁时,父亲生病离世。妈妈年轻,改嫁了。狗崽留住在十一婶婶家。那时十一婶夫妇家里富裕,膝下无儿无女,高兴地把狗仔从两岁养到了六岁,正打算送狗仔上学堂拜先生念书。狗崽很聪明,上了七天,就会写自己的名字了。十一婶夫妻心里盘算,狗仔有出息了。咱们夫妻有希望啦。脸蛋走到那,乡村们都会看到十一婶夫妇的笑容。

一个周末,狗崽妈妈,割了两斤猪肉来看望狗仔。十一婶心里七上八下,像打翻了的酱油,在心里掏腾。吃着肉喝了两口高粱酒。狗仔妈开囗说话了。“嫂子,你看狗崽也大了,我家里的活多,实在忙不开,你看让狗崽同我回柳庄辅吧。帮帮我们的忙”。十一嫂,看她是狗仔亲妈,也不便多唠啥,“狗仔,你愿意同你妈妈走吗?”

狗崽,好几年没看见妈妈了,心里一直很想念。随口说“我要同妈妈在一起!”十一婶泪水花啦啦的流到酒碗里,端起满满的一碗酒,一口喝完。妈妈,也一样端起一碗酒喝个净亮。

后来,狗崽就随改嫁的妈妈来到了柳庄,穿过一道弯弯的溪江,就是山路到村庄的这片柳树林。

那一天,天气晴朗,狗崽听到柳林里鸟在叽叽喳喳欢叫,他抬头顺着鸟叫声,看到了一个个鸟巢。狗崽见过母鸡下蛋蛋,就是躲在杂草窝里下的,一个个圆溜溜的鸡蛋。狗崽过生日那一天。常会吃到。小时候,不论是亲娘还是十一婶妈,每到自己过生日,她们都会给狗崽在饭窝里蒸上几个大鸡蛋。

狗崽懂事起,都记得很清晰,鸡蛋谁也不能吃,就是专门给狗仔吃。七十年代,生活很困难的,鸡蛋是最珍贵好东西,要到逢年过节,亲朋好友或过生日等好日子才拿出来。

狗崽想到了鸡蛋,顺然也想到了鸟窝里也会有小鸡蛋。问妈妈“娘,树上小鸡鸡有蛋么!”妈妈,背着狗崽,望了望三丈高的柳树尖。说“没有蛋!”妈心里明白,怕狗崽上树捣岛蛋,心痛狗崽怕摔了,说了句善良的谎言!

狗崽,长大了。狗崽偷偷来过几次柳树林,爬上树,真还掏到几个小鸟蛋。鸟蛋没鸡蛋大,他每回掏下来,便会在柳树深处找个地方,摆几个石头,找来树叶干枝点火烤蛋。吃完了再回去。怕娘骂他。

有一天,狗崽。正在掏鸟蛋,村后有个姑娘,哼着唧唧歪歪的山里瑶歌正好路过。姑娘看见了狗崽好奇的停下来,等狗崽下来。好奇的问狗崽。

从那后,狗崽知道了她的名叫杨秋香,是隔壁岩洞大队的,比他大两岁,杨秋香也知道狗崽叫章顺狗。秋香,还逗他说“顺狗顺狗,听我话的狗崽!乖乖啊!”那一年,秋香十四岁,狗崽十二岁。

后来,狗崽和秋香俩有空就约好常来这片柳树林。两个人惭惭有点难离难舍,朦胧胧的很亲近,见到很高兴,除了一起捣鸟蛋煮鸟蛋还有唠不完的话,几天没见到又很想念。

几年后,秋香高中毕业了。狗崽小学才念了几天就停学了。很喜欢秋香有文化,一到周六周日,狗崽都要偷偷来送秋香,接秋香。帮他拿行礼,背上学蒸饭的粮食。平常秋香爸爸都要送她到柳树林。穿过了柳林就有班车了。上县城念书。

狗崽,就会算好时间在柳树林打埋伏。等秋香爸一走,秋香就会躲到柳树林里一块大青石后面,等狗崽出来迎她。狗仔,这样接送她,从初中到高中满满六个年头了。

高三的一个周未,刚秋收完晚稻。田野里垒起了一个个稻草堆。秋香长成了个大姑娘,狗仔身体健壮高大,他俩相识后慢慢成一对恋人。狗崽接到了秋香,带来了自己上田里挖到泥鳅,树上掏到的岛蛋,还带了几个苞米和一壶糯米酒。

秋香同狗崽来到了柳林里那一块大青石后面,太阳开始下山了,斜坡上映照着晚霞,落在秋香红朴朴的脸蛋上,像一颗熟透了大甜桃。狗崽在青石后,把秋香放倒在早铺好的稻草上,狗崽像饥饿了野狼,哒叭哒叭,啃着秋香的桃子脸。狗崽舍不得咬她,轻轻地叭哒哒哒。秋香心里涌出火山一样燃烧着。

朦胧胧的月光下,噗噗响的火堆,烤着着泥鳅,岛蛋,苞米慢慢的烤熟了。狗崽翻身扒开了香喷喷的苞米,鸟蛋,泥鳅。俩个年轻的恋人,打开甜蜜蜜的糯米酒,喝着喝着醉了,甜甜的相拥着躺在暖暖的稻草上。空旷静寂的天空,闪烁着几颗星星,眨巴着似睡欲睡的眼皮,月亮也怀着无限的梦想,羞答答地下山了。

渐渐地黑暗的天幕泛出鱼肚白,啊!天幕拉开了,慢慢地变成了红色,起先,是粉红,接着橘红、朱红,一团火红的太阳升起了。幽深静寂的夜晚,翠绿茵茵的柳树林里流下了一个美丽的传说。

岁月流转,冬去春来,村里的桃花、田里的草籽花、油菜花艳艳的盛开了,暖暖的阳光照耀着山川大地,春播开始了。有一天秋香偷偷约好狗崽来到柳絮飘香的树林里,羞溚溚地告诉了石头。“肚子里有了咱俩的孩子”。狗崽高兴的亲了秋香的额头,“怀了就生下来,咱俩马上要做爹娘了”!秋香温柔的躺在狗崽的胸怀里,心里甜蜜蜜的望着蓝蓝的天空,天空上飘过了一朵朵白白的云。

时间过得飞快,秋香高中马上就要毕业了。又过了没多久,学校一纸通知发到了,柳庄辅。杨秋香的父亲,看到通知上写着,“经高考报名体检,校医检查杨秋香已怀身孕!严重违犯校规,给予开除处分”……

秋香,向父母道出实情,愿意嫁给狗崽为妻。狗崽家穷,父母不同意,要秋香打掉肚里的孩子。并要狗崽家赔两万块。

狗崽父母,听后,父亲,母亲气的生病。秋香,偷偷来到狗崽家,拉住狗崽一同跪在狗仔父母面前。秋香说“爹,娘,我和狗崽真心相爱。我愿意做你俩佬老的媳妇。”狗崽父母,感动了落下辛酸的泪花。想到一个正在上学的好姑娘,不嫌自家贫寒的狗崽,内心真是很愧疚秋香,心里盘算着,就是借钱也要给狗仔盖个新房,让秋香过上舒坦日子,才对得住生养秋香的爹娘!

当年的冬天,狗崽家盖了三间红砖房,秋香爸妈,事已至此。也就同意了。这门亲事。都乡里乡亲的,姑娘愿意也就让她去同狗崽过吧。狗崽东借西凑又上农村信用社贷款三万,总算弄齐了五万块彩礼钱,那一年后,狗崽一家开始盘算如何早日挣钱还清五万元债。

不久秋香生了,是个儿子。孩子满两岁后的一天。秋香偷偷上柳树林,爬树掏鸟蛋。想给儿子吃,不幸摔伤,经医院抢救无效,离开人世那一刻,秋香紧紧的抓住狗崽的手“狗——崽。我走……了,你再娶一个,好……好。把儿子……养…………大”狗崽,泪如雨下,滴落在秋香腊黄的脸上,说:“放心,我一辈子就你秋香是我媳妇。你是我……媳……妇”。狗崽泪水奔流,心里很怨恨那一片柳树林。紧紧握住秋香的手,不一会秋香冰凉的手缓缓地从石头手上滑落。嘴唇带着微笑离他而去。

自此,狗崽落下五万外债,处理完秋香后事。便下海打工。再也没有想过,找第二个媳妇。心里头,秋香,永远永远是他的媳妇。…………

狗崽,在南方的海边沙滩上,梦一样,见到了秋香。见到她甜甜的微笑。突地感觉到自己在海里边游泳一样。一个大浪。打在他的脸上,狗仔突地惊醒。

海水涨潮了,他翻身起来,望着西南方的家乡的天上,月亮悄悄地升起,柳树林,媳妇秋香的身影永远永远的藏在他的心田……

岁月悄悄地流逝,花开花落又一年。狗崽还清了债务,领着上初中的儿子,跪在媳妇的坟前:“秋香啊!我的好媳妇,儿子今年考上一中初中班,你高兴吧!”

狗崽一边让儿子给他妈妈叩头祭拜,一边往坟头香火里添古铜纸钱,“媳妇,你一路走好。别省钱了,想吃啥穿啥随意买,我给你送钱了.……生时,让你受苦受累寒惨了你,老公对不住你啊!”

秋香坟头袅绕青烟,一丝丝升起,升起后飘逸向白茫茫的天……狗崽说着着着,泪水奔流,眼睛为她下着雨,是无悔的爱,是一场永恒的爱情雨。

“妈啊!我想你了……好想你!……”儿子哀嚎声,像出炉的匕首,闪电一样刺向天上雪白雪白的云!也像扎在狗崽的心………

泰戈尔说得好,“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爱过,就是无悔。我们初见时那份美丽心动,那份刻骨铭心,已成为对方心中永远不灭的风景。

爱情就是一道美丽风景,一次不期而遇的绝世风景,无论你生长于哪里,你终将摇曳在我们蔚蓝的目光里……

【作者简介】张录早,又名张振华。湖南洞口石柱柳江人,毕业于洞口四中。中国乡土诗人,编辑,邵阳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国新农村月刋》记者,央视“智慧中国”栏目采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