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麻黄梨

2017年10月12日08:21 来源:中国作家网 肖春燕

春季过后,就是夏天,接下时节,秋色的美丽,却在人们的眼前了。

今年,2017春季,我,下乡到一个朋友家中做客,这个知心朋友,他叫:陈好。

春天里,这朋友家的大院,一棵开满艳丽梨花的梨树,那梨树花,白白如雪花,白里中透点红,花,它向往天际而怒放着,格外的迷人和勾人心欢喜。看此,朋友家这棵美丽的梨花树,则勾引起了我以前,一件难忘的故事。

在南方,每逢秋分过后,阳历九十月份,麻黄梨在山区,金灿灿地挂满梨树枝头。七十年代初期,母亲的老家,即外婆家屋前,种有三棵麻黄梨树,七几年那年,外婆家里的人,在水果盛产收获的季节里,圩日都会挑担麻黄梨,去赶集,把梨卖掉换成现金,以置办家里的生活需求。

我,从小学四年级起,第一次见麻黄梨,外婆的大儿子,我叫大舅,他年年会从家乡横石井乡樟坑脑山区,用一只大麻袋,装满鼓鼓的大麻黄梨,到我们家的城镇区市上来卖。

那次,这袋麻黄梨不到三小时,一上午就被卖掉,换成了现金近四十多元。大舅他,在收集时,他为我,留下了三个大麻黄梨,第一个麻黄梨,我,把这梨皮削了,亲口尝了一下,麻黄梨是什么味道;第二个麻黄梨,我,留给了大哥吃,那年大哥,他也才十六岁;第三个麻黄梨,我,给了带病的奶奶,把皮去了,切成圆形块,蒸煮给奶奶吃,后来,我发现奶奶,吃了这蒸煮的麻黄梨,身体发热烧肺的病,第二日竟好了。从那时,我呢,对麻黄梨,便产生和结下了,感激深厚的认知,怪怪地思虑着,用内心讲出了一句真话,与我的小学同班同学,说:“麻黄梨这东西,对人体的健康,也有大作用呐!”

时间,过去了三十年,我的大舅和奶奶,不在人世了,即二千年后,这年我,专程去了我的外婆老家,可是,听我大舅以前讲的,屋前的三棵梨树,现在只有一棵了,于是乎,我,对这三棵麻黄梨,更感觉到神奇了,另二棵麻黄梨的身世和去向,在大舅的小儿子给我道白后,我,真正才了解到麻黄梨的巨大用处。

三十年后的那年,再来到外婆的老家里,的确,我也才真实弄清楚,那二棵梨树,一棵因虫害而致死亡;另一棵我大舅砍下成林梨树,用主干梨树材,制成了一套木匠专用工具。大舅小儿子,对我又说:“麻黄梨树,材质坚韧、重量好,用做木匠工具、耐用,与黄胆树,材质上下可媲美。”剩余的这棵麻黄梨树,历经风雨沧桑,那年那天,去外婆老家的当时下,大舅的小儿子,他另又对我说:“这棵梨树,有三十五年的时间了,如今看上它,树貌仍还那么茂盛,树龄也那么傲姿,真叫人,扣人遐想喔!”

三十七后的日子,生活上,我,岁数有五十添二了,外婆老家,即横石井乡樟坑脑,大舅他屋门前,那三棵麻黄梨的真实树龄,也已是成年林梨树了,从七十年代初,至二千零十七年,足有四十年多几年了吧!2017年,刚入秋后,不久的一日,妻子,上街买菜回来,从菜市场农村农民处,买回几个麻梨至家中,我呢看后,赞美妻子,说:“老婆呀!你真能干,怎么就这么懂得,你男人的心事哟?”妻子看我,“嘻嘻——”的,笑着对我说:“自从咱们结婚后,我就多少知道了,你家过去的身世。”我“哈哈——”的,对笑着妻子,回讲话:“老婆,你真是神人,比隔壁老明家的老婆,都还更精明哪!……”话毕言后,我仔细察看,这几个麻梨是上等级的果梨,再细心看清,麻梨暗裼色透点黄,我心想:“这种麻梨,在我们南方是极少见了,是精品中的佳品,也是麻黄梨中的,一种好梨树果。”妻子看我用心的分析说,乐呵呵地,……会心的笑的,心都像乐开了花似的一样。……随之后,妻子往家隔壁的老明家去了,叫老明老弟来俺家,一起吃上了这麻(黄)梨。……

这日,隔壁老明,吃完这麻黄梨后,竖起大母指,对着我们点赞地,说了一句好话,他说:“这麻黄梨,怎么就这么好吃哪!”随之,我,给家里人和老明介绍了,这麻黄梨的药用和经济价值,向他(她)们讲解:“这麻黄梨,其梨皮麻点,点黑不好看,但果实熟透,其皮在金黄色的衬映下,麻黄梨点黑影金,却显得格外的庄重;其肉质,口感吃上它,粗细相宜、圆润可口。”

所以,在我的工作生活中,后来在工作上,同志们谈论水果好次常用时,我,首推麻黄梨的美滋和药用,向他(她)们讲解,梨皮贴附在脸面上,还可以美容;生活中,在盛产梨的时候,我,经常有买麻黄梨,放二个在客厅茶几上,招待客人的习惯。麻黄梨削皮、切成块,客人吃上它,既卫生又实用;一个大麻黄梨,二客人吃它,还吃不掉哪!可谓麻黄梨树,一身都是宝,很有适用性的经济价值。

时差,在变更人们的思维和价值观念,大舅时的那个年代,也就是计划经济时期,一大麻袋大麻黄梨,卖出能挣钱四十多元,相当于那时二十一级干部一个月的工资。如今市场经济,按照土特产品计价,在自由市场卖一斤,只能卖到一块多钱,而在正规超市,一斤价能卖到钱四元多,由此,农村农民,特别是那些勤劳能干的农夫,他们也懂得了,价值劳动的适应和能为,我的大舅老家农村,这帮肯干的农民,他们在吃上我大舅屋前,那棵麻黄梨树的梨后,个个称赞:“可口好吃。”

那后来,横石井乡樟坑脑的村民们,他(她)们都看上了,这麻黄梨的实在价值,有的嫁接麻黄梨树枝,种植在家后山,有的把麻黄梨树枝,种植到自留山上,在今日的新农村,他(她)们的麻黄梨树也成林了,在丰收期,梨树果也可上市了。但是,大舅家屋前,剩下的那棵麻黄梨树,果梨现今仅为大舅家人,家用口吃了,我,也不知道大舅家后代,为什么没有去,发展成片的麻黄梨树林?不过我,还是认为,在农村因地制宜,农林牧副鱼全面发展好。我想:“在今天的新农村建设中,也许这棵麻黄梨树,在价值观念上,因时差观念,还没有真正揭开这麻黄梨树,它固有价值,沉浮的真谛吧!”

这年,即2017,春季的那日,下乡到朋友陈好家,做客完后的我,走出朋友家门口,我告诉了陈好这个朋友,往后要多关心,这棵梨树的剪枝,爱护梨树的生长和防虫害,梨树的树龄,能达几十年上至百年,梨树对人间的作用,可大着了呢!而这个朋友,陈好应声,承接诺言的答话声,久久地回响,在我的耳朵旁,安慰着我的心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