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一念之差(二)

2017年09月14日08:32 来源:中国作家网 浮平

一个月后,西海火车站走出一老一少。老人站在火车站外的宽阔平台上,望了望远处陌生的黛色山峦,陌生的路人,用眼神示意女儿继续向前。贾晓丽搀扶着气喘吁吁步履蹒跚的父亲,漠然走过沉闷天空下人声嘈杂的架桥。

长期以来,备受高血压与哮喘折磨的贾志强自知生命留下的时日不多,在身体稍感好转的时候,在气候适宜的夏季前来见儿子一面。世间的风雨终将飘散,惟有亲情永驻心间。想到这里,贾志强外表刚毅的脸庞上泛出一丝宽慰,嘴角轻轻嚅动了几下。

一年前,在得知儿子出事的消息后,他的身体每况愈下,被迫辞去某私企技术顾问一职。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贾志强十三岁那年走进作坊当学徒,52年公私合营后,他跟随老一辈制革先行者方励智学习制革技术。他吃苦耐劳,不怕苦不怕累的品质深得方先生器重。先后在试验室,片皮组,鞣制组发挥过骨干作用。在日常工作中,在处理企业的一些外交事务中,他始终秉承以集体利益最大化的原则为工作目标,后来成为管理企业的一把手。

此时贾晓丽心情同样复杂,她不仅为父亲的身体担忧,也为弟弟的未来担忧。情感失败的贾晓丽回到家后不到一年,弟弟又被捕入狱,家庭突遭变故,性格坚强的贾嫂患上了严重的疯癫病,为了照顾家人,贾艳丽责无旁贷的从阳州回到平原,她开导单纯善良的妹妹,同时还得维持家计,就和妹妹在家里做起了皮革的延伸产业-翻新皮衣,那时正值城市皮衣翻新的一个新高潮,收益还相当不错。

父女俩来到桥头,就钻进一辆出租车直奔那个日夜思念的地方。一路上,父女俩没说一句话。高原气候让老人有些不适应,但他却努力坚持着。异域风景从窗外一晃而过,车内的人哪有心思去观望和欣赏呢?她在心里一直想着年迈的父亲见到弟弟时的场面该怎么把控?“快到了吧?”老人问身边的闺女,贾晓丽点了点头。

工厂门外那间简陋的接待室里,当剃着光头,穿着灰色囚服的贾小强跨进门的那一刻,父子三人还未来得急说一句话就已泪流满面失声痛哭,世界上的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他们此刻的伤痛和遗憾。身材高大的父亲紧紧搂住儿子的肩膀,全身颤抖不已,工作人员上前劝慰,一家人的情绪才算渐渐平息下来。

接待室内,一张见证过无数团聚与别离的灰色长桌,仿佛一条冰冷的界河,它记录着无数家庭的撕心裂肺,无奈的叹息,还有短暂团聚的欢乐;又像门楼上严密的铁丝网,阻隔出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贾晓丽给弟弟带来一些衣物和日用品。父亲手臂颤抖着从包里掏出一个扉页上印着毛主席图像的红色塑料封皮笔记本,递给儿子。

“强子,要好好表现!”父亲喘了口气,强颜欢笑着说:“千万别放弃自己,啊!”儿子点头答应,赶紧用双手接过,一对浓眉下的双眸闪着湿润的亮光。

看似平常的一个传递过程,却更像一道庄严的传承仪式。一个笔记本,凝结着岁月的足迹,记录着老一辈制革工作者的辛劳与付出,记载着皮革工业发展的艰难历程。或许在冥冥之中,命运强行拨开道岔,让他回归到一家人持守一生的职业。

“爸,您要保重身体!”儿子泪流满面,哽咽着说道。

“时间会抹去一切阴影!”父亲缓缓地说。

这也是贾志强与儿子每次通信经常的忠告。他总是鼓励儿子战胜挫折,努力学习,争取更好的表现自己。贾小强也正是按照父亲的教诲一点一滴的去做。自入狱以来,他始终没有放弃对自己专业的认真学习,只是父亲刚递过笔记本的那一刻,他恍然间明白了自己的未来,全身的血液也跟着沸腾起来。父爱就像夏日山峰上的阳光,照亮了他心中的晦暗,融化了他心中的迷茫与冰霾,在他的面前闪现出一条宽阔又充满荆棘的道路。

身材不高,略显单薄的贾小强再次紧紧抓住父亲的双手,并深知这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父亲的手慢慢变得温暖起来,那是冰封已久的血脉在这样一个不平凡的日子才得以渐渐消融。

“时间到了!”自始至终站在长桌两端,表情严肃的警卫望着墙上的时钟,发出一声响亮的提示。

父亲缓缓地站起来,闺女在一旁赶紧搀扶,生怕他血压升高,老人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眉宇间流露出凄楚哀婉的复杂情绪。就在即将离别之际,儿子‘扑通’一声跪倒在父亲面前。这一拜,再次挑起老人眼眶中滚动已久的泪花,老人试图去扶起儿子却没能成功,泪流满面的贾晓丽使出全身力气才拽起长跪不起满脸泪痕的弟弟。

警卫发出第二次提示时,贾小强双手不舍地脱离开亲人。囚犯站在门外含泪目送亲人们离去的背影,泣不成声……

夕阳斜照大地,空气中的热浪渐渐消退。一老一少不时回望森严壁垒的门岗,不远处山顶上的残雪依旧闪耀着刺目的冷光。

“别了,令我牵肠挂肚的伤心之地!”贾志强唏嘘道,突然眼前现出一片红光,接着就是一片巨大的黑暗,他跌倒在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高原反应和高血压两座大山终于压垮老人坚强高大的身躯。贾晓丽哭喊着向不远处公路上行驶的车辆不停地招手,情急之下她用力紧掐父亲苍白的人宗,一位好心司机看到后立即送他们到西海人民医院的急诊室。

医生经过一天一夜的全力抢救,也未能挽回贾志强年迈体弱的生命。弥留之际的父亲轻轻呼唤着儿子的乳名,就再也没能睁开眼睛。得知父亲不幸去世的贾小强愧疚万分。尽管轻型犯的直系亲属去世在取保豁免的范畴,却由于申请程序繁杂,情形特殊,他最终未能再见父亲一面。

夏夜。一颗闪着冷光的星星孤独挂在窗外深蓝色的天空上,漆黑的大通铺透着一股清凉,贾小强始终难以入眠,他从角落处的床铺上轻轻爬起,向着家乡的方向双膝跪下,为父亲叩上虔诚的一拜,冰凉的泪水顺着两鬓的发际线无声滚落在灰色棉布的床单上,留下两团深色的水迹。

白天。他翻开父亲厚厚的笔记本,一页页仔细阅读。已经泛黄的纸张,晕散的墨迹,褶皱的边角,以及各种颜色不同的皮块,父亲为厂为家忙碌的身影,在他的脑海中一幕幕闪现……他向文厂长借来专业课本,潜心学习,立志投身到牦牛皮制革工艺的研究中。

禾玉曼后来多次拜访过该厂,因担心触动贾小强的伤感与惭愧,就始终没有暴露自己的详细信息,而是为他提供更多的技术资料,传递外面制革技术的发展,传输自己多年积累的技术心得与经验。

一年之后,经过贾小强的努力,并结合采用BAB一些关键材料,该企业的牦牛皮质量得到明显提高,干枯粗燥的牦牛皮变成柔软均匀有弹性的光滑皮革。贾小强因此受到厂级领导的表扬,得到西海地区公安系统的表彰及减刑。由于表现突出,后来提前获释。然而,心灵孤独的他又何以面对外界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又能去哪里寻找自己的梦想呢?他的梦想已被无情的命运所撕碎,只能圆寂在这荒凉的南山脚下。或许他父亲当年的良苦用心已为他的选择铺平了道路,他决心褪掉沾满伤痕的职业旧壳,努力转换角色,重新开启人生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