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报刊>>文艺报>>第三版

为绿色发展助力

2017年09月13日07:02 来源:文艺报 李青松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绿色发展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题。其实,这句话也是一句文学语言,是对绿色发展的诗意描述。何谓绿色发展?我的理解,绿色发展就是以效率、和谐、可持续为目标的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方式。绿色发展对任性的蛮横的发展说不,对掠夺性的、以牺牲生态为代价的发展说“不”。绿色发展是在环境容量和资源承载力约束条件下,将生态保护作为可持续发展重要支柱的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

“文脉与国脉相牵,文运与国运相连”。回眸和梳理五年来的报告文学创作,我们不难发现,此间,生态报告文学成为了一种独特的文学现象。生态报告文学是以自觉的生态意识反映人与自然关系的报告文学。生态报告文学把自然作为抒写对象,主张人与自然之间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强调人对自然的尊重,强调人的责任与担当。

生态报告文学在记录中国绿色发展的进程中,或许还是治理雾霾、治理江河污染、治理沙漠,天然林禁伐等重大生态建设工程和重大生态事件的另一种形式的档案和备忘录。生态问题催生了生态报告文学,但生态报告文学的使命却是为了消除生态问题。虽然生态报告文学不能直接改变生态状况,而改变人们的思维和观念,甚至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则是完全可能的。从这个意义上说,生态报告文学的作用似乎又是巨大的。

生态问题的本质是人的问题。生态报告文学通过独特的视角呈现人与自然的关系,反思生态问题中人的问题。或许,人的最大问题就是逐渐丢失了人性。

进入21世纪以来,人类的行为开始变得理智起来,随着退耕还林,天然林保护等为代表的一批生态建设工程的实施,中国人对待自然的态度发生了重要变化。乱砍滥伐和乱捕滥猎已经成为可耻的事情,没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非法伐木和猎杀野生动物了。由于工作关系,我有幸参与和见证了这些重大生态工程的建设过程,而作为一个报告文学作家,使命和责任要求我必须把这一切记录下来。

于是,这些年相继创作了报告文学《共和国:退耕还林》《林区与林区人》《一种精神》《乌梁素海》《油茶时代》《薇甘菊》《老号森铁》《貢貂》《首草有约》《鸟道》《文冠果》等作品。在创作过程中,我逐渐认识到,生态问题不是技术问题,不是管理问题,甚至也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深层的文化问题。因此,生态报告文学除了呈现绿色发展中的困惑与无奈、阵痛和艰难、失望与绝望,更要呈现绿色发展中的勇气和力量、抗争与奋进、希望与幸福。这就要求生态报告文学必须回到本源去——进入人的内心。我们心中的道德律所起的作用,我们对自然的敬畏和尊重,我们对于发展的巅峰到底是什么的重新审视和思考,是生态报告文学万万不能忽略的。生态报告文学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报告文学,它除了反映人与自然的关系是怎样的,同时,它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那就是,它还要反映人与自然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绿色发展应该是一种怎样的发展;我们心底的那个绿色中国梦是什么样的。

我最近在创作《塞罕坝时间》时,就做了一点探索和尝试。行文用“反问推进法”——塞罕坝,塞罕坝,塞罕坝是啥意思?这种不断的追问,在文中出现了十几处,强化“塞罕坝”三个字的分量。塞罕坝意味着什么?塞罕坝代表什么?其实,塞罕坝就是绿水青山,塞罕坝就是金山银山,塞罕坝就是我们心底的绿色中国梦。这个梦并非虚幻缥缈,并非无根无蒂,这个梦是真实的,就在眼前。

人类的终极目标是什么?我们是不顾一切地奔向毁灭,还是诗意地踱向未来?这个问题不需要我们每个人做出回答,却需要每个人都进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