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报刊>>文艺报>>第二版

悄然的生长——文学评论五年印象

2017年09月13日06:59 来源:文艺报 胡平

“今日的当代文学评论,已然迈入中年——若把80年代视为青春期的话。近五年来,各类文学评论显得更加成熟、老练、有章法,循一定之规,延续既定的学术方向,同时,又在新的文学局势下主动应对,积极调整,在一些方面取得新的进展和收获。评论很难像创作那样异军突起或爆款一时,但可以深水沉静,波澜不惊,缓缓流动。”

今日的当代文学评论,已然迈入中年——若把80年代视为青春期的话。近五年来,各类文学评论显得更加成熟、老练、有章法,循一定之规,延续既定的学术方向,同时,又在新的文学局势下主动应对,积极调整,在一些方面取得新的进展和收获。评论很难像创作那样异军突起,但可以深水沉静,波澜不惊,缓缓流动。五年来,我对文学评论留下一些琐碎印象。

(一)五年里最重要的文学评论来自中央,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和文联十大作协九大开幕式上两次重要讲话,强调了我国文艺园地百花竞放、硕果累累,呈现出繁荣发展的生动景象,为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作出了十分重要的贡献等重要论断,这是对当前文艺形势做出的最中肯和权威的评价。当然,总书记讲话更是对全国文艺工作的战略部署,从民族复兴的战略高度,深刻阐释文艺的地位和作用,为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讲话中新观点密集,带动了近期文学评论界热议的话题,出现最高的关键词包括中国故事、中国经验、中国精神、文化自信、现实主义精神、浪漫主义情怀、典型人物、英雄主义等。陈晓明《如何讲述当代中国大故事》、雷达《从“乡土中国”到“城乡中国”》、张江等人《文化自信与文学发展》、张炯《深刻反映和正确引导时代》、徐健《“典型人物”是艺术家“雄伟的人格”的体现》等,都是有深度的论述。需要认识到,这些讨论是直接启发创作的,可能促进改变创作面貌的,发挥了评论的引导作用。譬如,典型人物这一术语已遭冷落多年,而它是否揭示了文学创造确定不疑的价值之一呢?回答是肯定的。文学中的人物并非无所差别,有些人物是私人化的,有的人物却可以具有巨大的概括性,如阿Q和唐吉坷德等。而且,文学中的典型人物不可多得,除依赖作者的天才发现,还往往来源于社会生活里一个历史阶段的长期原型积累,一经塑造成功,便赢得非同一般的社会共鸣,它毫无疑问值得作家推崇和追求,又经常可遇而不可求。总书记的提醒,是完全必要也很及时的,我们的创作中,目前提供的能称为典型人物的形象并不多。

(二)近年来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刘慈欣获雨果奖、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激发了国人的文化自信,也带来文学界大量从多种角度解读中国当代文学水准与经验的论说。中国文学以中国姿态走出去,让外国读者走进中国文学的课堂与厨房,中国文学与全球化时代,中国文学在文化战略中的核心地位等论证都充满底气。其中,关于创作的本土化优势、关于传统文学与大众文学的分野及互补等解析具有显豁的现实意义,是创作推动了理论的完备。譬如,我们的文学理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大众文学、网络文学刮目相看,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传统文学定位清晰。被冠以“文学”之名的东西,本来就有两个东西,虽然两类文学疆域不很清晰,互有重合与转化,但无法简单以相同尺度测量。纯文学多侧重表现人类的发展性情感,探索人的更广阔深入的精神领域;大众文学多侧重表现人类的基本性情感,以情感表达的强度为重。纯文学多以揭示真实为最高目的,要求按照世界的本来面目再现世界;大众文学则更看重理想,按照世界应有的面貌塑造世界。纯文学是专业化倾向的文学,大众文学则是普及化倾向的文学,等等。这类命题,无疑对话于新世纪二元并立的文学格局,与时俱进,调整了文学评论的外延与内涵,也帮助作家更自觉地望尽天涯路,选择创作道路。

(三)五年里,文学评论的基础建设规模扩大,在组织结构、专业设置、代际衔接上均有加强。中国作协各专业委员会换届,充实了新生力量,开展各门类评论活动明显增多。特别是网络文学委员会的建立和发展,使网络文学作品在最高文学机构有人读、有人评、有人推介、有人专事研究。中国作协创研部的《年度中国文学发展状况》、中国现代文学馆的《中国当代文学年鉴》、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的《年度文情报告》等为社会和文学界提供了年度文学总体发展概况与述评。《文艺报》锐志改革,倡导褒优贬劣、激浊扬清的学风。中国现代文学馆创立的客座研究员制度重点扶持了一批批青年评论家,颇有成效,并出版有《青年批评家丛书》。《现代文学研究丛刊》改版,着力扩展了对当代文学和当前文学的研究评论版面。中国文学博鳌论坛及中法、中澳、中西等中外文学论坛等国际活动的举办,使中国文学评论与世界文坛多方位对接。鲁迅文学院举办有数次文学评论高级研讨班,成为中青年评论家的最佳进修殿堂。《21世纪文学之星》五年来推出年轻评论家第一部书的比例更加突出。一个时期以来,中国著名文学评论家的阵容发生改观,杨庆祥、黄平、张莉、李云雷、刘涛、金赫楠、张丽军、张艳梅、金理、刘大先、霍俊明、饶翔、郭艳、项静、张定浩、黄德海、傅逸尘、石华鹏、丛治辰、岳雯、何同彬、周明全、王辉、王敏、陈思、徐刚、王鹏程、李振、马兵、李壮等青年批评家已形成强劲的新生力量,发表文章数量可观,评论队伍后继乏人的局面得到根本改观。研讨会上,青年人发言常常排在后面,但一开口仍可吸引满场注意,正是青年评论家的姿态。

(四)现场批评正逐渐成为文学评论的主体和基石。当代文学评论伴随着文学创作共同成长,文学创作每时每刻都在演变发育,新场域新景观层出不穷,文学评论为了避免空阔失当、无的放矢,就必须步步追踪创作,从具体阅读每一篇重要作品做起,将判断、立论和导引放在其后,才可能对文学空间发生切实影响。其中,积累也是重要的,或者可以说,一个评论家一年不读过千万字以上的当下作品,并坚持多年,就难以称为当代文学评论家,也难有资格作出宏观阐释。阅读是评论的前提,也是评选和评奖的功底。凡重要评奖,现在更依靠多数评委的日常大量阅读,以保证短时间里准确判别所有作品在全国创作水平线上的高低。应该说,五年来,随着国内文学创作数量的提升,现场评论家的数量也在增加,这是令人欣慰的。一个平时不大关注创作的评委,参加评奖后见到一本平常作品便赞不绝口的现象越来越少。

(五)协会批评也在壮大。目前文学批评大致有三类:学院批评、媒体批评和协会批评,它们共同对文学发展发生作用。学院批评主要是大学教授和研究所研究员们的批评,共同特点是学理性强,具有文学史眼光。媒体批评主要指主流媒体和网络媒体上发表的评论,有些以即时、尖锐和无所顾忌见长。协会批评是作家协会系统发出的业内评论,事实上成为现场批评的主体。在中国,作家协会同时联系作家和评论家,拥有自己的创作研究机构、评论报刊、作品刊物评论栏目,也是大量作品研讨会的主要组织者,并吸纳有学院和媒体的众多重要批评家加盟,所有这些评论力量构成了协会批评的主体,对现实创作形成最为直接的影响。五年来,作家协会通过所掌握的资源优势和组织优势,通过协会批评引导创作,在创作发展的各个阶段提出和交流重点热点问题、向社会和海外推介优秀作品、妥善应对倾向性事件,为营造健康、和谐的文学生态做出努力,也是很有成效的。协会批评的最大功绩,是密切联系创作实际。

(六)文学评论的风气愈加端正。总书记重要讲话中特别指出,文艺批评是文艺创作的一面镜子、一剂良药,文艺批评要的就是批评,不能都是表扬甚至庸俗吹捧、阿谀奉承。几年来,文学界在这方面也是严肃关注,不断改进的。如果把文学评论分为研讨评论和文字评论两类的话,研讨评论的改良更为顺利。如果把研讨评论分为顶层评论和其他评论的话,顶层评论的进展更为明显。首先,顶层研讨会加强了对作品的质量把关,以保证被研讨作品为重点创作、代表性创作和需要扶持、值得宣传的创作,尽力杜绝对不上档次作品作无原则褒扬吹捧的现象。其次,在研讨中,即使在作者在场的情况下,也很少有只赞扬无批评的发言,而且,批评意见多不重样,作者一般总能听到一二十种指出不足的观点,能感受到其分量。在作者一方,经过一次研讨会检验而不能了解自己创作弱点的情况是少见的。有些研讨会上,尤其是初稿研讨会上,批评和建议意见可能达到一半以上。北京的一线评论家们大都养成了自重成熟的风度,来京开会的作者也基本做好了相应的心理准备。这是一种悄然中发生的转变,有益于促进创作与评论的健康发展。

总之,五年来,我们的文学评论又有了新的生长,顺乎着常理和规律,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当然,文学评论与创作一样,也面临着由高原迈向高峰的努力,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