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散文•随笔

做个采药人

2017年09月13日09:25 来源:中国作家网 沪杭梁李董

我们一呱呱坠地就接受着中医药文化的熏陶,亲身经历过糊把草药医烂脚、微刀挑痧治中暑的神奇,耳濡目染过嫦娥偷药奔月亮、白蛇昆仑盗仙草等传说,还朝夕相处过一只炭炉一陶罐、药香袅袅巷陌间的街坊邻居。从小充满着对中草药的神奇和渴望,对采药人的惊奇和向往。就是读儿歌,贾岛的《寻隐者不遇》也成为我们的喜欢: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眼前就会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一位老者,竹杖芒鞋,鹤发童颜,跋涉于崇山峻岭之中,出没于白云翠谷之间,攀崖身轻似燕,涉涧如履平地,渴饮响泉,饥餐流霞,东山摘来灵芝,西谷采来仙草,心系苍生安危,一生悬壶济世。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中医作为我国唯一的诊疗手段,中药作为最大的康复希望,其重要性绝不亚于五谷桑麻。跋山涉水地采集野生药材,用它制成救死扶伤的良药。中华民族依靠中医草药得以繁衍生息,中医文化依靠山川丘陵得以源远流长。

从莽莽苍苍的大兴安岭,到碧浪翻滚的天涯海角;从横亘天际的天山山脉,到湖汊密布的锦绣江南,到处出没着药农们的身影。从春末到秋初,从立夏到冬至,他们衣着破旧,形容枯槁,朝担两肩霜花,暮浴一身雨雾;身披几多星辉,脚沾无数露珠。腰系几只麻袋,手拎一柄短锄,左顾右盼,流连而专注;步履轻缓,从容又平静。

他们先得了解中草药的生长形态、生存环境,这要长期的经验积累,还有许多业内的不传之秘。其次需要鹰隼一般的眼力,能在连片的草丛树叶中找出那细小特殊的叶片,在貌似寻常的地皮下发现珍贵的药材块茎。最后,还要吃得了苦,耐得住寂寞,采药不仅要负重爬山,风餐露宿,还要整日穿行在深山老林,徜徉在云海深处。

采药人的神秘,中草药的神奇;旅途上的刺激,山和川的壮丽;治病时的重任,救人后的欢愉,无不让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我想做个采药人,因为喜爱中医文化的博大精深。从神农尝百草,到华佗为关羽刮骨疗毒;从中医针灸疗法,到张仲景辨证施治的理论体系;从宋代用人痘接种预防天花的方法,到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的问世等等。中医药在长期的发展实践中,充分汲取了传统文化的核心理念。特别是其运用整体观和系统论,作为指导中医药认识健康、辨证论治、预防保健“治未病”的基本理念和思维方式,充分显示了中医药所具有的超前性和有效性。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中国本土科学家、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华人科学家屠呦呦,她在回顾发现青蒿素的过程中,不断地提到了中国中医学和相关古典书籍。她说关于青蒿入药,无论是最早马王堆三号汉墓帛书的《五十二病方》,还是其后的《神农本草经》《补遗雷公炮制便览》《本草纲目》等典籍,都有青蒿治病的记载。当年研究陷入困境时,她又重温中医古籍,进一步思考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有关“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截疟记载。启发她改用低沸点溶剂的提取方法,终于取得研究上的关键性突破。

我想做个采药人,更喜欢古诗文中的苒苒药香。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不少诗人不仅能吟诗作赋,还精通医药,他们或以草抒怀,或借药明志:“云母屏开,珍珠帘闭,防风吹散沉香。离情抑郁,金缕织流黄,柏影桂枝交映,从容起,弄水银塘。连翘首,惊过半夏,凉透薄荷裳。一钩藤上月,寻常山夜,梦宿沙场。早已轻粉黛,独活空房。欲续断弦未得,乌头白,最苦参商。当归也!茱萸熟,地老菊花荒。”南宋诗人辛弃疾一首《满庭芳》,把云母、珍珠、防风、沉香、郁金、黄柏、桂枝、苁蓉、水银、连翘、半夏、薄荷、勾藤、常山、轻粉、粉黛、独活、续断、乌头、苦参、当归、茱萸、熟地、菊花等24味中药名搭配在一起,生动地刻画出一位贵妇思征夫的一往情深,抒发了夫妻久别、难以团聚的厌战心声。北宋进士洪皓在高宗建炎三年奉命赴金,被金人扣留十余载。羁压期间,他坚贞不屈,以诗明志,留下了许多爱国诗篇:“独活他乡已九秋,肠肝续断更刚留;遥知母老相思子,没药医治尽白头。”他这首《集药名次韵》诗歌,巧妙地将五味中药“独活、续断、知母、相思子、白头”嵌入诗中,表达了一腔深沉挚诚的爱国怀乡思母情怀,读来感人肺腑催人泪下。

我想做个采药人,希望行医天下救人生死。两千多年来,苦味的中药为苦难的民族、苦痛的病人解困救治;《本草纲目》告诉每一位中华儿女,国医国药是天人合一的唯美境界。二十一世纪,绿色无污染的中药学正成为跨世纪热点,特别是屠呦呦诺奖的获得,我国中草药正向全世界展现出异彩。西方国家走了很长的合成药道路,现在又回到重视天然植物药的研发、提取单味药有效成分的道路上来。所以,一本经书一套方、一碗汤药一根针、一双妙手一身功、走遍天下济苍生,那是何等的幸福和快乐。我多想具备扁鹊辨疾病的火眼金睛,华佗刮骨疗毒的运斤成风,李时珍开棺救母子的银针巧渡……我更倾慕他们的高尚医德:孙思邈虽然拯救了唐太宗的皇后,但他拒收所赐的房产和黄金,只求做一个“民间医人”;还有华佗拒不事曹,傅青主誓不事清等等,他们都医德双馨如霁月光风。

我想做个采药人,半为苍生半为山。陶弘景遍历远近名山,寻访仙药,每遇奇峰幽谷,风景绝佳之处,往往坐卧其间,吟咏盘桓,不忍离去。我也是药翁之意不尽药,还在青山绿水间。谢灵运“跻险筑幽居,披云卧石门”,遍游永嘉山水,成为山水诗的鼻祖;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归隐故里,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意生活;“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东坡绣口一吐,不仅让神宗皇帝吃了一惊,更让寂寂无名的黄州芳名远播。文人们把自己的情意交付给这片山水,而这片山水也因文人而蓬荜生辉,而美丽厚重。我非文人,但想得到山的灵气,水的滋润,努力做一个纯粹高尚的人。

我想做个采药人,希望相逢山鬼那样的姑娘。在屈原诗歌中,与中药相关的有19首,其中植物类药物多达50多种。如“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特别是那首《山鬼》,简直是芳草的盛会、美女的绝唱:“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我在山间采撷益寿的灵芝,岩石磊磊啊葛藤四处缠绕。“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这位深山谷坳中的美人,身披薜荔啊腰束女萝。含情流盼啊嫣然一笑,温柔可爱啊形貌娇好。“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阴松柏。”山中人儿就像杜若般芳洁,口饮石泉啊头顶松柏。“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她驾着赤豹啊紧跟文狸,辛夷为车啊桂花饰旗。披着石兰啊结着杜衡,折枝鲜花啊聊寄相思。山鬼的装饰打扮简直就在为中草药代言。

我想成为采药人,希望像刘阮那样采药遇仙。在“经十三日,粮食乏尽,饥馁殆死”的危急时刻,在胡麻饭掺的引导下,刘阮二人“逆流二三里,得度山,出一大溪,”溪边相遇两位姿质妙绝的女子。她俩热情地邀请刘阮还家。两人喝过美酒,尝过牛羊肉,吃过胡麻饭。“至暮,令各就一帐宿,女往就之,言声清婉,令人忘忧。至十日后欲求还去,女云:‘君已来是,宿福所牵,何复欲还邪?’遂停半年。气候草木是春时,百鸟啼鸣,更怀悲思,求归甚苦。女曰:‘罪牵君,当可如何?’遂呼前来女子,有三四十人,集会奏乐,共送刘阮,指示还路。既出,亲旧零落,邑屋改异,无复相识。问讯得七世孙,传闻上世入山,迷不得归。至晋太元八年,忽复去,不知何所。”等到刘阮二人返山寻妻,但怎么找也找不到了。于是他俩在那溪边踱来又踱去,徘徊不定。后来那溪叫惆怅溪、溪上的桥叫惆怅桥。现在桃源洞依旧,采药径依然,它就在浙江新昌的刘门山上。(梁孟伟)